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二十章

        **

        场景里,陈颖几乎嘴唇马上要触及到司空景的唇角,就被他朝后避让了开。

        只是差之毫厘。

        与此同时,司空景收回被她攥住的衣袖,脸庞上一点表情也没有,漠然地看着她。

        “抱歉,司空。”陈颖得体地笑了笑,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虽然剧本里没有这个场景,但是我只是觉得,或许因为当时情景的需要,男主角与女配角之间的感情如此,适当增加一些亲昵,也许会衔接得很自然。”

        她一席话说完,那边在看回放的金导也点了点头,“确实可以,效果不错。”

        司空景沉默了一会,淡淡道,“不需要,按照剧本来就好。”

        他说完就踏出了场景,走到一边自己的休息位置。

        陈颖站在场景里,脸色变得不怎么好看,她看着他的背影远去,视线立刻滑向穆熙。

        可穆熙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场景里,一直只是交叠着腿闭目养神。

        她最终咬了咬牙,一甩手、冷着脸也朝自己的休息位置扬长而去。

        司空景面无表情地走到自己的位置前坐下,谁知这时坐在他左侧的穆熙,竟从烟盒里抽了一根烟出来、沉默地伸手递给他。

        他一抬眸,与穆熙对视了几秒,伸手接过了烟。

        穆熙接着从口袋里抽出了打火机递给他,待他点燃后,生冷开口,“久仰大名,Live的吸金石。”

        声音带着一贯的居高临下。

        司空景吸了一口烟,立即皱起了眉头,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算打过招呼。

        从进剧组之后,这应该算是两个人第一次的正面接触。

        不远处的封夏一直看着司空景的所有举动,等看到他接过穆熙的烟时,手指微微一颤。

        自从他和她在一起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抽过烟了。

        为什么她会觉得,他现在看上去竟然有些陌生。

        就算她只是坐在离他相隔不到几米的地方,可是看着他漠然的侧脸、看着他拿烟的手势,她竟然会觉得陌生。

        只是一夜而已,昨天他们才刚刚坐在一辆车上,她还去见了他的爸爸妈妈。

        她越想越多,想到脑袋都发疼,眼眶都有些发胀,才听到耳边金导叫了下一场戏的开演。

        她闭了闭眼、起身,走进场景就位。

        这场戏,是她和穆熙的对手戏,可是从开拍、直到这一场戏结束,她所有的神态、表情都很到位。

        竟然是进组以来,状态最好的一次。

        结束的时候,金导拍了拍手,脸露赞赏,“今天状态很好啊封夏,真的很好。”

        她只是微微笑了笑,没说什么便走出场景,刚坐下一会,就看见面前递过来一支手机。

        她一抬头,见是穆熙站在她面前、拿着他的手机。

        “你的朋友,楼弈的电话。”他说。

        她有些诧异,还是伸手接过放在耳边。

        “夏夏。”楼弈的声音活力十足、难掩激动的情绪,“你手机是不是没电了?我打了好几个都是关机,才让人转接到穆董手机上的。”

        她听了后拿出手机一看,果然是没电了。

        “你听我说,我现在简直想像猿人泰山一样出去吼一圈!”楼弈在那边声音激昂,“你猜,我马上要去和谁开会了?快猜!”

        封夏被他这么快速跳跃的思维弄得有些迷糊,想问他到底在说些什么,他自己便说了下去,“夏夏,我马上要去和韦一开会了!他要帮我设计新专辑啊!他妈的小爷我快高兴得疯了!”

        她透过电话都能感受到他在那边到底有多开心,立时心里也能体会他有多开心,几乎是立刻就扬起了唇角。

        韦一,就是昨晚他和她说的,圈内顶尖音乐制作人,也是他崇拜多年的偶像。

        “恭喜!”她握着电话笑了起来,“楼弈,我也好开心。”

        她最好的朋友,一度毫无二话愿意为她牺牲星途与未来,她原本根本不知该如何回报,可现在竟然能听到他能够得偿所愿的消息。

        真的没有比这再好的事情了。

        “我真有点紧张……”楼弈在那语无伦次,“嗯对了,今天早上Live就派人来联系的我,一开始Top说我在被放养阶段、不得参与转公司,后来大概谈了几个小时,最后现在Live就正式签了我。”

        “夏夏,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他声音里此时是满满的笑意和喜悦,“让你等等我的,现在是时候可以让我们两个都变得更出色了,你说对不对?”

