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渣婚之后-> 四十三回
四十三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躺在慕枫的床上,寒引素扫了几眼这间不大的屋子,有些小杂乱却温馨熟悉,不禁有几分怀念,以前大学寒暑假的时候,她没少在慕家住,慕家家境一般,却平和幸福,也许正是这种平和的幸福造就了慕枫的正义和善良。(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xiAZaiLoU.CoM)
        床头柜上有一张她和慕枫大学时期的合照,寒引素的照片不多,那时候也没机会和时间玩乐,这张还是她和慕枫带着大头娃娃当促销员时候,别人帮忙照的。
        照片中两人都穿着厚厚的卡通衣,一人举着一个卡通头,慕枫是唐老鸭,她是米老鼠,一个长发,一个短发,凑在镜头前,脸上带着点滴晶莹的汗水,头发都黏粘在一起,却笑得青春洋溢,光彩动人。
        慕枫抢过去看了看,不满意的说:
        “你看你,那时候就这么漂亮,你看我脸胖嘟嘟的,像个大大圆圆的红苹果,正好比你秀气的小脸儿大了两圈”
        “噗嗤”
        寒引素笑了,捧住慕枫的脸仔细端详了半天,貌似十分正经的道:
        “像苹果有什么不好,你家黄世仁肯定最喜欢苹果了,不然能这么急着赶着把你娶回家,就怕下手晚了,你这个苹果被别人抢去啃了”
        慕枫圆呼呼的脸飘上一朵红云,忽然回过味来,翻身过去挠寒引素的腰眼:
        “好啊!你敢取笑我,看我的九阴白骨爪......”
        “呵呵......哈哈......”
        屋里响起一阵清脆的笑闹声,突然慕枫停住,抬手指了指寒引素的脖子:
        “这是什么?”
        寒引素一愣,七手八脚推开她,小脸通红通红的,欲盖弥彰的搪塞:
        “没什么”
        抬头就见慕枫一脸我什么都知道的暧昧表情,慕枫哪会这么轻易放过她,坐起来一叉腰,语气颇有几分威胁的意味:
        “寒引素,你是自己交代,还是等我严刑伺候,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可是我们国家的政策,而且......”
        慕枫抬手飞快指了指她的领子:
        “我说你怎么穿这么高的领子,原来是内有玄机,快交代,是谁?难不成你和唐师兄已经瞒着我和黄世仁暗度陈仓勾搭成奸了”
        寒引素白了她一眼,却正经严肃的开口:
        “我和唐师兄怎么可能,你和你家黄世仁以后也别多事了,省的我和唐师兄尴尬,而且......”
        寒引素脸色一红,有几分大女人的羞涩扭捏:
        “而且我有男朋友了,改天介绍给你认识”
        慕枫两只眼睛瞪得溜圆:
        “男朋友?什么男朋友?谁啊?”
        寒引素目光一闪,眉梢眼角不由自主带上一股动人的神采:
        “上次我和你说过那个当兵的,你还记得不?”
        “当兵的?”
        慕枫想了好久才想起来,貌似是有这么个人,那时候她还说那个军官对素素有意思来着:
        “你说的那个帮你搬东西的上校军官”
        寒引素微微颔首,慕枫眼睛跟探照灯似的,下死力打量好友半天,怪不得她今儿一见寒引素就感觉不对经呢,身上那股忧郁仿佛一扫而光,举手投足都带着一股难言的妩媚劲儿,令人眼前一亮,原来是有了爱情的滋润 。
        寒引素被她看得有点发毛,刚要往后缩,就被慕枫用力一扑,扑倒在床上,眼睛贼亮的盯着她:L
        “说,你俩到啥程度了?拉手,接吻,***......”
        寒引素连脖子都红了,用力推开她:
        “你都快结婚了慕枫,还这么疯疯癫癫的,小心你家黄世仁嫌弃你”
        慕枫切一声瘪瘪嘴:
        “他嫌弃我,得了吧!我还没嫌弃他呢”
        慕枫见寒引素目光闪烁,一副想岔开话题的小摸样,就明白两人指定啥都办了,遂八卦的拽住寒引素一叠声问:
        “怎么样?是不是那方面特强,一晚上几次?啧!啧!啧!你这小身板搪不搪的住啊!我有个同事,老公就是当兵的,和我们私下说,平常见不着,一见着那就恨不得折腾死,不过看她那洋洋得意的脸色,指定是在炫耀呢,本来我也想找个当兵的,唉!”
