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九章

        **

        佛罗伦萨的光线暖而不刺眼,在地板上投下一片恰到好处的阴影。

        封夏卷着被子动了动身体,人是醒了,虽是闭着眼睛,可脸渐渐有些红起来。

        “醒了?”他就躺在她身边,正看着音量调得很低的电视,这时俯身过来,低头亲了她一下。

        “几点了?”她声音暗哑。

        “十二点多。”他看了眼手表,“饿不饿?起来下去吃点午饭,好不好?”

        “嗯。”她点了点头,动了动、忍住双腿间的不适,掀开被子想下床。

        他看着她的动作,嘴角勾着一个几不可见的笑,“要不要我抱你去?”

        那声音与音调,简直与他平时判若两人……又慵懒、又欠扁、又含有深意。

        这个人简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昨晚一次,清晨一次之后她已经累得睁不开眼,他还要追加压在地毯上又来了一次。

        三次……某人难道真的是初次吗?那么天赋秉异……

        她心里顿时就怒了,又害羞,只觉不想理他,把旁边放着的睡裙一套、连忙下床穿好拖鞋快步走进浴室。

        按下了壁灯,她把头发往耳后挽了挽,取了杯子刷牙。

        恍恍惚惚地刷着,却又觉得困了。

        “还困吗?”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在了耳边,他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双臂撑在她身体两边的洗手台上,把她整个人圈在怀里,身体暧昧地贴着她。

        她微眯着眼睛,就能看见面前镜子里他正边说话,边轻轻吻她的脖颈。

        “困。”她咬着牙刷含含糊糊地回答,过了一会,忽然声音拔高了些、带着恼羞成怒,“司空景!”

        趁着她困倦,他的手已经从她薄薄的睡裙底探了进去,流连在她细嫩光滑的大腿皮肤内侧,轻轻地撩拨。

        “嗯,我在。”他淡定地回答,两只手干脆全都探了进去。

        “大混蛋……”她嘴边都是泡沫,又要拿杯子漱口、又要阻挡他胡作非为,到最后当然是手忙脚乱,只能羞恼地说,“我讨厌你……”

        “嗯。”他已经将她整个人从地面上抱起来压在洗手台上,热热硬硬地从后面抵进来,声音低沉暗哑,“我想要你。”

        不带这样的……连续作战、勇士也会倒下的好吗?何况她还是入门级的。

        封夏欲哭无泪间,身体里已经感觉到他的,热而硬地胀开来,“司空景我真帝……”

        他握着她的细腰,从后浅浅地动着,忽快忽慢,神色依旧淡然地、流连地咬着她的耳垂,“很快的,夏夏乖……”

        他反复地重复这两句话,执着地、退出。

        对镜式的欢愉,其实是男人非常喜欢的一种方式。

        视觉和身体双重的冲击,几乎能让人失去思考能力。

        最后的时候,她被他从后的顶撞顶得小腹压着洗手台都生疼,都有些带着哭腔求他不要了,他却还是不依不饶、掐着她的腰逼她全部承受,包容自己的全部。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身体间的声音、的叽咕声亦如是,快感叠加,她咬着自己的手指忍着哭,他几乎让她往后坐到自己小腹上,才最后了几下,抽了出来。

        “好了,夏夏不哭了……”他大口喘息着平缓呼吸,将她的手指从她嘴里抽出来,放在唇边爱怜地亲了亲,又把她转过来亲她眼角的眼泪。

        他也知道她是初次,之前几次其实已经超过她能承受的范围了。

        可是有些东西,一旦破戒了,就很难再隐忍。

        对她身体的那一种喜欢,从昨晚开始,便已经破戒、让他执迷不悟。

        封夏不是矫情的女孩子,却又实在是被折腾得狠了些,红着眼圈愤愤地抓住他的手咬了一口,“你色|欲熏心、只知道逞一己私欲……”

        “是。”他浅浅地笑了,把她小孩子似的抱起来往浴缸走去,“你说什么都是,现在洗澡,洗完澡就去吃饭,好吗?”

