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遇上方振东,给周亚青带来的震撼是不可思议的巨大,该怎么说呢,依旧挺拔,依旧英俊,依旧硬气,依旧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但毕竟是自己恋了二十几年的男人,哪怕一丝一毫的改变,周亚青都能感觉的到。(我们的网址wWW.xiAZaiLou.coM)(百度搜索www..)
        不知道什么原因,周亚青就是感觉到方振东变了,这种感觉很微妙,也令她开始惧怕不信,周亚青是骄傲的,骄傲使她当初不堪冷落而负气提出离婚,可从心里说,她并没有做好真正失去方振东的准备。
        她自认为很了解方振东,他的世界里没有爱情,女人,家庭容纳的地方,部队就是他的一切,所以周亚青落寞不甘之余也笃定放心着,即便他们离婚了,周亚青也没想到真有这么一天,方振东的世界里会进驻另一个女人,而且并非和她一样,是那种可有可无父母撮合的对象。
        今天她本来是来参加一个同事的婚礼,每次参加婚礼,周亚青都会带着强烈的遗憾,当初她和方振东的婚礼那么平淡,平淡的不是别的,宴会厅很奢华,婚礼很隆重,可缺少的是那种心心相印的幸福,方振东不爱她,或许该说,方振东都没正经看过她。
        那时候周亚青都怀疑过,不是自己穿着一身白纱的新娘礼服,没准方振东都认不出谁才是真正的新娘,有些荒唐和盲目,当初的她却义无反顾,因为那时候她心里有梦想和信心,她认为只要她嫁给了他,方振东会爱她的,他是她从小到大一直以来的英雄。
        可惜梦想破灭只用了短短一年的时间,她有信心,可方振东从来不给她机会,两人连见面的时间都屈指可数,提什么爱情,而且后来周亚青才发现,结婚了,一年还能见到方振东几次,离婚了,连见一面都难。
        论说B市也不大,她也经常有意无意的去方家走动,这么久了,竟然一次都没遇上过方振东,何至于两人就如此无缘,所以自离婚至今快两年了,在酒店的走廊突然看见方振东的身影,周亚青几乎连想都没想,下意识就跟了过去。
        方振东的脸有点黑,这两个礼拜素素忙活好友结婚的事情,根本无暇顾及他,两周没见着面,对方振东来说,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况且,方家二老直接下了命令,让他带着素素回家。
        方振东也终于知道,之所以他的结婚报告迟迟扣着,就是等着他家老爷子点头呢,方振东不想隐瞒父母,也认为没什么好隐瞒的,素素是他媳妇儿,离没离过婚,这事儿都是板上钉钉,谁反对也没用,即便是他的父母。()
        不过现在他要先见着自己的媳妇儿才行,周六眼瞅着快中午了,他把手边的事儿扔给了老冯,直接就开车出了团部。
        素素和他提起过婚宴地点,方振东估摸着婚宴也该结束了,索性直接过来接他,他步履匆匆,根本就没看见那边不远处愣神的周亚青,抬脚就迈进了标注着慕枫小姐黄世荣先生结婚志喜的宴会厅。
        哪知刚一进来,迎面就飞来个花花绿绿的东西,下意识抄在手里,才看清是一大束花球,而宾客们的大笑声,并没有令他怎样,因为他看到了正前方穿着一袭白缎长裙的小女人,她真的很美。
        方振东心里囤积两周的思念瞬间涌上来,和他眸中的惊艳汇聚在一起,在顶棚直射而下的水晶灯下熠熠生辉,不自觉流露出的温柔,在他身上显得那么矛盾,却又令人无法忽视。
        方振东的出现,几乎凝聚了宴会厅所有的目光,甚至最前面的新郎新娘,同样把目光投在他身上,只一眼,慕枫就明白了,为什么唐子暮会落败,这男人高大威武,英俊挺拔,这些唐子暮也同样拥有,且说不准某些方面还更胜一筹,可是那种凌人的气势和霸道的气场,正是唐子暮身上最缺少的特质。
        慕枫头一次相信男女之间是需要互补的,这男人不用说话,只被他的目光轻轻一扫,就知道这是一个不接受决绝的男人,说直接一点,就是浑身充溢着王霸之气,和他一比,唐子暮的迟疑毫无一丝胜算。
        爱情有时候更需要霸道,尤其寒引素一直是个别扭慢热被动的小女人,当初郑伟之所以能娶到她,也是因为主动直接,从根本上说,对寒引素这个女人就不能放任等待,不然一辈子只能错过,所以唐子暮输的一点儿都不冤,遇上方振东这样的情敌是他的大不幸。
        而且如此喧闹宾客云集的宴会厅,这男人眼里仿佛只看到了一个女人,这种直白的专一令慕枫都不由开始羡慕起来。
        方振东并没有理会旁人,而是手里提着那个硕大的花球,脚下毫不迟疑大步走向寒引素,目标明确,毫无偏差,根本没意识到后面跟着谁。
        寒引素心头刚聚起的疑惑和阴霾瞬间散去,不知道是因为宴会厅的温度过高,还是别的原因,她双颊晕出浅淡的红,站在那里,整个人和她胸前佩戴的玫瑰花一样娇艳。
        方振东站在她眼前,把手里的花球直接塞给她,皱紧眉头低头看了看她的脚,看得出来她脚上的鞋很不舒服:
        “穿这么高的鞋干什么,又不是踩高跷?”
