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二十五章

        **

        生死绝恋。

        从此,天涯两隔,只盼来世。

        寂静到甚至空幽的片场,穆熙第一个从休息椅子上站起来,面无表情地鼓起了掌。

        随后,一个又一个,每一个剧组演员、工作人员,都红着眼眶鼓起了掌,甚至有人小声欢呼起来。

        金导伸手揉了揉眼睛,对着还在场景里的两位主演道,“完美无缺。”

        人声中,封夏从场景里走出来,低头看到依旧跪在地上的司空景,将已经盈满眼底的眼泪拼命地忍了下去。

        她走到他身边,向他伸出手。

        司空景抬头看她,英俊的脸庞甚至在晨光中显得有些憔悴,半响才握住她的手,站起了身。

        两人双手交握的那一刻,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手心那样鲜明的。

        只有他们能够懂彼此刚刚演最后一场戏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

        那些台词的对白,场景的营造,就像现实中的未来。

        他们不可预知,却隐隐已经有了征兆的未来。

        他松开她的手,深深看了她一眼,率先走出了片场。

        “封夏,”金导这时走进片场,与她用力握了握手,“如果你因为《红尘》彻底风靡,记住,这是你自己努力的成果。”

        “我很高兴能与你这样的演员合作。”

        金导离开后,相继好些个剧组工作人员、演员都来和她握手,由衷地说了一些赞叹的话。

        她心中感慨万千,只是微笑着向每个人表示感谢。

        整个剧组开始收工,封夏终于回到休息椅旁能够喝一口水,便感觉到身前有阴影笼罩过来。

        “祝贺你。”穆熙站在她面前,面无表情、沉着地点头,“最后一场戏,是所有戏里演的最好的。”

        “谢谢。”她合上酒盖,朝他举了举杯,“应该说是伯乐知遇之恩,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他竟然破天荒地笑了笑。

        封夏一口水噎在喉咙里,整个人都快看傻了。

        穆熙是真的脸上从来都没有笑容的人,如此轻微一笑,却让他整个人变得更勾魂摄魄。

        这个男人,太可怕,几乎如同罂粟。

        “你别朝我笑,太渗人了。”她后退了一步。

        “我只是最近,心情有点好。”他最后丢下了一句,没再说什么,转身便离开了。

        历时多月的《红尘》到今天为止,终于全部结束。

        Jessie和Amy正在一左一右帮她整理东西,她已经换下了衣服,在已经开始回归原状的片场慢慢地走着,下意识地目光就去追寻司空景,却见不远处,他已经准备上车。

        T镇的阳光这时渐渐终于透出了云层,他的侧脸微微笼罩在晨光里,完美到不真实。

        她站在原地、目送他的车离开,刚刚演戏时的情绪愈加沉重。

        《红尘》结束,意味着每天一起拍戏、看得到对方的日子宣告结束。

        他依旧是她的男朋友,也依旧是那个愈加红到不可阻挡的小天王,所有人心中神祗般的存在。

        可仿佛,越来越遥不可及。

        **

        收工结束,Jessie和Amy开车送她去医院看楼弈。

        楼弈的恢复能力和他的抗打能力几乎是在同一水平线上,她到的时候,他已经大喇喇地躺在病床上,嘴里边嚷嚷边玩着最新款的游戏机,丝毫看不出是一个骨折病患。

        简羽盈竟然也在病房里,身边还有个小帅哥。

        “夏夏!”简羽盈一张开口,眼睛竟然红了。

        她叹了口气,放下包走过去,抱住了简羽盈。

        简羽盈带了她一整年,作为经纪人,事事为她着想,两人私交也是极好,现在她要离开Top去Live,也就意味着,要跟简羽盈、jessie等所有熟悉的人,都分开了。

        “我其实很为你高兴的,知道吗?”简羽盈也抱住她,扶着她的背,又是笑又是流泪,“ Live肯花重金包装你那是多好的事情!别人做梦都不敢想的,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加油。”

        “好,一定。”她闭着眼睛笑了笑,“谢谢你盈盈。”

        “还有,到了新公司,环境都不一样了,自己要学会保护自己,”简羽盈松开她,“哎,我都差点忘了,你家司空景也在Live的,好了好了,那我就不担心了。”

        “担心个毛?”楼弈丢了游戏机,双手臂枕在脑后,“我不是人么?我也在Live啊!简羽盈你快肉麻死我了,你男人难道没怀疑过你喜欢女人吗?”

