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六章

        **

        司空景一进包间便合上了门,摘了帽子随手放在沙发上,走到封夏身边,虚虚环住她的肩膀。

        “我去……”单叶捂着嘴,震惊地看着这对璧人,“夏夏,你有男朋友了?还是……司空景?!”

        “嗯。”司空景淡和地点了点头,侧头看封夏,“你们认识?”

        很早就认识了……

        封夏晃了晃脑袋、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豆丁是我爸爸非常要好的朋友的女儿。”

        一开始进包厢,她竟然都一下子还没认出来。

        “不过真的是好多年都没见了。”单叶笑眯眯地看着她,“我记得夏夏你从初中开始就一直是在临市住宿、偶尔回家的吧?然后到大学,也就直接考了临市的A大,后来你进娱乐圈,我和爸妈都还小小震惊了一下。”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点头,语带歉疚,“嗯……那个时候你结婚了,我都还是寒假回家之后看爸妈拿了喜糖来才知道的。”所以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戴宗儒。

        那时候年纪小,整天都喜欢往外跑着玩,她心性本就不是那种特别细腻的性子,感觉上好像……对所有事情都不是特别特别在意。

        因此很多家里那边的关系,自然就淡了,现在看来,倒真是觉得不太懂事。

        “没事的。”单叶无所谓地摆了摆手,熟稔地拉了拉她的手,“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嘛,很正常的。”

        “小胖,”戴宗儒明了了两个女孩子的关系,看了眼司空景,笑得人畜无害,“现在你应该叫封夏姨妈。”

        莫名因为某人的关系长了一个辈分的封夏只好接受了这个名字,微微弯腰拍拍戴小胖的头,语带歉疚地说,“小胖,不好意思,封夏姨妈这次没给你带礼物。”

        “没有关系。”戴小胖偷瞄了一眼妈妈单叶,背着手学他爸爸一样笑眯眯的,“等会吃晚饭的时候你请我吃三个冰淇淋球就可以了!”

        “好。”封夏被这可爱的小胖子逗笑了,牵着他的手、跟着单叶走到位子边坐下。

        “话说,夏夏,我当时真地别喜欢你在《晴天》里的角色!”一坐下来,单叶立刻就说。

        “嗯……”封夏笑了,“那是我第一次演戏,我觉得演得很拙劣……你是不是觉得那部剧特别狗血?”

        “没有,我当时看的时候可就觉得你比女主角长得好看多了!”长相十分可爱的单叶神情变得十分激动,侧头看坐在自己丈夫身边的司空景,“我还真的是没想到你们两个竟然在一起!”

        封夏看着单叶眉飞色舞的表情,止不住地捂着嘴笑。

        “你说,我要是现在打个电话给八卦杂志周刊社……整个娱乐圈会不会疯掉!”单叶两只眼睛都发亮了,“简直是惊天大八卦!”

        戴宗儒有些无奈,侧头看了她一眼,“应该没人会相信你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咦?你们还有一个孩子?”封夏问。

        “嗯。”戴宗儒谦和有礼,“小儿子年纪太小、不方便出来旅行,现在在我岳父岳母家里照顾,所以这次过来G市只带了大儿子。”

        “我弟弟,没我可爱!”戴小胖在旁边挥舞着小爪子,“爸爸,我饿了!”

        戴宗儒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看了眼正在向服务生点菜的司空景、又看了眼封夏,“今天晚上除了冰淇淋,不一定都是你爱吃的东西。”

        “啊?为什么?”戴小胖不高兴了,嘟着嘴。

        等服务生目不斜视地点好单走出去之后,戴宗儒才慢条斯理地说,“因为司空叔叔点的,都是只合封夏姨妈口味的菜。”

        位子离得远,中间隔着戴家一家人,封淆了戴宗儒的话,微红着脸抬头向司空景看过去,便看到他淡淡含笑的神情。

        他和朋友在一起,即使话不多,却看上去比在其他人面前都轻松不少。

        她心里偷偷想着。

        而且更好的是,他的朋友,竟然也是她的朋友。

        有一种亲上加亲的感觉,让人深感自在与惬意。

        “哎。”单叶这时眨了眨眼睛,“为什么这里的服务生、领班都一点都不八卦好奇,你们两个明星在这里吃饭,尤其是司空景,应该早就炸开锅了吧?”

