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十六章

        **

        渐渐入秋的深夜,T镇寂静又清冷。

        司空景穿着单薄的戏服,却帮封夏在戏服外裹了好几件外套,借着手电筒的光,站在场景里,帮她对戏。

        “休息一会。”凌晨三点,他脸上却丝毫没有疲倦的睡意,声音温柔,“困不困,要不要回去睡会?”

        她轻轻打了一个哈欠,却摇了摇头,“反正还有两个小时也要正式拍了,回去睡下去,估计就再也起不来了。”

        他看着她可爱困倦的表情,扬起唇笑了笑对她说,“除了补拍昨天的,今天之后开始的戏就正式会全剧主要剧情,每一场的表演方式其实都有变化,以后每天拍摄结束,我就在这里帮你对戏预演。”

        “嗯……”她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不好,你这样熬夜身体会很差,我会雄。”

        “要不然……那这样好不好?”她看着他眨了眨眼睛,“每天正式拍摄之后,你陪我对两个小时的戏就回去休息,就这样决定、不许反驳了。”

        他看着她严肃又认真的神情,更觉好笑,“嗯”了一声,“那把今天要拍的再过一遍,记得,拍的时候只要看着我,就像我们现在说话这样。”

        “夏夏,无论戏里戏外,我都是这样。”他淡淡补充了一句,看着她的眼睛,“你只要把我当成你心里的样子,无论我穿的是戏服还是便服。”

        “所以,不用紧张。”

        她眼底微微有波流转,看着他用力点了点头,“好。”

        …

        从深夜到清晨。

        他又陪她对了一个多小时的戏,渐渐地、手电筒也已经不再需要,天际处有淡红色的光一点一点地亮了起来。

        “司空。”

        她平时爱睡懒觉,真的是从来都没有看过日出,见此美景,这个时候人一下子就清醒了,连忙上前几步,拽着他的手腕,指着天际,“陪我看日出。”

        “好。”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伸手帮她把外套整理好、拉得更紧了些。

        天际处旭日初升,整个T镇都被笼罩在了淡淡的光晕里。

        “你还记不记得,在佛罗伦萨?”她站在他身边,突然轻声开口,“翡冷翠,你陪我在翡冷翠看的那场夕阳。”

        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在阿尔诺河旁,他对她说着但丁求而不得的故事,陪她看完那场河岸倒映的夕阳。

        还有后来在费埃索的山顶,他浪漫的订婚词。

        鲜花之城的旅行,那遂,其实她已觉得,了无遗憾。

        “司空,你看。”忽然,她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了那枚钻戒,像小孩子似的仰头邀功求表扬,“我一直随身带着的。”

        “嗯。”他侧头看她,浅浅露出了一个微笑,慢慢伸出手握住她的,将那枚钻戒和她的手一起包裹在掌心里。

        日光渐渐照亮整个T镇,她清楚地看到,他的无名指上,安安静静地套着与她如出一辙的钻戒。

        “如果媒体拍到,也无所谓。”他慢慢地说,“另一枚他们没有办法找到,所以,我戴着就好。”

        她看着看着,眼底微微就有些许的泛湿,一边拼命逼自己忍回去,一边裂开嘴朝他笑,有些无理地说道,“不许拿下来。司空景,听到了,我跟你说了,不许拿下来……要不然,要不然我就永远离开你,不回来了。”

        语无伦次,小孩子一样的表达。

        反复地确认着什么,不比平时那样随和安然的语气。

        他看着她,握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亲了亲。

        日出的光亮倾洒在他俊美的脸庞上,衬得他的神情虔诚而真挚。

        她看着他,甚至是有些贪邪婪地看着,像要仔仔细细地把他的每一寸都牢牢印刻在脑海里。

        以前大学的时候,她闲在寝室无聊,看过很多***,对西方一些带有宗教性质的***尤为感兴趣。

        古兰经里,对于爱情的赘述,不比圣经,其实少之又少。

        可那些以古兰经为背景创造的***里,却在其中一个部分,传达了穆斯林人对于爱情与婚姻的一个核心思想。

        相爱的人,平等,忠贞,虔诚。

        以对方为信仰,为一切。

        **

        再一次正式开拍。

        这一次,她虽然心底还是有些绷紧,却在与他对戏的时候,脑中一直反复想着他刚刚对自己说的话。

        信任他,无论戏里戏外,她只需要看着他。

        封夏,你需要努力,非常多的努力,才能不让他失望。

        “咔。”

        金导咳嗽了两声,脸上终于微微露出了一点笑意,“封夏,不错,状态比昨天好很多了。”

