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二十一章

        **

        Jessie很快带着温度计、退烧药还有其他药过来,封夏下床帮她开了房门,侧身让她进来。

        测了体温,三十七度五,不算特别高,jessie稍稍松了一口气,还是说,“夏夏,体温到晚上有可能又会反弹,你现在吃了退烧药和消炎药,赶快睡觉,今天一晚上熬过去,快的话或许明天就会好了。”

        “嗯。”她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按照jessie的话完成程序,便***睡觉了。

        这一觉,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的中午,她醒过来的时候,觉得嗓子还是有些发疼,但是身上明显不烫了,估计烧应该是退了。

        退烧后,头还是会很晕,她起床勉强去浴室洗了一把澡,吹干头发回到床上,拿起手机看了看。

        有两条讯息,一条来自司空景,另一条来自楼弈。

        她先点开司空景的短讯,看了几秒、却没有回复,退出收件箱,直接拨了楼弈的电话。

        电话很快便被接起,楼弈话语里兴冲冲的,“喂,星期六晚上过来帮小爷庆生啊,别忘了!”

        她一怔,一拍脑袋才想起来星期六是楼弈的生日。

        “到时候我会在我家附近的酒店,开个大的总统套房,然后就请几个公司里跟我俩关系不错的几个来,大家随便一些就好。”楼弈思索着,又贼兮兮地,“晚上十点啊,晚一分钟罚酒三杯。”

        “知道了知道了。”她在床上坐下来,“你这两天怎么样?”

        “当然是好得没话说。”他声音又扬了几度,“不瞒你说夏夏……我真的觉得像在做梦,每天和最顶尖的包装团队和技术指导呆在一起,啧啧啧……”

        他絮絮叨叨地说一些,她安静地听着。

        “对了,还没问你呢。”他说了一会,试探性地问她,“上次的事情,你和司空景,没什么影响吧?”

        “嗯?”她一顿,“嗯……没有。”

        “吵架了?”楼弈是真的了解她,她略微一个停顿,他就能感觉到点什么。

        “没有。”她轻轻叹了口气,“只是我忽然觉得……我们之间有点不一样了。”

        其实她和司空景这几天根本没有吵过架,甚至没有争辩过,一切都很正常,是不是?她对他的所有感情也都没有变。

        秦淮河的幽会,佛罗伦萨的浪漫,还有前几天,他陪她看的日出,这些甜蜜的事情,其实离自己很近,但是她为什么会觉得,她越来越不敢去回想那些了。

        怕是假的,怕是太美好,怕是今后,再也不会有。

        “哎,女人,就喜欢多想。”楼弈声音很无奈,“薇薇跟你一样……所以,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这家伙,竟然哼起了歌来,封夏实在是被他弄得哭笑不得,翻了个白眼,便把电话挂了。

        …

        《红尘》现在进行到三分之一多一些的地方,她吃了点药,下午坚持回到片场,跟金导说把昨天生病落下的戏份补上。

        她虽然头脑依旧发晕,但是还是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集中精力、念好每一句台词,决不能再落后。

        补拍一直持续到了晚上九点左右,相当高强度的拍摄,她念完最后一句台词时,心底松了一口气,身体一松下来,就觉得腿有些发软。

        站在她身旁跟她演对手戏的穆熙见到了,很随意地伸手托了一把她的腰,让她站稳。

        “谢谢。”她伸手擦了擦额角的汗。

        穆熙一向随心所欲,此时直接松了松自己的戏服领子,将戏服脱下扔在一边,淡声道,“你要是眼一黑,那以后公司的吸金石就没了。”

        “还有,”他顿了顿,“最近戏感要比以前好一点了,但是还是不够。”

        因为他说话始终面容冷厉,如此看来,虽是小小的赞赏,但是听上去也像是严苛的批评。

        “刚刚那一场戏……”

        一旁的剧组人员已经收工、都陆陆续续地离开,只有一盏照明灯亮着,穆熙抬手示意工作人员不要关上,回头对她说,“你的表演张力就不够。”

        “就好比那句台词,”他一字一句,同时告诉她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你念的时候,看上去并不像是喜悦,而像是在办丧事。”

        “还有,你需要表现出的反应,并不是仅仅只是惊喜,而是一种不可预料的喜悦与心潮澎湃的结合,你不是机器人、按照设定就做一种反应,好的演员,可以自己在剧本上,加深对这个角色的诠释。”

