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十七章

        **

        Live的负责人说完话,便请示性地看着穆熙。

        穆熙这时看向金导,只微微颔首,声音低沉生冷,“刚刚来之前的车上,我看过了剧本,如需必要,我现在可以演绎剧中一个小段。”

        如同施舍。

        他说话的时候,周围几乎连半分的声响也没有。

        金导似乎也有些被他的气场所压迫到,沉默几秒,才说,“哦,嗯,好……可以。”

        封夏站在原地,还未反应过来,便见穆熙竟然穿过前面挡住的人走到了自己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是女主演?”

        他的眼睛实在是太过深冷,她一时有些感到不适,朝后退了半步,才说了声“嗯”。

        “那就麻烦你了。”他说话之间,已经走进了场景,连任何的回绝余地都没有。

        站在一旁的司空景旋即微微蹙起了眉。

        “封夏。”剧组的演员主管连忙用眼神示意她,“你去帮穆熙对一下戏。”

        封夏心里不太宁愿,可她还未开口,站在一旁的陈颖突然向前几步走到场景旁,声色温婉,“我可以来帮你对戏,所有主要演员的戏份我基本都清楚。”

        穆熙站在场景里,侧头看了她一眼,只说了两个字,“不用。”

        他就这样用两个字,回绝了如今演艺圈最红的女艺人之一的邀戏。

        陈颖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眉宇间神情十分复杂,像是不可置信、又像是愤怒、难过,而在场的其他人,也都神色异样、却都不敢也不能说什么。

        穆熙什么都没再说,只是平静地看着不远处的封夏。

        封夏深呼吸了一口气,半响,走了过去。

        整个片场鸦雀无声,穆熙等她走进场景站定后,慢慢开了口。

        “清晨在仙台时,我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刚刚冷厉漠然的男人,这个时候脸上随着念白、竟然就慢慢露出了笑意,“我小时候,曾经在余吟池旁的假山上,刻过一行字。”

        穆熙英俊不羁的脸上所流露的笑容,是风雅、淡和的,看上去如此亲昵、却又如此疏离。

        她见惯楼弈饰演时的那种多情雅痞,却不知道这样的角色还能有如此的视觉冲击效果。

        让人明知前方此人是深不见底的地狱、却还要赴汤蹈火冲动而入。

        “既好水墨青花,何惧刹那芳华。”他穿着便装,却如同早已梳妆换上戏服一般,在场景里毫无任何的格格不入,“这句话,我很喜欢,安平,你喜不喜欢?”

        动人心魄的,风流到了骨子里。

        她看着他深不见底的眼睛里此时慢慢浮上来的柔意,用指甲掐了掐自己的手心,才将念白对了下去,“就像水中的墨彩,即使会慢慢地消散淡去,没有了初时的美丽,却也已经融入了骨髓、融入了整个水面,是吗?”

        “嗯。”他慢慢向她走近,微微俯身,忽然伸手触及了她的眉骨,“入骨、入心,无法抽离。”

        如此距离,如此陌生,却连呼吸都尽在咫尺,她的身体立刻僵硬起来。

        穆熙维持了这个动作将近十秒,才直起身,看向金导。

        金导一怔,点头鼓了鼓掌,眼中是货真价实的赞许,“无懈可击,完美无缺。”

        在场的所有人在刚刚那个瞬间,也连呼吸都停滞了,听金导开口时才反应过来,都用力鼓起了掌来。

        只是那么一小段,却演绎到位到毫无缺憾可言。

        Live公司的负责人脸上立刻出现了略显骄傲与早已预料的笑容,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对着金导说,“金导,有我们少董加盟,《红尘》今年必将势不可挡,现在也通过了你的审核,所以,少董今天会正式入组。”

        “好,合作愉快。”金导点了点头。

        一切尘埃落定,穆熙没有再看任何人一眼,走出片场、上了路虎,直直扬长而去。

        …

        晚上封夏在房里草草洗了把澡,掐准了时间点,披了件外套便出了酒店去片场。

        远远便看见片场里,司空景身体微微半蹲在地上弄着什么,身旁放着一盏非常亮的充电节能灯。

        她悄悄地放轻步子走到他身后,一下子弯腰从后跳到他背上,双手捂住了他的眼睛,“不许动,劫色!”

        她掌心温度温暖,让他连手上的动作都一顿,嘴角慢慢浮起了一个很浅的笑,“先吃饭。”

        “啊?”她一怔,连忙松开手绕到他面前,看到他正取了从便利店买回来的加热过的便当出来,开心得都欢呼了起来,“我本来都以为我要饿肚子了,我现在简直可以吃下一头大象!”

        司空景取了筷子出来,掰开,抬头看着她。

        他好看的脸庞在夜色和淡淡的光里显得尤为专注,她看得都痴了,乖乖地弯下腰,在他的薄唇上用力亲了一口。

        “嗯,饭钱抵了。”他轻声一笑,将筷子和便当盒递给她,“吃得快对胃不好,慢慢来,没人和你抢。”

        她笑得像个小孩子,边点头边开心地吃了起来。

        “司空,”她吃了几口,忽然想到了什么,正色看他,“司空,你不要生气哦。”

        他正低头掰了筷子打开自己的便当盒,听到后便抬头看她。

        “我是说……早上的事情。”她想了想,“穆熙,要接替楼弈跟我对戏的那个人。”

        他眸光微微闪烁了片刻,“一点点。”

        她疑惑看着他,想了两秒,才意识到他的意思是,他有一点点生气和吃醋。

        司空景说完后不紧不慢地看着她,神色里含着一丝笑意。

        封夏看着他的眼睛,弯了弯唇放下手里的便当,朝他伸出手。

        他终于绷不住笑了出来,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一边,拉了她的手将她抱过来,抱进怀里,“怎么?觉得投怀送抱才有效?”

