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二十九章

        **

        片场的所有工作人员都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看得近乎目瞪口呆。

        整个片场连半点声响也没有,只有冬季空气中呼啸而过的风声。

        封夏站在原地,只能感觉到自己整张脸颊上冰凉的水意,还有整个上半身衣服都湿透贴在身上的触感。

        很冷很冷。

        “贱人,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能够配得上uranus?”那个女孩子将手里空空的矿泉水瓶扔在地上,冷笑地看着她,“凭你这张脸吗?还是凭你的身体?如果不是怕被抓进去坐牢,你这张脸现在早就已经腐烂了。”

        “看上去冰清玉洁,实际上不知道暗地里有多少勾当,听过绿茶婊吗?不要跟我说什么新生代玉女掌门人,只要告诉我,你抱uranus的大腿抱得开心吗?”女孩子语速飞快,嘴角噙着蔑视的笑意。

        “谁不知道《红尘》里你是怎么上位的?上Live少董的床上完,还想借uranus搏出位,省省吧,有这些心思还不如去把你的演技先提高提高!”

        字字句句,如匕首般锐利地刺进心脏。

        原来她做出的所有努力,不为人看见的、那些努力的日夜,在别人眼里,都只是停留在这个“上位”上了。

        原来她哪怕钻研同一个动作钻研几个小时,哪怕她没有一天睡超过5个小时,在别人的眼中,还敌不过与司空景一条绯闻。

        “闭嘴。”

        封夏还未看清,就被突然走过来的一个人猛地拽到了身后。

        视线触及之处,是对方高瘦的背影,还有英气的侧脸。

        竟然是楼弈。

        “你这一套演得真是好,”楼弈看着那个女孩子,“打着采访的名号,实则却是假公济私的司空景疯狂脑残粉丝。”

        “作为一名粉丝,如果你是真的喜欢司空景,真的希望他一切都好,你这样来伤害或许与他不相干的人,他会乐意见到吗?或者,如果你伤害的这个人真的与他有干系,他会高兴吗?你喜欢的偶像也是普通人,也有自己的正常生活,他今后也要结婚生子,所以你们就准备一辈子这样伤害他身边的人?那我换句话问你,若是你的家人、爱人和朋友被伤害,你又会如何作想。”

        那个女孩子被他这一连串话说得目瞪口呆,连反驳都不能。

        “你的道歉也不会被接受,收拾好东西,现在就回你的杂志社。”

        楼弈面无表情地说完,拉起身后封夏的手臂、准备转身前又说道,“我想你应该也知道我是谁,回你的杂志社后,你可以随便写我态度多不好、人品多恶劣,想怎么写怎么写,我不介意。”

        “你跟我来。”言罢,他叫上了封夏的助理,拉着封夏朝休息室而去。

        …

        一路从片场来到休息室,关上门,他先取了一旁的一条毛巾披在她身上,继而向助理道,“你现在去找导演和服装师,不用说刚刚的事情,就告诉他们summer的服装问题,现在这件湿了,肯定是不能穿了。”

        “好。”助理也不多言,点了点头,便依言跑了出去。

        “你现在先进***室把湿的衣服换下来。”楼弈看着她,“直接穿一件你自己带来的外套,我在外面等你。”

        封夏轻轻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有说,取了衣服便进去换。

        等她换完出来,楼弈正在打电话,他抬头看到她,对着电话说了几句,便将电话挂了。

        “你把我的外套也披上。”他脱下了外套递给她,“天气冷,容易着凉。”

        她没有伸手接过,只是看着他。

        “听到我刚才打电话的内容了?”他抬手摸了摸鼻子,“真丢脸,我每次被穆熙教训的时候你都能听到……”

        “你现在就回去,我没有关系的。”她开口道。

        “不用,出来都出来了,”他将外套披在她身上,在椅子上坐下,交叠起双腿,“反正错过一次彩排,不会怎么样的……再说了,我腿才刚好没多久,穆熙就把我当牛马折腾,小爷再好靛力也吃不消了,其实我这是借看你来偷懒的。”

        “哎对了,”他忽然一拍大腿,“这两天排舞的时候,舞台指导教我变了一个魔术,我变给你看。”

        他说着,当真就从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副纸牌,兴致勃勃地做一步动作给她解释一步,直到最后……变出一张不是应该结果的牌。

        “妈的……”本想是逗她开心的,却没有成功,他沮丧地捏着自己手里的牌,样子十分滑稽地哀哀嚎叫,“我练了好多次的啊……每次都行的!”

