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渣婚之后-> 四十八回
四十八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四十八回
        坐在方振东面前,周亚青极力抑制住心里的雀跃和期望,努力维持住一直以来的优雅淡定,放下手里的刀叉抬起头来。(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xiAZaiLoU.CoM)(请记住的)
        方振东已经吃完了,周亚青知道方振东的习惯,吃饭的时候不讲话,什么事儿都等完了再说,多年的军旅生涯,他所有的习惯都符合一个严谨克制的军人,即便在床上
        周亚青想起方振东对另外一个女人的态度,心里忽而涌上嫉妒,那种体贴的温柔,他从来也没给过她,甚至结婚的一年里,也没有过一丝一毫。
        方振东等她放下刀叉,直接开口:
        “亚青,我不知道你最近怎么回事,可这不是你”
        周亚青一愣,不由露出一个自嘲的笑意:
        “方振东你又知道这不是我,即便结婚又离婚,你又了解我多少,从前到后,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连一个月都没有吧!”
        周亚青的语气充溢着埋怨不满,如果两人的婚姻如今存在着,她这样还说得过去,现在却着实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而方振东最不喜欢的就是暧昧。
        方振东皱紧了眉头:
        “亚青我和素素马上要结婚了,对于已经过去的我们那段婚姻,我表示抱歉,但毕竟过去了,我衷心希望你能找到属于你的幸福”
        “属于我的幸福?”
        周亚青这时才算明白,方振东之所以这么痛快的出来赴约,并不是她以为的那样,而是想和她说清楚明白,是啊!这个男人一向如此,什么事都要个干脆利落,方母也错了,即便她周亚青放下了自尊和骄傲去俯就他,依然得不到半点儿回应。
        这男人根本是铁石心肠,可这样铁石心肠的男人,怎么在另一个女人面前就成了绕指柔呢,这令周亚青感到了一种□裸的挫败,而且是败在那么个最平常不过的女人手中,她怎么能甘心。
        周亚青端起桌上的水喝了半杯下去,才浇灭了心里的火气,抬起头来,美丽优雅的脸上依然有些抑不住的怒意:
        “方振东你知道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你吗,你把我从水里救上来那一刻起,我就喜欢上你了,这么多年,我默默在你身后看着你,期盼你能回头,哪怕只一次,就会看到我望着你的目光,可是你的眼睛始终看着前面,你的心里从来都装不下儿女情长,你妈妈安排你相亲的时候,是我求我嫂子帮的忙,你永远不会知道,我嫁给你那一刻有多喜悦。()那种梦想成真的喜悦,不过一年,就被你的冷落击毁,方振东,离婚我不过是想提醒你,除了部队,除了你的兵,你还有一个妻子,她同样需要你关心,需要你照顾,可你呢,就这么一言不发的和我离婚了,如果就这么下去,我也认了,可你现在要再婚,而且”
        周亚青停顿片刻,脸色忽而执拗起来,认真问了一句:
        “方振东告诉我,你爱她吗?”
        方振东脸上并没有丝毫变化,依然冷淡淡的,只是心里真有几分诧异,从不知道周亚青心里藏着这么多对他的怨气,现在想想,他当初的确忽略了她,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好坏恩怨都过去了不是吗?纠结于过去,不是他方振东的风格。
        而面对周亚青直接近乎执拗的询问,方振东略想了想还是直白回答:
        “我不懂这些,但我很清楚的知道,素素将会是我的妻子,我的女人,我孩子的母亲。”
        周亚青怎么能不嫉妒,这样冷硬的方振东,他自己大概都没意识到,他提起那个女人的时候,眼睛里会焕发出一种别样的光彩,这种光彩令周亚青觉得分外刺眼,而周亚青的骄傲,也让她不能再呆在这男人面前。
        因为她看得出来,这男人根本就忽视了她组织了多年的表白,而一门心思想着那个即将成为她妻子的女人,周亚青颇有几分狼狈的退场。
        方振东轻轻松了口气,对于女人九曲十八道弯的心思,他猜不透,可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这就够了。
        所以面对如此坦荡的方振东,吃醋的寒引素也会觉得自己心眼太小了点儿,可心里的酸意就止不住的往外冒,她想堵都堵不住。
        方振东把她揽在怀里,仔细盯了她两眼,又低低笑了两声,点点她的额头:
        “见天的胡思乱想,你辞职的事儿想好了吗?”