        虽然不算完全的赞赏,却还是一句肯定。

        “谢谢金导。”她感觉从昨天开始就积压在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重重落地,连忙侧头去看司空景。

        他的脸上也有淡淡的笑意,虽然不明显,却足够让她满心欢喜。

        两人的补拍对手戏告一段落,接下去就是剧情逐渐展开的高强度拍摄,直到中午午饭的时候,封夏放松下来,发现整个片场的人似乎目光都十分诡异地落在她身上,才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对了,楼弈。

        她从今天早上到片场直到现在,一直都没有看见楼弈。

        “Jessie。”她喝了口水,眼睛扫了一遍四周,蹙着眉问身边的jessie,“楼弈呢?他去哪里了,他今天一天都不在片场,对不对?”

        Jessie一听到她这么说,神情就立刻变得有些尴尬,和身边的amy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才慢慢地说,“他,他生病了,跟金导请过假……现在,在房间里休息。”

        Jessie说话的时候,都不敢看她,她心里猛然有不好的预感,放下水杯,沉默两秒,“你们两个,跟我说实话。”

        两个女孩子咬着唇,谁都不愿意说。

        “我来告诉你吧。”这个时候,站在陈颖身边的经纪人忽然走了过来,表情嘲讽地看着她,“你应该还没有看微博吧?昨天,楼弈带着你去茶馆和陈薇薇见面,他一个人在车里的时候,被拍到了,现在整个网络上关于你们‘三角恋’的舆论,传得沸沸扬扬。”

        “陈薇薇现在是新晋歌手,却已经冲到排行榜前十,Top是绝对不会将她作为弃子。而你和楼弈之间,因为这件事情,必然会有一个人被雪藏。”

        封淆着这个经纪人说话,表情一分一分地冷了下来。

        “祝你好运……不知道还能当多久的女主角。”对方这时轻轻靠过来,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你这个角色,lynn势在必得。”

        她没有去反驳,只转身面无表情地握着手机大步朝片场外走去。

        拨了楼弈的电话,电话一直响了很久,接连好几个,他都没有接起。

        封夏挂了电话,打开微博看了几眼,脸上的阴霾越来越多。

        她看着屏幕上显示的那些字句,站得腿都有些酸麻,手机才突然有来电打入。

        “你在哪?”她接起电话,连忙问。

        “我啊……在公司啊。”楼弈的声音还是懒洋洋的,“接受休假报告单呗,小爷终于可以天天在家吃喝玩乐了……羡慕吧?”

        她听了他的话,握着电话的手陡然收紧,鼻头一下子有些发酸。

        “夏夏啊。”他的声音,带着一贯的玩笑,“快表扬我,我为了女朋友的美好前程,为了死党的无限未来,舍小我。你现在一定觉得我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了,比你家司空都要好,对不对?哈哈哈。”

        她很深很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眼前已经有些模糊。

        她能想到,他离开T镇的时候,一定很郑重地嘱咐好jessie和amy,甚至其他的人,不让他们告诉她只字片语。

        所有一切的负面与骇浪,他只想他一个人承担,绝不会想要拖累她。

        “我告诉你,你都20了,别哭鼻子啊。”那边似乎转入了一个更安静的环境,传来他雀跃的声音,“别给我丢人,好好演戏,拿最佳女主角奖,不然你就尝不到爷做的满汉全齐了。”

        “楼弈。”她打断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冷静下来,“你告诉我,最坏的结果,有多坏?”

        他略微沉默了一会,“公司暂时没有说太多,只是停了现在为止的全部通告,《红尘》也会退演,刚刚听简羽盈说,男配已经有了人选。”

        “我一定帮你。”她眼眶发红,只是重复这几个字,“楼弈,无论托谁,花多少人情,我一定帮你。”

        那边楼弈更沉默了一会,语气里带着一贯的洒脱,“你听我的,最终结果还没出来,还不一定是最坏的结果。你不要再想这件事情了,也不要影响拍戏的情绪,真的,这是我唯一的要求,别的……我真的是无所谓。”

        “封夏,我们说过的,一起努力。”他轻声一笑,“所以,现在我只是比你迟一些,你只要等我就好了,我会赶上你的。”

        她闭了闭眼,很慢地说了声“好”。

        …

        挂下楼弈的电话,她一路走到片场旁边的洗手间。

        洗手间里没有人,她开了水龙头,用手沾了冰冷的水覆在自己的脸上,一遍一遍、直到耳根都觉得冰凉。

        末了,她抬眼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关上水龙头,走了出去。

        走出洗手间,有一个暗角,她刚刚走过去,便突然被人猛地拉进了暗角。

        “怎么了?”