        “这家店的老板,与我有些交情。”司空景伸手倒了些茶,淡声回答,“这家餐馆原本就是私密性极强的私人餐馆,所以哪怕服务生,也都经过培训、非常具有职业素养。”

        封夏进来的时候也很担心,听他这么一说,心立刻定下来,高高兴兴地边逗着小胖玩、边和单叶说话。

        虽是按照封夏口味点的菜、每道菜却也都让人食指大动。

        一顿饭下来,整个气氛非常好,到最后结束的时候,戴小胖吞完了第三个冰淇淋球,甩着脏兮兮的手一定要伸手抱封夏。

        “这小家伙长大之后,肯定是个爱泡漂亮女孩子的主。”单叶看着儿子直摇头,对封夏解释,“其他人要抱他,除去长相好的女孩子,基本都不让抱。”

        “嗯。”戴宗儒在一旁点头,慢悠悠的,“所以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他比他爸爸聪明多了。”

        单叶脸立刻黑了,使劲拿眼睛瞪他,却碍于到底有旁人,不敢像在家里一样随心所欲。

        封夏在旁边也听到了,忍着笑帮小胖擦干净手,抱住小胖,看着单叶说,“以后有机会,我还想看看小胖的弟弟,一定也很可爱。”

        “好。”单叶连忙说,“你们以后有空可以到我们家来玩,在外面见面,到底对你们来说不是很方便。”

        封夏看了眼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身上的司空景,很高兴地着朝单叶点了点头。

        **

        为了避嫌,从餐馆出来,司空景让戴宗儒夫妇先将封夏送回酒店,自己晚半个小时出来、再打计程车回去。

        等到他敲封夏的房间门时,也已经快十一点了,封夏帮他开了门,神情似乎有些懊恼。

        “怎么了?”他看到她蹙着眉头,低声问。

        “我……那个,来了。”她怏怏地在床上坐下,没精打采的。

        原本还想好,今晚一定要把昨晚上被打断的事情做完,谁知道姨妈竟然来得那么早……

        真沮丧,下一次……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她摇着腿,撅着嘴生自己的闷气。

        他听了后忍不住勾了勾嘴角,在她身边坐下,搂住她的腰让她靠在自己肩膀,“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难过?”

        “才,才不是。”她瞥他一眼,“我是怕你憋得太过,最后还不是我难过。”

        他不答话,只笑着亲她的额头。

        “肚子疼不疼?”过了一会,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腹,问她。

        “不疼。”她摇了摇头,“就是觉得好麻烦……我觉得我真生错了,应该生成一个男孩子。”

        他揉她的头发,静默一会,“那估计,八卦周刊上登的头条就会是:司空景深爱其男友,首当其冲支持同性恋。”

        封淆了立刻笑了起来,在他怀里打了个滚,抱住他的腰,“多少少女心都要碎成渣渣了,太虐了!”

        “我先去洗个澡。”他这时抬头看了看钟,“如果觉得不那么难受的话,等过凌晨之后,我带你下去走走,好不好?”

        “啊?”她一怔,从他胸膛里抬头。

        “酒店旁边,就是G市有名的秦淮河。”他轻轻吻了下她的嘴角,又起了笑意,“免得你来G市一趟,除了知道酒店的房间长什么样,其他一概不知。”

        …

        等司空景洗完澡,两个人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差不多也是凌晨一点左右了。

        一前一后、前后隔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出酒店,封夏根据出来之前他告诉她的方向、走了没一会便看见了秦淮河。

        他比她早到,正站在河边的桥旁,静静地等着她。

        夏日晚风,整个城市都是安静得几乎没有一丝声响的,夜色里唯有浅而薄的几盏灯在一旁。

        也唯有她的爱人,正专心地等着她。

        她眼角一弯,快步朝他走去。

        “冷么?”看到她出现,他便伸手拉了她的手腕抱到怀里。

        “不冷。”她深吸了一口气,“毕竟是火炉嘛,早晚也不见得凉到哪里去。”

        他“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手掌抚在她背后、轻轻地有节奏地慢拍。

        “你别拍了……”过了一会,她的声音轻轻的,“我都快要被你哄睡着了……”

        他低头看她半闭着眼睛,困倦的样子,眼底便浮上了笑意,“那我给你讲点有趣的,好不好?”

