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二十二章

        **

        套房里很安静,只有墙壁上的挂式电视机发出很轻的声响。

        封夏抱住司空景的脖颈,一句话也不说,眼泪啪踏啪踏往下掉,把他的外套和发尾都微微有些打湿了。

        而司空景的神色,从刚刚独自坐着时的漠然、渐渐地,越来越软和了下来,他这时慢慢伸出手抱住她的腰身,眼神闪烁片刻,侧头亲了亲她的头发,“好了,不哭了。”

        低哑,尾音稍稍带着流转的宠溺音色。

        很温柔的、让人眷恋的声音,与他在他们那些甜蜜美好的时候的声音一样。

        她一听他这么说话,眼泪掉得更凶了。

        他叹了一口气,将她抱到自己腿上,拿一旁的纸巾帮她擦眼泪。

        她看着他,红着眼睛说,“司空,我一直以为我自己是很坚强的人,而且正在变得更坚强。”

        但是只要在他面前,她的所有防备、抵御、围城,瞬间就能瓦解。

        她对他毫无保留,所以,有多爱,就能够伤多深。

        “嗯,”他看着她,摸了摸她的头发,很慢地开口,“所以,夏夏,我也没有你想象得那么无坚不摧。”

        她能看得到他眼神里帝惜和感情,也能看得到里面新增的那些复杂的沉淀。

        “正因为这样,所以我或许因为外界的那些因素,毫无求证,就动摇了对你应有的信任。”他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对不起。”

        在爱情里,他也是新手,总有些从未遇到过的问题,可以轻易地影响他,影响他的理智。

        应该是说,只要与她有关的人和事,就可以动摇他。

        她吸了吸鼻子,伸出手圈住他的脖颈,嘴角微微扬起,“我更没用,看到你在电视上,哪怕笑一笑、说几句话,都难受到不行,以前根本不会这样的。”

        再相爱的人,时间长了,总会在彼此面前出自己越来越多的软肋与不足,而这个时候,总是会怕对方在遇到那些新出现的人时,两相比较,而揭露自己的糟糕。

        她越来越怕失去他,这就像一个警铃,时时刻刻在她脑中敲响。

        “那这是不是说明……我们都越来越不成熟了?”他微微扬起唇,这时凑过去,用挺直的鼻梁刮了刮她的鼻子,“不过,总有楼弈垫底。”

        一听到楼弈的名字,她一下子噗嗤笑了出来,“其实啊司空……我觉得,楼弈的真爱应该是你才对吧……他自己的生日倒给我们弄出这么个惊喜来。”

        司空景沉默两秒,抱着她,俯身就将她压到沙发上,从她的眼睛流连到脖颈,等到她气息开始稍微有些急促时,才在她耳边轻轻呵出了一口气,“是啊,给我这么一个好机会能够丰衣足食,真的要谢谢他了。”

        好像真的是太久的没有这么紧密地在一起过,这么无人打扰地相处,不是在片场,不是在人人眼见的地方,没有相见的禁令,没有第二个人,只有他们彼此。

        那些再大的委屈与误会,在这一刻,都以最快的速度消退了下去。

        或许是消退,也或许,是被暂时掩盖了起来。

        但是此时此刻,那些都不重要。

        封夏看着他耀眼的五官,看着他眼底已经燃起的情|欲,更紧地抱住他的脖颈,抬起自己的身体朝他贴了过去。

        她也很想要他。

        想要他的全部。

        他几乎再没有犹豫,很快地将她变成最光|裸的摸样,连带着也将自己的上身衣物褪去。

        他执迷地吻她,过了一会,将她整个人翻了过来,从她的脖颈、吻到雪白的背脊上,流连地、入迷地辗转。

        “司空……”她趴在沙发上,声音微颤,“去床上……好不好?”