        他正还在嘴里念念有词十分怨念,抬头一看,便看见她满脸都是眼泪的样子。

        “我去,封大小姐……”他将手里的牌往桌上一扔,“我知道我这魔术变得很失败,可是……还不至于到哭成这样的地步吧,你太伤我自尊心了……”

        她一动不动地站着,眼泪依旧不停地往下掉,他看了她一会,叹了口气,终于站起来、伸出手将她抱进怀里、轻轻拍她后背,“好了,不哭了啊,乖。”

        休息室安静,他不紧不松地拥着她,眼神温柔,“为那样的脑残粉丝,不值得哭,有资格对你进行评价的,是有专业知识和技能的资深考评人,夏夏,一个人最要相信的便是自己,你自己付出的那么多努力,你问心无愧,总有人会看见的,对不对?往后你走得更高,有多少人喜欢你,就会有多少人黑你,凭空捏造的都很正常,你要从现在开始就学会去面对这些。”

        “知不知道,我最喜欢的一句话便是天道酬勤。”他这时松开她,两手握着她的肩膀,很认真地看着她,“无论命运有多不公,无论人生来是否平等,我始终这样相信。”

        风轻云淡,做好自己,坚持自己走的每一步。

        她望着他关切温和的眼神,不住地点头,抬手抹去自己脸上的泪,慢慢缓和着自己的情绪。

        楼弈能够给她的,永远是这样,充满力量、真诚的安全感,在他身边,她会无比安定、给自己坚定的信心让自己变得更好。

        而司空景给她的,却是无法抑制的心动与感情冲击,是让她每一天都无比惶恐会失去的深深眷恋,还有……始终存在的自卑与愈来愈远的距离。

        楼弈看着她因为哭而微微红肿的眼睛和脸颊,原本抬起手想抚她的脸颊,顿了两秒,还是克制住,“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司空,告诉他刚刚的事情?”

        “……不用。”她沉默片刻,“不用告诉他。”

        他的粉丝对她做出的这些,说的这些……真的不必让他知道。

        这并非是他的错,况且,她真的不想再让演艺圈在她身边制造发生的事情,介入到他们的感情里。

        应该说是,他们已经摇摇欲坠的感情。

        这是她在他面前仅剩的、仅能守着的自尊了。

        **

        两个月,William的***正式拍完杀青,恰好还有将近半个月就是新年。

        ***拍摄的最终站是在S市,杀青当天恰好下起了大雪,全剧组的人高高兴兴地在片场附近一家火锅店包了一间包房吃杀青饭。

        酒过三巡,William和一众其他演员都碰杯谈笑,封夏没喝多少酒,正在和蒋宜说着话,包房的门突然打开了。

        “来,给我加个座。”楼弈笑眯眯地走了进来,“William,你可以再加点菜,小爷饿着呢。”

        ***剧组的大家看到他来,也都很高兴,热热闹闹地和他打招呼。

        “服务生,麻烦加在这里。”蒋宜一见他,也笑了起来,朝服务生打了个响指,神色暧昧地指了指封夏旁边。

        “蒋宜……”封夏看着蒋宜、压顶声音无奈地开口。

        “我觉得他很好,”蒋宜将手肘搭在她肩膀上,看着楼弈朝这里走过来,“上次我不在的时候,他把那个对你说了难听话和泼水的记者赶跑的事情,全剧组都在暗地里说他是本世纪最好男朋友。”

        “我和你说过,他不是我男朋友,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她摇了摇头。

        “不是男朋友也可以发展成男朋友啊。”蒋宜一向心直口快,非常无谓地挑眉,“我知道你手机桌面上那个是你男朋友,可是你没觉得他根本没有做到男朋友应该做的事情吗?你拍戏的时候,楼弈来看过你几次,整个剧组都跟楼弈混熟了,可他又来看过你几次?一次都没有。”

        她听得哑口无言,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没有接话。

        “夏夏,你听我的。”蒋宜语气认真,“现在戏拍完了,你可以休息几天,好好想一想感情上的事情,我能感觉到,你拍戏的时候心情其实一直都不太好。”

        “I will byyour side.”言罢,蒋宜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现在准备回国内发展,就定居在S市,所以以后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其实也没什么心情不太好之说。”她沉默片刻,朝蒋宜笑了笑,“能结交到你这样的朋友,也算是最好的幸事了,快乐有很多种,并非只是出自一个来源。”

        “嗯,记得我说的,爱情永远不是生活的全部。”蒋宜摆出了一副情圣的样子,“来,干杯。”

        封夏眼底闪烁片刻,收拢了刚刚所释放的情绪,点了点头,也举起了杯子。

        …

        杀青饭结束,整个剧组就此分开,蒋宜因为第二天要回美国,便直接回了酒店,封夏和William告别,便上了楼弈的车。

        “你新专辑什么时候发布?”她扣好安全带后问他。

        “就下周吧。”楼弈打着方向盘出了车库,伸手拿了一样东西给她,“样板CD,我留了两张,你拿一张回去听听看。”

