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二十七章

        **

        司空景生日那天,恰巧是立冬。

        S市的气候已经入冬,封夏跟着穆熙的助手Kevin去礼服店试了礼服,出来之前,在薄薄的礼服裙子外面套上了一件厚外套。

        “Kevin。”坐进车里,她侧头看向Kevin,“慈善派对预计几点会结束?”

        Kevin看了看手表,想了想说,“不会很晚,按照往年的惯例是到凌晨左右,但是也可以提早退场……不过,要看少董什么时候离场,你是他的女伴,要跟着他。”

        她轻轻垂了垂眸,摸出手机看了一眼。

        屏幕上恰好有司空景给她发来一条短信,她点开一看,顿时松了口气。

        “差不多零点左右下飞机,不过一点可以到公寓。”

        “对了,”车子平稳地驶向派对的会场,Kevin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summer,你有没有发现少董最近……很奇怪?”

        “啊?”她看向kevin。

        Kevi放下了平时在穆熙身边时的雷厉风行,重述了一遍,“你不觉得少董最近看上去……很烦躁,但又有一种隐隐的跃跃欲试和兴奋感?”

        她摇了摇头,“没觉得,在我看来……他那张脸从来就没什么表情变化。”

        Kevin朝后靠在座位上,自顾自地,“尤其是今天的慈善派对,原本其实不用他参加,但是他临时改主意要去的。”

        她对穆熙的八卦着实没什么兴趣,只是将身上的厚衣服裹得更紧了些,闭目养神。

        车里安静,她悄悄地想着晚上准备要给司空景的生日礼物,不由自主地笑了笑。

        …

        Live主办的慈善派对,自然是将所有重量级的明星,几乎全部云集了起来。

        派对上星光璀璨,封夏作为目前娱乐圈最热的女新星,又加之是Live少董的女伴,一时之间,所有的闪光灯、人潮,全部都以她为中心围拢了过来。

        穆熙手里拿着酒杯,有些漫不经心地应付着上前来的人,封夏虚虚挽着他的手臂,有礼地应付着一些明星的寒暄。

        好不容易应付完了一波,她轻轻呼了一口气,刚想跟穆熙说先去休息一会,却突然之间感觉到他的身体一僵。

        那种僵硬太过明显,她抬头朝他看去,便看见他的目光正直而锐利地射向一个地方。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不远处的酒台旁,正站着一个留着黑色长波浪卷发的女人和一个高大的外国男人,那女人身穿一条紫红色的露背裙子,细腰翘臀,五官更是姣好到艳丽,引得许多人分分侧目。

        她再多看了几秒,才意识到这个女人好像就是那天她去穆熙办公室时与她擦肩而过的人!

        女人这时恰好转过目光,正对上他们,便挽着外国男人朝他们走来,走到他们面前时笑着朝他们举了举杯,“穆少董真是全才,亲力亲为之下,Live的派对果然承办得比以前要好很多。”

        “你好,”无视穆熙落在自己身上如同灼烧一般的眼神,女人这时又自然地将视线从他身上转到了封夏身上,“我叫郑韵之,身边的是我男朋友,Louise。”

        “你好,”她也有礼地笑,“封夏。”

        “哦,我知道你。”郑韵之若有所思,“现在热映的电视剧的女主角,你是……穆少董的女朋友?”

        “啊?”她一怔,连忙摆了摆手,“不……”

        “你跟我来。”谁知她话还未说完,穆熙突然就将手里的酒杯“嘭”地一声拍在桌子上,整个杯子都碎了也不管,铁青着脸扣起身前的郑韵之的手腕就往旁边扯。

        郑韵之一皱眉,想要发作,却还是被他的大力扯得只能往前。

        这一男一女都气场极强,如此的场景,周围的人却也不敢多看,只是多看一眼,便又继续各顾各的。

        封夏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都惊出一身冷汗,后知后觉才想到郑韵之这个外国男友会不会和穆熙打起来,谁知穆熙扯着郑韵之不知去向,那个外国男友也自顾自地又跑去一边喝酒,就像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她摇了摇头,觉得脑袋更晕,走了几步,忽然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

        “封夏小姐?”她抬头,见一个年轻的男人正站在她面前,男人面容普通,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很斯文。

        “嗯,我是。”她点了点头。

        “我是穆熙的朋友,刚坐飞机从纽约到S市,你可以叫我William。”男人朝她举了举杯,“他应该跟你提过,我最近想拍一部***,但是女主角的人选一直还在甄选,没有确定。”

