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十八章

        **

        房间里安静,电话那一头的背景音也毫无杂音。

        司空景的声音在夜色里如此蛊惑,封淆得浑身都有些燥热起来,猛地咳嗽了好几声,才拼命摇头,“我才没有……”

        “那你刚刚问我有没有看过A|片,”他声音里都是淡淡的笑意,“你是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封夏没料到话题竟然会真的引到这个层面上,握着手机在床上坐了下来,禁不住红着脸问他,“当然是实话。”

        “有。”他沉默两秒,简单地回答。

        她一愣,神色几变,“司空景……”

        “嗯。”他应声,尾音上翘,却十分淡定,“想说什么?”

        “我……”她组织语言几秒,心里闪过诸多思虑,越想脸越红。

        难怪他们俩滚床单的时候,他虽然是初次,却如此技术颇佳。

        所以,巫山云雨,竟是取自于他从前个人的“学习”。

        “我一定要去告诉楼弈……”她捂着脸,“你绝对、绝对不是禁欲系的!”

        看上去正经冷漠,实际上却……

        司空景听得笑出声来,难得竟笑得如此放松与开心,“上了贼船,想走,也来不及了。”

        “不过……”他顿了顿,“为什么突然会想到问我这个?”

        封夏一怔,想起刚刚见到的陈颖与穆熙纠缠的那一幕,实在太过骇人,直觉还是应该不告诉他比较好。

        他要是知道自己看到刚刚那种场景,肯定也不会开心。

        “没什么。”她摇了摇头,“只是刚刚上楼的时候突发奇想,你知道我的,天马行空地特别厉害……”

        他听了之后也没说什么,“那早点睡,明天早上又要早起的。”

        “好。”她乖乖点了点头,果断决定把刚刚所见的抛之脑后。

        “对了。”挂电话前,他忽然说,“我爸妈,今天下午从N市来S市开一个学术研讨会,会在S市住两晚,后天早上走。”

        她呼吸猛地一滞。

        “明天晚上拍完戏,我载你从片场这里回S市我的公寓里吃晚饭,我爸亲自下厨。”他声色温柔平淡,“所以,赏脸吗?”

        见家长。

        封淆了他的话心里立刻七上八下,想到他爸爸妈妈都是大学教授,脑中俨然就已经出现这样的长辈的大概轮廓了。

        那么,自己应该用怎么样惮度去面对,什么样的面容着装去见他们?

        司空景听她呼吸声都加快了,不紧不慢地调笑她,“中文系的这位美女,请问,有这么害怕吗?”

        “啊?”她咬住嘴唇,“司空……我真的,真的怕他们不喜欢我。”

        “不会的。”他说,“我的夏夏,一向最讨人喜欢了,嗯?有我在。况且他们难得来一次,只是见一面,吃一顿晚饭而已,你就当是和平常的长辈吃晚饭,不要有压力。”

        封夏握着手机“嗯”了一声,终于答应,心里却更忐忑了。

        …

        第二天拍戏的时候,她心里想着晚上要去见司空景的爸妈,整个人本来就已经心神不宁了。

        更尤其是在和穆熙对戏的时候,她更是避免连视线都不跟他的接触到一起,哪怕只要不小心掠过,神情就会非常尴尬。

        怎么会不尴尬?看了由他和陈颖主演的现场版的真人秀,她真的是恨不得把那段记忆从脑中挖去才好。

        “咔。”金导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封夏,我真的是发现你的状态简直跟晴雨表一样,时好时坏,连着几次又都是走神,怎么回事?”