        “穆熙像赶鸭子上架似的,我在医院里写了歌,他选定了之后,立刻就开始新专辑的制作,等我一出院,就让我进录音棚。”他脸庞上渐渐有邪气又可爱的笑容,“我是真没想到……以楼弈为名字的音乐光碟,第一张个人专辑,全球,想想就很霸气。”

        “你一直都很厉害。”她收起CD,笑了起来,“我是真的已经迫不及待想看你的新专辑发布后,整个音乐榜单会被你横扫成什么样子了。”

        “对了,”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记得下周好像就是颁奖典礼了吧?你提名最佳新人奖的电视节。”

        “嗯,好像是周三。”她想了想。

        “正好跟我新专辑发布是同一天!”他簇起了眉,“本来我都让助理留了位子,让你来发布会的。”

        “没关系啊。”她不以为意,“我参加完典礼再过来,应该来得及。”

        “楼弈,”她顿了顿,又说,“你现在有时间吗?你上楼帮我搬点东西放你车上。”

        “啊?搬东西?为什么?”他奇怪地问。

        “我准备住回自己以前的公寓,”她神色平静,“你今天帮我搬一些,明天再来帮我搬一点,我东西不是很多。”

        楼摭了一怔,立刻侧头看她。

        她的脸庞上没有任何波澜,静静地看着车窗外。

        他神色变得有些复杂,想说些什么,却还是欲言又止。

        **

        到了公寓,封夏开了暖气,跟楼弈一起整理了一会东西,便去厨房倒了些水喝。

        走回卧室的时候,发现楼弈正背对着她看着什么东西,肩膀一耸一耸的,似乎在笑。

        “你在看什么?”她绕到他身前,定睛一看,脸都涨红了,“你哪里拿出来的?!”

        他手里拿的是她小学时候的照片,那个时期她头发特别短,又特别皮,简直就活脱脱是个男孩子……可谓是惨不忍睹,她甚至连司空景都没给看过。

        见她看到,他干脆放声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连忙把照片往口袋里塞,“给我留一张,我要放大在家里挂起来……哈哈哈哈。”

        她当然不肯,伸手就要抢,他也不让,仗着身高还举过头顶逗她,两个人就和平时一样追追打打起来。

        “咔嚓”一声,突然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

        两人正好站在卧室门口,卧室对面正对着是大门。

        司空景打开门进来、握着门把站在大门边,正抬眼静静地看着他们。

        “司……司空,”封夏足足两个月没见到他,一时都有些呆住了,好不容易才组织好语句,“你从N市回来了?”

        “嗯,回来几天,有个宣传会。”他合上门走进屋,视线一侧,看到地上正摊着打开的箱子,神色猛地一变。

        “我今天***杀青,就让楼弈过来,帮忙和我一起整理一点东西。”她看着他,连忙朝他走近几步,语气里有些颤、却又很温柔,“想了几天,还是想住回自己的公寓,你现在不在S市,我住在这里也不是最习惯,因为前几天你说你一直在忙,就没有跟你说。”

        他面色已经沉静下来,这时看着她的眼睛,半响,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

        “你肚子饿不饿?我去做些点心?”她歪头,像往常一样朝他笑。

        “不用了。”他脱下鞋子,“我已经吃过了。”

        “喔……好,”她点了点头,“那你先去书房忙,我等会整理好再来找你说话好了。”

        “你今晚走还是明早走?”他突然开口,声色漠然,“粉丝会和公司那边好像等会会有人过来送东西。”

        “……嗯。”她的手指渐渐攥紧,声音也愈来愈轻,“那好像不方便,我等会理好东西就走,不会很久。”

        气氛彻底冷了下来。

        他不再说什么,穿上拖鞋便准备往客厅里走。

        “司空景。”一直站在身后没有说过话的楼摭完他们的对话,这时将封夏往旁推了推,几步走到司空景身前。

        他们两个身高差不多,司空景脸庞沉冷,而一向和熙风趣的楼弈这个时候脸上也丝毫没有表情。

        “你在赶她走?”楼弈开口道,“你知不知道她昨天重感冒刚刚好?而且外面在下雪,你竟然让她整理好东西立刻就走?!”

        “粉丝、公司来人。”他只说了六个字。

        “她拍戏两个月,”楼弈语气更冷,“这期间,她碰到些什么事情,你知道吗?你所谓的粉丝,对她做了什么,你知道吗?粉丝和公司来人,你他妈不能让他们不要来吗?!”

        “跟你没关系。”他冷声道,转过楼弈的身边就要往前走。

        楼弈隐忍了很久的脸庞上瞬间聚集起厚重的阴霾,一动不动地看了他两秒,抓住他的肩膀,抬手就一拳朝他脸上挥了过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