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十一章

        **

        我的女主角和女人,都只会有一个。

        封淆完他这句话,忽然想起了那天在阿尔诺河旁,他对她说的那句意大利语。

        “司空。”她过了一会才轻声开口,神情柔和了许多,“我听你的话,哪里也不去,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想,作为交换条件,你告诉我,你那天在佛罗伦萨说的那句意大利语是什么意思,好不好?”

        “嗯。”他的声音里也渐渐染上了一丝暖和的温度,“那句话的意思是,我的女神。”

        贝特莉丝之于但丁,便像你之于我。

        她续渐渐加快,眼底愈来愈暖。

        刚刚拼命隐忍在心里的那些难过、恐慌、甚至自卑……好像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如同Jessie所说,她金屋藏他,付出一些代价,也真的是无可厚非的。

        他当真是爱她如此,也护她如此。

        封夏,你不是曾对自己说过,总有一天要站在与他相同的位置,被人视为天作之合、无人再可相配吗?

        “嗯。”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我会很听话。”

        “好。”他唇齿间的字能让她的心都静下来,“夏夏,等我。”

        …

        晚上等楼弈离开,她想了想、叫了一辆车回了封家。

        差不多十点多的时候到,来之前她也没有和父母打招呼,容滋涵开门看到是她,神情十分惊喜,“夏夏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

        “妈。”她关上门,小孩子似的抱住容滋涵,“想你了。”

        女孩子撒娇,对父母一定都会是非常有用的杀手锏,容滋涵原本一肚子的担心,这个时候拍了拍她的肩膀,揉她的头发,“喜欢到处跑、那么少回家,哪里想了?”

        她弯着眼睛笑,牵着容滋涵的手往客厅里走。

        老爸封卓伦依旧是老样子,正悠闲地交叠着腿看电视,看到她回来了,他取了遥控器把电视关了,轻拍了下沙发,“来,跟老爸汇报汇报。”

        “爸……”封夏在他身边坐下,警惕地看着他,“先说好,关键时刻不准傲娇、不许动粗。”

        “你有看到过你老爸动粗么?”封卓伦扬了扬眉,“除了在特定的场合对你妈妈……”

        容滋涵正倒了水过来,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把水往他那张几乎不老的妖孽脸上泼过去。

        以前老爸说这些没节操的话,封夏还没觉得什么,可现在……稍许一提,她便会马上想起自己在佛罗伦萨和司空景那些绮梦般的经历。

        封卓伦看得仔细,见女儿的脸颊有些不正常的红晕,立刻嘴角扬得极高,“来,先说说,旅行开心吗?性福吗?”

        “封卓伦!”容滋涵在旁边警告式地瞪他,“怎么和你女儿说话的。”

        “开心。”封夏忍着笑,倒是自然,“非常开心。”

        一个人的眼睛里住着自己的爱人,骗不了任何人。

        曾经经历过那些刻骨铭心的人,一眼便能看出她这样的神色背后的真心诚意,容滋涵和封卓伦对视了一眼,心中顿时了然。

        “夏夏,你之前倒是没和妈妈说,你的男朋友是司空景。”娱乐圈当今最红的小天王,容滋涵自然也知晓,“你们两个在一起,多久了?”

        “快七个月了。”她点了点头,“拍第一部戏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了。”

        末了,她又补上一句,“爸、妈,他真的很好,对我非常非常好。”

        虽然他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但是从她认识他的第一天就知道,他非常干净,也有可能是一种对自己的自负,他不屑于去做任何成名后的堕落与不堪。

        “夏夏。”封卓伦这时稍微正色了些,“首先你记住,爸爸妈妈不会做对你不利的事情、也不会说任何对你不利的话。”

        “嗯,我知道。”她点头,“爸妈,我和他在一起的第一天就知道会有今天,但是我不后悔。”

        年轻的女孩子,这个时候脸上的神色认真、却也分外柔和,是坚强的、不悔的、执着的。

        她绝不会后悔,她爱着这样一个男人。

        “我不想说很多,你已经成年了,可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封卓伦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没有见过他,不能判断他究竟是好是坏,但是诚心来说,我不是非常赞成自己的女儿嫁给圈中的男人。”

        “职业是你自己的选择,你自己靠自制可以出淤泥而不染,但是你的另一伴,你的丈夫,你的男人应该以一个干净可靠的身家来保你一生平安无忧。而不是一次简单的两个人在一起出游,就会给你带来那么多的困扰与影响。今天如此,那以后呢?你有想过吗?你最好的时光,难道都要困在躲躲藏藏里永不见天日吗?”