        她一惊,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目光深沉的穆熙,后退一步、双手合十朝金导道歉,“抱歉金导,真的抱歉,下一场一定一遍过。”

        金导脸色严肃、还是摇头,将手里的剧本往椅子上一丢,沉着脸去旁边抽烟了。

        被导演这样对待,自然是十分丢脸的事情,她耳根都红了,努力让自己不要听旁边那些带着嘲讽意义的窃窃私语,低着头从场景里走出来,步伐加快地朝片场附近的小树林那边去透气。

        在小树林里站了一会,她忽然觉得身后好像有人在看着自己。

        她转头一看来人,脸色立刻变了,朝后退了两步。

        “你好像很怕我。”穆熙穿着戏服,手里还拿着烟,明明是风流的扮相,却难掩沉着深冷。

        她站定之后沉默了一会,没看他,也没说话。

        穆熙看着她,动作平静地将手里的烟掐灭,迈开步子走到她身前。

        他身体的阴影迎面朝她笼罩过来,她心底更有些烦躁,不知他跟过来到底何意,努力让自己站直身体、不要惊慌。

        “你在谈恋爱。”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语气冷淡地开口,“和司空景。”

        陈述句口吻,更无任何怀疑之意,全然只是肯定。

        她听得后背都凉了,抬头看了他一眼,隐藏住眼睛里的惊诧,还是没说话。

        穆熙神情寡淡,这时忽然伸出手,压在她耳旁的树干上,低头凑近她。

        他这个动作让她瞬间如同站在玻璃渣上一般,连汗毛都竖了起来。

        “昨天晚上,你看到了。”他一字一句。

        她直觉自己不能再如此被动,连忙朝旁边跨了一步离开他的身体范围,“是,我看到了,所以,那是不是可以作为你的把柄?”

        “把柄?”他沉默两秒,忽然咳嗽了一声,直起身体,“那每个送上门来让我睡的女星模特,都是我的把柄,我该有多少把柄?遍布全球?”

        如此轻佻的字句,由他说出来,却还是让人起了一身寒意。

        封夏皱了皱眉。

        “倒是你,你不担心自己的把柄么?”他面无表情,“司空景是我公司旗下的艺人,虽然他的合约里之前签订过不干涉他私人生活,不过,”

        “我一个月后就要接手公司了,我要不要继续签他,要不要让他变得更红,取决于我,或者,我要不要公布出你们在一起的消息,让你被打入地底,也取决于我。”

        不可一世,风轻云淡的压迫。

        她抬眼看他。

        她知道,以他的手腕和身份,去做这些,简直易如反掌。

        “我记得,我以前从来没认识过你这个人。”她想了想,“也并未有任何交集之处。”

        所以,根本是完全陌生人的关系,刚刚才认识一天,他为什么突然想要这么为难她,威胁她?

        穆熙漠然看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开,“先把你接下去和我的对手戏演好,如果接下去你再有一次被咔,我立刻就会让人去发布消息。”

        她怔在原地,几乎不敢相信他刚刚说的是什么,他却已经扬长而去。

        **

        接下去的对手戏,她真的没有再被咔。

        她看着穆熙的脸,心里对他感到鄙夷又有些忌惮,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干什么、目的何在,却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先忍下来,首先不能再让片场的人看她的笑话。

        T镇渐渐步入夜晚,灯光渐暗等待收工,金导的神情也算是稍微缓和一些,“总算好一点。”

        她松了一口气,走出片场拿毛巾擦了擦汗,回酒店准备洗澡。

        晚上还要去见司空景的爸妈,她必须要让自己有最好的精神状态。

        洗了澡、挑了一身简单又不显随便的衣服,她看到手机上已经传来了司空景的简讯,说sharon来当司机送他们过去,现在他们都已经在地下车库了。

        她回了个“好”字,稍稍化了个淡妆,提起包拿了房卡便跑出了房门。

        提着包在电梯门口等电梯时候,她忽然被人从身后拍了拍肩膀。

        回过头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陌生男人,大概三十多岁左右的年纪,眉宇间阴沉冷淡,“封小姐,少董让你去他的房间。”

        她感到脑中一根弦一抽,“我为什么要去他的房间?”

