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十九章

        **

        一路上Sharon开得很快,一个小时后车子已经驶进了司空景公寓所在的小区。

        司空景先行下车,大概过了十五分钟左右,sharon陪着封夏一同下车上楼。

        Sharon将她送到公寓门口便离开了,门是开着的,她轻轻敲了敲门、微微拉开门把,就见司空景正弯腰将拖鞋拿给她。

        而他身后的客厅的餐桌旁,正坐着一对中年夫妇。

        “伯父、伯母。”她穿上拖鞋走过去,神色抱歉,“不好意思,第一次跟你们见面,我都来迟了。”

        “没关系。”司空景爸爸朝她点了点头,示意她坐在他们对面。

        她坐下的时候,留意到司空景妈妈脸上的神色十分严肃。

        “爸,妈。”司空景这时在她身边坐下,语气淡然,“这是我的女朋友,封夏。”

        “伯父伯母,你们好。”她不敢动筷,又礼貌地称呼了一遍,“你们叫我小夏就好。”

        “你好。”司空景妈妈这时仔细地看着她,“听小景说,你也是艺人?”

        “嗯,是的。”她斟酌言辞。

        司空景在一旁看着他们,这时淡声道,“先吃饭吧,菜都快凉了。”

        “嗯,先吃饭,边吃边谈好了。”司空景爸爸点了点头。

        菜色非常好,封夏却觉得第一次吃饭都会那么紧张不自在,只是性地夹了几口,低着头细嚼慢咽,也几乎没有说话。

        往常,她不是这样的,与长辈或者老人家一起吃饭,其实非常轻松自得,尤其是到外公外婆那里去,一桌子的人都是基本听着她说话,她也能逗笑大家、餐桌间其乐融融。

        “小夏,好吃吗?”司空景爸爸这时问她。

        她一开始还没听见,司空景爸爸再问了一声,她才反应过来,点头,“嗯,很好吃,谢谢伯父。”

        “小夏,你今年,几岁?”司空景妈妈这时在旁突然冷不丁地问道。

        “啊?我……今年20岁,虚岁21岁。”她回答。

        “年纪真的还很小。”司空景爸爸若有所思、低声慢慢地说,“那这样算了算,未学成,就入了演艺圈,对吗?”

        她只能点头。

        司空景妈妈几不可见地蹙起眉,这时放下了筷子,“那,我想知道,你在娱乐圈里,准备怎么发展?想走到哪一步呢?”

        气氛不可避免地,还是被带到了这个地步。

        封夏其实能感觉到,他的父母,已经先入为主地持着对她并不好的印象。

        她手指紧紧攥着筷子,这时也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其实这么说也有些惭愧。”司空景妈妈沉着淡和,“我和小景爸爸,都是老师,但小景却选择入演艺圈,所以我们也没法去评论他人的爱好与追求。但是有一点,我和小景爸爸自始至终都非常信任他,他对自己有很好的把握与标尺,不会被那个圈子所沾染。”

        “你是个女孩子。”司空景爸爸这时咳嗽了一声,问,“你的父母,在职业方面,担心你吗?”

        她咬了咬唇,如实回答,“我家人并不对我这方面有太多讲究,只是希望我觉得开心就好。”

        此话一出,她知道,他的父母或许会更难理解。

        她的家庭很幸福,父母甚至称得上是十分开放,但是显而易见,他的父母,应该很传统。

        一篇对话下来,一旁的司空景终于蹙了蹙眉,淡声叫了父母的名字,“爸、妈。”

        司空景妈妈见儿子意露袒护、让他们不要太过为难,心里更有些不舒服,过了一会,才说,“小夏,我相信你是个好孩子,但是,我有一点需要先跟你说明,从始至终,我对小景的女朋友要求其实并不高,不求高学历高知识也不用非常好的家庭背景。”

        “但只求能够平常、安定。”

        司空景听到母亲这句话后,目光深沉地看向一旁的封夏。

        她没有回答,眼神渐渐一寸一寸地黯淡下去。

        …

        之后的饭桌上,司空景的父母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谈了谈他们这次来S市的研讨会,和下午去了S市的外滩观光,也没有对她和司空景的事情有任何追问。

        晚饭结束,差不多也是时候回去,临走前,司空景妈妈叫住她,问她知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

        她正在穿鞋,听了一愣,半响点了点头,“我知道的。”