        “所以,我希望你,再好好想一想,现在结束,还来得及。”

        封夏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容滋涵在一旁看得清楚,她的神情,与自己年轻的时候,真但像了。

        执着到甚至固执,无论面对的是多么糟糕的局面,认定便是认定。

        一家三个人,经历了很久的沉默。

        “好了,夏夏。”良久,容滋涵握了握她的手,“爸妈这边,无论意见如何,不用你担蝎多,我们只希望你开心,也永远站在你这一边。你的人生依旧由你自己去选,只要记得难过的时候,我们都在。”

        无惊无扰,无忧无患,在你的父母身边,你永远不会有难过的那一天。

        她看着神色温柔淡和的容滋涵,点了点头,眼圈渐渐有些发红。

        “哎。”封卓伦点到为止,这时又露出了平时那副纨绔的样子,“话说女儿啊,听说你男朋友真人帅得简直惨绝人寰?看看,有你老爸帅吗?”

        封夏被逗得乐了,直接站起来忽视他,对着容滋涵说,“妈,给我找毛巾,这两天我要住在家里——”

        **

        三天,封夏果真是乖乖听司空景的话,囤在家里,哪里也没有去,什么也没有看,什么也没有想,甚至与他除了每天的晚安,几乎都没有多的联系。

        知道她回来了,封易修第二天晚上也回了封家,兄妹两个人在沙发上一个躺一个坐,无论多久没见,还是亲密无间。

        “哥。”她笑吟吟地看着封易修,“你什么时候把叶子姐娶回家里来啊?”

        封易修神色温柔,“快了,到时候……我们家夏夏会是最漂亮的伴娘。”

        “嗯。”她笑眯眯地点头,“我要和叶子姐一起去挑礼服。”

        “好,”封易修揉了揉她的头发,斟酌了一下语句,“夏夏,之前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封淆了后神色没太大变化,“我不知道,这几天我没看任何消息。”

        她话音刚落,卧室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小跑进卧室,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盈盈”,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接起来。

        “我现在在公司,刚刚开完会。”简羽盈清了清喉咙,故意慢悠悠地说道。

        她的心一下子跳了起来。

        “恭喜你,封夏同学,你被禁了三天闭,明天就可以解放了,《红尘》的女主角还是你!明天早上八点,jessie会来接你,乖乖过来试妆试下午发布会的衣服!”那边的语气一下子变了一个腔调。

        她听得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简羽盈却激动不已,“想知道为什么那么快就解禁吗?现在,马上打开笔记本上网,看最新一期的娱记访谈节目,你男人刚刚上完节目,不是我说什么……封夏同志,你真的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孩子,别人简直是羡慕嫉妒恨都没用!”

        说完,那边立刻就挂了电话,封夏握着还是一片挂断音的手机,走到书桌边开了电脑,神经都了起来。

        铺天盖地的视频的标题几乎一致,《司空景回应佛罗伦萨之旅,小天王从未有过的多句表露,令粉丝前所未有的疯狂又痴迷。》

        点开其中一个视频,时长二十分钟不到。

        画面上很快出现了主持人和司空景的面容,一开始都是主持人一个人在说话,他始终回答得很少,寥寥数语。

        直到后来,主持人提到了这几天热议的话题,他沉默了一会,才看着镜头神色严肃清冷地说,“我今天上这一期节目,其实就是想对这件事情做一个正面回应,今天之后,我不希望任何人再在我面前以这件事情大做文章。”

        “命运神祗拍摄期间以及杀青后与我一起前往佛罗伦萨的,和我在一起的自始至终都是我的家人,并非是圈中的任何一个艺人。”

        一句话,让主持人的面部表情都变了。

        司空景在圈内,一向以少言,真实为名。

        他绝不会多说一句恭维的假话,也不会编造任何一件不存在的事实。

        因此,只要他开口,所有人都会相信。

        可是,今天,他却为了她,说了一句谎言。

        封夏一动不动地看着屏幕上的他。

        “一次简单的家庭旅行,媒体和娱记的猜测与追逐,不仅让我的生活得到了干扰,也让另一位艺人的生活得到影响,在这里,我想对那位艺人表示歉意。”