        他说话快人快嘴,倒是把简羽盈身边的小帅哥给说得脸红了,大家都哄笑了起来。

        “所以说,楼弈!”简羽盈护在自己男朋友面前,朝楼弈吹胡子瞪眼,“你这人啊,活该被薇薇给甩了!”

        此话一出,封夏一下子怔住了,视线连忙扫向楼弈。

        楼弈一见她看过来,连忙摆手,“我真的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我知道你拍戏要紧,反正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就想等你杀青后再跟你说的。”

        她皱起了眉,走到床边坐下,低声问,“怎么回事?”

        楼弈是好不容易追到陈薇薇的,两人也真的是郎才女貌,在一起刚过半年。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感觉得到,陈薇薇是很喜欢楼弈的。

        “没怎么回事。”楼弈满不在乎地看了她一眼,“我在医院待业,她天天在外面各种活动演唱会,太久不见面,打电话没话说,要不然说两句就吵架,觉得烦,就分了。”

        “你提的?”她看着他。

        “不是。”他长长呼了一口气,“她提的。”

        “难道你不知道,女孩子说分手、说要走,就是为了让你去哄回来吗?”一旁的简羽盈忍不住了,“你情商实在是太低了。”

        “停!”楼弈一下子从床上直起身,“好汉不提当年丑!得了,去把冰箱里的啤酒拿出来,夏夏今天终于杀青了,我们几个、不醉不归!”

        …

        大家是真的放纵了喝的,很快都有了微醺之意,简羽盈醉得最厉害,差不多七点多的时候就被她男朋友带走了,Jessie和Amy两个助理因为被分配了新的艺人,临时有事,也很快离开了。

        到最后,病房里只剩下了封夏和楼弈两个人,封夏一整晚话不是很多、酒也没有喝几口,只是盘着腿坐在病床上的空处,默默地出神。

        “我说,”楼弈又喝了一罐酒,终于看她,“失恋的是我吧,你这么少言寡语的做什么?”

        她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知道。”

        “杀青的失落感?我懂的。”楼弈摆了摆手,“等少董给你布置新的任务,忙起来就好了……还是,你和司空景?”

        她依旧摇了摇头。

        “这姑娘是傻了。”楼弈嫌弃地伸手推了推她的额头。

        “楼弈,”她稍稍回神一些,“你实话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和薇薇分手?我不相信是因为时间长了厌倦和长时间不见面。”

        楼弈一听她这么说,一下子就沉默了,过了好一会才道,“你真想听?实话?”

        她“嗯”了一声。

        “我说……是因为你,你信不信?”他英俊的脸庞上陡然没有了平时的玩笑。

        她听了心里“嘭”地一声,不可置信地抬头看他。

        “上次打电话,又吵起来了,我就随口说了一句,‘夏夏比你懂事,值得人喜欢多了。’”他的手轻轻碰了碰啤酒罐,“她就哭了,我从来没听过她哭成这样,然后她就提了分手。”

        她一时语塞,过了半响才皱着眉说,“楼弈,你这是在把我拖下水。”

        她神情很严肃,眉宇间又有些复杂,楼弈看着她,过了一会突然噗嗤笑了,“哈哈哈瞧你紧张的……哎哟,真的不是因为你,其实只是她觉得厌了罢了,真的没事的,有可能过段时间就好了,我再向她提出复合吧。”

        他神情又回复到平时的样子,大口地喝起酒来,封夏也松了一口气,朝他直翻白眼,“你真的吓死我了,要是因为我导致你们分手,我大概只能自刎谢罪了。”

        他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对于他和陈薇薇,一向知道分寸,绝对不会想成为他们之间的导火索。

        “来,”楼弈没有再接口,只是将啤酒罐与她的碰了碰,“借酒消愁,就要消清楚。”

        她点了点头,咧开了笑,“好,友谊地久天长。”

        “嗯。”他仰头喝下了大半,漂亮有神的眼睛在夜色里格外地亮,轻声、认真地重复了一遍,“地久天长。”

        **

        封夏打车回公寓的时候,已经是零点了。

        她关上门,刚刚回神,就一下子愣住了。

        客厅没有开灯,窗外有月色照进来,却能看见沙发上正静静坐着的人。

        她放下了包和钥匙,揉了揉眼睛,怕自己看到的是幻觉,放轻脚步朝沙发走去。

        真的是司空景。

        他身上披着一件外套,手里还拿着一叠剧本,只是靠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

        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半响,慢慢地在他面前蹲下。

        一个坐,一个蹲,房里那么安静,只有他们彼此。

        ——你爱的人,如果正在熟睡,你会怎么做?

