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十章

        **

        从机场一路朝Top公司的办公大楼驶去,车子经过门口要拐进地下车库的时候,封夏一眼就看到了公司楼下已经蹲守着好些个媒体记者。

        坐电梯从地下车库直达顶楼,会议室里坐着负责简羽盈这个组的组长路红,还有其他几个艺人组的组长,甚至连公司的第二把手负责人王珂也在。

        一室几乎都是女性,有些也很年轻,因此每个人看着封夏的眼神多少也都有点耐人寻味。

        封夏坐下前朝她们点了点头,神色上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顶着一室的压力和目光,简羽盈用力在桌子底下握了握封夏的手,看着路红说,“抱歉,路路姐。”

        路红“嗯”了一声,让人把会议室的门关上,翻开文件、便看着封夏道,“封夏,你还记不记得你签约Top的时候合约的具体内容?”

        “或者不用是具体内容。”路红说,“几条最重要的红字注明,其中有一条是:在你刚出道的两年之内禁止谈恋爱,一旦发现,面临的有可能是雪藏,这一点,你清楚吗?”

        虽然声音不算特别冷厉,但多少,带上了一丝咄咄逼人。

        “嗯,我清楚。”她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路红朝后靠在椅背上,“我希望你向我解释一下,这几天媒体报道出来的内容,是否属实?你这几天,又去了哪里?”

        另一个组的组长年纪稍长、早前倒是对封夏印象不错,这时在旁边轻声提醒,“路路,这涉及私人隐私。”

        路红目光微微沉了沉、半响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封夏,你是Top签约的艺人,公司不会希望你发展得不好,但是你做任何的决定前首先要明白,司空景是Live的第一块王牌,Live是绝对不会允许他在如日中天的时候有任何实际的恋爱关系,你与司空景之间,如果真的属实,Live会直接把矛头对准Top与你,你刚刚连脚跟都未站稳,经得起铺天盖地的恶意中伤吗?”

        “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说,公司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条理清楚、无懈可击,路红说的每一个字她都明白,她从和司空景在一起的第一天起就明白。

        “不过我倒是觉得……”王珂这时忽然在一旁开口,“其实现在这个当口出了这么一件事情也未尝一定是件坏事。”

        所有的高层、连同简羽盈与封夏都看向了她。

        王珂微微笑了笑,“无论封夏本人的私事如何,有一点,请你们不要忘了《红尘》,三天之后就是《红尘》的发布会,这条新闻也对其相当有利。”

        造势。

        娱乐圈最少不了的“炒作”。

        《红尘》作为Top今年强推的仙侠剧,也是和Live联手推出当红艺人进行合作的剧。

        无论封夏与司空景的绯闻是真是假,但造势确实对两个公司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

        会议室里的所有人,这个时候都沉默了下来,路红也不再说话,用笔轻轻点着桌面。

        封夏紧了紧手指,这时看向王珂。

        后者也正看着她,良久,竟轻轻向她点了点头。

        有一点,封夏向来对自己很有信心。

        看人的准确度。她似乎感觉得到,王珂并不想推波助澜让她被雪藏,像是在帮她。

        “现在首先紧要的是《红尘》的发布会。”良久,路红终于开口,“按照王总说的,等一会我会与Live的负责人联络。”

        简羽盈轻轻地松了口气。

        “但是封夏。”她的声音沉了沉,“针对这件事情,公司也必须要对你做出相应的处罚:你现在手头的一切通告都将被取消,《红尘》的女主角的人选也将重新斟酌待定,散会。”

        …

        从会议室出来,简羽盈立刻拉着封夏走进了洗手间。

        合上门,简羽盈总算是松了口气,拥了拥她的肩膀,“夏夏,没事的,总体来说上头还是没有赶尽杀绝,其实还是留给你余地的,你这两天正好在家里好好休息休息、也不要出门、也不要胡思乱想,知道吗?”

        “嗯。”她点了点头,神色很平静,“盈盈,谢谢你。”

        “不用谢我。”简羽盈摇了摇头,忽然想到了什么,“不过说真的……我没想到王总会开口帮你,你知道的,她很少插手艺人的事情,我也没见过她几次,想不到她今天会在。”

        “嗯。”她垂了垂眸,忽然轻轻对简羽盈笑了笑,“你快去忙吧,路路姐估计等会又要训你了,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余下的该是我自己处理。”

        简羽盈看了她一会,再仔细叮嘱了几遍让她好好休息,才从洗手间跑出去。

        洗手间没有人,空旷中只有极轻的水声。

        她走到镜子前,用水湿了手掌、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冰凉的水覆在皮肤上,能让人思维冷静下来,她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任何,强迫自己镇定。

        洗手间的门这时忽然打开了,她回头一看,看到王珂走了进来。

        “王总。”她有礼地开口。

        “嗯。”王珂脚步顿了顿,慢慢走到了她面前。

        作为Top的二把手,王珂是S市一个非常有名财团的总裁夫人,也是个气质相当好的中年女人,据传Top现在成为经纪公司里除了Live外的第二大公司,其实也是她功不可没。

        她是头一次见到王珂,却潜意识里觉得,这个人不坏。

        “进了这个圈子,很多规则你要学会去面对。”王珂保养得体的面容出现了淡淡的笑意,“我刚看了你的资料,你才20岁,是不是?”