        现代社会好像大多数人都对这个不太讲究,但是因为她的外公外婆从政、信风水和一些传统的东西,所以在以前她刚出生时,就帮她请了生辰八字。

        “嗯,那方便告诉我吗?”司空景妈妈问。

        她点了点头,取了放在玄关的纸笔,写完之后将纸递给司空景妈妈。

        “好,谢谢。”司空景妈妈看了看,朝她微微颔首。

        司空景跟父母道了别,没有多说什么,带着她打开门下楼。

        进了电梯,他按了“1”键,侧头看她,“我爸爸妈妈刚刚说的那些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他们思想保守、一向是这样的,你不要多想。”

        “嗯。”她点了点头,知道这初次见家长的结果着实不合格,心里更堵,也没有留意到他语气里的冷淡。

        两人走出电梯,封惜头一看,愣住了,“楼弈。”

        “嘘。”楼弈戴着帽子,站在楼下似乎等了一会了,这时快步走过来,看着司空景,“我让门管刷卡才进来的,现在楼旁已经都是候着的狗仔和记者,我带夏夏先走,sharon等会马上会派人来接你。”

        她听得脸色一下子变了,立刻就想起当时从佛罗伦萨回来那般的场景。

        “这次比佛罗伦萨那次来得更凶,似乎已经拍到了些别的什么。”楼弈快速说道,“Sharon找的简羽盈、然后才托我过来的。”

        “好。”司空景什么都没说,“你带她先走。”

        楼弈应了一声,看向她,她看着司空景,见他朝她点头,便跟着楼弈朝地下车库的电梯走去。

        电梯到了,她跟着楼弈走进电梯时,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

        他正背对着他们,坐在大厅的休息座椅上,侧脸面无表情。

        她心里顿了一拍、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很不舒服的感觉积压上来。

        有可能是女孩子的矫情心作祟,她现在真的很想叫他一声,看到他看着自己的温柔的神情也好、听到他一声低声的安慰也好,她想确认他在自己身边、确认他爱自己。

        可电梯门已经关上了。

        **

        夜里人少,楼弈开车速度飞快,封夏后知后觉地系上安全带,神色倦怠。

        “几天不见,你怎么就憔悴那么多了?”他开她玩笑,“见个家长都能被守着的狗仔踢爆,我觉得你是不红也难啊。”

        她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怎么了?”他伸手开了音乐,“见家长见得怎么样?是不是已经拿到了什么祖传的手链和戒指了?”

        “不好。”她说,“真的不好。”

        楼弈见她真的不怎么开心,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愁眉苦脸的了,多大的事情啊,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媳妇进门、毕竟是大事,老人家起初为难也是正常的。”

        “楼弈。”她忽然叫他。

        “嗯?”

        “你想不想去Live?”她低声问。

        楼弈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沉默几秒,很快回答,“想。”

        “Live有现在全部经纪公司里最好的包装力量与宣传力度,几乎是捧一个红一个,而且,”他顿了顿,目露向往,“他们签过一个非常好的音乐制作人,是我从初中开始就崇拜的偶像。”

        “如果有一天,那个音乐制作人能够帮我的歌谱曲,我真的……连死都瞑目了。”他感叹一声,又摇了摇头,“哎,说这个干什么呢,我现在都已经是被放养的人了,还没到白日做梦Live来挖我的地步。”

        她听了他的话,闭了闭眼,“你认不认识穆熙?”

        “穆熙?”楼弈皱眉想了想,“好像听过,是Live的少董对吗?这次好像就是他来接替我的角色。”

        “嗯。”她缓了一口气,慢慢地说,“刚刚我从酒店出来之前,他跟我说,他想捧红我,也想将你挖到Live去。”

        楼摭了,猛地一脚踩上急刹车,缓了一口气才继续踩上油门,“开玩笑的吧?!”

        “应该是真的。”她低头看着手机上的报道,“很多报道上都写过,他是个非常奇怪的人,相当随心所欲,早上已经跟制片人说好去好莱坞拍戏、可当天晚上就直飞拉斯维加斯和美女在赌场逍遥、拒绝拍戏;或者公司需要一个广告模特,他竟然随手钦点一个公司里打杂的女孩子,还真的没一阵就将那个女孩子捧成当红模特……简直是,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人。”

        楼弈沉默了片刻,“你跟司空景说过这件事情吗?”

