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一章

        **

        从片场出来的点正好是S市的高峰堵车期间。

        S市响是闷热的,没有湿度,封夏一路上坐车坐得都有些反胃,靠在助理jessie身上正昏天暗地的时候,司机才好不容易将她送到市中心附近的小公寓群。

        她一天拍戏已经累得不行,跟jessie告别之后,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几乎连滚带爬。

        好不容易才跑到其中一栋别墅的门口,她从包里胡乱翻出钥匙,谁知刚插|进钥匙孔,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嗯?”没等她发愣,门里的人已经伸出手、将她从外拉了进去,之后立刻合上门,从头至尾都没有露出过脸。

        “司空?”大门关上,她跌进那人的怀抱里时一怔。

        “嗯。”那人淡淡应了一声。

        “你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他用的是走之前她帮他准备的沐浴露,与她是一款牌子的,闻在鼻息里尤为舒服,她被他拥着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轻声说,“《命运神祗》不是说要拍三个月的吗?Sharon知道你回来吗?”

        他抱了她一会才放开她,低头看着她淡声道,“她不知道。”

        封淆了一怔,抬头挑眉看他,“司空景同学……你难道不怕被她剥皮吗?”

        Sharon是他的经纪人,射手座女强人一个,性子豪爽开朗,虽然与他关系是交好,但有些工作方面的原则问题,一向是不会让步的。

        所以他作为男主角这样在开拍期间毫无缘由地翘班,当导演和其他演员都是死的吗?

        “她在盯其他艺人的戏。”他这时在沙发上坐下来看着她,脸上没什么表情地回答,“有点累了,就说把没有我的那几场戏先提前拍。”

        他说话的语气平常得就像是说自己只是一顿饭局没有到场,完全不像是刚刚放了一整个今年年度最被期待上映的电视剧剧组的鸽子。

        “唔。”她知道管不了他,所幸什么也不多说,去卧室换上了睡衣,走到厨房去倒水喝。

        她从小就很容易出汗,虽然身上松松垮垮只穿了一件衬衫,但是喝了几口还是觉得热得不行,伸手开了前面两颗扣子,握着杯子走到客厅。

        司空景坐在沙发上正拿着遥控器不断切换着频道,眉头微蹙着,有点不耐烦的样子。

        他坐着的样子,也很好看。

        因为即使是坐着的时候,他也从来不会东倒西歪、四仰八叉没有拘束,双腿会整齐交叠着,整个人即使是放松的状态,但是看上去还是与寻常人都不一样。

        怎么会一样呢?他现在只要如此随意地走出去,不出片刻,整个市中心城区估计都会瘫痪。

        看了一会,封夏把杯子放到茶几上,走到他身边坐下。

        他见她走过来,神色稍稍缓和一些,没有说话、只看着她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腿。

        她一看就明白他的意思,笑着往后一躺,在他的腿上准确地找到一个舒服的位子枕着。

        “不开心?”电视机虽然开着,但是却没有人再去注意,他向后靠在沙发背上低头目不转睛地看她,她便仰面伸手轻轻舒展他的眉眼。

        “没有,只是这个天气,热得有点不舒服。”他回答,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瘦了。”

        “嗯,其实……”她撅了撅嘴,“你去问jessie和盈盈,她们都知道我每天吃多少东西的……”

        “今天中午在片场叫外卖,我一个人点了一整个毛血旺,都是我一个人吃掉的,其他演员看得都吓死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天气那么热,都不怎么影响我的食欲。”

        她嘴巴生得小,说话的时候特别可爱,他看着看着脸上就有了点淡淡的笑意,“吃货。”

        “有意见嘛?”她揉乱他的头发,翘着嘴,“你嫌弃我,那我现在就开始节食减肥。”

        他伸手握住她作乱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不要节食,女孩子太瘦不好。”

        末了,他又补上一句,“现在这样很好,你吃不胖。”

        “那你怎么不去跟你剧组那位‘女神’说?”她眨了眨眼睛,“人家上次受采访的时候都说了好吗,努力节食减肥,希望和你合作的时候是最好的形象哟。”

        司空景没有接口,似乎完全都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的样子,只是伸手将她从腿上抱起来,让她在自己腿上坐好。

        “都是骨头,抱起来感觉不好。”他抱住她的腰身,神色淡淡的,“而且,减肥不只减一块地方的肉。”

        封夏一开始觉得他这句话没什么,后来发现他的视线淡淡落在自己领口附近,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以前听人说过,减肥减下来之后,胸这一块地方也会有一点缩水,反之、若是胖了,那一块也会相应地有变化,所以某人的意思是……她减肥减得胸会更小吗?

        “流氓。”她小声嘟囔。

        司空景听了笑意更浓,收紧手臂、亲了亲她的额头。

        他笑起来的时候,她甚至都不太敢去看他。

        不是那种完全阳光型的绽放,而是带着一点的内敛和含蓄、却又让人欲罢不能的耀眼。

        “我都放了一整个剧组的鸽子了……”他微微低下头、靠在她嘴唇边轻声带着笑意说,“不回来耍点流氓,不是不合算吗。”

        他说着,亲她的嘴唇、流连向下,亲她的下巴、渐渐移动到脖颈。

        封夏的脸微微有些红了。

        他这几天拍戏,应该没有时间刮胡茬,浅浅地在她的皮肤上有些许地痒,她笑着躲,他却不依不挠,这时竟用嘴咬开她下一个领口的扣子。

        “我想……”他轻轻吻了吻她的锁骨,“夏夏想么……嗯?”