        夜深人静,只有他生冷低沉的嗓音,虽然说的话真的不怎么好听,但她知道他是在帮她、教她,因此听得非常认真。

        不愧是屡次要被请去担纲***制作的人,天赋、能力……穆熙一样都不缺。

        她听着他的分析与教导,头一次觉得,除去司空景之外,她开始钦佩这个人的才华。

        恃才而骄,他的确有资本。

        “谢谢。”等穆熙将接下去的戏份的戏感讲述完,她由衷地朝他笑了笑,“虽然你这个人……捉摸不透、性格奇怪、毒舌,不过,还是谢谢。”

        两个人走出场景、往回酒店的路走,他目光幽深地看着她,半响才说,“没有用褒义评价我的女人,你是第二个。”

        “那个开先河的,难道是你真爱?”她起了胆子,调笑他。

        穆熙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拿了烟出来。

        有可能是夜晚清净,也有可能是身体感觉好一些了,封夏觉得此时整个人轻松不少。

        也麻痹自己,不要去想,即使司空景知道她身体不舒服,为什么直到那么晚,还没有回到片场。

        **

        一连两天,司空景都没有回片场。

        封夏看着手机收件箱里,每天寥寥数句的对话,只是告诉自己,他一定很忙、很累,不愿再去做深想。

        剧情现在正是精彩时刻,拍戏的整个进度也很快,午休的时候,金导一边在吃盒饭,一边还在跟她说接下去的戏。

        “封夏现在的状态,真的比刚进组的时候要好很多,”金导看着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再看了看旁边的穆熙,“应该是名师出高徒的成果吧?”

        “啊?”她一时没听懂。

        “听剧组的灯光师说,”金导笑道,“现在每天拍到深夜,穆熙还特意留下来给你说戏,难怪进步如此快啊。”

        穆熙一向沉默寡言,此时还是事不关己,封淆得倒是有些尴尬,刚想说什么,就见原本坐在一旁的陈颖走了过来,像是在开玩笑,声音不高不低, “summer,其实我也羡慕你,不仅可以让穆熙教你找戏感,还和他关系交好到可以晚上去他房间里玩一圈出来呢。”

        如此惺惺作态,她明明知道陈颖看到的应该就是那天晚上她被穆熙请到房里去谈合约的事情,可是她却一个字都没法、也没时间再多解释。

        因为在陈颖说完那段话后,她看见了陈颖身后站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的司空景。

        他就这样,平静地站着,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司空,回来了?”金导朝司空景抬了抬手。

        “嗯,等会就赶上进度。”他的面容似乎覆上了一层寒霜,这时接过正走过来的助理递来的毛巾和水,最后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他的那个眼神,让她浑身从头彻尾的冰冷。

        视线里,片场四散分布的人群,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好像,再也不会回来。

        封夏浑身都有些发颤,心脏哐当一下子沉了下来。

        这种感觉,仿佛溺水,毫无办法挣扎。

        “你知道,女孩子,不能太贪心了。”陈颖这时弯腰,状似亲密地靠在她耳边说,“封夏,你如果觉得拥有司空景一个人还不够,还想再攀着穆熙的大腿往上爬,那就不太好了,你知道的,贪心的人,往往最后什么都得不到,对不对?”

        陈颖竟然知道了她和司空景在一起。

        封夏的脸上也彻底没了温度,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思索了一下语句,平静地一笑,视线冷厉地看着陈颖,“你想被穆熙睡,你就直接走到他的房里去,不用来鼓动我一起,我只喜欢一对一。”

        她的爸爸封卓伦,从小言传身教的毒舌,她原本从来觉得不必用上。

        封夏,从现在开始,你要学着自己去面对所有的暗礁,不依靠任何人。

        你绝对不能,被任何人看轻。

        陈颖似乎没有料到她会这么说,脸色大变,过了一会,才冷着脸开口道,“以我现在的地位,不做别的,只是抹黑你,还是能够做出一点成绩的,你想好了,想攀他们两个人之间哪个人的大腿……”

        “抱歉,我要休息了,多说话,头疼。”她直接打断,拿起水瓶,转身就离开了片场。

        **

        楼弈生日那天,S市下起了雨。

        拍摄结束,她回去换了身衣服,让Jessie开车送她到了楼弈定的那个酒店,直接从地下车库坐电梯到顶层。

        轻轻按了门铃,隔着门板就已经能听到房间里的嬉笑吵闹声,她等了一会,被涂得满脸都是油的楼弈终于才从里面开了门,看到她时笑得更欢,“来来来,快进来!”