        “还没有。”她摇了摇头。

        她其实真的很想跟他说,可是她心里太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向他开口——他的经纪公司、顶头老板对她有眼缘、想要捧红她。

        这种因为眼缘希望捧红一个艺人的说法,真但牵强,说给她听,她也不会相信。

        “我建议,这件事情可以暂时静观其变。”楼弈看着她,“看穆熙接下去会怎么做,你也可以抽时间,跟司空景商量一下,我认为他有知道的权利。”

        “好。”楼弈的话,多少让她的心里能够暂时安定一些。

        …

        回到了酒店,连气也还没喘一口,简羽盈的电话便轰炸了过来。

        “我真的是不想说什么了,”简羽盈在那头重重地呼气,“你知不知道?酒店里有人看到了晚上司空景陪你、两个人在片场对戏?你知不知道我跟你说过很多次,要低调?要小心?!上次你们去旅行回来的亏还没吃够么?”

        她能感觉简羽盈是真的生气了。

        她不说话、也无话可说,木然地坐在床上。

        “今天他带你回去见父母,媒体狗仔那边几乎是立刻就得了消息,你们一进楼,他们紧接着就守在那里,如果不是sharon发现之后托我让楼弈过去从车库方向带你走,你以为明天的八卦杂志和周刊还有微博上又会写些什么?”

        “《红尘》的女主角你是不想要了是不是?”简羽盈一句接着一句,说了一会也感觉到自己的语气重了,稍许缓和了一些,“夏夏,你难道进了圈子一年还没有这个自觉么?你不是普通人,你是艺人,你的生活和隐私,由不得你自己的。”

        “对不起。”她垂着眸,“盈盈,真的对不起。”

        简羽盈沉默了一会,“片场的事情,硬要朝公司那边搪塞还是能搪塞过去,我能帮你的必然会帮到你,从今天开始,你只要拍好《红尘》。”

        “你和司空景,不能再有任何除了拍戏外明面上、看得见的接触。”

        封惜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对着电话轻轻说了一声“嗯”。

        **

        太多的事情烦心困扰,封仙在床上直到凌晨都没有睡意。

        穆熙不合常理的邀约,司空景父母先入为主的不认可,她和司空景被狗仔紧盯、险些抓个正着。

        更重要的是,从回了酒店直到她入睡,她都没有接到来自司空景的任何消息。

        没有讯息、更没有电话。

        她的心里,阴霾越来越深。

        想了很久,她终于忍不住给他发了一条讯息。

        “司空,你回酒店了吗?你在干什么?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

        发完后,她将手机握在手里,一直看着屏幕,可是直到很久,手机的屏幕还是黯淡的。

        良久,她闭上了眼,将手机放在一边,强迫自己入睡。

        …

        戏依旧要开拍。

        因为没睡好,她整个人晕乎乎的,幸好今天的戏份不多,她只是坐在一边休息。

        好像昨天一整天的烦乱,都只属于昨天。

        穆熙在神色上看不出任何变化、依旧是冰冷寡言。

        而司空景……她直到今天早上,都没有收到他手机的回信。

        可他依旧还是准时来到片场拍戏,却没有与她有任何眼神上的交流。

        这几场戏恰好还是他和陈颖的对手戏。

        “我觉得uranus和lynn好配。”一旁陈颖的助理小声地说着,脸带羡慕,“俊男美女,真的好养眼。”

        另外几个助理也相互附和,甚至连司空景的助理也点头称是。

        站在她身边的jessie这时撇了撇嘴,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养眼个毛,那么个做作的女人,司空会看得上么。”

        场景里两人依旧在对戏,陈颖的神情深情款款、台词又柔和,司空景因为剧情要求,脸上也带有浅浅的笑意。

        她看了一会,心里越来越不舒服,别过脸看着一旁的树林、不想再看了。

        谁知这时,突然传来jessie一声压低的“啊”。

        她还未反应过来,jessie就连忙按住她的手臂,低声说,“不要看,没什么的!没什么!”

        她心里咚咚直跳,还是抬眼就朝场景里看去。

        一眼,仿佛五雷轰顶。

        场景里,原本司空景转身要告辞,陈颖正一手拉住司空景的衣袖,竟微微踮起脚、吻他的唇角。

        这个环节,剧本里,根本没有。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