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渣婚之后-> 五十九回
五十九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寒引素发现,在方振东身边这些日子,以前自己身上那些尖锐坚硬的棱角,仿佛正在逐渐磨平退化,对于寒颖,即便做不到真正释怀,至少能选择漠视,毕竟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小说者Www.XiaZaiLou.Com)
        就像方振东说的,上一辈的恩怨对错,已经随着妈妈的死化成了泥土,而她爸也老了,她希望爸爸的晚年能过的顺心安逸,可当父亲张口让她帮寒颖安排工作的时候,寒引素还是感到了深深的失望。
        这天的寒家格外清净,赵红住在医院里,寒颖陪床,寒引素和方振东是特地过来辞行的,毕竟方振东已经离开部队不少日子,虽说有冯政委撑着,可他毕竟是团长,必须立即归队,为明年开春的全军大演习做准备,毕竟加强团一直是名声在外的王牌团,而王牌也不是靠嘴吹的,是真打实干,汗水堆积出来的,说到抓训练,没方振东这个老虎在,方政委还真有点玩不转。
        从两人进门,方振东就看出老丈人今儿有事,大概是当着他的面不好开口,出来的时候,他便提前了一步,体贴的留给父女一些说话的时间。
        寒青山磨叽了一晚上,也明白这时候再不开口就没机会了,可心里也着实为难,好在小素从小就是个心眼好大度的孩子,再说毕竟是姐姐。
        想到此,寒青山才支支吾吾的把憋了一晚上的话说出来:
        “小素,那个,你妹妹过些日子还想回B市,她刚离婚,身边也没人照顾,要不你看看,是不是让振东帮着安排个轻松点的工作……”
        寒青山刚一开口,寒引素脸上的笑容就飞快隐去,没等寒青山的话说完,就冷冷打断他,果断的回答:
        “我没有妹妹”
        深深吸口气,略缓和一下心里飞速涌上的怒气的失望:
        “爸,我不是神,我的心也不是铁打石造的,我会受伤,会难过,也会记仇,您想过吗?如果不是遇上振东,我现在是什么样儿,而这些都是您嘴里所谓妹妹赐给我的,这样的妹妹简直狼心狗肺,别说她和我一点关系没有,就是亲妹妹,我也不可能原谅她,更别提帮她找工作,爸,以后她的事您也别跟我再提,她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秋风飒飒而过,寒引素的话在暗夜里钻进寒青山的耳朵里,带着丝丝缕缕的寒意,寒青山也知道寒颖的性格偏执自私,可是这些,他一直认为是他的责任,从小没有父亲在身边教导的缘故,因此这份愧疚也使得寒青山固有的是非观严重倾泻。
        而他最不想看到亲姐妹形同陌路,甚至反目成仇,沉默半响,寒青山低低道:
        “小素,小颖是你的亲妹妹……”
        寒引素觉得荒唐的事一桩接着一桩,弄来弄去,寒颖竟然成了她亲妹妹,父亲的背叛出轨竟然有这样悠久的历史,现在寒引素都替妈妈感到悲哀,想到妈妈最后几年的抑郁寡欢,或许妈妈早就知道这一切,毕竟妈妈是个那么敏感聪明的女人。
        赵红的尖刻势力,寒颖的阴险无耻,还有她爸那理所当然的偏心,在妈妈墓前好容易解开了些许的心结,重新缠绕上寒引素的心头,而且这个结越系越紧,恐怕这辈子都解不开了,寒引素甚至再也不想去解开。
        靠在方振东怀里,她忽然觉得好疲倦,还好,如今她有这个男人,无论何时,无论何地,这男人仿佛都站在她身后,给予她最坚强的臂膀,让她依靠,为她遮风避雨。
        寒引素阖上眼,方振东低头打量她半响,窗外划过的路灯照进车里,光影拂掠而过,她轻轻皱起眉,脸上有着浓浓的倦意。
        方振东的胳膊轻轻圈住她的头,让她舒服的靠在自己肩窝里,大手张开,遮住飞速闪过的光线,对前面的出租车司机小声说:
        “请开慢点”
        出租车司机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会心一笑,把车速降下来,心里却不禁想,别看这军官一脸酷酷的,可疼起媳妇儿来,真疼到了心坎里去。
        寒引素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小两口收拾好了,直接飞回了B市。跟着方振东回了部队,方振东一头扎进工作中,而寒引素也挺着大肚子,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军嫂。
