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渣婚之后-> 五十八回
五十八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方楠一走出包房,就看到被工作人员拦在不远处叫嚣的母女。(小说者Www.XiaZaiLou.Com)方楠自小就不是一个好相与的角色,加上又在商场打滚多年,自有一股凌人的气场在,尤其在不相干的外人面前,而赵红母女对方楠来说,就是最彻彻底底毫无关系的外人。
        而且对于寒引素继妹的龌龊行径,方楠深为不齿,就是天下男人都死光了,也不至于找上自己的姐夫吧!可见其无耻程度已经到了没有底线令人发指的地步。
        匆匆一照面,方楠就能轻易看出,这母女俩都长了一身不安分的骨头,说白了,这样的女人到哪儿都不是省油的灯。
        方楠冷淡审视的目光落在寒颖身上,一向泼辣的寒颖竟然不由自主后退了一小步,寒颖母女当然不认识方楠,可既然从前面的包房出来的,不用说肯定是方家的人了,尤其她身上穿着一件质感超好的玫瑰紫的小礼服,胸前精致的钻饰,在灯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影,寒颖是认识的。
        她在珠宝楼里看过的这个胸针,那是顶级品牌的限量版,名家设计的真东西,当时标签上的价格,寒颖只扫了一眼就抽了好几口凉气,那后面的一串零告诉她,纵然她再想拥有,也是她这辈子都可望不可即的奢侈品 。
        可如今这样的奢侈品,寒颖几乎可以想像到,寒引素今后却能唾手可得,寒颖眼中羡慕嫉妒的光芒根本遮都遮不住,伸手暗暗拽了拽赵红的胳膊,赵红会意,挂上一个自来熟的虚伪笑容:
        “您是亲家姑娘吧!我是小素的妈,她爸高兴的,都忘了我和小颖了,呐,这是小素的妹妹,姐妹两个一向亲近要好”
        赵红睁眼说瞎话,在赵红想来,这种显赫牛气的人家大都好面子,自己主动找上门来,还好意思把她们轰出去吗,可偏巧遇上方楠,方楠那就是谁的账都不买的主儿,尤其这母女俩,在方楠眼里简直至贱无敌,真亏好意思找上门来。
        只看他们俩那表情,方楠就知道这母女俩打的什么主意,也别怪寒引素在这母女俩身上吃了暗亏,这对母女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方楠脸色变都没变,扫了眼身边的老赵,轻飘飘说了句:
        “赵叔叔,今天是我们方家会亲家,闲杂人等,一律不许靠近,造谣胡乱认亲戚的,就直接打电话给公安局叫王大哥过来一趟好了”
        说完,看都没看这母女两个,转身回去了,赵红母女一愣的功夫,已经被几个工作人员貌似客气实则强制的请了出去。
        赵红这脸上白一阵红一阵,活了这么多年,哪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觉得连酒店门口的服务生眼里都仿佛带着嘲讽和轻蔑,赵红气的脸红脖子粗,索性也顾不得面子了,扯着脖子大声叫嚷:
        “寒青山,你出来,寒青山你个死王八,你在里头装听不见,让别人欺负你老婆孩子,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骂骂咧咧的叫嚷,根本没用,她们被直接赶出酒店大门,门口除了服务员,还有黑着脸的警卫保安,根本不然她们母女再靠近一步。
        寒颖一跺脚拉着她妈,不耐烦的道:
        “妈,您别喊了,我爸根本听不见”
        “什么爸?寒青山也配?”
        赵红气到极致开始口不择言,一抬头才发现寒颖死死盯着她:
        “妈,您这话什么意思?”
