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十四章

        **

        天气渐渐是要入秋了。

        清晨的T镇,是真的有了凉意,封夏早上在***室里换好了戏服,已经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感冒了?”楼弈背着手踱步过来,英俊的脸庞配上一身纯黑色的戏服,活脱脱一个风流倜傥的小王爷摸样。

        “应该没有吧……”她摇了摇头,又有些迟疑。

        昨天她和某人在***室里滚了床单,早上起来就觉得喉咙有些疼,再加上现在一直在打喷嚏,要是真的感冒影响拍戏,就不太好了。

        楼弈看了她几眼,视线掠过她领口的地方,忽然就露出了暧昧的笑,“喂,把领口的地方拉好。”

        “啊?”她疑惑地低头,看到领口附近两个浅浅的红色印痕时,一下子就脸红了,忙把领口的地方整理好。

        “我说……”他挑眉,再看一眼那边正在穿戏服的司空景,“你要不要多吃点东西补补身体好应对某个状似禁欲系的饿狼?”

        封夏立刻白了他一眼,朝他甩了甩手。

        “哦,对了。”楼弈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拿出了手机点了点屏幕递给她,“昨天在片场你们俩神仙眷侣两相望的时候,有记者在场拍照,今天这条新闻是微博榜第一。”

        她接过手机看了看,翻了一些评论,基本都是在说两个人出乎意料般配之类的话,看得她倒是笑了,“咦,这次倒没什么人说什么不好听的了,不过好像大多数人对我的戏份,还是持着观望看好戏惮度。”

        “正常。”他收回手机,“你第一次演女一号,又是在这样大制作的剧,要不是你之前在圈内风评一直很好,指不定现在被骂成什么样子了。”

        “还有,”他忽然又贼笑着补充了一句,“其实,他在背后,应该不知道早里里外外帮你打点了多少来保护你了。”

        她听了楼弈的话,下意识地就去看司空景。

        不远处,他已经穿好了戏服,只是静静地站着,目光正好扫过来与她交汇。几秒之间,便不由自主地有让人心都软下来的温柔色彩。

        不过,楼弈身为她第一好友,往常倒是对司空景一直评价以“冰山脸或者禁欲系”什么的调侃,她倒是第一次听到他说了司空景的好。

        “楼弈,”她挑了挑眉,“我总觉得,你和司空,是不是私下在有什么勾当?”

        楼弈一怔,立刻拨了拨头发,撇嘴,“谁会和他有什么勾当?小爷我是直男,还比他帅,看不上他!”

        一旁给她过来递水的jessie听了这句话,立刻噗嗤笑了出来。

        “笑什么?”楼弈不满道,“你看好,《红尘》之后,小爷的身价就要狂飙了,马上就能跟他分庭抗礼,信不信?”

        英俊的年轻男人,说话的时候眉宇间神采飞扬,配上一身戏服,另一种风华,看得jessie一下子就有些怔神。

        封夏笑了笑,看着他只说了个“信。”

        因为,她其实很早就知道,楼弈是个相当有潜力的艺人,才华横溢、相貌出众,他在等待的,其实和她一样,也是这个一跃而起的时机。

        在娱乐圈,一念之间,一夜之间,便是翻天覆地。

        …

        《红尘》正式开拍。

        开始的几场戏,都是她和一些小配角之间的戏份,总体来说还是比较轻松,几个不够好的地方,金导指点了几句,她也领会到了,整体进展很顺利。

        午饭的时候,演员基本都围坐在一起,边吃饭边领,楼弈性子好又幽默,屡次逗得大家都捧腹大笑,她耳朵里听着楼弈说话,可心思却一直有些飘忽,吃饭便吃得格外慢。

        因为午饭之后,她就要正式和司空景对戏。

        其实以前,她不是没和他演过对手戏,可是现在,在戏外有实际关系的情况下要和他演对手戏,真的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手机。”楼弈见她发呆,用手肘推了推她的手臂,“你手机震了。”

        “唔。”她如梦初醒,拿起手机开了锁,一看,是一条简讯。

        来自司空景的简讯。

        “不要发呆,多吃些,再把外套披上。”

        她看着这一行字,乖乖地套上了外套后,下意识地、视线就去追寻他。

        他喜静,自然是不喜欢与演员坐在一起说话的,只是单独坐在车里吃饭。

        银色的车子车窗这时慢慢摇下一半,从她的角度,能看见他望着她的侧脸上有微微的笑意。

        她看了他几眼,低下头在手机上打下一行字,

        “司空,我真的……有点紧张,我觉得我演不好。”

        她很怕,怕他觉得自己不够格。

        更怕他觉得自己始终还太稚嫩、无法与他并肩。

        简讯很快回了过来,只有两个字,“有我。”

        他只需要两个字,就有安定人心的力量。

        封夏握着手机,深呼吸了一口气,唇角微微勾起。

        **

        可等到正式开拍的时候,封夏才觉得,自己是真的,陷入了从小到大都从未有过的慌乱与紧张里。

        如同沼泽。

        她从最开始就建立起来的心理准备、自我暗示,还有他一直以来的鼓励,一瞬间,全部都已不知所踪,哪怕昨晚在酒店房里那样默契的对戏念白,都好像不曾发生过。

        导演说“开始”的时候,她看着司空景那双深邃的眼睛,感觉到自己浑身一下子都几乎变僵硬了,连手指都动不了。

        “宫廷夜宴,以告诸仙……”她看着他执着一把扇子,平静而自然地开口念白的样子,忽然就觉得很陌生。

        这个人,是她深爱的人,哪怕是一样的容貌,穿上了戏服,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再一样。

        “请问阁下芳名?”他说完念白,对上她的目光,目含浅浅的笑意,与平时一模一样。

        她能感觉到,四周有那么多双眼睛在看着自己,看着他们,可她脑中,此刻一片空白。

        念白好像就在嘴边,只要张开嘴就能说出来,可是对着他、她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咔。”金导这时摇了摇头,原本面容有些严厉,但多少还是调整得缓和了些,“封夏,昨晚没有睡好吗?”

