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二章

        **

        客厅里的气氛总有些莫名的奇怪。

        楼弈旁若无人,嘴里叼着根熟门熟路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冰棍、双手玩wii玩得不亦乐乎,司空景平静地坐在靠厨房那边的沙发旁,没什么表情地看着电视屏幕、眉头几不可见地蹙着。

        封夏在厨房里切土豆丝,弄好了基本的食料准备下锅之前,她擦了擦手想叫司空景进来、便回头朝没关紧的厨房门那边随意喊了一声,“来帮我打一下手。”

        “来了。”门外楼摭了她的声音,下意识地就按下了暂停键,起身准备往厨房走。

        因为往常晚上,他经常过来蹭饭,也基本都是这个模式。

        谁料到他刚一起身,坐在沙发上的司空景已经站了起来。

        楼弈一愣,动作顿了顿、视线恰好与侧过头来的司空景撞上。

        司空景的表情虽然没有起伏,但那一眼,多少有些不一样的色彩在里面。

        楼弈回过神来耸了耸肩,蹲下身子拿了遥控器继续若无其事地打游戏。

        司空景打开厨房门走进去,合上门,看见封夏背对着他、穿着可爱的轻松熊的围裙,正哼着歌踮脚要到柜子里拿东西。

        “别够了,我来。”他走到她身后,轻松地拿到了东西递到她手里。

        “哼。”她瞥了他一米八二的身高一眼,接过调料瓶子别过头去,“就知道欺负我只有一米六二。”

        她鼓着腮帮的样子像小猫似的,可爱极了,他淡淡笑了笑,微微俯身在她耳边说,“不知道二十公分是最好身高差么?”

        顿了顿,“生的小孩子会像我的,放心好了。”

        封夏撅了撅嘴,忍着笑把铲子塞到他手里,“嗯呢,所以、要当我的孩子爸爸……就必须要把家务活全包了,也就是说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司空景接过铲子,等着她脱下围裙、踮脚帮自己套上,看着她的眼睛淡淡地说,“还要上得了床。”

        他那样一张惑众的俊脸,配上永远淡定漠然的表情,再对上嘴里耍流氓的话,简直是……太违和了。

        她“噗嗤”一笑,摇了摇头,“把你这句话录下来,放到网上,然后估计不出半天,基本上所有女孩子的起床闹铃都换成这个了……”

        他不置可否,这时等她从身后系好围裙带子、绕到他身前时,他微微弯下腰、将侧脸靠到她眼前。

        封夏弯了弯唇,笑眯眯地在他的嘴唇上轻轻印了一下。

        …

        娱乐圈现在红到发紫的小天王在厨房里亲自下厨,封夏关上门走出来,就看见楼弈正似笑非笑地在沙发上看着她。

        “干嘛?”她在他身边坐下,“笑得那么肉麻……”

        “啧啧。”楼弈感叹,“我在想我要是现在拍张你俩在一起的照片往微博上一放,他的粉丝们会出多少钱买你的人头……”

        “切。”她轻轻拿脚踢他,“那死之前我也要去告诉陈薇薇……你已经暗恋她很久了……”

        陈薇薇是他们所在的公司现在同样在捧的新人,是个长得很萌的女歌手。

        楼弈一怔,立刻傲娇了,将另一个遥控器丢给她,“君子动手不动口!”

        两个年级相仿的人开始不甘示弱地在wii上拼杀起来,司空景从厨房走出来的时候,恰好看到楼弈被杀得恼凶成怒伸手要去捏封夏的脸。

        “夏夏。”他站在厨房门口淡淡叫了一声。

        “嗯?”封夏回头看到他,连忙从沙发上下来朝他走过去,“做好了?”

        “不是。”司空景解下围裙,交到她手里,“刚刚做好一个菜,sharon就打电话来了。”

        她顿时露出了然的神情,“她是不是说要是你今天晚上之前不回到片场,就把你倒吊起来揍一顿?”

