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渣婚之后-> 四十二回
四十二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方振东放下手里的碗,抬头看了眼对面巴巴瞅着他的小媳妇儿,他今天回来的晚了,即便他想尽量赶回来,依然错过了饭点,寒引素已经吃过了,却张罗着帮他热饭热菜,也会守在他身边,看着他吃,时不时夹筷子菜,盛碗汤什么的忙碌非常。(小说者Www.XiaZaiLou.Com)
        方振东心里一热,只要进了家,家里有他的小媳妇儿,他就从内到外那么满足,小媳妇儿可人疼的小摸样,令他恨不得时刻都把她抱在自己怀里头,可惜明天一大早,她又得走了。
        方振东的脸色忽然暗下来,她一走就是一周的分离:
        “素素,我上次和你说的事儿,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方振东忍不住旧事重提,让她辞职的事儿,他说了不知道几次,可这个平常柔顺听话的小女人,愣是给他含糊到现在,也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就这么拖着,就像登记一样,眼瞅着一个月过去了,她依然没答应。
        方振东的结婚报告早就打上去了,可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批下来,方振东想着明儿抽空去上头一趟,他方振东结个婚有这么难吗。
        寒引素目光急速闪了闪:
        “呃,我学校七月就放暑假了,到时候我有两个月的长假,辞职的事情,你让我考虑考虑嘛”
        寒引素有些软糯撒娇的语气,想就此糊弄过去,其实她也异常动心,本来她这个美术老师也就那么回事,如果条件允许,她当然也希望可以专心画画,不是为了什么成就,而是她喜欢,可前提是一切稳定的情况下。
        她和方振东现在幸福平和,却是偷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方家的炸弹就引爆,到时候,她和方振东会成为什么样子,她自己都没把握,现在就把自己的未来交在方振东手上,寒引素觉得不妥当,不是对方振东没有信心,而是对未知的命运没信心。
        因此和方振东正好相反,寒引素很满足现在的生活,每周两次见面,不见面的时候可以想念,在心里想着他,寒引素觉得每一天不知不觉就划过去了,在变数之前,寒引素想抓住这份难得的安稳幸福,即便一周两天,她也非常满足。
        显然方振东不是这么想的,看着她明显有些逃避的收拾了桌上的碗筷,迅速跑到厨房里的身影,方振东紧紧皱起眉头。
        寒引素利落的把碗筷清洗好了放起来,刚擦干手,就被从后面圈过来的手臂钳制住腰肢,背后是方振东硬邦邦却温暖的胸膛。
        寒引素微微一笑,小手按住他的手臂,小脸不由自主开始发红,即便两人已经亲密过多次,可当他抱着自己的时候,寒引素仍然控制不住心底冒上的羞涩。
        方振东低头,把自己的下颚搭在小女人肩膀上,熟悉清雅的香气从她腻白的脖颈间氤氲而出,方振东低头,一个吻落下,怀里的小女人一阵轻微颤栗。
        方振东却没继续下去,只是轻轻在她耳边笃定的说:
        “素素,你有心事?”
        寒引素在他臂弯里转过身,倚着身后的洗碗池,抬手圈住他的脖子摇摇头,方振东手臂微一用力,就把她整个抱起来,直接走到客厅的沙发坐下,把她圈在自己怀里,大手捏住她的下颚轻轻抬起,令寒引素不能逃避的和他对视:
        “告诉我,素素,你我之间不应该有任何隐瞒”
        寒引素忽然笑了起来:
        “什么隐瞒?说的这么严重,辞职的事儿也不是我说辞就立刻能辞的,怎么说我也是教育局正式编制的教师”
        方振东挑挑眉:
        “需要我找你们校长谈谈吗”
        寒引素愕然,急忙摆手:
        “不,不要,开玩笑,让他出面,岂不有仗势欺人之嫌”
        寒引素抬手夹住他的脸,狠狠揉搓了几下:
        “你这张黑脸,我们校长见了,该三天睡不着觉了,方振东,你让我自己处理自己的事情好不好,我是个独立的女人,而且我喜欢有始有终,至少让我顺利教完这个学期”
        “独立的女人?”
        方振东眼里划过一丝浅淡的笑意,认识自己之前,她好像过的一团糟啊!其实方振东也不想这么霸道,只是他小媳妇儿的事儿,他就恨不得每一件都帮她处理好,让她安心轻松的在自己怀里呆着,可惜他的小媳妇儿一点不领情啊!
        不过她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就是了,方振东拉下她揉搓自己脸的小手,攥在手里,这小女人如今胆子越来越大了,不像一开始的时候那样怕他,令方振东很欣慰,尤其床第间,偶尔她跟个炸毛的小猫一样反抗一下,总令方振东回味无穷。
        想着这事儿,方振东的身体飞快发生了变化,寒引素感觉屁股下一个硬硬的东西开始顶住的时候,就知道这男人肯定又想干坏事了。
        寒引素眼中难得涌上一丝调皮,没像以前一样拔腿就跑,反而手下滑,搭在他的肩膀上,身子一转就跨坐在他腿上。
        这个姿势充满诱惑,而且寒引素上身只穿着一件轻薄的衬衣,领口的扣子开了几颗,尤其两人这一番腻乎,又挣开了一颗,从方振东的角度,能清晰看到被黑色蕾丝胸衣簇拥起的雪白乳/沟。
        加上这小女人今天不知道哪根筋儿不对了,那姿态,那眼神,那动作,都透着十分诱惑,方振东哪还忍得住,胸腔渐渐鼓噪起来,气息也粗重了很多,而小妖精素素同志还嫌不够刺激,低下头,淡粉色的唇轻轻落在方振东唇上,小小的贝齿咬了他的唇一下,就飞快离开。
        然后貌似观察一下方振东反映,又低下头沿着他的耳朵轻咬了几下,方振东闷闷哼了几声,动作迅速的把她扑到在沙发上,钳住小妖精的脑袋,大嘴直接吞掉两片莹润的粉色,强悍侵入,把小女人亲的气喘吁吁,小手不断捶他才放开。
        方振东呵呵低笑两声:
        “怎么,胆子越来越大了,嗯......”