        “什么?”他这么话少的人,竟然有闲情给她讲趣事?

        “你现在站的桥,是文德桥。”他声音低缓,“孙中山在这里,曾经用一张桌子做临时讲台,给当时的国民分析时局宣传。”

        他的声音在耳边,忽近忽远。

        她摇了摇头、晃去汹涌而来的睡意,抬头看着他。

        “李白和他的好友,也是在这里豪饮赏月的时候,写下了《玩月金陵城西孙楚酒楼》。”她听得入神,只知道看着他。

        哪怕是说这些史事、典故,都不会让人觉得枯燥。

        风流而淡雅,多情而专注。

        他的声音,是真的很容易让人犯罪。

        “还有吗?”过了一会,她问。

        “嗯……我记得,两小无猜和青梅竹马的典故,也发生在这里。”他的尾音带上了一丝调侃,“不过这两个典故,我觉得不适合我们。”

        “那什么适合?”她踮脚亲他的下巴。

        “天赐良缘?天作之合?”他装作思考。

        “不好……”她撇了撇嘴,“太通俗了……不够特别。”

        “那A大未毕业的中文系高材生,你请说。”他笑意更浓。

        “哼,就知道戳我痛处……”她挥了挥拳,“要不是我觉得没劲,念了一年半就跑来做演员,你今天能抱着我吗?”

        他实事求是,“不能。”

        “那不就好了。”她十分得意,“你只要记得,你家夏夏……还是非常有才华、德才兼备的。”

        “嗯。”他笑,“有没有想过,你不做演员,会去做什么?”

        “嗯……大学讲师,或者……作家、编剧?”她说,“没有想很多,你知道我的,想到什么,觉得有意思,就会去做了。”

        “对了,我刚刚在想,戴宗儒,他是不是医生?”她继而问。

        司空景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

        “看得出来啊,他这样的类型,温润如玉、貌比潘安的,就适合做美男医生。”她笑说,“我看人很准吧。”

        “那你有没有看出来,他老婆也是医生?”他平静地说。

        “啊?”她一怔,“对了,我差点都忘了,豆丁也是医生!”

        “而且他们夫妻两个。”司空景慢悠悠地爆料,“丈夫是妇产科医生,妻子是……泌尿科医生。”

        “噗……”她笑得肩膀都发抖了,直翘大拇指,“真是绝配!绝配!……不知道他们两个儿子,会不会以后也跟着继承爸爸妈妈的衣钵……”

        “那你希望,我们以后的孩子,要不要继承我们的衣钵?”他反问。

        封淆得一愣,抬头看他神情认真而专注,也跟着他的思路认真地想了想,“其实,说真心的……我不希望。”

        她只是很自私地希望,他或者他们的孩子,能够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既然他不能时时刻刻相伴,那只希望,她以后的孩子能够。

        “我也不希望。”他淡声说,“尤其是女孩子。”

        听到他这么说,封夏从他怀里挣开一下,抬头认真看着他的眼睛,“司空,你是不是并不支持我和你的职业所在圈子是一样的?”

        虽然他从未说过只字片语,但她始终觉得,他并不喜欢她呆在这个大染缸里。

        “你开心就好。”他的视线落在她身后夜色里的秦淮河上,半响,只这么回答。

        因为知道她好强,想让她开心,所以宁愿让经纪公司去协商,点名要让她出演与自己对戏的女主角。

        将她捧红,让她可以在他的庇护下,得到想要的一切掌声与欢喜。

        所以即使不赞成,他也只会做让她觉得开心的事情。

        封夏看着他在夜色里平静的眸色,心里一时之间突然很想问他一个问题,却终究什么都没说。

        “还有三天,《命运神祗》就能杀青了。”他这时忽然微微低下头,“我晚上离开片场之前听sharon说,《红尘》的开机会暂时延缓,因为两边的经纪公司对其他演员的定角还有争议、需要继续商讨。”

        她看着他的面容,感觉到他好像想说些什么,有预感般地续一下子就加快了。

        “遂,虽然时间有些紧,但是去佛罗伦萨小游一圈,应该没问题。”他绽开一个缓慢的笑容,“也是我陪你过的第一个生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