        他在公众面前几乎从未说过这么一长段的话,甚至也从未对任何人表达过歉意,她能想象到,看节目的所有人一定都惊呆了。

        “最后我想对我的粉丝说,非常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也希望你们能够像最初我出道时你们对我的包容和鼓励一样,试着对同样出道的新的艺人、或者与我合作的艺人也宽容包容一些,多谢。”

        他说完这么一长串话,也意味着访谈结束,最后,他非常少见地笑了笑,“明天就是《红尘》的开机仪式,我也希望能和Top公司的几位艺人合作愉快,给大家带来一部更好的剧作。”

        话语至此,视频结束,屏幕一片黑暗,可是她的心却几乎都要从胸膛里跳出来。

        手机铃这时又响了起来,她看着屏幕上的星标,立刻接起电话贴在耳边。

        那边他低沉柔和的声音透过无线电波,几乎钻到她心底,“夏夏。”

        她千言万语在嘴边,这个时候却一个字都说不上来。

        “我很想你。”他低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非常非常想。”

        三天,这三天里他每天只睡两个小时,在处理与这件事情有关的一切。

        中间的种种,甚至包括他险些与经纪公司闹翻、撕毁和约,他也不需要告诉她,也不愿意告诉她。

        她只要永远在他身边,自由肆意地生活,其余的,再难、再麻烦,他来处理便好。

        “视频上,我那句话,其实有一半是真实的。”他微微笑了,“与我去佛罗伦萨同游的,是我的家人,这句话,是真实的。”

        她的呼吸这时渐渐急促了起来,过了很久,才说,“司空,我现在要说的话,你听好,有可能以后,我都不会再说。”

        “嗯。”

        “我爱你。非常非常爱。”

        这一辈子,我绝对不会,再像爱你一样去爱任何一个人。

        甚至即使有一天你离开了我,我依旧会站在你给我的回忆里,不会朝外踏出一步。

        “我在你家楼下。”过了很久,他的声音愈加暗哑,“你现在走到窗台边,让我看看你。”

        她握着手机,快步走到自己房间的窗边,将窗户打开。

        他的车就停在楼下不远,车窗摇下一半,他的脸庞在夜色下柔静得如同画作。

        视线对上,她能看见他的唇角深深地扬起来。

        “车上空间很大,无论如何的,似乎都没有问题。”他这时开口,难掩笑意。

        他很想抱抱她,更想要她。

        她也笑了、刚想说什么,忽然听见电话那头低低传来一句,“你们那么明目张胆地调情当大爷我是空气阿!”

        “你车里有人?”她问,“sharon?”

        “楼弈。”他淡淡的,“《红尘》的关系,在公司开会见面,顺路,不用去理他。”

        “我靠,明明是你自己面无表情要挟我送你过来看她的好吧!”电话里立刻清晰地传来楼弈不满的声音。

        这两个人凑在一起,倒真的是分外有喜感。

        她心情舒畅,这时更开心地笑了起来,“算了,你们赶快回去吧,这两天风声还没过,媒体盯得紧,免得又惹出什么非议来。”

        “嗯。”他不徐不缓,“你早点睡,明天发布会见。”

        顿了顿,他声色更温柔了些,“晚安,Il mio goddess。”

        她笑了,看着他、用手指轻轻碰了碰自己的嘴唇。

        …

        挂了电话,司空景依旧维持着这个姿势,看着封夏远远朝着自己笑着用口型说晚安,看着她合上窗,直到看到她房里的灯暗下来,才摇上窗户。

        “终于腻歪够了?”楼弈坐在驾驶座上,斜眼瞥他,“说吧,你找我到底什么事情?”

        他神色恢复到往常的淡漠,这时从一旁的文件夹里抽出一张纸递给楼弈。

        楼弈打开灯,扫了几眼,目露诧异,“我没看错的话,这是歌词吧,你是打算……?!”

        “嗯。”他微微颔首,“曲我也试着写好了。”

        “你从小就会五样乐器,精通乐理,初中就组建了自己的乐队,在S市圈子里早已经非常有名,如若不是跑来做艺人,就会是音乐学院非常优秀的学生。”他回忆着脑中看过的资料,对神情已经开始变化的楼弈说,“我不是专业的音乐人,所以,需要你帮忙。”

        “司空景,要不是怕她以后不让我去蹭饭,我是真的很想揍你一顿。”楼摁了挑眉,“有你这样求人的吗?我凭什么要帮你?”

        “不凭什么。”他的手指慢慢敲了敲膝盖,“凭除了我之外,她最信任你,你也足够了解她。”

        “年后的情人节,我要她听到我为她写的第一首单曲。”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