        “嗯,”她勾住他的脖颈,咬住他的下巴、笑嘻嘻地看着他,“我都投怀送抱了,你还生不生气?”

        他低下头,吻住她的嘴唇,“如果你等会考虑以身相付,我更不生气。”

        两个人笑闹了一会,她在他怀里坐着,忽然说,“司空,你有没有觉得那个穆熙,是那种特别骄傲的人?天之骄子的感觉,非常盛气凌人,早上在片场,几乎每个人都对他低头哈腰的。”

        她也耿耿于怀,被他强迫要对戏。

        他抚着她的脊背、以防她着凉,神色平静,“在公司里见过他几次,一向如此。”

        “我不是很喜欢这个人。”他淡淡地说,“有才气,但城府非常深。”

        “我也这么觉得。”她摇了摇头,“跟他对戏,我觉得压力很大、非常不舒服的感觉,不像原来跟楼弈对戏……真的很轻松。”

        说到楼弈,她一下子又沉默了下来。

        司空景看着她的神色,半响说道,“sharon刚刚跟我打过电话,说已经找到或许可以帮上忙的人。”

        “真的?”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真的。”他揉了揉她的头发。

        她眉宇间的神色欣喜,更往他怀里钻了钻。

        “不过,”他轻声说,“你知道,我不是Top的人,要跨公司去谈,需要辗转很多人,所以,有可能最后成功的可能性不是特别大,sharon的意思是,《红尘》的男配角的角色是一定不会再有希望了,但是通告恢复的希望可能性比较大。”

        “谢谢你司空。”半响,她的声音从他胸膛里传来,“无论结果怎么样,都是你托了人情帮我的忙。”

        “我今天早上在片场的时候,突然就有这种感觉。”她说着,从他怀里抬起头,脸色平静,“我真的,很渺小,在这个圈子里,还是站在底层的人。”

        她根本无力去帮楼弈,因为她连自身都难保。

        比起其他的艺人,她依然较弱,接受到的目光、永远是要比别人少了许多尊敬崇拜的,更何况像穆熙那样的人,高高在上的经纪公司少董,她必须、也只能忍让。

        “我爸妈、哥哥都问我,他们可以给我衣食无忧,让我一辈子都能过得开心自由的生活,可我为什么一定要冒着人心都被改变的风险,非要在这里委屈自己?”

        她一字一句地说,“我也问过自己很多次,也想过放弃的,但是每当到最后,我总会这么想。”

        “人生总要去尝试一些事情,不走捷径,尝过最痛最难来获得成功,那样的话,才值得自己的一生。况且,我都已经没有退路了,现在,我只想更好地站在你身边。”

        夜色寂静,眼前的人的话却字字渗入心脏。

        司空景看着她,眼底划过了一丝雄,过了一会,声音温柔,“夏夏,谁都是从这里开始的,但是你只要相信,总有一天你也会变成站在最高位置的人,不会被任何人、任何事情左右。”

        “会吗?”她看着他,轻声问。

        “会。”他亲了亲她的眼睛,“相信我,一定会。”

        **

        对完了明天的戏份,封夏坚持让司空景先回酒店,自己馋夜宵,跑到附近的便利店去买了夜宵才回来。

        夜深了,酒店里处处都十分安静,她坐电梯回到自己的楼层,出了电梯之后一路向前。

        边走,她边想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房卡,走过一间房间时,忽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她的视线下意识地往那间房间一瞟,浑身立时就僵住了。

        这间房间的门没关紧,而且因为里面的人离门非常近,让她恰恰好好能看见屋里的场景。

        一个女人浑身光裸,正趴在镜子上不断地媚声呻|吟,而她身后的男人衣衫整齐,只是半褪了裤子,面无表情地扣着那个女人的腰,从后狠狠地占入。

        即使稍有距离,但她一眼就能分辨到,那张精致的侧脸,是陈颖的。

        而更让人浑身发凉的是,那个正面无表情地做着爱的男人,是穆熙。

        淫|靡的气息,摄耳的呻|吟,几乎让她不在房里却也能浑身,她瞪大着眼睛后退两步,手上的夜宵都差点掉下来。

        里面的欢爱正是激烈之时,她浑身僵硬未动,穆熙的视线忽然扫了过来。

        他看到了她。

        那一眼冰冷,直冲人的神经,封夏再不迟疑,以最快的速度跑到自己房间门口,插了房卡,闪身进了房间。

        一进房间,她放下夜宵在桌上,心脏咚咚直跳。

        刚刚那一幕,着实太过惊悚,她从未想过要去看这种场景,也从未想过在这场景里的当事人竟然都是她认识的人。

        大脑空白之际,手机铃突然响了,她缓了几口气接了起来,司空景的声音便响在了那头,“到房间了?”

        “嗯……”她应了一声,觉得自己的脸颊通红。

        他似乎听出来了些什么,“跑得急了?还是不舒服?”

        “没有……”她摇了摇头,心里挣扎了将近30秒,才战战兢兢地说,“司空,我……”

        “嗯?”

        “我刚刚……刚刚……”她的脸颊红得都快滴出血来,“看到了……”

        “看到了什么?”他喝了口水,声色好听蛊惑。

        “司空,”她用力甩了甩头,突然不经大脑思考,话语直接脱口而出,“你有没有看过A|片?”

        那头司空景听完她这句话,忽然就连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封夏又是急又是羞,在原地来回踱了好几步,刚想说什么解释一下自己的意图,就听到他的声音慢悠悠地传来,“夏夏,这算勾引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