        “不好。”她勉强用力对他做了个鬼脸,“等一会我吃的时候,你不准吃。”

        他被她可爱的表情逗笑了,难得地更露骨了一些,咬住她的嘴唇低声说,“嗯,听老婆的。”

        …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两个字的称呼,还是让封夏批准了他吃饭,两个人就在酒店一楼的露天餐厅里用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明天一早便是要返程回去的,所以今天司空景并没有安排什么行程,两个人从酒店出来,随便地走走。

        午后下过了雨,这里人倒是比前几天更少了,她饶有兴致地看着种种景物,他跟在她身后,目光淡淡地只落在她身上。

        走了一会,他忽然在她身后说,“知不知道佛罗伦萨除了翡冷翠,还有一个别的别称?”

        “嗯?”她转过身来,小孩子似的倒退着往前走,“什么?”

        他眼角微微一翘,“鲜花之城。”

        她略微思考了一会,眼睛一亮,“真的!”

        因为来这里之后她就发现,很多的街巷,几乎都摆放着许多新鲜而漂亮的花,花分很多种,可这里的花却带着一种独特的郁郁生机、又文雅高贵的美感。

        “回头看看。”他看着她,忽然嘴角扬了扬。

        封夏乖乖地回过头,便看见身后已经是这一条小巷的尽头,她朝前走了几步、低头往下一看,神色立刻变了。

        因为有地理的高低差异,下面与她站的地方相差了好几米高。

        可是下面的平地上,此时却用鲜花围成了特定的形状、安安静静地摆放着。

        一个形状分明的爱心里,是一个规整又不失可爱的“S”

        从高到低看下去,也知道是由非常多的花盆组成的,让人简直如临梦境。

        My Summer.

        用心之深、用情之挚。

        “你……什么时候准备的?”她感觉到他走到了自己身边,没有回头看他。

        “早上你睡觉的时候,让卖花的老人家帮着我一起摆的,所以没有用非常多的时间。”他揉了揉她的头发,“喜欢吗?”

        她点了点头,握住他的手,吸了吸鼻子看着他,“你真的以前没有追过女孩子吗?”

        他做的每一件事,真的都太让人觉得沉醉,而且让人感觉自然又舒服。

        “没有。”他笑了,牵住她的手沿着楼梯往下去近距离看实物,“有可能是天赋?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去做,觉得应该能让你开心。”

        走到实物旁,更是觉得震撼,她从没见过这样的鲜花,艳丽、多情,无法言语的自然生物,却仿佛真的在对着她说些什么。

        封夏绕着整个摆设仔仔细细地几乎转了十几圈,拍了很多很多照片,才收起照相机,撒娇般地快步走过去抱住他。

        “我很开心,真的非常开心。”她埋在他胸膛里,认真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司空景,这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一次旅行。”

        “嘘。”他捏了捏她的脸颊,淡淡笑了笑,“现在下定论还太早,不要忘了蜜月。”

        她噗嗤笑了,手臂收了收、将他抱得更紧了些。

        **

        让人留恋的佛罗伦萨之旅终究还是要结束,封夏和司空景按照原定计划、乘两班有几个小时间隔的飞机返航。

        封夏比司空景先一班飞机,虽然飞行时间比预期长了两个小时,但是还是先着陆。

        拿了行李下飞机之后打开手机,可一看屏幕几乎吓了她一跳。

        几十个未接来电……分别来自于简羽盈、楼弈、还有家里那边爸妈和哥哥也都分别有几个。

        她蹙了蹙眉,压低帽檐迅速过关之后,直觉先拨了简羽盈的电话。

        “夏夏!”那边简羽盈很快接起来,“你现在、尽量不要让任何人看见,立刻从D门出来,记者们都是朝司空景堵着去的、不会很快发现你,我在D门口的车里等你,快点!”