        尾音上翘的宠溺音色带着蛊惑,听得她都有些发颤。

        人人都说他冷漠,只要展现出些许的情感便可以让整个娱乐圈为之疯魔,可是谁都不知道他对着她的时候,却从来都不会吝啬他极尽难得的柔和。

        这样的他,让平时一向头脑清醒的她都得以疯魔。

        “嗯……”她脸颊泛着好看的红,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给他,哪怕是要把自己的全部、最初、最美好的都给出,她都甘愿。

        只要是给他。

        他的眼底渐渐出现一丝带着情潮的漩涡。

        她衬衣下面只是一条及大腿的短裤,他的手从她的裤子边沿向里,将裤脚向上推,手指触到她臀部光滑白皙的皮肤。

        往常每一次,都只是点到即止。

        她在演艺圈初出茅庐、崭露头角,工作的量度自然不比他,因此每一次见面,都只是他抽到空,赶回来见她哪怕短短半天。

        在一起的时候本来就短,所以有时只是两个人靠在一起看看电视、有时只是吃他做的饭,他或许是怕逼得她太紧,在这一方面,从未舍得勉强过她。

        “司空……”她抱住他的脖颈,与他接吻时轻声在他嘴边说,“我……”

        他低下头去吻她的雪白丰盈,热灼的气息呵在她的胸口。

        她只觉得身体里,渐渐有暖流渗出。

        “……害怕?”他半解开她的衬衣,褪下她的胸衣。

        封夏轻轻摇了摇头,咬着唇沉默了一会,才很小声地说,“我的身体……是不是……不够好看?”

        他见过那么多的女艺人。

        圈内圈外,无论多大牌的、对着他都是蜂拥而上,每一个自然都是绝色,她不知道他在她之前,是不是早已尝过更为香艳的情|色。

        她与他在一起之后,就不敢去想他的过去,也从不过问。

        “我没有对象去比较。”他这时从她胸前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沉吟片刻才淡淡开口,“但我觉得很好。”

        他很喜欢。

        他这句话,已经说明了些什么。

        她几乎不敢置信,看着他眼睛都瞪大了。

        “所以……”他捧住她的脸颊,浅浅地吻她的眼睛,“不要害怕,我也一样。”

        我与你一样,值得你的最好与最初。

        封夏一直看着他,这个时候觉得自己眼眶微微有些发胀,忍了好一会,才“嗯”了一声,手臂更紧地圈住了他的脖颈。

        他抱住她的身体,用了比平时多的力,似乎想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般亲吻、交缠。

        就在这个时候,家里的门铃忽然响了,“夏夏,开门。”

        还有声音在间隙地叫她的名字。

        她上半身已经光裸,软若无骨地被他抱着,而她也已经能感觉到,臀下的他正一点一点地起了变化。

        “门铃……”她喘息着在他耳边重复地说,“应该是盈盈,她刚刚打电话跟我说,等会会来找我说接下去档期的安排的。”

        司空景蹙着眉停下了动作,缓和了一会,才拿起旁边的衣服帮她穿上。

        她乖乖任由他穿好,脸带歉疚地亲了一下他,起身小跑过去开门。

        “夏夏,surprise!”门外的人等她一开门,就动作极快地伸手挡着门、闪身便走了进来。

        司空景一直在沙发上看着,这个时候起身、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

        这个人不是封夏的经纪人简羽盈。

        带着鸭舌帽,穿着T-shirt和短裤的打扮,俨然是一个男人。

        “……楼弈?”封夏也没料到不是预想中的人、刚刚吓了一跳还以为是狗仔和粉丝找过来了,等到对方摘下帽子,才松了一口气。

        “哈哈哈,哥刚练完舞就过来找你了好吧!”楼弈英俊的眉眼还带着夏日的汗湿气,“热死我了,快给我拿杯水去。”

        封夏还没回答,就已经被人从身后虚虚环住腰身。

        司空景已经走到了她身后,正面看着楼弈。

        “嗯?”楼弈才发现屋里还有别人,定睛一看,立刻吹了声口哨,“哟呵,终于见到真人了!”

        他好像丝毫没有惊讶的样子,视线在司空景和封夏之间兜了个圈,脸上渐渐露出坏坏的笑意,“看来我今天来的不是时候啊,两位是刚刚从温柔乡里被我拖出来了吧?”

        “今天?”司空景突然打断他的话,却没有看他,只是低头问封夏。

        “嗯。”她向他解释,“楼弈是跟我一个公司的艺人,跟我差不多时间出道的,也是盈盈带的,所以玩得挺好,他这两天晚上没有戏,所以练完歌会来找我,一起玩一会wii再走。”

        “不用多解释啦,我只是个新人罢了,哪能高攀得起Uranus的认识?”楼弈打了个响指,笑嘻嘻的。

        司空景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神色又恢复到在人前那般的冷漠。

        他确实不认识楼弈,也确实不需要去认识。

        但是,她没有向他提起过这个人,而且这个人,非常明显地早就知道自己与她的关系,那就说明这个人与她的交情很深。

        知道他们在一起的人,除去她的经纪人与他的经纪人,现在有了第三个。

        封夏明显感觉到气氛有点僵硬,她抬头看了身侧神色淡冷的司空景一眼,伸手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我去做晚饭,你今天留下来的对吗?”

        她的声音里明显带上了一点撒娇的意味,两只眼睛亮亮的,带着期盼和爱恋,让他无法、也不愿意拒绝。

        “嗯。”他沉默片刻,应了一声,没有再看楼弈,回身走回了沙发旁。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