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渣婚之后-> 四十七回
四十七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四十七回
        送素素回去后,方振东并没有回部队,而是直接掉头又回了方家,方家二老和方楠两口子都在客厅坐着,好像知道他要回来一样,小峰已经被保姆带回房间睡觉去了。(免费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方振东不禁微微皱眉,陈舒慧也没废话直接开口表达立场:
        “振东,我和你爸爸都反对你娶寒老师,这件事不容置疑”
        方振东薄唇抿了抿:
        “为什么?”
        “为什么?”
        陈舒慧不禁气结:
        “振东,你一向不让我们操心,可这婚姻大事也不能儿戏对待,爸妈不要求像别人家一样,非得门当户对,可最起码要家世清白,寒老师的家庭背景太乱,即便她看着挺好,可这俗话说得好,什么爹妈什么儿女,将来她什么样,也还不一定呢,再说她有过婚史,以你的条件,什么样儿的找不着,没必要找个二婚的”
        方振东脸有些沉,沉默半响,转向方华中:
        “您也反对吗?”
        方华中心里一动,自己儿子自己知道,老伴儿这些话虽然在理,可用在振东身上不见得管用,没准还会事得其反,遂沉吟半响,避重就轻的道:
        “你已经小四十的人了,我和你妈的意见只能表示我们的立场,真正决定的还是你自己,如果你认为你选择是正确的,那么爸爸保留自己的意见”
        陈舒慧瞪了他一眼,心话这老头子,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了,方振东目光扫向妹妹两口子,方楠举举手:
        “我和承宣投赞成票”
        方振东站起来:
        “爸妈不管您二老同意与否,这辈子素素都是我的妻子,妈,您说的那些从来不是问题,我娶的是素素,不是她的家庭和背景,正是知道了她的经历,我更心疼她,以后也会更怜惜她,而且,我也非常笃定,她值得我这么做,明天团里有训练任务,我先回部队了”
        方振东走了一会儿,方华中才回神,蓦然回首,目光扫过角落的一丛墨兰,振东带回来的那个女孩子,如果不是早知道底细,无论如何方华中不相信,看上去这么澄澈娟秀的女孩,有一个这么复杂的家庭,并且结过一次婚,她看上去就像这丛角落的兰花一样,宁静致远,纯净高洁。
        而且,这样的振东,也令他颇为意外和震撼,作为父亲他看得出来,儿子眼里那几乎压抑不住的爱意和怜惜,他们当父母的反对恐怕没用,这个儿子自小就是个只要认准了,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拗性子。(请记住)
        方华中叹口气,侧身对老伴儿说:
        “儿子早就大了,这婚事也不由得咱们做主,实在不行,咱们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算了,总之儿孙自有儿孙福,那女孩子我瞧着也还成的”
        陈舒慧一楞:
        “你糊涂了,与其娶她,还不如和亚青复婚呢?”
        方楠挑了挑眉,看着她妈:
        “妈,您什么意思?您不是也挺烦周亚青的吗?”
        陈舒慧目光微闪:
        “其实当初离婚那事儿也不怨人家亚青,你哥那个不解风情的性子,如果当初对亚青有对这位寒老师一半上心,何至于离婚?”
        方楠不禁摇摇头笑了:
        “妈,这事儿可不能比,您瞧着我哥对素素上心,您看见过素素怎么对我哥的吗?亚青能毫无怨言的做好饭菜,等着我哥回家吗,亚青能理解我哥的工作,从而体贴关心我哥吗,这些都不算的话,爱情也并非您认为谁和谁就行的,婚姻更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素素之于我哥就是对的那个人,再给亚青一百年,依然不行”
        陈舒慧白了方楠一眼:
        “什么爱不爱的,妈不懂,妈就知道不能让人家说咱们方家的是非,尤其你爸如今还在职,这选儿女亲家更要谨慎些才妥当”
        接下来的日子,寒引素过的还算平顺,只是这平顺仿佛暴风雨前一样,带着淡淡的阴霾,方家父母并没有找她麻烦,方振东依然会在休假过来,或是接她过去部队,结婚的事儿他不让她管,说下个月就注册登记。
        方振东一直习惯主导,寒引素虽然觉得不会这么容易,可还是习惯把事情都交给方振东处理,寒引素都没意识到,她已经习惯的信任依靠方振东了,这种相信依靠,仿佛坚贞的信仰一样,这种信仰也成了两人爱情的基石。
        是啊!爱情,寒引素恍然,自己活了二十六年的岁月,第一次好像拥有了爱情,爱情是什么?在她和方振东身上,仿佛有了一个新的定义。
        不见面的时候会牵挂着,见面了就想守在一起,风雪来时,可以躲在他怀里,难过时,有个肩膀可以依靠,高兴快乐的时候,有个人可以分享,没事的时候,偷偷畅想未来家的模样,或许渺茫,可心里甜丝丝的,那种甜丝丝的滋味,侵入到四肢百骸入骨入髓。