        到底是新人,担纲女主角,实在还是火候不够。

        “对不起。”她神情有些木然,手指紧紧绞在一起,“抱歉,金导,是我不在状态。”

        “你缓一缓,再看一遍台词。”金导咳嗽了一声,“我希望,三遍之内,能够过,哪怕是新人,也是同样的要求。”

        “好。”她对金导点了点头,侧目对上司空景的目光,感觉到他眼底里似乎有柔意和雄,由于那么多旁人看着,被他压抑得很淡,但是她能很分明地感觉到。

        她真的,很不想让他失望。

        第二遍。

        第三遍。

        “咔。”金导这一回重重地拍了拍手掌,“封夏,你在想什么?你的眼神,眼神根本没有焦距!”

        语气是真的带上了一丝微急,很迫切。

        封夏站在原地,手里还拿着道具,她能听到,片场里这时响起来的窃窃私语,还有来自其他演员的各种各样的目光。

        幸灾乐祸的、一早预料的……

        已经是第三遍了,第二遍、她忘了位置的移动,第三遍、她的眼神放空。

        这三遍,每一遍,司空景自己的部分都完美到无懈可击,可是她看着他,看着他从善如流的表演,却根本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做什么,烂熟于心胆词和场景,好像都被吞噬了。

        “休息五分钟。”金导扔下剧本,“封夏,第四遍你没有办法过,其他演员的戏份会先提前。”

        工作人员都停下了动作,她木木地放下手里的道具,朝自己的休息座椅走去。

        “summer,不要紧张。”Jessie帮她擦了擦汗,关切地看着她低声说,“你不要去听别人在说什么,也不要管别的,你只要按照你自己的想法来演。”

        “嗯。”她点了点头,身上却还是不停地在出汗。

        楼弈这时走了过来,半蹲下身体,挑眉看着她,低声说,“你听我说。”

        她侧眼看向他。

        “你就当像你们平时那样相处,平时怎么样,戏里就怎么演,眼神、表情都一样,虽然是在演戏,但你可以把自己代入。”他的神色很认真,“不要怕。”

        “好。”她转开瓶盖,喝了几口水,站了起来。

        “开始。”金导的语气果决。

        她开始念白,边念,边让自己放松下来,她看着他、强迫自己就把他当时平时的那个他来对待。

        司空景亦专注地看着她,目光里是鼓励、是耐心,还有一如以往的情愫。

        “和心宫的姐姐,应该会晚些到。”她转了个身,笑眯眯地侧脸回望他。

        金导在旁边看着,见她渐入佳境,神色稍稍缓和了一些。

        司空景点了点头,朝前走了一步,与她的距离一下子拉近。

        封夏原本已经调整好的状态,因为他的靠近和接下来的念白,瞬间又瓦解了。

        T镇烟雨里,他的神色、动作,几乎都称得上是美轮美奂,可她望着他漂亮的眼睛,望着自己最最熟悉的眼睛,却觉得手心里已经全部是湿汗。

        她记得,以前听很多前辈说过,一般情况下,如果是在地下恋爱的艺人或者是公开的情侣档来搭戏,效果都会是非常好的,因为在现实里有默契与情感,拍戏的时候也会分外入戏。

        可是真的到了自己,这条定律,却完全是相反的。

        因为她突然,连看都不敢看他。

        司空景念完最后一句对白,静静地看着她,等她说她的最后一句念白。

        她静默片刻,手指微微有些发颤,半响,躲过他的目光,侧身转向金导,“金导,对不起。”

        片场里是死寂一般的安静,金导不发一言,过了一会,开口道,“下一场。”

        “等一下,金导。”一直坐在旁边休息看剧本的陈颖这时忽然站了起来,走到场景旁,“金导,我来试试演封夏的这段戏份,我觉得可以让她通过我、来找一找感觉。”

        她的声音温和,听上去于情于理都没有错。

        司空景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封夏身上,看着她被头发微微挡住的侧脸,微微蹙起了眉。

        “好。”金导略一沉吟,看向站在一旁的封夏,“封夏,你看一看。”

        封夏点了点头,几乎是机械地迈着步子走出了场景。

        结果自然是意料之中。

        陈颖虽然饰演女配,却拥有过人的记忆力,只是在刚刚听了她念过三遍对白,却记得相当精确,包括怎样地移位、动作都恰到好处。

        她看着陈颖和司空景的对戏,看着他们彼此闲适自然、似乎还有些默契存在的表演,心底愈来愈凉。

        陈颖与自己之间,实在有着太过分明的反差。

        她承认,她完全,比不上陈颖的演技与戏感。

        “多谢。”陈颖念完最后一句对白,笑吟吟地看着身前的司空景、做了个有礼的动作,“有劳。”

        “咔。”金导拍了拍手掌,神情里也是轻松与肯定,“很好。”

        周围的人,看着场景里的陈颖和司空景,也都鼓起了掌,低声赞叹起来。

        封夏看着司空景,虽然他脸上依旧没有过多的表情,但她却能感觉到,他对陈颖的表现,至少是满意的。

        他的眼神里,多少带了一些赞赏。

        “封夏。”陈颖这时从场景里走了出来,逆着淡淡的薄阳,朝她笑,“这样,有些感觉了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