        她跟着楼弈走进去,便看到好几个Top的艺人都玩疯了、或站或坐地追打着把对方涂得浑身上下都是油。

        “summer!”这些人平时和她还有楼弈关系都相当好,这时看到她都很开心,有几个已经不怀好意地捏着油朝她走过来了。

        她见状,连连朝他们摆手,“喂,说好了啊,不许朝我身上丢油,我等会还要回片场的。”

        “哎哟,summer做了红尘女主角就不一样了啊,以后大红大紫了是不是要更大牌了!”一个男艺人笑嘻嘻地调笑她。

        “对了,还有,整天看着司空景那张脸,是不是已经爆了无数次血管了?!”大家笑作一团,还拿当时她和司空景的绯闻调笑她。

        “停停停。”楼弈这时走到她身前,朝他们道,“你们这帮混球老实点,啊,寿星在这呢,你们欺负她干什么呢?”

        那边一个女艺人听了之后揶揄地看着楼弈,扬眉说,“楼弈,你家薇薇还在呢,你看你护summer都快护成什么样了?不怕薇薇吃醋啊!”

        众人各种起哄起来,楼弈这时走到正坐在沙发上的陈薇薇身旁,搂了她的肩膀,“那是哥们,我老婆气量可大了,吃什么醋啊!”

        陈薇薇配合地笑了笑,看着封夏的目光却多少有些淡冷。

        那边哄笑得更厉害,封夏走到一旁的吧台边坐下来,撑着手臂边喝酒,边看着他们闹。

        多少的嬉笑、喧闹,似乎这个时候都与她无关。

        她的脑中,只是循环播放着下午在片场,司空景那个眼神。

        他看着她的目光,从来都是和熙的、温柔的、春风十里般的,包容着她。

        却从未有一次像今天这样,彻骨的、复杂的寒冷。

        “喂……”不知道过了多久,楼弈走到了她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回神了。”

        “嗯?”她想得眼底酸胀,这时抬头,见是他,连忙拿起酒杯朝他笑,“生日快乐。”

        楼弈点了点头,在她身边的位子上坐下来,看着她,“不想笑就不要笑,你这样比哭都难看。”

        “来,”他紧接着,拿起一旁放着的酒杯,对着她的杯子轻轻碰了碰,“为了我们今后的发展和生活的幸福干杯。”

        “好,”她点了点头,“干杯。”

        两人同时一饮而尽,放下酒杯,楼弈当着她的面拆开她的礼物包装,“……你送给我什么生日礼物啊?包得那么严实……”

        “你打开不就知道了。”她看着他拆包装。

        “咦?”楼弈打开一看,无奈地摇头,“我说……女人是不是都喜欢送这些?薇薇也送了我一个皮夹子。”

        她一怔,“啊?那你用薇薇送的好了,不要紧的啦,礼物而已。”

        他没有回答,收起盒子,过了两秒,抬头看她,眼睛里渐渐露出了狡黠的光,“我也给你个生日礼物,怎么样?”

        “今天又不是我的生日……”她刚刚喝的酒有些多了,好像头现在有些发晕。

        “跟我来。”他这时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跟着他走。

        套房里的人都已经醉得颠三倒四了,他带着她一路悄悄穿过套房的大厅,打开房门,朝外走去。

        封夏跟在他身后,有些摸不着头脑。

        走廊里很安静,楼弈直接带着她穿过走廊,走到了顶层的另一间套房门口。

        他从裤子口袋里抽出一张房卡,打开大门,笑着从后推了推她,“进去吧。”

        “好好谈谈,感情里,从来都最忌讳隐瞒和沉默,说清楚就好了。”楼弈看着她,朝她比了个加油的手势,从外关上了门,“其余的交给我。”

        她被他推得往前踉跄了一步,视线一掠,才发现套房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司空景穿着衬衣和外套,正坐在沙发上沉默地看着手里的书册,听到声响,便抬头看过来。

        四目相对,几乎只是几秒的时间,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眶已经红了。

        半响,她咬了咬唇,几乎是小跑到沙发旁,弯腰紧紧抱住了他的脖颈。

        呼啸山庄里,曾有这样一句话。

        If you are still in this world,then the world no matter how kind,are meaningful to me。

        其实只要七个字,就能概述。

        他是她的全世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