        大手已经迫不及待向下伸到她的腰间,寒引素忽然按住他的大手,目光闪了闪,不怀好意的开口:
        “方振东,我那个来了”
        方振东哪管她这个来了还是那个来了,嗯的敷衍一声,已经把她的衬衣扣子全部挑开,另一只大手也灵巧的抽开她的腰带,眼瞅着就把寒引素扒个精光了。
        寒引素才真急了,一把拽住他的领口:
        “方振东,今天不行,我身上不舒服......”
        同时,方振东也摸到了,才彻底明白过来,小媳妇儿是知道自己干不了啥真事,才这么大胆的诱惑他,可自己......嗯......
        方振东不禁低低吭了一声,身下某处胀的就要爆开了,看着身下貌似非常无辜的小女人,方振东咬牙切齿的开口:
        “知道我今儿收拾不了你,要翻天是不?”
        寒引素飞快的掩上衬衣,看他拿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觉得分外好笑,不禁咯咯笑了起来,直到方振东攥着她的小手,碰到一处坚硬灼烫的东西,寒引素才倒抽了口凉气。
        方振东俯头沿着她的脖颈亲了下去,灼热的气息喷在她肌肤上,令她忍不住一阵阵颤栗:
        “素素......好素素......嗯,帮我揉揉......嗯.......”
        嘴里说着,大手已经攥着她的小手握住了那处灼热的所在,并且上下弄起来......寒引素的小手在他的带动下逐渐加快,他粗重的呼吸响在她的耳边,喷出的热气,几乎灼烫了她的肌肤......嗯......
        直到低低闷哼一声,身上的男人瞬间僵直,放松伏趴在她身上,寒引素也感觉到手上一片喷薄而出的粘腻,她的小脸红的都快滴血了,哪想到一本正经的方振东还能这样。
        寒引素面红耳赤的盯着他,心说,自己这算不算自作虐不可活……
        不过这次大姨妈的到来,却令寒引素大大松了一口气,和方振东在一起没有避孕,想来这男人一心要娶她,也决不会允许她避孕,没准还恨不得越早有孩子越好,要不然,他晚上每次都这么玩命的折腾她。
        这方面她很幸福没错,可是孩子,目前来说,寒引素觉得不是时候,第一个孩子的事情她不想重演,而两人的未来,还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变数。
        可是方振东却郁闷了,自己这么日夜辛苦,小媳妇儿的肚子一点儿消息也没有,他迫切的希望有个孩子,有他和小媳妇儿基因的孩子,或许是个可人的女孩儿,和素素一样有着娟秀美丽的五官,或许是个男孩,流着他的血,将来也当兵......
        周一送走了小媳妇儿,晚上方振东就去对门老冯家喝酒,喝了半瓶子下去,就开始拐着弯的扫听,怎么能尽快让媳妇儿怀孕的事儿。
        老冯一头雾水听了半天才算明白,今天一进门就遮遮掩掩不痛快的方振东,原来是为了这个,老冯心里笑了个前仰后合,面上却不丝毫不漏,还很够意思的传授了几手,等方振东走了,老冯才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引得他妻子邱淑贞以为他神经错乱了。
        寒引素以为自己和方振东已经发展的够快了,可慕枫却比她更快,接到慕枫的电话,寒引素真吓了一跳,上次虽然看出慕枫和她老板的暧昧,可这么快就走进结婚礼堂,也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寒引素一想自己,就不禁释然了。
        有些人大约认识一辈子也不会怎样,可有的短短的时间就能相知相许,这或许就是佛家说的姻缘。
        寒引素真心希望慕枫能幸福,对于慕枫邀请她当伴娘,她一开始坚决推辞,毕竟她是个离婚的女人,即便慕枫粗线条的不在乎这些,慕家二老不计较,可婆家那边呢,寒引素把这些说出来,慕枫却直接翻翻白眼:
        “就你事儿多,年纪轻轻跟个老八股一样,阿姨叔叔比我爸妈还开明呢,你放心吧!再说伴郎可是唐学长,你让我上哪儿找一个和他匹配的伴娘去,什么离婚不离婚的,本来那时候我还遗憾来着,你比我嫁的早,等我结婚的时候,你当不了我的伴娘,没想到老天爷还是站在我这边的,你竟然离婚了哈哈!!”
        寒引素有些哭笑不得,慕枫向来如此有口无心,却是个最善良可爱的女孩儿,不过唐子暮......
        寒引素微微皱眉,她不认为自己和唐子暮之间有什么,可慕枫和黄世荣总若有若无的撮合,却令寒引素颇为无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