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好久不见》

        桑玠著

        楔子

        **

        香港。

        盛夏炎炎,整个红馆却都充斥着震耳欲聋的掌声与尖叫声,数不清的观众握着闪耀的荧光棒、荧光牌,视线都牢牢锁定着台上最夺目的女人。

        伴随着混响效果极好的音响的终止音,台上刚刚结束一系列高难度地板动作舞步的封夏起身站直,用力喘息了几声、握着话筒笑着朝台下所有的观众鞠躬,“谢谢,谢谢大家!”

        “summer!”“summer!”“summer!”……

        一声比一声响的呼号声、口哨声,盖过耳际、盖过红馆顶端奠际。

        恍然如梦。

        她当之无愧、无人争议地站在以著称只有时下最最当红的艺人才能举办个人秀的红馆,接连开了三场演唱会。

        况且,歌手也只是她其中一面的身份而已。

        封夏站在打得刺目的聚光灯下,望着台下看不清细致的无数年轻面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有多久了呢?

        好像是……第六年了。

        “安可!安可!”演唱会的歌曲已经全部演唱结束,粉丝们的热情却比之前更要高涨万分,几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齐声高呼她再多加演几首歌曲。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她回过神来,伸出左手朝台下做了一个手势,扬着唇角笑了笑,“那就再加一首,你们让我想一想,唱哪首比较好。”

        谁知她话音刚落,演唱会的插幕主持人突然从舞台的侧后方走了上来。

        封夏一怔,心里觉得有些奇怪。

        按照顺序,主持人之前已经有过最后一次的插幕,应该最后由她自己谢幕退场就好。

        “咳咳,我又出现了。”主持人是个叫Kay的年轻帅哥,和封夏搭档过多次,主持风格十分幽默,“我知道你们其实比起summer更想看到我,呐,其实我又屁颠屁颠地跑上来……是有预谋的。”

        他对着台下有些贱兮兮地笑,“而且……是连summer都不知道的预谋哦!”

        她看着kay,心里突然涌上了一股难以言明的预感。

        “这个预谋就是……”kay挤眉弄眼,语速飞快,“主办方和summer的经纪团队很早之前就安排好在summer这次红馆三场演唱会的最后一场,也就是今天,所有歌曲演唱结束之后,邀请一位特邀嘉宾,和summer合唱一曲作为安可的谢幕!”

        情况越来越超出想象。

        从来没有一位特邀嘉宾,是在全场结束安可的时候出场的。

        场面火热到爆棚,台下的粉丝激动到几乎沸腾,万人叠声催促着他赶快说下去。

        这么多年见惯各种各样的事情,封夏虽然心里越来越没底,脸上还是维持着笑容,表现出惊讶的样子配合kay。

        “你们先猜猜看……是谁?”kay还欲说还休、做足功夫吊足人胃口。

        这个时候台下自然密密麻麻各种各样的猜测都有。

        有猜测是封夏圈内最交好的两位女性好友,视后蒋宜和当红女歌手陈薇薇的。

        也有猜测是封夏的亲哥哥,知名作家封易修的。

        “ mercury!”“mercury!”……

        但是零零总总的其他呼声叠加起来,只等于绝大部分人口中的一个名字。

        “水星”楼弈。

        这是圈内圈外人、八卦周刊和狗仔都争相在寻求是否真的是事实真相的,封夏的唯一一个没有一口否认的绯闻男友。

        与她年纪相同,前后只差一星期的时间同时出道,现在与她齐名、圈内地位相配、也红到发紫的男艺人。

        “哎,你们这些猜测都太老套了!”kay摇了摇头,“mercury呢现在应该在summer家里等她才对吧,怎么会来红馆当嘉宾呢?”

        他竟然拿这个人人都津津乐道的八卦在封夏当面开了个玩笑,台下的粉丝又笑又高分贝地尖叫,现场的秩序都有些无法维持了。

        封夏无奈地撇了撇嘴。

        “好了,现在就是公布正确答案的时候!”kay刻意压低了自己华丽的声线,“其实这个人呢,与summer在很早之前就有渊源了,你们应该猜得到的。”

        “五年前,summer第一次尝试做歌手的时候,是为她的第一张专辑所有歌曲作曲的人……”

        听到这句话,台下的粉丝一下子竟然全部安静了下来。

        “并且,这十首歌曲里有一首歌曲,还是他亲自作词,并且担纲MV男主角的。”

        “我想,有可能我们这一整代的人,连同我们的父母、稍长的长辈、年纪比我们小的一代,都不可能不知道他的名字。”kay不徐不缓地说着,侧头看着封夏的眼神里也渐渐带上一丝复杂。

        “让我们有请uranus,司空景!”