        ——我只希望,时间能静止。

        司空景睡得很浅,一会就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看到地上蹲着的正专注地看着他的人,他抿了抿唇,将手里的剧本放在一边,朝她伸出了手。

        她想站起来,才发现因为蹲的时间长,腿已经麻了。

        他见状,脸上这时浮现了浅浅的笑意,微微弯腰,将她整个人从地上抱到了自己怀里。

        “喝酒了?”他看着她。

        “嗯,一点点,”她疲倦地靠在他肩膀上,“从片场回来,就去医院看楼弈了,和盈盈她们一起……你什么时候到的?”

        “比你早两个小时吧。”他将头抵在她额头上,“是不是累了?”

        她将他的腰抱得更紧了些,“有点。”

        他不再说话,将她抱起来,一路往卧室走去。

        她实在是倦得连眼睛也睁不开了,一躺***就想睡,可却还是凭着最后的意识,攥住了他的衣角,嘴里嘟囔了一句话。

        她的声音很轻,可他却听得很清楚。

        不要走。

        他看着她的脸颊,过了一会,低头亲了亲她,“好,我不走。”

        …

        她心里一直担心他会走,清晨的时候就猛地惊醒过来。

        幸好,自己的肩膀下有他的手臂。

        这个认知,让她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往上翘了翘,动了动身体,她侧过身来看着他。

        现在,他离她那么近,触手可及。

        真好。

        没看一会,她还未反应过来,眼睛就已经被他的手挡住,随即,他的嘴唇温热地便印了上来。

        辗转、反侧。

        “我没洗澡……”她的呼吸有些急了,手攥着他的衣服,“也没刷牙……”

        昨晚还喝了酒。

        她脸都红了。

        听她这么说,他便停了动作,她心里稍许安慰了一些、却又不知名地有些失落。

        谁料,短暂的停顿后,他竟伸手褪了她下|身的衣服。

        “嗯?”皮肤裸|露在外,她轻轻颤了颤,睁开眼睛看他。

        “嘘。”他轻轻地将她的上衣往上褪,俯下身,吻上她的雪白。

        很快,两人身上的衣物都已经散落四周,他将她固定在身下,重重地了她。

        他的速度很快,力道也很重,她想哭,却忍着,一直睁着眼睛看着他。

        看着他是怎样自己,反复、执着地。

        快感叠起,她大汗淋漓,觉得积压在心里的那些,好像都不重要了。

        自卑、担忧、难过、不确定……昨天早上还那样喷发的情绪,都瞬间便成了沉静的海面。

        她只知道这一刻,他是属于她的。

        “夏夏……”很快,就要他的高|潮,他压下来,折起她的双腿,在她耳边说,“搬到我的公寓来……就这周末。”

        他的声音里也是喘息,却很坚定。

        他进得太深,她一时身体蜷起,他说了两三遍,她才点头,很乖地答应下来。

        **

        天渐渐亮了起来,司空景抱她去洗了澡,再去厨房做了早饭。

        她浑身是真的没力气,也应该说是撒娇,连早饭都要在床上吃,他宠溺地由着她,还一口一口喂她。

        “我发现,我是真的养了只小猫。”他用手擦了擦她的嘴角。

        “世界上最可爱的小猫。”她朝他眨眼睛,“司空,我吃饱了。”

        “好。”他收了碗筷,看了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今天要去Q市宣传命运神祗。”

        “嗯,我送你。”她连忙下床,“你碗放着,我来洗就好。”

        两个人走到门口,他转过身看着她,“我周末会回来,公寓钥匙在你床头柜上。”

        “好,”她帮他整理领子,“我会让楼弈帮我一起搬的,你不用急着赶回来。”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尽管她在极力掩饰,但她脸上的不舍和依赖,真但过浅显。

        他等她整理好领子,低头在她额上吻了一下,“那我走了。”

        “嗯。”她依旧是笑着的,“等你回来。”

        他也笑,再看了她一会,打开门,走了出去。

        一步、一步。

        如果他这个时候回头,就能看见了。

        看见渐渐合上的门里,她笑着目送他离开的脸颊上有泪流了下来。

        (上部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