        寒引素没辙的白了她一眼:
        “你消停点吧!你家黄世仁我瞅着也不是省油的灯”
        慕枫嘴上硬,心里却知道寒引素说的不错,黄世仁那家伙平常别看挺好说话的,她要是犯了原则性错误,他真舍得下黑手收拾她,想到他收拾她的手段,慕枫那张红通通的苹果脸就更红了。
        慕枫对方振东充满好奇,不是忙活着结婚,恨不得跟着寒引素立马就去军营里看看,虽然有些遗憾,最终没撮合成寒引素和唐子暮,却也明白这种事不是能勉强的,只要素素能幸福,她就无条件支持。
        其实唐子暮这个人,慕枫在一边看着都替他着急,平常瞧着不是这么个磨叽男人,事业做得那么有声有色,爱情上却实在是个急死人的慢性子,当年请遍了她们宿舍的人,别人还不知道他想追的是引素。现在好容易重新有了机会,他又慢了一步,真是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一点不差。
        唐子暮根本就没想到,他不过出趟国的功夫,竟然已经一点机会都没了,因为一个国际大赛,恩师被邀请当评审,他也被恩师叫过去帮忙,匆忙之中也没顾上别的,而且他也觉得,或许该给寒引素多一点儿时间,毕竟她还没从上一个失败的婚姻中解脱出来。
        可他一回来才知道,不过短短的一个月,已是沧海桑田,那种挫败感史无前例,令他消沉了几天。
        尤其在发小的婚礼上,看见穿着白色伴娘礼服的寒引素,唐子暮那种挫败感几乎灭顶,甚至令他感觉到了微微涩痛。
        雪白色轻薄的纱裙裹住她窈窕的身姿,斜肩的款式,露出一边优美的蝴蝶骨,领口缀着如烟似雾的蕾丝,烘托的她的肌肤愈发白皙,秀美的脸颊因为帮新娘挡了两杯酒,腮边晕染起一层轻薄的红晕,眼神晶亮如星,带着清浅得体的笑容,周身的阴霾尽数散去,美得仿佛夜色中初升的新月,佳人如玉,无奈他此生却求之不得。
        寒引素脚下颠簸了一下,被唐子暮轻轻挽住胳膊,寒引素挪了挪脚下的高跟鞋,伴娘的礼服是挺好看,就是裙摆有点长,一不小心就会踩到,加上她又喝了酒,虽不至于醉,却有点熏熏然,脚下就更没准了。
        可现在被唐子暮扶着,总有几分说不出来的尴尬,唐子暮喜欢她,这是慕枫说的,还说他从大学的时候就暗恋她,说实话,寒引素真没感觉出来,或许那时候自己心情太糟也太忙,对于身边男孩子的倾慕根本无暇顾及。
        当初不是郑伟跟屁虫一样的死缠烂打,估计也不会成为她的正牌男友,继而成为她的丈夫,即便现在,清楚的知道他对自己的好感,寒引素都觉得自己和唐子暮之间不可能,她一点不明白他到底喜欢自己什么。
        不过知道了这些,寒引素回头想想,仿佛有一些迹象,只是被自己有意无意的忽略或扼杀了,本质上她并不是一个太善解人意的女子。
        寒引素低声说了声谢谢,却仿佛听见一声几乎不可闻的叹息,继而是唐子暮清润温雅的声音:
        “你的裙子有点长,走路要小心点儿”
        寒引素不禁抬起头,正好望进唐子暮眼里,这么近的距离,在如此喧闹的宴会厅,他目光中的落寞却那么昭然,这种昭然的落寞染上他的眉梢,看起来仿佛有那么几分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的味道。
        寒引素忽然觉得有点抱歉起来,可是这种抱歉不过一闪而过,就被方振东的影子强势覆盖,,寒引素觉得,是该抽时间特别谢一下唐子暮,毕竟他帮了她那么大忙,而且以后必不可免还会麻烦他。
        可现在他们是伴郎伴娘,这里是慕枫的婚宴,并非恰当的说话场合。仿佛看出了她的尴尬和迟疑,唐子暮温和一笑,指了指那边:
        “新娘子开始抛花球了,你不过去凑凑热闹吗?”
        寒引素回头看去,慕枫已经站在最前方,正冲她不停使眼色,手里捧着一个硕大的花球,好动的小脑袋冲她一下一下仰着,后面长长的头纱随着她的动作轻缓扬起。
        寒引素不禁摇头失笑,这种东西她向来不怎么信,为了避免慕枫眼睛抽筋,寒引素应景的向前挪动了几步,相比那帮摩拳擦掌准备抢花球的未婚女孩子,她站的算相当远。
        慕枫心里急的不行,却拿好友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底下的女孩子大声催促她抛花球,慕枫没辙了,背转身,瞄准了方向,转转手腕,用力扔了过去。
        无敌大力士是慕枫上学时的封号,别看干巴瘦的女孩儿,那手劲儿有名的大,她生怕寒引素站的地方太远,因此几乎用了吃奶的力气。
        底下一众抢花球的女孩儿,齐刷刷目瞪口呆的看着花球嗖一下,带着一阵风直直越过她们头顶,飞过寒引素和后面的唐子暮,向礼堂大门口飞了过去,眼瞅着就落在地上,摔个稀巴烂,却被恰好进来的男人眼疾手快抄在手里。
        宴会厅沉寂片刻,哄一声......为这颇富戏剧化的一幕,宾客们都不禁大笑起来,而寒引素看清了进来的男人,刚要露出笑容,却见方振东身后跟着进来一个美丽却陌生的女人。
        作者有话要说:忽悠一下新年又至,欣欣向荣郁闷又老了一岁之际,在此给大家拜年了!希望童鞋们在新的一年里龙腾四海,龙腾虎跃, 生龙活虎,如龙似虎,鱼跃龙门,龙马精神,汗!够吉祥了呗!!也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新的一年也拜托各位了,鞠躬!!敬礼!!明天是除夕,估计大家都要看春晚,咱就休息一天吧!后天大年初一继续日更,最后祝福大家新年快乐合家团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