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八章

        **

        费埃索的小山顶上的日光覆盖在石上,投影出柔和的色彩。

        “再来的话,那就带着它一起来。”司空景牵住封夏的手,将另一枚戒指交给她,轻声笑说,“生日快乐,司空先生未来的老婆。”

        男式戒指与女式的那一枚几乎一样,只是适合他手指的尺寸,封夏望着同样璀璨华美的戒指,眼睛微微有些发颤。

        半响,她才握着他的手、帮他戴上了戒指,紧紧与他十指相扣。

        原来,之前他在车上与那个意大利老头说他们准备订婚,他是早早就想好了这一次旅行、备好了这一对戒指。

        “这一对是订婚用的,以后正式的仪式还会有另一对。”

        司空景低头抵着她的额头、看着她脸上的神情,声音里渐渐带上了一丝调侃,“心里是不是在想着以身相许?”

        她不回答,似乎在平缓着自己的情绪,过了好久才抬头看着他的眼睛,“要是你以后喜欢上别人,或者……因为其他什么原因要离开我,你不要把戒指拿回去,好不好?”

        如果即使深爱如此,我们都必须分开,还请你留给我这最后一样念想。

        这样幸福的时刻,她心里欢愉滔天其实已经盖过理智与思维,却还是潜意识地最后对他说了这样的话。

        说完之后,她眼睛就有点红了,别过头去用力忍了忍、将眼泪忍回去。

        他看了她一会,良久什么话都没有说,只伸手将她紧紧拥进怀里。

        …

        晚上在费埃索简单吃了一些晚餐,他们便坐车回佛罗伦萨。

        在路上的时候,她正靠在他身上闭目养神,楼弈打了个电话过来。

        “别忘了带点好吃的回来孝敬小爷我!”楼弈在那边十分不满,“你拍拍屁股出去度蜜月了,小爷我还要帮你料理记者,容易么我!”

        “知道了知道了。”封夏无奈地说,“就知道吃……”

        她刚说完这一句,手机忽然被身旁的司空景拿了过去。

        “知道别人在度蜜月,你还打什么电话。”他声色冷倦。

        那边楼弈似乎一惊,很快就反应过来,戏谑地回道,“怎么,用了我给你买的享用工具,就想把我给踹走了?”

        封夏脸一红,心想这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上次他买的那些套套和工具,直到现在还在行李箱里压箱底呢……

        “怎么?难道你们还没用?还是用完了?整整五盒呢!”听司空景没回答,楼弈自言自语,“我靠……都那么多天了,你不是不行吧司空景?”

        司空景听了楼弈的话,侧过脸来看了她一眼,半响淡淡对着电话说了一句“以后不要多管闲事”便把手机还给了她。

        手机音效好,这两个人的对话她听得一清二楚,顿时觉得诡异又有趣。

        一个是冷面小天王,一个是被誉最有潜力的幽默男艺人,一个是她男朋友、一个是她死党,之前从未接触过,这个时候倒还能就她的性福生活聊上几句。

        “你男人简直不是人!”换了人、楼弈向封夏大喇喇地抱怨了一句,忽然声音一下子低了下来,“对了,那个……”

        “啊?”她没听清。

        “帮、帮我带一件纪念品回来,要女孩子喜欢的。”楼弈低声又快速地说。

        “哦……”她心如明镜,立刻坏笑起来,“给你家陈薇薇的,是不是?”

        “你、你别忘了,我先挂了!”楼弈立刻掩饰住难得的腼腆,匆匆挂了电话。

        封夏隐着笑刚收起手机,就突然感觉到司空景搂着自己腰的手收得一紧。

        “回S市之后,理了东西就搬过来。”他面无表情,“这个人太没节操,你以后减少跟他在一起的时间。”

        虽然声音还是冷淡而严谨的,她却还是能听出他尾音里的一点笑意。

        “还有,”他轻轻揉了揉她的手指,四平八稳地问,“他除了给了你五盒避|孕套,还给了什么?”

        她一怔,半响什么都没说,把通红的脸埋进了他的胸膛里。

        **

        回到酒店,他先冲了澡出来,她拿好换洗衣服进了浴室。

        浴室偌大,灯光柔和,她边洗边在心里下了“这两个男人其实本质里都没有节操”的定论。

        除去水声,浴室外还传来电视机的声音,他应该正躺在床上看电视。

        一切的声音与介质里,她忽然觉得心里安静而放松。

        归属感。

        是对于他,和对于他所在的整个环境强烈的归属感。

        “啪踏。”她想着想着,突然,浴室的灯一下子暗了下来。

        她洗澡的动作一顿,立刻下意识地叫了一声,“司空。”

        “嗯,我在。”司空景的声音,居然是响在浴室里的。

        黑暗里什么都看不到,她的声音一下子有些发紧,“灯……”

        他没有回答。

        她差不多也恰好洗完,这个时候伸手关了花洒,便听到了他在浴室里的脚步声。

        淋浴室的门被从外拉开。

        她的手一抖,手中的莲蓬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洗完了?”他跨进了淋浴室,从身后抱住了她。

        他的上身是光|裸的,沐浴过后的光滑的皮肤贴在她同样光裸却带着湿水雾气的背上,让她觉得身体愈来愈烫。

        “嗯。”她声音很轻。

        他的手,这个时候从搂着她的小腹,慢慢向上,一寸一寸、握住了她的雪白。

        黑暗里,感官的冲击与体验比在明亮的时候更为凸显,他的手指控着她的莹白、或轻或重,带着浓厚的力量与情|欲。

        她咬着唇,隐忍着发出细碎的声音。

        “不要咬住嘴唇。”他这个时候将她整个人转过身来贴紧自己的身体,低头吻住她的嘴唇。

        唇舌交缠、情愫入骨。

        愈吻愈深,之间他叫了她好几次,她才回过神来。

        “夏夏……”他贴着她的唇,握着她的手贴在自己的仅剩的裤子拉链边。

        封夏脸一红,手上却慢慢地帮他解开裤子,裤子掉落在地上,她的手不小心触到他的硬烫之处,立刻抖了一下缩回来。

        耳边立刻响起他低沉暗哑的笑声,“最后一件我自己来吧。”