        “少董这样说。”他声音低冷,“原因你可以到时候问他。”

        她从小到大从未碰到过如此状况,眼见这个人看上去就是如果不完成命令就绝不会放她离开,想想或许也就是几句话的事情,弄清楚了就能结束,想速战速决。

        而且因为穆熙早上那几句话,已经在她心底埋下了阴影。

        那个男人带着她走到穆熙的房间,为她开了门,等她走进去之后,便从外关上了门。

        关门声清脆,她站在门口,看到穆熙正坐在沙发上,平静地抽着烟。

        “怎么,要去和司空景约会?”他看了她一眼,淡声说。

        她紧了紧手心,朝前走了几步,“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他见她神色戒备,微微撩了撩唇,“至少不是找你让我睡,你刚刚的神情看上去就像守贞女一样。”

        他说话的语气十分慵懒,似乎看上去心情不错,和之前看到的深冷又有不同,封夏心里彻底疑惑了,根本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在卖的什么药。

        “你和司空景,到目前为止在一起八个月。”他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藏得还不错,当中险些过一次,也让他抚平了。”

        “他出道三年,如今是鼎盛时期,也是Live的王牌,艺人素养的确也不可挑剔。”他很慢地在说话,“几十年一见的艺人。”

        他在肯定司空景。

        她脑中飞速盘旋着许多思虑,推敲着他说这些话到底有什么用意。

        “封夏。”他顿了顿,目光牢牢锁定着她的眼睛,“我跟你打一个赌。”

        “由我来包装、打造你,”他吐出一口烟圈,“五年之后,你将会是娱乐圈今后最闪耀的艺人。”

        “甚过任何人,包括他。”

        一字一句,如此沉重地敲击在她的心脏上,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

        封夏的瞳孔愈加放大。觉得他说的话,简直就是疯话。

        “《红尘》结束后,你在Top的合约也将终止。”他缓慢地说,“或许,我还可以帮你增加一个附加条件。”

        “你的那位朋友,楼弈。”他慢慢地说,“他非常有潜力,我也会将他挖掘过来,捧红他。”

        “穆熙。”封夏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定定地看着他,“我跟你认识不到一天,甚至对你一无所知。”

        他的这个赌约条件之美好,简直太让人无法理解。

        “我也对你一无所知。”穆熙双腿交叠,薄唇微抿,“大约只是对样貌身材有个了解,其余部分确实毫无见解。”

        “不过这不重要。”他这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到她面前,气息不可动摇,“我只要看到一个注定的结果:Live会成为全亚洲最大的经纪公司,并且,甩开Top的距离——”

        “就是你和司空景现在的距离。”

        封夏看着他,心乱如麻。

        “我给你考虑时间。”他冷声说,“你可以考虑到《红尘》结束,不过首先,要摆脱你花瓶咔戏的称号。”

        良久,她终于开口,“我总觉得,你如果想捧红人、于情于理你更应该捧红你的床伴,比如陈颖。”

        穆熙看了她一会,勾了勾嘴角,“我从来只信我的直觉和眼缘,不信床技。”

        “还有一件事情,结果也是注定的,”他这时退到沙发旁,伸手取了酒杯,“无论你相信与否,你和司空景,一定会分手。”

        **

        封夏跑到停车场的时候,离约定时间已经迟了将近二十分钟。

        她很少会说谎,只是有些勉强地解释说自己洗澡时间稍长,司空景也未有任何微词,只是让sharon开车。

        “好久不见啊summer。”Sharon吹了声口哨,透过后视镜愉快地与她打了声招呼。

        “Sharon姐。”她点头,“楼弈的事情,谢谢你帮忙。”

        “哎呀,不要客气。”她打着方向盘、摆了摆左手,“我为你们小两口做牛做马都习惯了,只要以后你们结婚,允许我少包点红包就好了!”

        她笑了,手指却微微有些发颤。

        “冷么?”车辆驶出车库,飞快地在路上穿梭,司空景稍稍开了窗户,侧头看她。

        “不冷。”她摇了摇头,侧头看着他,目光里掺杂着很多情绪,“司空,我迟到了,你爸妈会不高兴吗?”

        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掌将她往身侧拉了拉,轻笑着想将她抱进怀里,动作却微微一顿。

        她的身上,有股很浅的烟草味,不明显,但确实沾染上了一些。

        “不会。”半响,他微微垂眸、松开她的手,伸手到一旁去取了毯子披在她身上,低声道,“休息一会,很快会到。”

        她点了点头,却因为心中颇乱,始终沉默地看向窗外,没有再说什么。

        车里安静,他一路上也没有再开过口。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