        她点了点头。

        “非常年轻。”王珂慢慢地说,“而年轻、需要付出很多代价,尤其在这个圈子里,你要付出的比你的同龄人更多,我想你这些都懂。”

        语速很慢、虽然算不上柔和,但却让人觉得不生疏。

        她没有说话,两人相对沉默了一会,王珂最后认真看了她一眼,“当然,你也不用太担心,年轻也是有一定的优势的,那就是,你总能做一些你今后会百般顾忌不会去做的事情,你也总来得及爬起来。”

        **

        Jessie开车将她送到了公寓门口,警惕地向四周看了看,确认没有人,才轻声对后座上的人说,“夏夏,到了。”

        封夏想着王珂刚刚几句话想得有些出神,等过了很久,才拿起行李,“jessie,真的谢谢。”

        “没事的,你跟我就不用客气啦。”Jessie摇了摇头,在她即将要打开车门下车之前忽然叫住了她,笑吟吟地逗她,“夏夏,你要这样想,你都把司空景金屋藏娇了,总也得变相吃点亏、是吧?要不然天下好处可都让你一个人占去了!”

        封夏也终于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下了车。

        进了家门,她拿着手机走到卧室,往床上一躺,分别给爸妈、哥哥还有楼弈发了条短信,短短几个字,告诉他们自己没事。

        家里安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她闭上眼睛将手机丢在一旁,脑子里却全是在佛罗伦萨的画面。

        他到机场了吗?有没有被记者堵得寸步难行?是不是直接去了经纪公司、是不是也为了他们的事情与负责人百般周旋、不说话、非常生气?

        是不是也像她一样,很难过……很想很想他。

        静到她几乎要睡着的时候,她忽然听到客厅里传来了细微的响动声。

        一开始还以为是听错,可是响动声渐渐更密集了些,她一怔、连忙下床,小心翼翼地往客厅走去。

        “咚咚”

        是客厅的玻璃窗上传来的声音,她快步走过去,就看到窗户外楼弈像蝙蝠侠一样,踩在旁边楼一户人家的阳台上,在她家窗户旁找了个支点,形象滑稽又危险地敲她家的窗户。

        “你……”封夏吓了一跳、又哭笑不得,连忙把窗子打开。

        楼弈一蹙眉、腿一伸一下子就跳了进来,拍了拍裤腿,站起来扬眉斜她,“我什么?老子容易么?为了躲个记者,还要到旁边楼敲人家的门,从窗台爬进来,老人家都快被我吓死了!”

        他浓眉大眼,张扬帅气的五官透着与生俱来的张狂,在这个时候看来,好像比从前那么多相处的时候加起来都感觉英俊。

        真正的朋友,总会在你最需要他的时候,不用一句言语就来到你身边。

        “还难过?”楼弈见她不说话,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生活就是如此,不必想太多,那些粉丝你也知道,没有看到真相总会各自表意,他们言论自由、但不用影响到我们自己的生活啊!通告被扒有什么不好,在家暂时吃喝玩乐不是舒服多了!我还想跟你换呢!”

        “当然,还有一点最重要的——你吃上肉了,总要让你再吃点蔬菜调剂一下嘛,对不对?”说到最后一句,他贼兮兮地笑了,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来,给大爷笑一个。”

        他的语气猥琐又好笑,封夏真的彻底笑了出来,拍开他的手,心里却是真的很感动。

        “来,”楼弈大喇喇地往沙发上一躺,“Wii来一局!还有,我都饿死了!快给大爷我去弄点吃的去。”

        “好像还有点面,我去煮。”她白了他一眼,往厨房走去。

        开了排风,厨房里就不是那么安静了,她静静地看着锅里的面出神,直到闻到一丝焦味才觉得不对劲。

        就这么一个愣神,原来面都快煮焦了,她连忙把火关了,皱着眉要去碰锅把手,却差点被烫到。

        “偶哟,我的祖宗啊!”楼弈这时从外面开门进来,看到她和焦糊糊的面,神情十分嫌弃,把她从锅子前扯开,“出去出去,爷来露一手给你看看!”

        封夏也自知理亏,被他从厨房丢出去,干脆又走回卧室躺到床上。

        刚刚走进房间,手机就响了,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几乎是跳到床上,扫了一眼手机屏幕,立刻接了起来。

        “夏夏。”

        就这么两个字,她听得鼻子立刻就有些发酸。

        清淡的、可却是独独对着她时才会温柔的声音。

        有可能再多人的质疑、批评甚至辱骂,都没有他的两个字能让她更快地出自己的软肋与难过。

        从下飞机到现在这一刻,她才真的觉得自己很委屈。

        “到家了吗?”他紧接着问,“路上有没有碰到记者堵你?”

        “没有,刚从公司回到家。”她紧紧握着手机,调整呼吸,“你呢?”

        “刚刚到公司。”他应该是在楼道里和她打电话,声音有些空。

        两个人一时都没有再说话,她仔细地听着手机里他的呼吸声。

        “夏夏。”他突然又开口叫了一声她的名字,“抱歉。”

        他自责大于愤怒,是他没有保护好她,让她承受这些。

        她咬了咬嘴唇,“跟你没有关系,真的。”

        他已经给了她那么难以忘怀的佛罗伦萨之旅,这些汹涌的暗潮根本与他无关,他不需要向自己道歉。

        “司空。”她忽然又说,“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好,你说。”

        “你不要和Live闹翻,也不要试图……公开我们的关系。”她声音有些轻颤,神情却是坚定的。

        司空景没有说话。

        “你现在,是发展得最好的时候,不要因为我,将你从前那么多的努力毁于一旦。”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愉快一些,调皮一些,“以后我们总会有更好的时机公开,等到我们结婚的时候再公开,或者等我有宝宝了再公开,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不是更好吗。”

        她现在,还没有资格,能够平等地站在他身边,去面对一切的荣耀或者是暗礁。

        所以,她只希望他好。

        “你现在哪里都不要去,什么都不要看,呆在家里,一切都交给我。”过了很久,他才开口,声色温柔,却丝毫不容置疑,

        “我的女主角和女人,都只有一个,不需要任何人来指手画脚。”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