        寒引素目光闪烁不定,方振东轻轻叹口气,抱着她坐在自己腿上,低声道:
        “今年估计不会有什么大变动了,明年或许我就会调到别的驻防区”
        说着,扭过小女人的脑袋,让她看着自己:
        “先说好,我绝不接受两地分居,让我一年就见自己媳妇儿几天,我做不到”
        寒引素小脸微红,白了他一眼,心里倒是活动了,别管方家同不同意,即便同意了,以后她跟着方振东远远离开,过自己的小日子,也比在公婆眼皮子底下强多了,而且,她也一直想出去走走,只是没机会,跟着这个男人,她的梦想仿佛轻易就能实现。
        方振东从口袋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她手里:
        “这是我的工资卡,你拿着”
        寒引素一愣,仿佛烫手一样迅速塞回到他手里:
        “你,你给我这个干吗?我有钱,而且,我还欠你的钱呢?”
        方振东眼睛一瞪:
        “什么你我,你是我媳妇儿,还分的这么清楚,我成天在部队里,也用不着钱,你看看有什么买的就用这钱,我仔细考虑过了,房子咱们就不用买了,你随军的话,部队都会分房子,你外婆那边挨着你舅舅买个小户型的房子,请个保姆照顾吧,老人家年纪大了,又有心脏病,你舅舅的条件毕竟有限,老人家一个人呆着不安全”
        寒引素真被这男人感动了,这么个粗拉拉的大男人,心里竟然记挂着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这些事儿,寒引素打早就想过的,舅舅舅妈现在住一个小两室的房子,表妹回家的时候也不方便,上次回去,看到舅舅小区旁边正打地基,估摸现在该有现房卖,只是这两年房价太高,又赶上她离婚手头紧,这事儿就放下了。
        她现在手头存了点钱,她的画又在唐师兄那里卖着,不多日子就有一笔大进项,她算着最多明年,她就能给外婆付首付了,倒是没想到这男人主动提起这些来。
        寒引素不禁想起了郑伟,那时候,她给外婆钱,都是偷偷私下给的,让郑伟知道了,虽然不会阻止,可总会甩几句闲话。
        “想什么呢?我说的话听见了吗?”
        方振东拍拍她的脸颊,寒引素回神,一双光灿灿的眸子看着他,忽而搂着他的脖子,倾身印上一个吻:
        “方振东,你真好”
        方振东不禁笑了:
        “小财迷,给你钱就好了,不是老冯提醒我,我都忘了这茬儿,说句实话,跟着我们军人过日子不容易,得放弃很多,但是我还是不准备放过你,素素辞职吧!下个月我们就登记结婚,嗯?”
        方振东心里清楚,虽说他独断专行,可素素心里一直存着不确定,或许说,这小女人的经历让她总有种不安全感,所以在两人结婚一事上才如此犹疑不定,而他希望看到她心甘情愿毫不犹豫的嫁给他。
        寒引素甚至能清晰感觉到,自己心里悬着的最后一块石头哗啦一声落了地儿,方振东这个男人的肩膀,可以扛起千斤重担,他是个有担当的男人,把自己的未来交在这么个男人手里,她还有什么不确定的。
        想到此,寒引素轻轻却异常坚定的点了点头,圈住他的脖颈低低吐出几个字:
        “方振东,我爱你”
        方振东从来不知道,这简单的几个字从素素小嘴里吐出来,进到他耳朵里,会这么大的威力,仿佛瞬间就点燃了他心中的火种,让他想狠狠坐实的疼爱怀里这可人的小女人。
        几乎立刻,寒引素就被方振东压在身下,渐渐粗重的呼吸,带着独属于方振东的霸道气息,席卷而来,瞬间淹没了她的理智。
        寒引素穿了一件宽松的家居裙,方振东三两下就拽了下来,欺身而上,直接用行动告诉身下的小女人,她的话是如何的取悦了他……
        ***缠绵中,两人之间最后一抹阴霾也尽数散去,两心相许,爱欲结合,那种身心的愉悦,令两人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
        ***过后,寒引素觉得自己过得好颓废,仿佛和方振东这男人在一起就没别的事,除了滚床单,还是滚床单,不过嘴里埋怨,心里却是甜蜜的,她知道这男人有多想她,甚或有多爱她,即便他一个爱字没说出来过,寒引素依然能清晰感觉到。
        寒引素决定抛开所有的顾虑,来筹划自己和方振东的未来,她的辞职报告打了上去。进了五月,方振东的结婚报告也终于批了下来,当然,这是方振东直接威逼的结果。
        可惜两人还没来得及注册结婚,四川就地震了,作为人民子弟兵的方振东,责无旁贷的要去抗震救灾,方振东撂下两个字:“等我”就走了。
        方振东走的第二天,寒引素却再一次见到了方振东的母亲陈舒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