        她听得耳根都红了,感觉到他脱下了贴身的裤子,然后被他一下子抱了起来。

        双腿乖乖地盘住他的腰身,她搂着他的肩膀,很乖地学他上次一样亲他的每一寸五官,他呼吸渐渐急促起来,托着她的臀忽然慢慢走出了淋浴室。

        走动的时候,他下面一贴一贴地抵着她,她很快就微微潮|湿,闭着眼睛小声地喘息着,更紧地抱住他。

        司空景这时将她抱到床上,俯下|身看着她的眼睛,“看着我。”

        她睁开眼睛,看着他蛊惑人心的眼睛。

        身体里这时忽然被他的手指闯入,他的手指灵活地揉|捏着她那处,适时地拨弄,一下一下……最后一下闯得深了一些,顶到了她的点。

        她双手捂住眼睛,无措又地呻|吟了一声。

        他这时抽出了手指,将她的手掌从脸颊上拿开,“我这一次,会完成全部。”

        这样的话语,让她更无法控制自己,可还没等她再想些什么,他一下子从下面全部顶了进来。

        疼、热、胀……

        或许没有其他的形容词可以再来形容这种感觉。

        第一次的完整的钝痛,身体仿佛被整个撑开,她鼻子一酸,下意识地就伸手抱紧他。

        “不怕。”他抚着她汗湿的头发,不断地低哄,“夏夏乖,不怕。”

        温柔入骨的声音,是她最最贪恋的人所说。

        她试着适应他的动作,他则抱着她,始终看着她的眼睛,一下一下、有节奏地缓慢动着。

        即使被疼痛覆盖,她渐渐地也开始感觉到欢愉的色彩,身体酸麻,很快她便到了一次。

        感觉到身体里被占据的地方他变得更胀了一些,她脸颊通红,只听他低声笑了笑,将她整个人翻了个身。

        “我会快一些。”他附在她耳边说着,握着她的腰,从后又一次更深地进占。

        月光浅浅铺进来,让他能更全面地看清所发生的一切,她背对着他乖乖地在他身下,被他占据、被他拥有。

        交|合处,淡淡的血丝与潮|液混杂在一起,随着身体的移动,奏出靡靡的拍击声,他渐渐眼睛愈来愈红,速度也快了起来。

        他能感觉到她包裹着自己,、收紧,他手臂渐渐青筋绷起,用了很大的自持力,才在尾椎酥麻的时候抽出来,射在了她的臀间。

        “还好吗?”他神色微微,雄地将她从床上抱起来,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抱你去洗澡。”

        …

        早上天微微亮了的时候,封夏半睡半醒才发现身边没有人。

        身体还是酸痛的,她睁开眼睛,发现他正光裸着上身坐在沙发上,拿了纸在写着什么。

        “司空。”她轻轻喊了一声,掀开被子下床。

        他听到她的声音,立刻将纸笔放在茶几上,朝她走过来,“醒了?”

        “我想喝水。”她坐在床边沿撒娇似的看着他。

        他点了点头,立刻帮她去倒了一杯拿回来,她就着他握着杯子的手喝了几口,忽然伸手抱住了他的脖颈。

        “怎么了?”他俯下身亲了亲她的头发,“还疼不疼?”

        她脸立刻一红,摇了摇头,“还好。”

        “嗯。”他应了一声,忽然说,“所以……是想要一次清晨式的?”

        她不说话,拿脸蹭了蹭他的下巴,手指从他的背脊往下,滑过他性感的背部,声音里也是顽皮的笑意,“因为我知道……你也想要。”

        这一次他没有再保留些什么。

        欲|望很快被点燃,她就乖乖地躺在床沿边,被他有些急躁地拉开了双腿,由上而下地动作着。

        那感觉实在太好,甚至比晚上那次更好,她已经适应了他,也已经学会跟着他的节奏,抬着腰用自己的窄小将他全部容纳。

        他俊脸上已经全部是汗,忽然听到她小声说了一句什么。

        “嗯?”他将她从床上抱起来,“你说什么?”

        “太里面了……”她羞怯地说了一句,热热的气呵在他脸颊上,眼神里竟带着丝魅惑。

        清纯而自然,顽皮而魅惑。

        他从来知道她有很多面,却不知道在这种时刻能够如此让人着迷。

        他就这样就着站姿,上上下下地将她抛起来,逼她坐下、将自己完整地吞进去。

        这样进得极深,她被顶得小腹都疼起来才终于后悔之前自己掉逗太过,让冷静如他都激动了起来。

        “不要了……”他那么重,将她顶得腿心都麻了,最后她只好湿着眼睛小声求饶,“不要了……”

        司空景抿着唇最后几下加速的顶撞,狠狠地顶到最深处,才退了出来。

        大汗淋漓,他抱着她,两个人一起躺倒在床上,他让她翻身趴在自己身上。

        “你怎么那么熟练……”她闭着眼睛,睡意汹涌地嘟囔。

        她记得某人应该也是第一次,怎么能那么花样百出……

        “还好。”他一下一下扶着她的背,勾了勾唇角,“以后还要继续努力。”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