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十五章

        **

        在场的每个人心里这个时候也都已经明白,这个女主角的位置,看上去,陈颖像是真的想要临时上位了。

        封夏站在原地,看着陈颖精致的脸颊上淡和从容的笑意,手指指甲轻轻掐进了自己的掌心里。

        她命令自己,自己现在必须冷静镇定下来。

        其实,她心中已经再清楚不过陈颖的举动,名则帮助,实则挑衅。

        “谢谢。”半响,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朝陈颖轻轻点了点头。

        陈颖微微一笑,仪态万分地回到休息椅旁,司空景看着封夏,刚想和金导说什么,楼弈就从一旁的休息椅上站了起来。

        “金导,下一场是我和封夏的对手戏。”楼弈放下了手里的水杯,“我现在状态不错,封夏和我搭戏,我帮她找感觉,应该能够一遍过的。”

        “嗯。”金导点了点头,神色严肃地看向封夏,“封夏,我再给你最后一遍适应时间,进度不可以再拖了。”

        封夏“嗯”了一声,没有多说一句,跟楼弈一起站好了位。

        所有人都看着他们,金导站在一旁,轻轻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开始。

        楼弈饰演的角色,是一位风流多情、崇尚自由的仙官,和他现实中的本人,几乎完全相似,所以演起来,基本是本色出演。

        布置精致的场景里,他神情自得、嘴角带着往常一贯的似笑非笑,话是对着身边的小仙童说的,眼睛却是看着自己面前的封夏,

        “咦,这位美人……从何而来?”

        封夏一听他说话的腔调,就立刻想到他在平时生活里跟自己会因为一碗蛋炒饭就大打出手的样子,差点当场就笑了出来。

        “哦……原来是和心宫的凌云仙认的妹妹?”他自顾自地念着台词、看着她,视线上下扫了扫,懒洋洋地做了一个抱歉的姿势,脸上露出了雅痞的笑容,“初次相见,在下一时太过惊艳,还请美人见谅。”

        “不必拘礼。”她也抿嘴笑了笑,刚刚心里积压的那些蜂拥的紧张和低落,被他带动得也一点一点消失了。

        嘴里的念白一句接着一句、她和他相互配合着,走台、眼神,一切行云流水得连她自己都感到惊讶。

        是真的,很轻松,根本都不会觉得紧张。

        “喂,你发现没有啊?”

        这个时候,站在司空景身边的两个助理,其中一人突然非常小声地开口说道,“我觉得封夏和楼弈真的好有默契啊,中午吃饭的时候其实就感觉到了。”

        “是啊,”站在她身旁的另一人立刻点了点头,“不是都说么?情侣档演戏就会特别有感觉,她刚刚和uranus对戏,就一点感觉都没有……今天吃饭闲聊的时候,陈颖的助理也跟我说她有同样的猜想,所以,他们两个不会真的是在谈恋爱吧?”

        两个女孩子即使声音压得极低,对话却还是一分不差地都落入了司空景的耳里。

        他一动不动地看着场景里两人的表演,目光渐渐愈来愈冷。

        她和楼弈现在的对戏,甚至要比之前与其他配角的几场戏都来得有状态。

        更与比和自己的对手戏,要不知好上多少倍。

        很快,她和楼弈的戏就要结束,最后一个场景,是她笑着看着楼弈,跟他道别的样子。

        那样明媚的笑容,只有对着他时才应该有的。

        而且,他清晰地记得,她刚刚和他演戏的时候,根本连看都不敢看他。

        司空景看着他们,伸手、抚了抚自己的额头。

        “Uranus,你怎么了?”助理一看到他蹙着眉,立刻问道,“头疼吗?”

        “没有。”他摇了摇头,收回手、神色愈加漠然。

        “好。”

        金导这时拍了拍手掌,看了眼摄像器材、点了点头,“楼弈,你倒是真的把封夏带得状态比之前好多了。”

        楼弈耸了耸肩,立刻朝封夏眨了眨眼睛。

        她也笑,心里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

        接下来的一场是司空景单独的戏份,封夏回到了休息座椅上,边喝着水、边专注地看着他。

        看他举手投足,哪怕每一个神态,她都看得很仔细。

        娱乐圈里,好看的男人其实真的是有很多,各种各样类型的,其中有些的确非常迷人,也有才华、足够让人心动。

        可是,司空景只有一个。

        她记得简羽盈以前就跟她说过,他刚出道时,就有资深老艺人预言,他将会是娱乐圈近十多年最红的艺人,没有之一。

        “喂。”坐在她一旁的楼弈这时突然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我估计,今天拍完司空景的戏之后时间也差不多了,你和他对手戏的补拍要等到明天了,你晚上帮我个忙,好不好?”

