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渣婚之后-> 65、番外二有压迫就有反抗
65、番外二有压迫就有反抗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65、番外二有压迫就有反抗
        方振东是真有点挺不住了,虽说不顾小媳妇儿的强烈反抗,把她弄到新兵连是自己的决定,可小媳妇儿刚一走,方振东就有点不习惯起来。(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请记住的)
        在团部还好,晚上回了家清锅冷灶的,没有温暖的灯光和熟悉的饭菜香,还有小媳妇儿甜甜的笑容,总觉得浑身都不对劲儿,尤其他为了杜绝小媳妇儿以孩子为借口,早早就把孩子送回了方家了,因此家里更显得空空荡荡,说不出的冷清。
        晚上躺在床上,没有媳妇儿抱,方振东竟然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总是想着小媳妇儿怎么样了,被他宠的越来越娇气的性子和柔弱的身体,禁不禁的住新兵训练。
        其实新兵训练前期的强度一点儿都不高,就是站军姿和走队列,方振东也没想让小媳妇儿真当兵,就是觉得她体质实在差,该好好锻炼锻炼。
        先头想督促她每天跑步,可媳妇儿小嘴一撅,放□段滚到他怀里可劲儿的一撒娇,他这心就软了,说起来惭愧,在外面令出如山的方团长,在自己媳妇儿面前,那也是英雄气短,难过这道美人关啊!
        但是两人体能实在悬殊太大,尤其在那事儿上,往往他这边正来劲头,低头一看,小媳妇儿哪儿已经疲累的沉沉睡去,或者更干脆,直接晕倒了事,经常弄得他上不来下不去的难过,为了长久的河蟹和性福生活,方振东坚决挺过了小媳妇儿眼巴巴看着他的可怜目光,狠心咬牙把小媳妇儿送进了新兵连。
        小媳妇儿别扭的小性子一上来,也不再软语求他,梗着脖子,包儿一背,气哼哼的走了,弄的方振东哭笑不得。
        可方振东没想到小媳妇儿这次气性还挺长,连着三天电话都没一个,他打过去新兵连,她一听是他,话都没说,直接就挂断,第一天如此,第二天依然如此,到了第三天,方振东那心里就开始长草了。
        在团部里跟个拉磨的驴一样来回转,眉头皱的死紧,脸黑的和包公有一拼,浑身嗖嗖的冒寒气儿,加强团的兵们都能躲多远躲多远,如非必要,绝对不会靠近团部一步,也因此,这几天团部里格外清净,只有老冯那是怎么也躲不开的。
        寒引素进新兵连的事儿是老冯一手办的,他当然知道底细,要说可着几个军区正团级以上的干部都算上,舍得把媳妇儿正经儿当个兵操练的,也就振东一个,亏了他怎么舍得。()
        尤其他媳妇儿细皮嫩肉娇娇弱弱的,到了新兵连,不用想也知道,一准适应不来,小萌萌都一岁多了,这两口子结婚的日子也不短了,可平常瞅着,依然热乎的蜜里调油一样,怎么忽悠一下,就舍得把媳妇儿送新兵连去了呢?
        老冯这几天百思不得其解,这会儿看到来回踱步显见得欲求不满,浑身躁动的方振东,忽然灵光一闪就开了窍,老冯的目光划过方振东粗壮的胳膊根子和坚实的胸膛,突然笑了起来:
        “振东,你非得把小寒送新兵连去操练,不是因为你两口子哪方面不和谐吧?当初刚一瞅见小寒的时候,我心里就替她捏了把冷汗,就你家小寒那小身板,禁得住你折腾吗?”
        老冯说完,发现方振东根本没理他这儿茬,还在哪儿来回转磨,可搭档多年,方振东脸上即便不动声色,老冯也能看出来,自己说不准猜了个正着,不禁更是咧开嘴笑了起来。
        笑完了,瞥了眼窗户外头,貌似聊闲话的开口:
        “今儿可够热的,那帮新兵蛋子们,也不知道训练的有点样子了没?”