        他摇了摇头、沉吟片刻,压低了声音,“三个月内不准我回S市。”

        封夏一怔,叹了一口气、马上拿起座机帮他叫了出租车。

        车到了门口之后,她站在门内小心翼翼地帮他整理好衣服领子,神情多少有些不舍。

        他看着她,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每天晚上会打电话给你的。”

        “嗯。”她其实也早已经习惯,很乖地点了点头,最后轻轻勾了勾他的手指,“早点回来。”

        “好。”他最后再看了她一眼,打开门走了出去。

        他人一走,她整个人就觉得空空落落的,到厨房去把他没做完的菜做完端出来,脸上就没有什么笑容了。

        “哎。”餐桌上,楼弈嚼着米饭,托着腮拿筷子轻轻敲她的脑袋,“魂都跟着他走了。”

        封夏揉了揉额头,扒了两口饭,也没应声。

        “也都快半年了吧。”他想了想、安慰她,“我记得你刚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已经红得不行了,聚少离多都是家常便饭,有什么好难过的。”

        “我知道。”她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我没事的。”

        她不是承受不起。

        只是真的,太贪恋他在自己身边的哪怕一分钟。

        “来,跟我说说你和他到底是怎么好上的。”楼弈给她夹了一管菜,“要不是我上次拼命抢了你手机过来,大概你俩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我都不知道孩子的爸是谁。”

        封夏被他逗笑了,白了他一眼,“八卦。”

        他“切”了一声,“你以为要不是我跟你铁得跟锅铲似的,我一个大老爷们八小姑娘家家的闺房秘事干什么,娘都娘死了。”

        “所以说——”她盛了一碗汤给他,眨了眨眼睛,“大老爷们,吃你的饭,别娘~”

        楼弈被她气绝,干脆什么话也不说,吃饱了饭就一溜烟地跑回家去了。

        楼弈走后,她把碗筷都洗了收拾好,去削了一个苹果,抱了笔记本电脑在床上,看了一会***之后,懒洋洋地刷刷微博。

        她因为在几部红剧里演了配角开始走红,现在粉丝刚上百万,发一条微博、也差不多会有几百条的评论。

        褒贬自然都有,但是还是褒位居更多,尤其是女孩子,好像都特别喜欢她。

        而为了避嫌,她和司空景之间并没有互相关注。

        他的新闻几乎铺天盖地都是,她随意就点了他的头像他的主页。

        那个黄彤彤的3000万的粉丝量还是能把她噎一口。

        她视线从他那张别人帮他拍的照片做的头像往下,才发现他一个小时之前发了条新微博。

        没有文字的赘述,只有一个小猫的表情符号,下面则附着一张照片。

        是一只很萌的小猫耷拉着耳朵、趴在桌子上的图片。

        她一看到图片,顿时嘴角就勾了勾。

        他很早就和她说过,如果拿其他的生物来衡量她,那必定是猫。

        又会撒娇、又会卖萌、脾气也倔。

        好奇又忐忑地点开了20000+条评论,果不其然一大排的评论伴随着无数的感叹号。

        “司空大人竟然在卖萌!天呐!我要死了!!”“你们不觉得景肯定是有女朋友了吗!你们难道不觉得这图片含着春风十里的寓意吗!”“司空大人我爱你3344!让我当那只猫好吗我求求你了!”……

        基本都是这样的留言与字句。

        她边看边摸着肚子笑,笑了一会,手机铃就响了。

        “喂。”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星标的符号,她眉眼弯弯接起来,躺倒在床上。

        “看到了么?”电话那头很安静,他应该是从飞机下来之后直接进了酒店,从房间里打来的。

        “什么?”她佯装没看到。

        “微博。”他耐心地淡声说。

        “啊?”她翻了个身,“你发什么了?我没看到啊。”

        那头静默片刻,传来他低低的笑声,“说谎的孩子,鼻子会长长。”

        被戳穿的某人轻哼了一声,捂着微烫的脸,“谁知道你这只猫是发给谁的,是谁家养的……”

        “网上随便找的。”他似乎刚刚坐到椅子上,“觉得像你发呆时候的样子,就发了。”

        她不说话了,被手覆盖着的脸庞上都是笑意。

        “司空。”两人静静地都没说话,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你还记不记得,当初……”

        “当初什么?”他嗓音低沉。

        “当初……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她想着楼弈刚刚的问题,突然很想听他是怎么说的。

        司空景听了后“嗯”了一声,没有说下去。

        封夏翻来覆去了好几次,他还是不说话,她试探性地说,“喂,睡着了嘛?”