        或许是楼弈今天的话太充满个人的与情绪,让她续都加快了几拍。

        向上的力量,想往更高处走的力量,想变得更出色的力量,想站到最高点的力量。

        封夏在这一刻,突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选择娱乐圈这一条路。

        有可能她天生想要的,就是这样,永远给自己无限更多的可能与未知的生活。

        至少目前,她想要的,不是安定与平常。

        与楼弈再说了几句,她挂下了电话,将手机递回给穆熙,抬头看着他,“谢谢。”

        “不必,是他自己的选择。”穆熙沉声道。

        她看着穆熙,半响,一字一句地说,“你的建议,我会再用一些时间来考虑。如果我真的决定了,”

        她笑了笑,“那我应该会用很多很多的努力,来感谢你这个老板伯乐的知遇之恩。”

        穆熙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朝她抬了抬手,神色就如同手里握着一只红酒酒杯一般优雅。

        不远处的司空景始终留意着他们,看到她朝穆熙微笑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收回视线、下颚渐渐绷紧。

        **

        一天的戏份结束,回到房间,封夏好好地洗了一把澡,躺到床上休息时,握着手机呆呆出神。

        选择了司空景的号码、手指明明已经都按上了拨号键,却还是迟迟没有按下。

        过了很久,她微微犯困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闭着眼睛接起,贴在耳边,“喂”了一声。

        “是我。”那边传来司空景的声音。

        她几乎是身体立刻一震,睁开眼睛,“司空?”

        “嗯。”他回答。

        她一听到他的声音,立刻微微蜷起双腿、一手抱住腿、一手握着手机紧紧贴在耳边,鼻子嗡嗡地也说了一声“嗯”。

        那边似乎是沉默了很久,才浅浅传来一声叹息,“不许哭鼻子。”

        他话音一落,她就立刻抬起手指、按住眼角,“我没有。”

        两个房间的相隔,司空景也坐在床上,神情温柔地握着手机摇头,他能想象得到,她这个时候一定像只委屈的小猫,硬是要嘴硬逞坚强。

        哪怕心里有非常多的负面情绪、甚至是对她的生气,只要想到这个场景,就会心软。

        “昨天晚上,我手机落在了sharon的车上了。”他这时开口,“她刚刚才给我送过来,所以没有看到你昨天晚上的短讯。凌晨到的酒店,原本想用酒店电话给你打电话,但怕客房查记录、又怕你睡着,所以没有打。”

        “嗯。”她字句简短,不想让他听到自己的哭腔,“我知道。”

        她只是想一直这么听着他说话。

        无论说什么,只要是听他说就好。

        哪怕只有几个字。

        “昨天的事情之后,我的自由在一定程度上被加重了***,公司说如果再有一次绯闻,无论是否属实,也许会彻底激怒粉丝,也会真的对我的事业造成影响。”他的声音疲倦、又带着无奈,“无论如何,再红,我是艺人,只能迁就,所以,以后晚上不能陪你对戏了。”

        “夏夏,不……”

        “这些根本无所谓。”她突然打断他,有些负气地抿着唇,“但是你为什么要让她亲你?”

        只要一想到早上陈颖亲他的画面,她就难过得不行,心里像被用针扎一样的难受。

        那边的他似乎是笑了一声,才说,“没有亲到。”

        这四个字,她听了之后缓了一会才消化,连忙松了一口气,但是还是垂着眸轻声说,“司空,你以后能不能跟制片方还有编剧说,你不接吻戏、不接床戏,一切戏对手戏,你都不要接,好不好?”

        “我受不了,”她的手指扣着手机,红着眼睛说,“虽然我知道,只要你一天是艺人,这些事情都没有办法避免,尤其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那么多女艺人想跟你合作,可是我真的一点都受不了。”

        “那就离开这里。”

        过了很久,他组织着语句,淡声说,“夏夏,离开这里、做我但太,从此以后只要把我的一切工作当做是与你无关的世界,你不需要去了解那些,只要呆在我身边,做你喜欢做的事情,用我赚来的钱管理我们的家。”

        他的语气很认真。

        非常认真。

        冷淡的、温和的、但独独又是真切的。

        这是他第一次,这样相当于直接地告诉她,希望她退出演艺圈。

        “夏夏,如果两个人都在圈子里,就像是今天,你在片场,看到同样是身为艺人的我与其他女艺人的对手戏、甚至亲密戏份,长久以往,你还会满怀一切地信任我吗?”

        如果因为工作,要一个月、甚至三个月见不到,听到铺天盖地的我和其他人的绯闻,你不知真假、你是否能承受?

        或者,那么久的相隔两地各自忙工作,你还记得清我的容貌吗?

        你会吗?

