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渣婚之后-> 五十二回
五十二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方振东仿佛正做着一个梦,梦里他好像听到他小媳妇儿在耳边不停絮叨着,还有她哭了哽咽着,却依然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方振东极力想听清楚,可只能听见朦胧的噪杂。(我们的网址wWW.xiAZaiLou.coM)()
        方振东心里酸疼酸疼的,他家小媳妇儿是不是在埋怨他了,就那么简单的说一句等我,就走了,连头都没回
        小媳妇儿肯定受委屈了,要不怎么哭的这么让人心疼,方振东努力想睁开眼睛,却发现眼皮仿佛有千斤重,好在渐渐的,他好像听清了小媳妇儿的絮叨:
        “方振东,我们有孩子了,你和我的孩子,一个小生命,你一定很高兴吧!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就像你说的那样,如果是男孩子,就让他跟着你当兵,如果是女孩就跟我画画……”
        方振东几乎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狂喜,甚至比第一次获得军功时还激动雀跃,方振东想摸摸小媳妇儿和她肚子里孩子,可他费了全身力气,也只是手指轻微抽动了一下,他想叫她,张开嘴也不过微弱蠕动的幅度。
        方振东心里着急起来,急的想看看自己的小媳妇儿,急的想抱抱她,想亲亲她,可惜却做不到
        耳边来来去去的声音愈发噪杂,只是却听不到小媳妇儿絮叨的声音了,方振东忽然感觉好累,累得他想好好睡一觉,睡醒了,或许就能见到小媳妇儿了
        方振东这一觉睡的很沉很沉,清醒过来已是深夜时分,一睁开眼,就看见了趴在自在床边的小女人。
        方振东目光轻柔的落在她身上,近乎贪婪的看着她,她侧头趴着睡着了,乌黑的长发顺着床沿垂落在一侧,露出一边她光洁的小脸儿,她好像瘦了,统共没几两肉的脸上,现在看上去有些削尖的单薄,脸色不大好,有点苍白,腮边仿佛还残留着淡淡的泪痕。
        看来不是自己做梦,小媳妇儿真哭了,那双明灿的眼睛轻轻阖着,长长卷翘的眼睫在眼脸投下一圈浅淡的阴影,沾染上明显的疲惫,秀气的眉轻轻皱着,仿佛有什么解不开的忧愁郁结其中,小手死死攥着自己的大手,即便再睡梦里也攥的死紧死紧的,仿佛怕一松开,他就会消失了一样。
        方振东的手轻轻动了动,寒引素几乎立刻就惊醒过来,眼神犹自带着几分呆滞,眨了眨,瞬间呆滞就被晶莹闪烁的狂喜代替,扑过来一把搂住方振东的脖子,如小孩子一样毫无形象的大哭起来:
        “呜呜方振东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呜呜方振东你吓死我了,你吓死我了”
        嘴里语无伦次不知道咕噜着神马乱七八糟的话,纤细的小胳膊却异常有力。(www.dukan.)感觉颈窝里一片温烫和湿热,方振东的心软的都快化成水流出来了,这是自己的小媳妇儿,她哭得自己心都一剜剜的疼。
        还算完好的右手颇费力的抬起,按在她的小脑袋上:
        “素素!素素!”
        他的声音嘶哑难听,远远没有过去的霸道刚硬,可钻进寒引素耳朵里,却比任何时候都动听,仿佛天籁……
        闻讯赶过来的方家二老和方楠夫妇,在病房外站住,谁也不想也不忍打扰这对经历了生死,险些就阴阳两隔的男女。
        “走吧!”
        方华中轻轻开口:
        “振东醒过来就好了,咱们就不要进去添乱了,也该回去了。”
        方母一愣:
        “咱们走了,振东怎么办?”
        方楠一把搂住她妈的胳膊:
        “不是还有我嫂子吗?您就不用操心了。”
        方母这心里还真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不禁叹口气。颇有几分酸溜溜的不满的开口:
        “这养儿养女操心费力的,也不知道我们图的什么?长大了,翅膀硬了,就都飞了。”
        方楠笑着调侃:
        “妈,这您得换个角度想就平衡了,你一个儿子一个闺女又换来一个儿媳妇儿一个女婿,还有外孙子,孙子,您老可是赚了。”
        方母白了她一眼,扑哧一声也笑了出来,伸手点点她的额头:
        “就你会说,是!妈赚了,妈赚死了。”
        后面的方华中和卫承宣也不禁露出一个笑容来。方母是个明白人,虽说这事走到今天这地步,事前谁也没想到,算起来真是否极泰来了,可有前面自己反对振东的婚事,现在留在这里,恐怕寒引素会尴尬,毕竟那是个挺内秀的孩子,还是给她一些缓冲的时间吧!