        他没有说话,这时抱着她,几乎是从沙发上滚落下来、到了的地毯上。

        “就在这里。”他解开自己的裤子,将她的两条腿分开抬起,折在两边,目光地看着她的腿间,“就在这里做。”

        她被摆成这样的姿势,听着他的声音,看着他的视线,很害羞,却也没有去反抗拒绝,只是浑身都止不住地起来,还泛出了点点的粉红色。

        他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几乎没有将裤子全部脱去,也未做完前|戏,按住她的腰身两侧,直接向前了她。

        有一段时间没有过,自然是疼的,她呻|吟了一声,感觉到他想往外退一点,不舍得让他忍耐,闭着眼睛很轻地说,“没关系,你……动吧。”

        他“嗯”了一声,抬起她的腰身、慢慢地,全部将自己送了进去。

        “很胀?”他俯下身,咬着她的唇蛊惑地说。

        “嗯……”她咬住唇,觉得身体里被充得满满的、没有任何缝隙,而他的炙热、越来越硬烫。

        他看着她,开始渐渐地前后挺|动起来,抽出一些、推进一些,气息混浊,“宝宝……喜欢么?”

        他极少这样露骨地叫她,她的身体便抖得更厉害,那里也越来越。

        “说话,”他的汗水渐渐从额上淌下来,性感而魅惑,“宝宝,是不是……也很想?”

        她捂住眼睛,不说话,也不敢看他,怕一看到他的眼睛,就会忍不住听从他说那些羞人的话。

        他低声笑了笑,不再追问,速度却越来越快起来,看着她那处牢牢地着自己,看着那处因为自己的动作被、拉开,眼睛越来越红。

        毫无规律地顶|弄,纯粹的、进出,情到浓处,他甚至将她的腿完全压到她的胸前,摆成M字,做俯卧撑一般,肆意地冲撞。

        她终于忍不住,接连着□起来,可他是真的有些疯了魔,等她到了一次之后粗喘着将她翻转过来,让她趴跪着,从后又再次。

        这样的姿势,得最深,也是代表着,潜意识里的男权强势。

        封夏裸着身体乖乖地趴跪着,任由他在身后,一下一下地动作,羞人的身体拍击声,在整个空旷偌大的房间里,显得尤为明显。

        “司空,我不要了……”几乎接连又到了一次,她重重地喘息着,带着哭腔回头看他。

        他恍若未闻,只是俯下身亲她的耳侧、脖颈,身体内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过。

        相|合处,一小股的液|体随着动作,流淌出来。

        从客厅的地毯,一路进到走廊的镜子,她已经满到不能再满,他却始终没有出来。

        她实在是没有办法,最后只能抱住他的脖颈,试着自己,果不其然,他咬着牙最后再狠狠冲撞了几下,全部给了她。

        “疼……”她靠在他肩膀上,撒娇地喘气。

        她真的是从来没见过他这么激动的样子,刚刚做的时候,几乎是有些野蛮冲动地在动作,恨不得将她生吞了才好。

        司空景精瘦的身板上都是汗,他抱着她往浴室走,低头亲她的耳朵,嗓音低哑,“宝宝记得,被饿久了的男人,都是这样的。”

        她耳根都红了,趴在他肩上轻轻咬了他一口。

        **

        司空景是真的被饿过了,在浴室里,趁着洗澡的时候,又彻头彻尾的要了她一次。

        等两个人从浴室出来,已经是凌晨了,她趴在床上,任由他在身后帮她擦头发,噼里啪啦地给八卦追问情况的楼弈回短信。

        “夏夏。”他忽然叫她。

        “嗯?”她按了发送键。

        “你真的想进Live么?”他不紧不慢地问。

        他算是先主动开口提及了这件事情。

        封淆了他的话一怔,半响,背对着他慢慢点了点头。

        他这时将毛巾放在一边,将她整个人翻过来,抱到自己的怀里,看着她,也没有说什么。

        “司空,”她靠着他,思索着这么措辞,“我知道,或许你希望我能过上更安逸的生活,能够让你更好地保护我。确实,退出娱乐圈,对我来说现在的确还来得及,但是我想了很久,我觉得我是真的想留下来。”

        “我不想做逃兵,也不想被任何人看轻,”她看他的侧脸,“你知不知道?楼弈告诉我他每天在Live的培训与工作,我听了真的很羡慕他。其实,有了真正好的包装与团队,是真的可以将一个人完全改变的,以前在Top,他再有潜力与才华,都相对有些被埋没了。”