        封夏握着手机,眼神越来越复杂,眼圈更红了。

        她知道他从来都是一个很冷情的人,她也明白他这样说,并不是在演艺道路上不看好她、觉得她没有能力,而是他希望她能够不用活得很累、被牵制,他希望自己能够给她一个安全、没有烦恼的世界。

        他说的一切,都是出于对她的感情和保护,她知道。

        司空景这时敛了敛语气,声音轻柔了一些,“我说这些,都基于现实,我比你长四岁,我非常清楚地知道我想要什么。”

        “如果你在圈外,我能将你保护得更好。”

        她缓了很久,声音低低地说,“司空,我想嫁给你,可是我能进你家吗?你爸爸妈妈,根本就不喜欢我,对不对?”

        他沉默片刻,“夏夏,一个人只有与另一个人长久地相处下去,才会知道这个人的本性与心性,足够了解你的人,都会喜欢你。”

        她的心更低,不再说话,感觉自己的头疼得几乎要爆炸。

        “昨天你晚上在简讯里,想跟我说什么?”他这时耐心地问。

        “我想说……”她朝后躺去,枕在枕头上,用手覆着自己的眼睛,“穆熙,他问我,等《红尘》结束、我和Top的合约期满,是否愿意来Live发展,他说……他想,捧红我。”

        话音落下,她嘴唇有些发颤,觉得自己的掌心更烫了一些,“司空,我要答应他吗?”

        司空景没有说话。

        她呼气越来越重,脸颊通红,努力地张开口,“是昨天晚上去你家之前,他问我的。”

        “楼弈是不是已经进了Live?”他的声色渐渐淡冷下来。

        “嗯。”她说,“是不是已经上新闻了?”

        他依旧没有说话。

        “司空,我头有些疼,我先睡了,明天再说。”她的身体滚烫,卷起被子盖住自己,眼前发黑,浑身开始冒起冷汗,“晚安。”

        司空景听到她最后两个字,便听到电话一下子被挂断的声音。

        安静的室内,连半点声音都没有,静得吓人。

        过了一会,他面无表情地将手机丢在一旁,静站了一会,微微弯腰、拿了冰箱柜里的啤酒,打开,仰头喝了下去。

        **

        第二天早上封夏醒过来,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她撑起额头,才后知后觉自己可能昨晚是在发高烧,现在睡了一身汗,或许烧稍微退了一些。

        一旁的手机上显示了无数的电话,她挑了jessie的打过去,一接起,就听到jessie有些急的声音,“夏夏,你怎么了?”

        “可能发烧了。”她嗓子哑了,“麻烦帮我带一些退烧药来,谢谢。”

        “要不要去医院?”Jessie更急,“我找医生过来帮你看,好不好?”

        “不用了。”她摆了摆手,朝电话道,“Jessie,不用麻烦的,你带着药过来一趟就好。”

        顿了顿,她忽然问,“司空他,在不在?”

        她刚刚草草一眼看手机屏幕,并没有看到他的短讯与电话。

        “他……”Jessie走了几步,转到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他前一部戏,《命运神祗》的宣传期开始了,他今天恰好戏比较少,就赶去宣传发布会了。”

        “嗯。”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挂下电话,她草草刷了牙、擦了擦脸和身体,躺回床上,打开电视机。

        一下一下调换着电视频道,直到娱乐新闻频道,她停了下来,看着电视机屏幕。

        她其实一直觉得,电视上的他,甚至比之现实里的他要差上一些,因为他真实的相貌,着实太过惊艳。

        宣传会上,他的话依旧很少,偶尔点一点头、笑一笑,都能听到台下粉丝疯狂的尖叫声。

        她看了一会,打开手机看微博,铺天盖地全部都是关于《命运神祗》的宣传与上档,她关注的其他艺人,也分分转发,甚至都相当明确地表示,为了看自己最崇拜的艺人司空景,一定会追这部电视剧。

        “司空景甚至可以给人这样一种感觉。”她的手点到其中一条评论,来自于一位资深影评人,“这个圈子里,或者更大的圈子、范围里,根本没有人能够配得上站在他身旁。”

        相当大胆的言论,却得到了非常多的支持。

        更多的粉丝,都评论以“我们也确实无法接受任何人站在uranus身边,以任何身份,他是大家的。”这样偏激的言论。

        她看着看着,关上了微博,重新躺回了被子里,躺了一会,闭着的眼睛眼角慢慢有眼泪流下。

        如果你深爱的人,自始至终都是那颗最耀眼的星,被所有人所喜欢。

        你想努力地赶上他,能够站在他身边,与他并肩,这并没有错,对不对?

        那么,你只有两条路可以选。

        更多的努力或者牺牲,以达到目标;前功尽弃、永远躲在他身后,或许安逸幸福。

        这是她这一生至此,将要做的最最艰难的一个决定。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