        司空景。

        他的出现,只需要这三个字。

        不需要任何的、附加的赘述。

        封夏从kay开口说关于那个人的第一句话开始,就握着话筒,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他。

        而台下的观众,这个时候已经由之前那几秒钟的全体安静,转而变成疯狂的、可以说是嘶声力竭的尖叫。

        甚至比这一场演唱会2个小时的任何一个时刻,都要疯狂。

        Kay说完这句话,台上的灯一下子就暗了下来,他趁着换灯的期间、伸出手用力拍了拍封夏的肩膀要她回神,接着动作飞快地退了场。

        封夏左手边的地底式旋转梯,这个时候慢慢地打开了。

        她握着话筒,没有表情地侧头往那边望去。

        司空景的脸庞慢慢地出现在了聚光灯下。

        他站在阶梯上,一点一点地上升,出现在只离开她三米远的地方。

        “我等你太久久到我已记不清你的笑容”

        “我等你太久久到你送我的画卷已消融”

        他从阶梯上走下来,迎着她依旧怔愣的目光朝她走来。

        “你离开太久我总以为你早已忘记了我”

        “你还记得吗星空下我对你说的三个字”

        他的眼睛与发色一样、是不经任何修饰的墨黑色。

        眼睛下是挺拔的鼻梁,嘴唇很薄,皮肤很白、却又不是阴柔的那种样子。

        他没有哪怕一点点的变化。

        容颜、神情、摸样、包括握话筒时的手势,和她记忆中的每一幕,渐渐重叠了下来。

        她恍恍惚惚里,想起了他在红透天的《命运神祗》里的扮相。

        握着拄杖的神祗留着银色的长发站在壁柱旁,沉默而安静地听着吟诵,像是一幅古老的画。

        “我还记得呢你睡着时微颤的睫毛”

        他一步一步,终于走到了她的身边。

        封夏用右手手指甲用力地掐着自己的手心,看着他的眼睛开口唱了下一句。

        她调整着呼吸,用尽全身每一丝力气努力地咬准每一个音准、每一个字,跟着他并肩向台前走去。

        这首歌,是她闭着眼睛、无论在做什么都能唱出来的。

        这首歌,是她的成名作,是之后多少新歌都无法推翻的经典。

        这首歌,是所有粉丝,还有她心里的无可取代。

        他声线低哑而又带着磁性,她声线清凉却又辗转。

        相依相陪,天作之合。

        她边唱着,只觉得现在经历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因为过去的六年里,在一起或者分开后,他们都没有在公众面前合唱过这首歌哪怕一次。

        渐渐的,台上两人的演唱渐渐变成台下全体万名粉丝的合唱,粉丝们整齐地挥舞着手,看着台上的两人、跟着曲调清唱。

        有很多的女孩子,边跟着唱着、边抬起手用力揉了揉眼眶。

        “你还记得吗我偷偷买给你的花”

        “你还愿意吗来缩短我们的时差”

        整首歌尾声部分,司空景突然伸出手、牵住了她的手。

        封夏浑身一震,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

        很快她反应过来,维持着笑容、摆好身体随着曲调缓慢地舞了起来。

        好像所有一切的介质都消失了。

        什么都看不见,只有他们,在空旷的平地上,安静地跳着舞。

        “你还回来吗我站在原地等你好久”

        他慢慢收起手臂,将她一点一点旋转到自己的身体内侧。

        “你还需要吗我为你妥协一切的喜欢”

        他搂住她的腰身,低头对上她的眼睛。

        随着他们最后一个尾音落地,“咔嚓”一声,全场的聚光灯一下子全部暗了下来。

        舞台变得漆黑一片,台下所有的粉丝都看不见他们,却用尽最高的分贝张着嘴尖叫欢呼。

        “我喜欢他们六年了。”

        站在贵宾席第一排的一个女孩子这个时候握着自己男朋友的手,眼睛通红地望着漆黑一片的舞台,“你知道吗?为什么大家都宁愿猜楼弈是夏夏的男朋友,也不愿意去提司空。”

        “不是因为楼弈比司空好,而是因为大家都觉得,当时夏夏和司空密切往来、后来那么多年不同台,其实是因为他们一定私下里一直在一起,大家都不想让任何的外界因素去破坏他们,除了司空、没有人配得上夏夏,反过来也一样。”

        他们相配到……所有人都不愿去提起一方、与另一方联系在一起。

        …

        台上没有任何的灯光。

        封夏被司空景搂在怀里,贴着微不可见的距离,被他的气息环绕着。

        黑暗里只看得见他的眼睛。

        他维持着这个动作,一直没有松开她。

        她不敢呼吸、希望灯光快些亮起来,他可以松开她,但好像却又不希望灯光打开、永远一直这么黑暗下去。

        黑暗里她感觉不到自己的续和脉搏,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台下的尖叫声还是没有断过,他这个时候却突然低下头靠近她,直到贴近她嘴唇的时候才停下来。

        他看着她的眼睛,嘴唇贴着她的嘴唇、淡漠地开口说了四个字。

        “好久不见。”

        淡漠的、淡和的声音,听在耳里却觉得滚烫。

        她微微扬了扬唇、慢慢闭上了眼睛。

        ——————————————————————————————————————————

        请看作者有话要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