        这婆媳关系自古来就是个大难题,仗着那孩子瞧着不像个爱记仇心眼小的,方母现在别提多后悔了,早知道如此,当初何必做这个恶人,痛痛快快的点头应了多好,所以说,还是她家老方英明,这儿女的事啊!以后少管就对了。
        寒引素也暗暗松了口气,当时过来的时候,方振东生死未卜,也就顾不得在意方母,眼瞅着方振东转危为安了,寒引素这心里又开始七上八下起来,后来虽然方楠悄悄和她说方母不再反对她和方振东,可面对这个曾经驱逐她的未来婆婆,寒引素还是有些说不出来的尴尬别扭。
        这时候听说方家二老先走了,才彻底轻松起来,方楠还打趣了她几句:
        “如今这社会都是婆婆怕儿媳妇儿了,你这儿倒好,又回到封建社会了,先头我妈是一时没想明白,放心吧!她是个明理的婆婆。”
        其实不是怕,而是在乎,寒引素在乎方振东,自然对他的家人也会在乎,正是因为在乎,所以她不想方振东夹在中间儿为难,她希望自己能被方家完全接受,毕竟她要跟方振东过一辈子下去,他的父母也会是她的父母。
        想到父母,寒引素不禁脸色微黯,方振东从报纸的间隙扫了她一眼,只一眼就知道这小女人有心事了!
        近一个月的休养,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大夫,加上小媳妇儿在身边无微不至的伺候着,方振东的复原能力简直快的惊人。
        半个月前专机回到B市,住进了军总医院,毕竟伤后严谨科学的复建,需要更专业的医生,方振东也有史以来第一次用了特权,因为他家小媳妇儿怀着孩子,他命令她回家休息,这小女人根本就不听他的。
        方振东颇为无奈,无奈之余才住进了军总条件最好的高干病房,毕竟这里的条件好,小媳妇儿也不会太遭罪。
        仿佛自己这次伤后,小女人再也不怕他了,他说的话,她也敢小声反驳了,每天强迫他吃很多东西,从排骨汤,鸡汤,燕窝粥到稀奇古怪的补品,乃至各类水果,啰嗦到不行,他不吃,小女人就开始没完没了的唠叨,跟老冯做思想工作时一个模样。
        上次被来探病的老冯看见了,那极力忍笑的表情,方振东现在还郁闷万分呢,在这小女人面前,他方振东的威信已经荡然无存了,赶明儿等他好了,看他怎么收拾她,不然这天都翻过来了,不过,现在得先弄清小女人到底琢磨什么呢。
        方振东放下手里的报纸,一贯命令式的开口:
        “想什么呢?皱着眉,难看。”
        寒引素也不搭理他,把手里的削好的苹果放在床头的盘子里,细心的切成一块一块的,用牙签插了一块送到方振东嘴边。
        方振东两道浓眉习惯的皱了皱,最后还是张开嘴吃了下去,寒引素不禁暗暗偷笑,她算总结出对付这男人最有效的法子了,就是以毒攻毒,和他一样,直接强迫比什么都管用,看他吃下去了,寒引素才没好气呃白了他一眼:
        “难看,你还看。”
        这男人嘴巴毒死了,从他嘴里就别想听着一句好听的话,当初他醒过来时就说:
        “哭什么哭,你男人死不了。”
        这气死人的话把寒引素的眼泪都噎了回去。
        方振东咽下嘴里的苹果盯着她:
        “不许转移话题,你有心事!”
        寒引素发现在方振东这个男人面前,自己就仿佛是个透明的,她的心思,她的想法,她的念头,只要他一眼就再无法遁形,并且他必须知道的一清二楚,在方振东眼里,她就不能有什么秘密,这男人霸道的,连她的想法都想全部控制,不过正是因为这样,寒引素有一种强烈的安全感。
        这男人是她的丈夫,是和她最亲最近的人,只要在他怀里,寒引素觉的仿佛一切苦难都有勇气面对,只要被这个男人的大手牵着,天涯海角去哪里都行,这种感觉很微妙,却异常笃定。
        而自己心里那份不能为外人道的怀疑,也只能和他倾诉,寒引素站起来,身子一倾就抱住了方振东,小脸靠在他怀里。
        方振东一愣,温香暖玉盈满怀,他哪还有心思追究她的心事。迅速反应过来,单手扣住她的小脑袋,低头寻到她的唇,大嘴狠狠就印了上来
        方振东伤了胳膊,伤了腿,伤了头,可没伤别的地方,这一个月里,见天的看着小媳妇儿在自己面前晃悠,那滋味真是比死还难过,尤其小媳妇儿坚持伺候他,从擦身到洗脚,刮胡子,上厕所事无巨细,这对方振东来说,真可比十大酷刑,这时候小媳妇儿自己送上门来,方振东要是还能把持住才奇怪。
        寒引素心里本来挺难过的,她真怕自己怀疑的事情是真的,她怕她自己不是爸爸亲生的,所以她爸才这么偏心,她接受不了这种可能,抱住方振东是想寻求一点心里上的安慰,哪知道是羊入狼口:
        “呃嗯”
        方振东仿佛一头饿了几百年的狼,突然就看到了一只皮光肉滑香气扑鼻的小白兔,恨不得一口吞进肚子里去,因此这个吻带着浓浓的饥渴和欲/望,强势的攻击,令寒引素根本无法招架。
        寒引素几乎以为自己快被这男人吃了,呜呜反抗的声音,被他悉数吞进了肚子里……
        作者有话要说:梧桐的高干文,很不错哦!喜欢的去看看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