        两人走到了大厅的一处较为安静的角落,她点了点头,“嗯,他和我说过。”

        “之前他给我你的照片和资料时、我还半信半疑,但今天一打照面……”William微微地笑着看着她,“我开始相信他的话了,你确实和我想要的那个女主角很符合,比之前我甄选了两个月的所有甄选者,都要符合。”

        穆熙虽没有和她提太多,但是只是报了这个叫william的人指导过的几部***,她就已经知晓这个人在导演界的份量。

        所以她心里这个时候,不喜悦是不可能的。

        “现在情况是这样的,既然我这几天在S市停留,那么我就会抽空到Live公司来,你空出时间,我给你剧本,让你照着剧本试试看感觉,最终定夺要不要你来演这个角色。”William娓娓道来,不慌不忙。

        “好,如果穆少董和我的经纪人对我的日程工作进行协商安排,我一定全力配合。”她答应下来。

        “很期待我们能够合作愉快。”William与她碰杯,“不过如果你答应接拍这部戏,应该会很辛苦,因为题材的关系,我会在好几个地方取景,整个剧组一直在移动。”

        “没关系。”她摇了摇头,“环境上的问题,我可以克服。”

        因为她惮度谦逊,william看上去对她的印象更为赞赏,镜片后的眼底闪过一丝肯定。

        和william再随便聊了一会,她看了看手表,已经将近十一点半,她刚想给穆熙发个短信告诉他她先回去,就见穆熙从偏厅走了进来,整个人的衣衫倒是还算完整,只是走近了才看到他下巴附近有一道不深不浅的指甲印,看上去……十分滑稽。

        她心里默默地下了Kevin的八卦第六感果然没有错,穆熙和那个叫郑韵之的美女之间……一定有着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

        “我还有事要处理,你先回去吧。”穆熙和william点头打了声招呼,冷着脸看向她,“William住的酒店离你那边应该不远,我让人把你们一起送回去。”

        “哦,好。”她想着司空景应该马上要到公寓,归心似箭,一口答应下来,便转身要走。

        “等一下。”穆熙松了松领带,目光深厉地看着她,嗓音低了几分,“刚刚得到一个消息,我认为,这件事你应该有知情权。”

        “嗯?什么?”她问。

        “司空景刚刚给我发了一些文件,”他挽起袖口,面无表情,“应该就是十分钟之前,他告诉我,他的合约期满,他将不再续约Live,而显然,这个决定他已经准备了很久,他刚刚发给我的所有文件都很完整,甚至最早的一份档案,是三个月前。”

        三个月前……还是他们正在拍《红尘》的时候。

        心中“咯噔”一声,她的手指指甲狠狠地掐进了自己的手心。

        “车到了。”穆熙说完,没有再多说任何,示意司机将他们带去外面,转身重新走了出去。

        她神色有些恍惚,待司机叫了好几声,才慢慢地跟着离开了大厅。

        **

        一路上她都没有怎么说话,倒是William似乎喝了酒、兴致有些高,自顾自地跟她说些什么,她出于礼貌,一直勉强笑着点点头。

        车先到了她的公寓,她和william道了别,从车里出来,谁知她没走几步,便听见身后william叫住她的名字,随之伴着脚步声朝她走过来。

        “你的包,忘拿了。”William将手里的包递还给她。

        “谢谢。”她伸手接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将耳旁的碎发挽到耳后。

        她这一个动作,william脸上的表情却一下子变了,她没有留意、拿了包便想转身,突然却被他握住了手。

        “Wait。”William开口说的是流利的英语,只见他目光仔细落在她脸庞上几秒,突然低下头,轻轻吻了吻她的手背,“My feminine lead。”

        封夏被他这一举动给弄得彻底震惊在了当场,一动不动。

        William吻完她的手背,才放下她的手,“刚刚看到你将头发挽在耳后,露出整张脸颊的样子,跟我想象中最想找的女主角的样子一模一样。”

        “不经修饰,原本,自然。”William的神情有些陶醉,目带欣喜地看着她,“我已经几乎完全确定,邀请你来当我的这部新作的女主角。”

        见她的神色还是有些错愕,他连忙解释,“不好意思,刚刚是不是吓到你了?”