        寒引素不由撇撇嘴,这男人就喜欢管这些有的没的小事儿,以前还不觉得,随着两人越发熟悉,寒引素发现,这男人别看平常一脸酷样儿,其实有些婆妈的个性,尤其对她,最喜欢管头管脚。
        有时候,寒引素都错觉自己其实是他闺女,不过仔细想想,貌似两人第一次见面,他就开始管她了,寒引素不自觉嘟嘟嘴。
        很快这些小心思,小不满,就被她忽略了,因为她发现,不是自己敏感,方振东身后跟进来的美女,真和方振东认识,并且关系匪浅。
        寒引素很清楚方振东的为人,这男人没什么别的交际和应酬,军营的生活也简单枯燥,所以他身边的女人一共就那几个,事实上,直到如今方振东身边只有三个女人,方母,他妹妹,还有个没见过面的前妻。
        而此时跟在方振东身后的女人,气质娴静优雅,身上有股子浓浓的书卷气,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骄傲高贵不容忽视,重要的是她眼里的惊讶,震撼,落寞,难过还有嫉妒。
        寒引素从周亚青的眼中看到了嫉妒,女人是敏感的,女人的直觉诡异的精准,寒引素直觉这个美丽优雅的女人,或许就是方振东的前妻。
        寒引素也发现,自己远不如方振东大度,方振东可以很淡然的面对郑伟,可她却做不到毫无压力的面对他的前妻。
        方振东扶住素素的肩膀,把她带进自己怀里,才发现后面的周亚青,他微微讶异:
        “亚青,你怎么也在这儿?”
        方振东的话,令寒引素最后一丝侥幸也瞬间落空,寒引素颇有几分复杂的望着眼前这位所谓的前妻,两个女人的目光一对,寒引素忽然有些憋气。
        这个前妻明显还喜欢着方振东,寒引素清晰的感知到这一点,而唐子暮也终于认出了,方振东就是那天晚上和自己错身而过的军官,那晚上深沉的敌意,唐子暮终于找到了原因,他的脸色有些发白,忽然就明白过来,就在那个晚上,他就已经没有丝毫机会了。
        他还记得,这男人手里拿着钥匙,那么自然的打开楼门,这代表什么,不用想也该清楚
        肩膀上按上一双大手拍了拍,黄世荣低低叹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这位发小。那边慕枫提着裙子,已经围着方振东转了好几圈。
        慕枫的性格有点人来疯,为了婚宴能正常继续下去,寒引素这个伴娘只得提前退场,而周亚青,她,还有方振东在慕枫婚宴上出现,也的确有点尴尬。
        方振东半扶着寒引素走到酒店大厅的休息区,让她坐在沙发上,蹲下伸手脱下她恨天高的鞋子
        “咝!咝”
        方振东的大手按在她的脚后跟上,寒引素忍不住疼的直吸气,低头瞄了一眼,已经磨破了一大块皮,方振东皱着眉瞪了她一眼,寒引素貌似撒娇的眨眨眼,方振东眼中划过一丝浅淡的宠溺,站起来,才发现周亚青一直跟着她们。
        方振东认为自己和周亚青签字离婚那一刻,就已经没任何牵连了,尤其他很清楚素素这小女人虽然嘴上不说,心眼却小的可以,对自己的前妻始终有些在意的。
        方振东一点不想让自己的前妻或是素素的前夫,成为两人生活中的阴影,可惜生活并非一成不变,变数总是时时发生。
        周亚青脸上礼貌高雅的笑容,几乎已经维持不住了,看着方振东对别的女人这么温柔体贴,动作轻缓的抱在怀里,仿佛所有物一样悉心呵护宠溺着,周亚青心里就跟打翻了醋缸一样,酸水和嫉妒控制不住往上冒。
        这样的方振东是陌生的,这样的方振东也是迷人的,比她认识了二十多年的方振东,都要陌生和迷人,也是她一直希望的方振东,可惜却对着别的女人。
        周亚青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寒引素身上,她很漂亮,五官娟秀,身材娇小,她身上有股子隽永清新的味道,令她看上去很年轻,周亚青猜,她一定不会超过二十五岁。
        晶莹的皮肤透着淡淡自然的光泽,周亚青忽然就觉得,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美丽,原来这么不堪一击。
        沧桑,方振东怀里的小女人,头一次让周亚青感觉到了这两个字有多残酷,仿佛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刻在了她身上,挥之不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