        余光发现方振东脸上的表情虽一丝儿没变,可眉头皱的越发紧了一些,老冯心里暗笑,又加把火:
        “听说那帮新兵连的秃驴们,现如今没事儿就往女兵的训练场钻,那殷勤劲儿跟打了鸡血似的,要说这帮混小子真比我们那时有福多了,还赶上特招了拨女兵进来,听说真有几个漂亮的,尤其你家小寒,啧啧!一进新兵连就炸营了,那帮小子们,眼睛嗖嗖的恨不得扎……”
        老冯的话没说完,方振东已经直接拉开大门,瓮声瓮气的打断他:
        “我去新兵连视察一下训练进度”
        撂下话,人就没影了,老冯呵呵笑了半天,随后追了出去,这乐子百年难遇,可得去瞧瞧热闹。老冯心里不禁感叹,振东毕竟还年轻啊!没什么经验,俗话说的好,宁得罪小人不得罪女人,尤其媳妇儿那就更不能得罪了,你这会儿整治了她,回头她收拾你的时候,你就知道锅是铁打的了。
        方振东也知道老冯这是在一边敲铲子,没安什么好心,可这心里也实在想小媳妇儿,琢磨着就过去看一眼,谁想刚进训练场,远远就看见两个傻大兵眼睛冒着光,眼珠子都不错一下的瞅着他家小媳妇儿。
        她小媳妇儿那被阳光晒得粉红粉红的小脸上,挂着个羞涩的笑容,看上去比那边十**的小姑娘们还更水灵,真***,方振东心里那股子嫉火嗖就烧了上来,微微眯了眯眼,嘴唇抿成了一条线,拳头张开了握紧,握紧了又张开,浑身那股子咄咄逼人的气势,令迎上来的王大彪,眼皮蹬蹬的跳个不停。
        还得硬着头皮,引着方振东和跟在后面不急不缓进来的冯政委,到了队伍最前面介绍训练情况等等。
        见首长过来视察,这帮本来已经晒得蔫头耷拉脑的女兵们忽一下来了精神,一个个挺胸抬头,军姿站的别提多标准了,一双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无一例外的全部落在方振东身上,一张张小脸激动的不行。
        寒引素站在队伍末尾,也站的笔直,可嘴角不由瞥了瞥,心说多大年纪了,都奔四的老男人了,还在这儿骗懵懂的小姑娘,不要脸,可也止不住心里那股子突突往上冒的酸水。
        方振东简单的说了几句场面话,就从队伍一头缓缓迈过去,走到寒引素正前方站定,老冯在后面差点没笑出声,这振东两口子太会整事儿了,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方振东的目光落在小媳妇儿身上,半天都移不开,才不到三天时间,人仿佛瘦了一圈,汗水顺着晒的通红的小脸淌下来,瞬间就没入颈间……方振东深吸一口气,迅速移开目光,转身迈开大步走了。
        这天训练结束,寒引素就被指导员异常客气的请到连部,不一会儿王大彪就派人把她的东西都拿了过来,跟送神一样的送着她走了。
        寒引素刚走出新兵连,就看到小刘等在哪儿边,寒引素瘪瘪嘴,根本想装没看见,绕过他就要走过去,小刘急的直搓手,心里说,就知道这不是个好差事,团长把嫂子得罪苦了,又怕嫂子使性子不回家,这才让他过来接,冯政委说的真在理儿,他们团长这就是没事找事。
        小刘可不能让嫂子真走了,急忙追过去,嘿嘿笑了两:
        “嫂子,团长让我过来接您回去”
        说着,手脚飞快的抢过她手里的包,打开车门,寒引素心里气的不行,她面子矮,抹不开,性子也软,方振东那个男人就偏拿住了她这点,让她想不回去都不行。
        进了家门坐在沙发上,寒引素还生闷气,忽然就想起了慕枫教给她的那些招数,不禁眼睛一亮。
        方振东今儿一下班就急巴巴往家里跑,那劲儿头十头牛都拉不住,一打开门,就闻见一阵熟悉的饭菜香,可如今方振东还真顾不上这些,比起肚子,有一个地方更饥渴难耐。
        放下帽子就开始搜寻小媳妇儿的身影,客厅没有,书房,卧室,厨房都没有,找了一圈也没见着人影,方振东直接向浴室走过去,刚站在门口,浴室的门唰一声打开,小媳妇儿裹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方振东不禁一愣。
        浴巾齐胸裹住,精致锁骨和秀气的肩膀,肌肤丰润白皙,犹自挂着一两滴晶亮的水珠,下面堪堪遮住挺翘的臀部,露出下面两条匀称的长腿,白嫩嫩的勾人,细白的小脚没穿拖鞋,就这么踩在深木色的地板上,黑白分明,视觉效果奇佳,一直脚还调皮的翘起,用脚背摩擦另一条小腿。
        方振东就觉得脑子里嗡一下,鼻血差点流下来,这样的情景落在本来就欲火难耐的男人眼里,可想而知。
        方振东呼吸逐渐粗重起来,深深吸了两口气,低低沙哑嘀咕了一声:
        “你这个小妖精……”
        弯腰伸臂,小媳妇儿就被他抗在了肩膀上,大步迈过去,踢开卧室的门,直接把她扔在床上,飞快扯开身上的衣服就扑了上去,谁想小媳妇儿咯咯笑了两声,身子灵活一翻,从床那头翻落下去,两只嫩白的小手还死死拽着浴巾。
        方振东一愣,眯起眼看着她,总觉得小媳妇儿今儿有点不对劲儿,方振东脸色微沉:
        “过来,乖乖的,嗯?”
        语气霸道,含着浓浓的警告和威胁,寒引素早就不怕他了,知道方振东这男人就是一只纸老虎,眼睛眨了眨,目光一闪一闪的,分外调皮,笑着摇摇头,慢条斯理的说:
        “你还没洗澡呢!”
        方振东一愣,知道小媳妇儿一贯有点洁癖,遂暂且压住欲火,目光落在寒引素身上,眼里的火光都一跳一跳的,咬着牙,从齿缝里挤出句话:
        “小丫头跟我使坏,等会看我怎么收拾你……”
        谁知他前脚刚出去,卧室门咣当就从里面关上并落锁,他还没回过味来,隔着门就传来小媳妇儿的声音:
        “这两天训练的累死了,我一点力气都没有,要睡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