        “嗯……没事。”她也才终于回过神来,“谢谢你,那……我先上去了,工作的事情到公司再谈吧。”

        …

        用钥匙打开门,她才发现屋里的灯是亮着的,玄关附近也摆着他的鞋,她心里一跳,连忙换下鞋,朝客厅里走去。

        客厅的灯开得明亮,他人正背对着她站在窗边。

        窗户是打开着的,冷风一阵一阵灌进屋里。

        “到了多久了?”她放下包,瞥见他的行李箱还放在一边,朝他走过去。

        等她走到他身边时,他还未回答她,她有些奇怪,便抬头看他的侧脸。

        “刚刚送你回来的人,是谁?”他语气淡冷地开口。

        “……是穆熙的朋友,一个美国的著名导演。”她伸手关上窗,回答得很详尽,“晚上参加Live的慈善派对,穆熙让我当他的女伴,之后我先退的场,他就让人送我和他朋友一起回来。”

        他依旧一动不动,“你没有跟我说你今晚要参加这个慈善派对。”

        他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感□彩,她的神色渐渐也有些暗沉下来,“因为不影响我晚上回来给你过生日,而且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司空景这时转过身,目光深冷地看着身穿薄薄礼服裙的她,“那个导演来邀请你拍戏?”

        “嗯,”她回答,“应该就是在他的新***里担任女主角吧。”

        他不再说话。

        “你呢?这两天在X市怎么样?”她咬了咬唇,问他。

        “还好。”他简略说了两字,脱下了外套,“我先去洗澡。”

        “司空,”他转身往浴室走去,她忽然在身后叫住他。

        他停下了脚步。

        “你难道没有觉得,我们之间的话越来越少了吗?”她绷紧了身体,“即使是在一起的时候,也好像根本没有话说,各忙各的……”

        “那我问了,你会回答吗?”他背对着她,“或者,就像今天,你去哪里,我有知情权么?”

        “有,”她说,“即使我从小不喜欢别人整天问我在干什么,框住我的自由,但是只要是你问我的,我都会回答啊。”

        顿了顿,她朝前一步,“那你呢?关于你的事情呢?”

        “家庭、工作、好的或者坏的情绪、一切……你有跟我提过吗?”她的声音渐渐提高了几分。

        从他们在一起到现在,他从来都极少提关于他自己的事情。

        她实在没有想到,他要离开Live的事情,她竟然不是从他的口中听说的,而是从一个旁人口中所说。

        “司空,”她终究忍不住,“你要离开Live了,是吗?”

        他沉默着。

        “是穆熙告诉我的。”她揉了揉眼眶。

        听到这个名字,他落在空中一点的目光又更沉了几分。

        “他说……最早的一份资料,是你在三个月前,也就是我们在拍《红尘》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的。”她慢慢地走到他身后,“在那个时候开始你就已经准备离开Live了。”

        “是不是因为你知道我要进Live,你不想跟我呆在一个经纪公司,不想看到我,所以才要离开Live的……是吗?”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

        “不是。”他咬了咬牙。

        她这时慢慢伸手,伸手环住了他的腰身。

        “我这两天一直在想,我觉得你离我……越来越远了。”她靠在他的背上,“我越来越不了解你,越来越不清楚你在想什么,哪怕你就在我身边,触手可及,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司空,你还在我身边吗?”

        空旷的屋子里渐渐寂静无声,他的目光黯淡得如同再也无法启明的星。

        **

        封夏从浴室洗完澡出来,朝卧室走去。

        伸手推开卧室的房门,才发现大灯已经关上。

        卧室的大床上,司空景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她手扶着门把没有进屋,只是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看着他躺在床上的身影,目光怔怔的。

        她本早已计划好为他准备的生日礼物,是她亲手做的一本相册。

        相册里面是他们在佛罗伦萨时的相片,她选了一些打印出来,趁工作闲暇的时候,每一张都在背面写了很多话。

        她亲笔写下的话,短到是一句她喜欢他的微笑,长到是一首她查了好久的诗歌。

        好不容易前天等那份礼物终于完成的时候,她满心欢喜,觉得他看到的时候,一定会很开心很开心。

        他一定会边看着相册,想到等他们老去的时候,他们一定还能两个人坐飞机去佛罗伦萨,在阿尔诺河旁看一场迟暮的夕阳。

        就像她在做的时候想到的一样。

        凌晨两点。

        她走到他身边蹲下,静静地看着他的睡颜。

        生日快乐。

        她红着眼眶,无声说了四个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