        简羽盈的口气从来没有这么急迫严厉过,她心底一阵发凉,拖着行李几乎小跑着向D门而去。

        门口停了辆不太显眼的车子,她拉开车门刚坐进后座关上门,车就立刻朝前开了。

        “怎么了到底?”她皱着眉问。

        开车的是jessie,从侧面看过去脸色很严肃,简羽盈坐在副驾驶座上,长长叹了口气,“你看微博。”

        这几天在佛罗伦萨的二人世界,根本没有时间去关心别的,她打开微博一看,顿时被万条的评论和圈注给震到了。

        屏幕上密密麻麻都是字,她看了第一条,就已经浑身发凉。

        “亏我当时还觉得她是个挺清新自然的女孩子,可是想要做我们家uranus的女朋友,还是好好回家躺着做梦去吧!”

        她手指微颤着点开圈注。

        “据《命运神祗》的剧组一位女艺人透露,在《命运神祗》的拍摄过程中,她亲眼目睹司空景的酒店房间里出现女式睡裙,令人大跌眼镜,原来一向冷厉独行、与绯闻几乎绝缘的小天王早已金屋藏娇。”

        “金屋藏娇事件的后续,媒体锲而不舍地跟踪拍摄发现,司空景完成命运的拍摄之后,竟然直接乘坐飞机飞往了佛罗伦萨,并被拍到与神秘女子共游阿尔诺河,原来小天王金屋藏娇已是不争事实,并且重金加深情以翡冷翠之旅博该女子欢心。”

        ……

        最最醒目的要数一组有些模糊的照片。

        照片是在佛罗伦萨的机场,司空景送她上飞机前低头亲吻她的画面,虽然她只出现了一个背影,可之后几张图片都是单独拍她的,有几张已经拍到了侧脸。

        “虽然戴着墨镜,但是据多方辨识面部放大,这位神秘女子,极有可能是与司空景早年在《晴天》里有过对手戏的新生代女艺人封夏summer,更劲爆的消息是,据传,两人非常有可能会在Top公司年度强推的仙侠剧里分别担纲男一女一、演绎一段仙侠绝恋。”

        她的目光一条一条掠过,脑中一寸一寸地冰凉。

        简羽盈坐在车前座有些不忍,回过头叫她,神色透着关心,“夏夏。”

        叫了好几声,她仿佛才回过神来。

        Jessie这时帅气地将车稳稳打过一个转弯,突然开口道,“夏夏,我对盈盈没经过你同意告诉我你和司空景的事情非常抱歉,因为公司这两天一直在逼问盈盈这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盈盈是顶着很大的压力才不去打扰你们的旅行撑到现在的,我们这两天讨论下来觉得,你们的事情被追查的效率那么高、除了那个命运剧组里透露的女艺人和媒体……”

        “也有可能是小周也插了一脚。”

        小周……是她除了jessie之外,另一个助理,跟她的时间没有jessie长,跟她关系也一般。

        “当时我跟你打电话时,只有小周在我旁边,是我疏忽了。”简羽盈揉了揉眉心,“无论如何,事已至此,现在我直接带你回公司,高层开会讨论怎么去应对这些风言风语,你知道,单单司空景的粉丝就可以席卷起多少惊涛骇浪,针对你和司空景是真的在谈恋爱这件事情,整个娱乐圈……”

        “除了我们几个和你熟识的好友,应该不会有一个人会站在你这边。”

        话语置地,虽然直接,却带着急迫的担心和善意。

        封夏从头至尾没有说过话,神情也没有变过,很木然地看着那些粉丝进行恶意推敲、辱骂的话语。

        其实这些,真的非常正常。

        先入为主的观念下,他从前在公众面前一向是没有绯闻缠身的形象,也确实不亲近任何的女人,他是所有粉丝心中的公有,如今这种平衡突然被打破,多少汹涌的抵触情绪都在正常预料范围。

        只是她真的没想到,她会那么快就要面对这些。

        她这么贪心地守着这快要将近七个月的幸福,是不是终究要开始,为之慢慢地付出代价?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