        部队的生活枯燥无味,但对于寒引素来说,每一天都充满了淡淡的幸福和满足,早晨送走方振东,收拾好了,就背着画板去附近写生,身边雷打不动跟着方振东的勤务兵小刘,到了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回家顺便买菜,做饭,做好了饭,就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声响。
        方振东的越野车开进家属院,停在楼口,迈着严谨规整的步子上楼,每一步寒引素都在心里默默数着,直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寒引素站起来打开大门,方振东那张棱角分明峥嵘刚毅的脸庞就映入眼帘。
        寒引素抿抿小嘴,露出一个笑容,伸手去接他的外套和帽子,却被方振东躲开,自己挂起来,低头端详端详小媳妇儿的脸色,摸摸她的大肚子,开始他每天不变的例行审问:
        “早晨去哪儿了?中午吃的什么?孩子还好吗?折腾了几次……”
        其实这男人真挺絮叨的,但是寒引素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他的絮叨了,有些费力的踮起脚尖,勾住他的脖子,小嘴堵住他不停的蠕动的薄唇,轻轻亲一下就放开:
        “吃饭吧!我饿了。”
        其实方母说过好几次,让寒引素回方家养胎,怀着大肚子,在部队里住着,虽说条件不差,可毕竟不方便,还得自己做饭收拾家务,她真怕累着儿媳妇儿,可说了几次,小两口都推说没事,后来方母瞅着那意思,竟是振东一时半刻都离不开他媳妇儿。
        方母不禁摇头失笑,先头倒是真没想到,他那个脾气硬的跟冰块儿似的儿子,还有这么黏糊媳妇儿的一天,不过也忙着收拾了家里小两口的房间,怎么说等儿媳妇儿坐月子,也必须回家来,在部队可不行,方家所有人和寒引素小两口,现如今都在数着日子等着孩子落生。
        进了十二月,部队里的训练也基本缓了下来,常规训练并不非要方振东亲手抓,因此他和老冯都轻松了不少,这天两人正在办公室研究新兵连的事儿,就听见窗户外头一阵噪杂,方振东抬头不禁皱起了眉。
        远远的就看见王大彪领着一个女的向团部走过来,女的年轻漂亮,风骚妩媚,这样的大冷天,就穿了一件毛妮料的紧身裙,勾勒出她前凸后翘的身材,分外惹眼,大波浪的长发垂在一边,露出一大截白嫩嫩的脖子,脚下踩了一双细高跟的靴子,一走起来,屁股一扭一扭的,别提多勾人了,尤其勾的加强团这帮秃和尚们,那眼珠子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一个个眼神都冒着绿光,跟苍蝇看见臭鸡蛋似的。
        老冯叹口气:
        “看来不能光抓训练啊!这帮小子的个人问题也的提上日程,不然哪天犯了作风问题,就是大麻烦,不过,这女的是谁?王大彪这小子不是色迷心窍了吧!怎么让她进了驻防区还不算,还亲自领着上团部来了”
        正嘀咕着,就听见王大彪的粗喇叭嗓子在门外叫唤:
        “报告”
        声音里透出十分的兴奋,盖都盖不住,虽说部队有严格的纪律约束,可若是正经谈恋爱还是允许的,所以王大彪才跟中了头奖一样兴奋,想着自己要是弄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儿,睡觉还不得笑醒了,说不准还和团长成了连襟,嘿嘿!
        寒颖上个月就来了B市,毕竟这边是大城市灯红酒绿的,机会也多,可是找了几个工作都不顺心,她没学历,没能力,不想下辛苦,又这山望着那山高,因此没有一个合心意的,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得找个男人养活着,可一想到男人,不由自主脑子里就划过方振东的挺拔强壮的身影。
        上次绊倒她妈那事,寒颖后来想想别提多后悔了,简直得不偿失,冲动之下不仅没害到寒引素那贱人,还让方振东对她的印象更加恶劣,不过寒颖也不怕,男人吗?嘴上说的一本正经,心里还知道想的什么呢,尤其送到嘴边上的肉,哪有不吃的。
        想着这些,寒颖给自己做了充足的心理建设,精心打扮了一番,就坐车来了加强团的驻防区,也算她运气好,这一来就正好就遇上王大彪。
        寒颖目光划过张大彪的肩膀,知道这是个官儿,急忙拿捏起甜腻腻的声音儿,撒娇似的开口:
        “大兵哥哥,我是你们团长的小姨子,来找我姐夫的,你带我进去成不?”
        王大彪先是被寒颖那声兵哥哥喊酥了骨头,再一听是嫂子的妹妹,心里那股子热情劲儿闷都闷不住。
        其实王大彪一开始心里也怀疑 ,这女的虽然也挺漂亮的,和他们嫂子还真不咋一样 ,可寒颖聪明,拿出早就预备好的户口本复印件,因此异常顺利,被王大彪像迎接贵宾一样,迎进了加强团。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