        而这一切的基石就是信任,寒引素近乎盲目的信任着方振东,即便心里总有个小小反对的声音,她依然顾我,这种信任她从来没给与过郑伟或是其他人,所以,即便她亲眼看到方振东和周亚青坐在一起,她也没有丝毫背叛的感觉,只是醋意还是不由自主冒了出来。
        今天是周六,一早她去了唐子暮的画廊,把自己新画好的一副画送过去代卖,唐子暮真的颇有气度,经过了这件事,寒引素本来不打算再麻烦他,可他却跟过去一样,主动来找她,戏谑的说:
        “成不了爱人,还是她的师兄,而且她的画颇受客户喜欢,生意还是要做的”
        轻松释然,这是唐子暮给她的感觉,令人不由心折,到了这时候,寒引素才开始正视这位一直以来分外出色的师兄,风度翩翩,温润和悦,有时她也诧异,这样的男人怎么会被她忽略了。
        这种心思当然不能让方振东知道,不过她却打电话和慕枫说了,慕枫和老公正在欧洲度蜜月,听了她的话,哼了一声总结:
        “寒引素你天生迟钝,唐师兄天生慢半拍,所以你们的结局就是这样,反正你有了你家大首长,酒别想别的了,小心你家首长吃醋了,收拾不死你,我挂了啊!长途国际漫游好贵的”
        电话里传来忙音,寒引素不禁笑了出来。不过细一想,慕枫的话倒是说得非常精准。即便没有郑伟和方振东,她和唐子暮恐怕也不可能,而且,有这么个师兄当朋友做知己,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两人谈完了正事已经临近中午,寒引素想起自己好像还欠师兄一顿饭,就提出要请客,唐子暮也不推辞。
        其实唐子暮的挫败感在见到方振东的那一刻真正达到了顶点,那个男人的气势,以及他呵护小师妹的姿态,唐子暮终于领教到了一败涂地是个什么滋味,但小师妹是幸福的。
        在那个强势的男人怀里,唐子暮看到了不一样的寒引素,她笑的那么开朗,她的快乐几乎昭然的令每个人都能清晰感觉到。
        唐之暮觉得自己也算幸运了,情场落败之后,最起码他还是她的师兄朋友知己,忽略了心里的失落,重新退回到师兄的位置上,默默关注她,看着她幸福,也是一种另类的补偿,所以说,唐子暮是当之无愧的君子。
        两人去了上次的西餐厅,还没进门,就看到玻璃幕内靠窗坐着的方振东和周亚青,唐子暮有些愕然,扭头看了看寒引素,寒引素却抿抿唇淡淡笑了:
        “师兄,咱们去别家吧!”
        吃了饭,寒引素就直接回家了,方振东开门进来,就看见小女人抱着个大抱枕坐在沙发上,眼睛虽然瞄着前面的电视,眼珠却一动不动,大拇指习惯放到嘴里啃咬着,不知道正转悠什么心思。
        估摸是他开门的声音惊扰了她,小女人几乎慌忙的把手指头放下来的动作,令方振东的嘴角不禁弯了弯。
        寒引素扔开抱枕走过来,顺手接过他的帽子和军装外衣挂在墙上,抬头看着他,期期艾艾的问:
        “你吃饭了吗?”
        方振东点点头。
        “呃!那个,吃的什么?”
        寒引素眨眨眼,又问了一句,方振东低头打量她两眼,这小女人今儿不对劲儿,对她的眼神和小动作,方振东已经非常熟悉,略想了想,抬起她的小脸直接下命令:
        “有什么话直接问?”
        寒引素嘟嘟嘴:
        “你中午和谁吃的饭?”
        方振东挑挑眉:
        “亚青找我说点儿事。”
        “亚青?叫的真亲热”
        寒引素那心里的酸水又突突冒了出来,扭过头不理他,方振东不禁低低笑了两声,难得说了句俏皮话:
        “就许你和师兄吃饭,我就不成了”
        寒引素扭头瞪着他:
        “咱俩性质不一样”
        说完了,又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做的矫情,寒引素也知道,方振东这个人不会弄那些朝秦暮楚的事儿,可心里总有点不知名的忐忑。
        其实方振东没和自己小媳妇儿说,最近这些日子,不知道周亚青怎么了,隔三差五的找他,甚至还去了团部几次,见面的次数比两人结婚那一年都多。
        说实话,方振东一点儿不了解周亚青,也没想过去了解,即便她们曾是夫妻,所以对于她频频来找自己,他也有点烦不胜烦,因为清楚自家小媳妇儿那点小心眼儿,且周亚青的态度颇有几分暧昧。
        方振东觉得这事儿必须要说清楚明白,因此才利用这次休假,特意找了周亚青出来。周亚青是受了方母的暗示来接近方振东。
        方振东的事情,传的很快,不过几天功夫,周亚青就听说了,真有点伤自尊,方振东不要她,却要娶那么个一无是处的二婚女人,而方母的立场也令周亚青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她抛下一直以来的骄傲,开始主动接近方振东,正如方母说的,当初如果她肯放□段,温柔体贴,或许她的婚姻也不会那样收场,毕竟她还爱着方振东,可方振东依旧冷淡,中肯的说,比两年前好很多,可两人之间那种隔阂依然鲜明。
        就仿佛隔着一层厚重透明的钢化玻璃,看得见,却永远触不着,令人无力之极。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