        “没有。”他立刻便接口,“我只是在想……”

        “想什么?”她连忙问。

        “想当时,你头发刚刚过耳,就像个男孩子。”他慢吞吞的,“真的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用美色惑人迷心智来形容。”

        她那个时候一直是短发,跟他在一起之后蓄起来,现在刚及肩膀。

        她立刻听明白了,“哟,敢情你本来是想用点好措辞来形容我们的初遇,结果发现实在形容不出来对吗?”

        她的声音气鼓鼓的,他隔着电话都能想象她说话的样子,用手抵着唇轻轻笑了。

        “别笑。”她直起身,盘着腿,“司空同学,请老实招来。”

        “嗯。”那边他似乎是真的认真在想了,“我记得,是不是在《晴天》那部剧里?”

        封夏点了点头,意识到他看不到,又口头补充,“是在那部剧,你演男主角,我演二号女配。”

        “然后,那个时候正好有一场戏,是在烈日下拍的。”他的声音低沉而安静,“……我不记得具体名字了,好像就是当时的那个女主角,她休息的那张椅子不知道怎么坏了。”

        “然后全体剧组,没有一个人愿意站起来把自己的位子让给她。”他继续说,“后来你就站起来,什么都没说,捧着盒饭就跑到树下面去吃了。”

        “嗯……”封夏也在回忆,“那女主角是那种特别吵的类型,谁都讨厌她。”

        “那你为什么把位子让给她?”他问。

        “嗯?”她随意地说,“我只不过觉得,她一直在你位子旁边绕来绕去,恨不得直接坐你大腿上,我觉得你好可怜,然后就把位子让给她了啊……”

        “再说,”她挑了挑眉毛,“树荫底下还比太阳底下阴凉点儿,我最怕热了,所以我是变相救了你,快感谢我……”

        那头司空景又被她逗笑了,“确实像你的风格。”

        好像什么都看得清楚,但也无所谓那些明里暗里的东西。

        活得比谁都随意、肆意。

        “后来,”他继续说下去,“有一天晚上,我不知道怎么了,正好经过你休息的房间,见你门没关,你正趴在床上玩拼图,我就走进你房间了。”

        封夏眯着眼睛,也跟着他的话在脑海里找那一段记忆。

        “我们俩当时好像什么话都没说,然后我就跟你一起,用了一整夜,把那副2000块的拼图拼完了。”

        他没有再说什么。

        “啊?”她有点意外,“就这么没了?”

        “嗯。”他喝了口水,“后来回到S市,我就问sharon要了你的电话号码,就给你打电话了。”

        “喔……”她点了点头,自言自语,“我还以为是什么很狗血的小言剧情呢……不过我还是没觉得,我有什么地方特别吸引你啊。”

        两个人又说了会话,他知道她明天还要去片场、为了让她早点睡,便先道了晚安。

        放下手机,他在椅子上坐着没动,闭目养了会神。

        其实真正动心的时刻应该是那天玩拼图的凌晨吧。

        “喏……”那时候都快凌晨四点了,她睡眼惺忪,用手指了指最后几块拼图的其中一块空缺,“你手里那块,应该是放在这里的。”

        他依言放上去,果然准确,她两手托着脸颊就抬头看他,笑眯眯的,“我说得没错吧?”

        她弯弯笑着的眼睛,让他怔了很久。

        其实,后来想想,她那个时候像小孩子一样的笑容,实在是谈不上美人一笑的倾国倾城。

        但是却让他,无论如何,一想到,便能无法再安心做任何事情。

        而且那个笑容,也是之后那好几年的时光里,唯一能让他安睡的良药。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