        一旦踏进这个圈子,其实就有些停不下来,只有更红、更闪耀,才能让自己感觉是满的。

        于她而言,这只是一种惯性与力量,与名利并非有太大的关系。

        “穆熙。”他沉默了一会,忽然说了这两个字。

        “嗯?”她想了想,“说心里话,虽然相处了一段时间,我还是不太了解这个人,但是至少现在看来,他确实没有言而无信。”

        “他……”司空景顿了顿。

        封夏看着他,这时侧了个身,几乎像是挂在他身上一样,“司空,你不要生气,因为我觉得,穆熙这个人即使再奇怪、再阴晴不定,他很有可能以后会成为一个对我来说是良师益友的存在。”

        她始终相信她的直觉。

        “虽然他人阴测测的,不过,”她歪了歪头,“要知道,只有有故事的人,才会与众不同,他有他自己的故事,并且与我无关……所以了。”

        她不再说下去,只是看着他。

        他被她这样眼带笑意地看着,脸色也柔和了些,伸手轻轻捏住了她的鼻子,“现在才发现,原来你口才那么好。”

        “当然,”她笑吟吟的,眼神却很认真,“司空,我自从接了《红尘》之后,就知道有可能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尤其是在我们之间,我知道娱乐圈的情侣也多以分手告终,但是我想做那个特例。“

        “所以了,我相信你,你也相信我,好不好?无论是感情或者是工作,你都给我权利、让我自己好好把握住。”

        他的眸色如墨般沉静。

        “司空先生,说话,”她朝他眨了眨眼睛,“司空太太在征求你的同意呢。”

        良久,他深吸了一口气,吻了吻她的脸颊,“下周末,是我堂妹的宝宝满月,我爸妈也会去,这次我会小心一些,错开时间差,防止盯梢。”

        “啊?”她一怔,没有发现他终究未回答她刚刚说的话,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这又一次的见家长要事上。

        他好脾气地再重复了一次,“我堂妹的宝宝满月,在我堂妹夫家族的家里置办满月酒,位置是在S市的高级别墅群,你跟我一起去,嗯?”

        “啊?……”她有些愁眉苦脸,“司空,你让我在你爸妈面前丢脸还不够,还要让我去给你堂妹堂妹夫全家看笑话……”

        她记得他上次跟她说过,他堂妹司空笙的丈夫是军政显要,文武双全,一般来说这样的人物的家族,必然是整个S市的链带,全是大人物。

        “怎么会?”他笑了,“我堂妹那个高智商怪才,对我身边任何八卦新闻都不太感兴趣,唯独倒是对你的印象特别好,虽然你们还没见过。”

        “喔……”她努了努嘴,伸手将台灯关上,窝在他怀里往被子里钻,“让我再考虑考虑,上次见你爸妈,我表现得实在是弱爆了……”

        两个人都躺了下来,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司空景可能是真的累了,陪她说了一会,呼吸渐渐就均匀起来,慢慢地睡着了。

        封夏刚刚是极困的,但是因为下周末要去见他家里的事情,倒是又心神不宁了起来。

        靠在他怀里发了会呆,她忽然听到他放在枕边的手机震了一下。

        她心一紧,看他蹙着眉睡得很熟,悄悄从他怀里起身,够到手机想拿到自己那一边放好。

        她自然是没有习惯会去看他的手机内容,可握着手机的手指不小心划了一下屏幕,那条简讯就自然地被打了开来,她躺回他身边,仿佛有第六感一样,视线便往屏幕上一扫。

        那条简讯,来自他的妈妈。

        “之前托人算了你和小夏的生辰八字,刚刚研讨会结束才有空问了结果。”

        “五行相克。从事业上来说,你们将成为彼此的阻碍。从感情婚姻上来说,极为不合。”

        “虽是现代不能用这些来束缚恋爱的自由,但我和你爸爸还是希望你能够再谨慎考虑一下,婚姻大事,而有些问题,也并不单单是从生辰八字里所呈现出来的,你自己就能看得到。”

        她的瞳孔越收越紧,一眨不眨地看着那条简讯,良久,她轻轻将他的手机屏幕锁定,放回床头柜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