        看楼弈的神色,倒还真的是一件正经事的样子。

        “嗯?”她有些好奇,“怎么了?”

        “薇薇啊……”他脸色纠结,“她刚从别的城市宣传好唱片回来,我今晚要抓紧把明天的戏的念白再背背熟,所以,你帮我把我帮她买的礼物带去附近的茶馆送给她,我送你过去,在车里等你,行吗?”

        “嗯……”她想了想,“我说,你是不是跟她吵架了?”

        楼摭了一怔,半响,随意地摆了摆手,“谈个恋爱嘛,小吵小闹总是有的,你知道,这两天她姨妈在……我实在是被折腾得不行了,所以,帮帮我吧?”

        她其实一向不太参与别人的事情,尤其是感情问题,总觉得不太好,可是这时看着他烦躁的神色,心下一软,半响还是答应了。

        “好,那我就负责送东西过去,其他的一概不关我事啊。”

        “okok。”楼弈狠狠松了一口气,“不愧是死党,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

        所有戏份结束收工之后,楼弈便借了车过来,偷偷地从后门接她走。

        封夏换了便装,原本想给司空景发个简讯跟他说一下,可发现手机早已经没电了,楼弈又一直在催,只好匆匆忙忙地上车。

        到了T镇的茶馆,她拿着礼物走上去,不费什么力气就看到压低着帽檐正在一张角落的桌边喝茶的陈薇薇。

        陈薇薇看到座椅对面有人坐下,立刻抬起头,见是她,神情在失望和奇怪之间变了好几变。

        “抱歉。”她朝陈薇薇笑了笑,坐下后把礼物轻轻推了过去,“楼弈他被导演扣留着对戏,就让我送来给你。”

        陈薇薇性子淡定,这个时候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礼貌地道,“好,谢谢你。”

        她们两个虽然同处一个经纪公司,但平常不常有交集,也只是因为楼弈的关系,才是见面时的点头之交。

        “不用。”封夏舒了口气,心念一转、想帮这小两口缓和缓和,“我看楼弈这两天忧心忡忡的,今天知道你回来了,才看上去恢复活力一点。”

        陈薇薇听了,神色也缓和了许多,“他啊……平时就像只猴子,安静点才好。”

        “噗嗤。”封夏笑了,“还真像,平时玩Wii的时候,上蹿下跳的,屋顶都要被他掀了。”

        “Wii?”陈薇薇这时开口,看着她道,“他是不是平时,经常到你那里玩游戏蹭饭?”

        她原本脱口而出想说“是”,可一顿,才说道,“不是经常,偶尔通告少才会过来的,而且不会逗留很久。”

        “这样……”陈薇薇若有所思,半响,扬起唇朝她笑了笑,“我跟他在一起没多久,其实应该还没有你了解他的,记得刚进公司的时候我就听说你们两个的关系挺好的。”

        “嗯,只是因为差不多时间出道,更像革命同伙的感情。”她的言辞更谨慎了些,“我觉得,他对你是真的很上心,现在瞒着经纪公司和粉丝,你们也都辛苦了。”

        陈薇薇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

        好不容易才完成了楼弈的使命,两人回到片场附近酒店的时候,也已经要十点多了。

        楼弈将车小心翼翼地停好,跟封夏一前一后从两个门走进了酒店。

        大概十分多钟左右的时间差,两个人才进了同一班电梯一起上楼。

        “呼……”电梯门关上,楼弈立刻笑嘻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胳小爷亲自下厨给你做次满汉全齐来报答这次的救命之恩。”

        “嗯……”她草草答应了一声,手里握着没电关机的手机,心里担心司空景会不会找自己找得很急。

        电梯“叮”地一声,这时到了楼层。

        两人并肩走了出去,没走几步,前面不远处的一间房门便打开了。

        司空景从房门里走了出来,迎面看到他们两个,脸庞陡然暗沉了下来。

        “司……”她原本笑吟吟地想叫他,看到他这样、甚至称得上是凌厉的神色,话语一下子就退了下去。

        “那个……”楼弈扫了眼他们两个,“我先进房间去了,两位……晚安。”

        他话一说完,就飞快地拿着房卡刷了刷,进屋嘭地关上了房门。

        走道里重新安静下来,封夏和司空景隔了不远的距离面对面站着,他不说话,她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半响,他竟然没有跟她说话、只是回过身,用房卡打开了门。

        她咬了咬唇,看着他从未有过的漠然侧脸,又想到早上两人失败的对戏,心里一阵不明由来的不舒服,向前几步经过他便要进自己的房间门。

        谁知,他这时一下子就扣住了她的手腕,不等她说话,冷着脸立刻就将她拉进了房间里。

        房间门关上,室内更加安静。

        司空景松开了她的手,一个人直直往浴室走去。

        “司空。”她留在原地、心底觉得没由来地委屈,看着他沉默的背影,终于忍不住,还是叫他。

        他脚步顿了顿。

        她揪了揪鼻子,步子有些迟疑,却还是朝他走过去,轻轻从后抱住他。

        “你是不是生气了?”