        赵红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掩饰的摸摸脸:
        “呃,嗯,那个,妈是气糊涂了,咱走吧!不让我进去,我还不稀罕呢,呸,我就不信老不死的不回家了,哼!别以为攀上高枝就登天了,说不准哪天又被甩了……”
        母女两个连门都没进去就狼狈退场,这口气憋屈在心里,别提多难过了,回到家里,俩人越想越气,听到外面车响,赵红刚要站起来出去,寒颖已经先她一步冲了出去。
        寒颖出来的时候,寒青山已经下车,站在花池子边上和方振东和寒引素不知道说着什么,午后的阳光就这么直直洒下来,粼粼闪闪落了寒引素一身光影,寒颖不禁有些愣怔,说起来,她也才大几个月没见过寒引素而已,可就是这短短的时间,寒引素已经是一天一地的改变。
        此时的她,浑身都被幸福的光彩笼罩着,整个人显得异常年轻,即使她怀着孩子,也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比以往自己见过任何时候的寒引素都美丽,高高在上,可望不可及。
        寒引素的幸福和光彩恰恰如一面镜子,清晰映照出自己的卑微和寒碜,她是永远都是白天鹅,而自己连丑小鸭都当不了,现在更像是地沟里的老鼠,只能躲在角落用阴暗嫉妒羡慕的目光注视着她。
        寒颖最恨寒引素的地方,就是她轻而易举就拥有自己费尽心力也得不到的东西,而且在寒引素手里明明看起来无比幸福的生活,到了她身上就完全走了样,尤其现在,她周身萦绕的幸福,几乎能戳瞎寒颖的眼睛。
        寒颖目光下滑,落在寒引素隆起的肚子上,目光仿佛淬了毒汁一般。
        赵红年轻时,就是有名的胡搅蛮缠,从来没吃过今天这么大亏,早就憋了半天火,这时一见寒青山回来,也等不及进屋,几步冲上去就要和寒青山吵架。
        火顶脑门,冲的又急,没理会脚下,不知被什么一绊,身子一歪,直直就向侧面摔了出去……赵红如今发福了,早已没有昔年的窈窕,身子重,这要是一摔下去,后果不堪设想,而势必会波及到站在最前面的寒引素。
        变故发生的太快,寒引素根本还没反应过来,只来得及下意识护住自己的肚子,忽然感觉身体一轻,被方振东飞快圈住腰肢一带,避了开去,赵红的胖身子没遮没挡的摔在地上:
        “啊……”
        一声尖利凄惨的叫声破空而出,寒青山吓了一跳,都不知道事情怎么发生的,就看见赵红已经躺在地上哀嚎了,急忙过来扶她,寒颖也冲过来,脸色灰白灰白,目光一闪一闪指控的瞪着寒引素:
        “寒引素,你躲什么?你不躲我妈怎么会摔在地上,你就是安心想摔死我妈,我妈要是有个好歹,我和你拼命……”
        说着,撒泼的要上来拽拉寒引素,却被方振东的胳膊一下挡开,轻轻一推,推了一个踉跄,寒颖抬起头正对上方振东的目光,不禁从心里打了个哆嗦,这男人的目光简直如冰刀一样,仿佛能直接刺进她心里,比他目光还冷的是他的语气:
        “你伸脚绊人,目的是什么?我没必要知道,但是你说话最好小心点,想诬陷我妻子,就要仔细掂量掂量了,有我在,就决不允许”
        方振东的话铿锵有力,清楚无比的传进赵红和寒青山耳朵里,赵红不知道自己摔坏了哪里,就感觉浑身都动不了,真开始害怕起来,本来想找寒青山理论的心思也没了,手揪住寒青山的胳膊,就跟抓住一块浮木一样。
        不过略冷静下来,也知道方振东说的不错,刚才是有人绊她的,而且只会是自己的女儿寒颖,赵红这心顿时又冷又寒的,目光盯在自己女儿身上,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寒颖脸色一变,转而扑到赵红身边,急切解释:
        “妈您相信我,我是不小心的,您脚步太急,没看见我站在哪儿,呜呜……”
        寒青山额角开始抽痛,盯着寒颖,怒道: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还不打电话叫救护车……”
        赵红这一下摔得真不轻,人年纪大了,骨质疏松脆弱,落地时,本能的维持身体平衡侧着地,正好搁在花池子边上,造成腰部骨折,虽无生命危险,却很可能留下后遗症,真不知道算不算报应。
        从医院出来,方振东沉默半响,皱着眉开口:
        “以后没我跟着,尽量不要和你这个妹妹见面,知道吗?嗯?”
        寒引素并没有看清变故始末,可方振东刚才的话她当然也听见了,在她印象里,虽然对寒颖殊无好感,可伸脚去绊自己亲妈这样狠毒的事情,寒引素还是不愿意去相信,有人能做得出来。
        而且寒引素也不傻,不用想也知道,寒颖的目的肯定是自己,从寒颖进到寒家那刻起,或许更早,寒颖就对自己怀有明显强烈的敌意,现在想来,竟然不知道为什么?
        “素素,素素?”
        方振东唤了她两声,见小媳妇儿跟没魂了似的不吭声,以为她吓着了,停住脚步,抬起她的下巴仔细端详她的表情,一边伸出大手摸了摸她的脸: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寒引素回神,拉下他的大手:
        “你刚才问我什么事来着?”
        方振东目光一柔,宠溺的点点她的额头:
        “你啊!小糊涂虫一个”
        沉吟几秒摇摇头:
        “没什么?回去了,我爸妈他们还在酒店等着呢”
        方振东心里琢磨着,反正以后小媳妇儿都在自己身边,寒颖就是想使坏,也没什么机会,说出来,反而让小女人担心受怕。
        话是这么说,素素这个继妹的狠毒程度,还是大大出乎了方振东的意料之外,刚才那时候他看得很清楚,那女人盯着素素的目光,仿佛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恨不得除之后快。
        而且那女人竟然利用自己亲妈受伤为代价去害素素,已经不能算是被宠坏那样简单了,她身上有一种强烈不可测的危险性,仿佛随时引爆的定时炸弹,而这个炸弹的目标,就是他怀里小媳妇儿……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