        司空景将她拉到自己身前,借着微暗的灯光仔细看她的脸庞,“出什么事情了?”

        一整个午饭的时间,他独自一人坐在车里,看着她拿着手机走出片场就一直没有再回来,直觉应该出了什么事情。

        “是微博?还是舆论?”他伸手捧着她的脸庞,用手心将她的脸庞捂暖,“我没有看手机、也没听别人说起什么,我只想听你说。”

        “楼弈被停了男配的角色和所有通告。”在他面前,她才可以卸下刚刚一身的惊诧和难受,渗透到骨子里的那种难受。

        “昨天的事情,被拍到了,Top保陈薇薇,楼弈用他换我。”她看着他,说得很慢,“司空,是不是有人说过,在娱乐圈里,根本不会有真正的朋友,哪怕再好,只要面临到自己的前景问题,也会翻脸?”

        “但是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楼弈和我不会变成这样。”

        司空景静静地看着她,点了点头,“我知道。”

        “我说这些话,不是要你帮我。他是我的朋友,我不想要你去做这些人情。”她神色平静,“我知道我现在自己也手无寸铁,但是我只知道我一定、一定要帮他。”

        “夏夏。”他突然打断了她。

        “我觉得你刚刚那句话说错了。”他慢慢放下自己的手,“他是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为我的朋友做人情,是我的应该。”

        封夏一怔,蹙起眉想要说什么,却被他用手指碰了碰嘴唇,“我为你做的一切事情,出于自愿与本能,你不必多说任何,等会拍摄结束我就会托人开始帮忙。”

        “再说。”他突然微微一笑,“我原本就欠他一个人情。”

        **

        虽然心里想着楼弈的事情,但从下午一直到晚上的拍戏过程,封夏始终让自己全身心投入到角色里。

        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轻易看见她的软肋,从而一举击溃。

        这个角色,她也不想让给任何一个人。

        “好,今天就到这里。”金导神情也有些疲乏,这时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看着在场的人说道,“明天的进度会比今天的进度更强。”

        “还有。”金导咳嗽了一声,“楼弈的问题,由他的经纪公司负责,与剧组整体的进度无关,戏必须要拍下去,男配角也必须立刻就位。”

        “金导。”忽然,一直跟着剧组的一个类似于剧组演员总助理的人忽然握着手机匆匆忙忙跑过来,“刚刚接完电话,接替楼弈的……”

        他话还未说完,忽然从片场外围的大门外接连驶进来两辆车。

        封夏侧头看去,第一辆是纯黑色的卡宴,第二辆是纯黑的路虎。

        车辆停稳,从第一辆车上走下来了几个挂着工作牌类似经纪公司的负责人的人。

        没一会,第二辆车的车后座也被打开,一个男人穿着薄薄的黑衬衫和西裤,从车里走了下来。

        那几个经纪公司的人,下车后就一直站在那里,直到那个男人下来,他们才敢上前一步,跟着那个男人一起走过来。

        “那个人……”封夏这时忽然听到身边的amy小声地说,“好眼熟,我以前好像见到过他。”

        一行人越走越近,封夏这时才看清那个为首的男人的相貌。

        相当出色。

        不同于司空景的俊美,不同于楼弈的英气,这个男人身上……有一种捉摸不透的不羁。

        也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高人一等。

        “金导。”一行人站定,来人中的一人这时站了出来,看着金导说道,“戏份不会耽搁,今天给您添麻烦了。”

        金导点了点头,视线滑向那个男人,“这位是……?”

        “穆熙。”来人恭敬地微微弯腰,“我们Live公司的少董。”

        所有在场的人全部都大惊失色,也有人已经认出来了他,连***出了小声的惊叹。

        Live,也就是司空景所属的经纪公司,娱乐圈第一经纪公司。

        “我们和Top联合,男配角人选也实在甄选不到满意的,所以少董就决定亲自来饰演楼弈的角色。”工作人员看着金导脸上质疑的神色,渐渐露出了微微高傲的笑容,“金导,你可不要小看我们少董。”

        “好莱坞的顶尖制作人,多次邀请他加盟,他也因为要管理公司的事情、没有去,我想,只要看到他演绎一小段,你就不会再提出任何的质疑。”

        潜台词是,这个人的加盟,是对全剧组无上的荣幸与荣耀。

        封淆得目光也渐渐收紧,却没料到那个叫穆熙的男人这时的视线也恰好扫了过来。

        那双眼睛,很深,比她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深。

        深不见底。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