        软软的声音,就在耳边,是对着他时才会带上撒娇语气的声音。

        “你不跟我说话。”她想了想,收紧双手,可怜兮兮地说,“你生我气了,是不是?”

        “你刚刚跟楼弈,去了哪里?”过了一会,他背对着她问。

        “啊?”她一怔,连忙说道,“他女朋友,就是我们公司那个新晋歌手陈薇薇、来T镇,因为他们两个人吵架了,他怕麻烦,就开车要我把礼物去送给陈薇薇,就是这样子。”

        末了,她又补充一句,“本来出发前想给你发个简讯的,可是那时候手机就已经没电了。”

        说完,见他不说话,她弯腰侧头探到他身前,从下往上看他,“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他低下头,就能看到她亮亮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

        “嗯。”他终于眉宇间渐渐恢复了些往常的神色,这时将她从身后拉到身前来,低头捧起她的脸颊便亲她的嘴唇。

        她能感觉到,他有些急迫、又有些说不清的情绪夹杂在吻里。

        交缠之间,他便抱着她进了浴室,将她抵在浴室的墙上,炙热的手掌探入她衣服里轻轻地游走。

        “阿嚏”

        原本情到浓处,她忽然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见此,他立刻就停了动作,很快将她衣服拉好,牢牢扣在怀里,“是不是感冒了?我现在就下去帮你买药。”

        “不用了。”她连忙拉住他,仰头看他,“没关系的,睡一觉就好了。”

        他的眉头却还是蹙着的,将她从浴室里抱出去,用被子将她严严实实地裹好,在床上抱着她,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

        “司空。”她被他搂在怀里,想了想,开口道,“你是不是……吃醋了?”

        她不是没感觉到,他刚刚看着楼弈的眼神的凌厉,而且下午在片场的时候,她多少也有点察觉到了。

        他吃醋自己和楼弈对戏没有压力,吃醋自己和楼弈一声不知会就跑出去了。

        他听了她的话低头看她,却不说话。

        封夏脸上慢慢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伸出手捏了捏他挺直的鼻子,“你真的吃醋了。”

        他还是不说话,却突然将她压在床上,劈头盖脸地亲她。

        嘴唇被堵住,她愈加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轻微地堵塞起来,“鼻子,堵住了……司空,我要不能呼吸了……”

        他充耳不闻,又用力地吮了她的嘴唇好几口才退开。

        司空景低头看着她微微红肿的嘴唇,过了一会,才缓缓开口,“我没有办法接受。”

        “啊?”她一怔,“没有办法接受什么?”

        “你和除我之外的任何一个男人做任何亲密的举动。”他沉了口气,“连笑,我都不能接受。”

        他的声音低沉而又带着一贯的冷淡,却多少能泄露出一些异样的情绪。

        她看着他,目光越来越软,半响,轻轻伸手勾住他的脖颈,低声说,“我也不能。”

        她也不能接受,就像今天陈颖对她示威时,她看到他和陈颖没有任何肢体接触的表演,心里都会很不舒服。

        因为太在乎,才会有越来越重的欲,只想让他为自己所有,金屋藏娇起来、面容、情感、神态……都不给任何人看见。

        她太喜欢他,所以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对不对?

        “夏夏。”他俯身看着她,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的眼睛,“你……”

        他刚刚只开口说了一个字,神情就似乎有些挣扎,过了很久,却终究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出口。

        她眼睛轻轻闪烁了一会,似乎有些明白他想说什么,一时也沉默了下来。

        良久,他将她从床上抱起来,把她放下地,整理了一下她的头发,“我现在换戏服,陪你下去,把我们两个的戏份全部过一遍,就像正式拍摄一样。”

        “嗯?”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以后每天晚上,我帮你对戏、预演,这样在拍摄的时候,你和我对戏就不会紧张了。”他微微牵起了嘴角,“既然做了,就要做好,努力之后,即使结果不够好,也能够接受,对不对?”

        他终究太爱她。

        爱到哪怕知道这样下去,她必然将会一天比一天更闪耀,很多事情也渐渐连他都会无法掌控,却还是不忍逼她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

        只要她想做的,他会不惜一切帮她达成。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