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渣婚之后-> 第四十回
第四十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寒引素不容拒绝的承接着方振东的热情,此时的方振东完全称得上急不可待,憋了几天的火气瞬间爆发宣泄出来,威力是惊人的......
        从玄关到客厅,再到最里面的卧室......寒引素被他按在床上的时候,身上几乎一丝布料都挂不住了......
        带着厚茧的大手,顺着她纤柔的曲线抚摸,粗劣滚烫的触感带给寒引素一阵阵不自禁的颤嗯......
        寒引素哼唧两声,忍不住低低呻/吟,即便这点儿声响也迅速被身上的男人吞噬入腹,野蛮的侵略,令寒引素毫无招架之力。(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xiAZaiLoU.CoM)(更新我们速度第一)
        寒引素脑子里突然划过一个念头,这男人好像要吞了她.....寒引素不禁反抗不了,还被方振东迅速带入到情/欲世界一起燃烧。
        方振东不能允许在自己身下的时候,小女人还有走神的功夫,这是对一个男人最大的侮辱,寒引素猜的一点没错,方振东就是想吞了身下的小女人,如果可能,他真想把她的骨头都嚼了,小女人的滋味仿佛最烈的毒/品,尝过一次就再难戒掉。
        ***中方振东抬起头,目光划过身下喘息着,已经被他揉搓成一滩春水的小女人,眸中涌上一丝惊艳。
        房间里没开灯,光线有点儿暗,窗帘却没有拢起,夜空中月色正好,皎洁的月光透过玻璃落在大床上,令这一片迤逦美景尽收眼底。
        小女人滑腻的肌肤在月光下,显出一种通透莹润的光泽,仿佛世上最好的羊脂白玉,触手温热带着轻微不自禁的颤栗,又仿佛月光下静静绽放的昙花,鲜活美丽中带着魅人的妖娆。
        她的眼睛紧紧闭着,小嘴有些红肿,微微张开细细喘息着,从喉间响起低低似欢愉又似痛苦的呻/吟声,令方振东引以为傲的自制力瞬间消失个无影无踪。
        实际上,在这小女人身上,方振东的克制隐忍从来都是一个笑话……呃……方振东毫不迟疑的进入......
        寒引素突然睁开眼睛,被突然撑开的身体还是有些隐隐的痛楚和不适,这男人的尺寸,寒引素真有点适应不良。
        微微皱着秀气的眉,直接就对上方振东的眼睛,他眼里跳跃的火苗迅速渲染蔓延,看起来比他的动作更令寒引素惧怕,寒引素不禁微微退缩了一下,却发现在这个男人身下,她根本就一动都动不了。()
        当然,方振东也不允许她退缩,方振东希望她和自己一起领略那种快乐,两人真正合二为一的快乐,亲近的无丝毫距离,他太喜欢这种感觉。
        身下小女人柔弱无依,可怜兮兮又惧又怕的望着他,更让他有一种又想保护她,又想凌虐她的矛盾冲动,凌虐,他肯定舍不得,不过在床上,他必须要彻彻底底拥有她,她是他方振东的小女人。
        方振东放开钳制她手腕的大手,迅速下滑握住她纤细的脚腕,高高折起……
        随着他疯狂的节奏,寒引素最后一丝理智被撞成碎片......又重新组合......来回数次,寒引素几乎以为自己又要死了的时候,碎片终于再没组合起来,而是化成星星点点的火光,璀璨之后彻底归于沉寂……
        寒引素找回自己的理智的时候,耳边令人羞涩不已的声响已经散去,而自己急促细细的喘息声,又熏染起些许暧昧的氛围。
        她这次终于没像头一次那样没用的晕过去,虽然中途有几次她以为自己晕了,可实际上那种极致的快乐,令她没法真正晕过去......
        方振东一翻身,让她趴在自己身上,拉过被子裹住两人,大手揽着她的腰,让寒引素的小脑袋贴在自己汗湿的胸膛上,享受着性/事过后的那种满足和舒爽。
        寒引素浑身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想动都动不了,再说,方振东的大手扣着她的腰,根本也动不了,他另一只大手却轻缓的,有一下每一下的,抚摸着她的头发,竟然出奇的舒服。
        脸颊下面是他的心跳声,由急促到和缓,和他的人一样,沉稳而节奏鲜明:
        “素素,在你之前我只有过一个女人,就是我的前妻周亚青”
        方振东的声音带着餍足慵懒的味道,有几分低沉沙哑,却也难得的温柔,寒引素虽然很意外,但最终没有丝毫动作,这个男人头一次和她提起这些,寒引素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应。
        方振东觉得自己该说清楚这些,这辈子他就要她了,所以,以前的事情,他也想让她知道,他不想将来有什么不必要的误会,尤其周亚青和他虽然离婚了,毕竟因为两家的交情,不可能老死不相往来。
        “亚青是个很不错的女人......”
        感觉身上的小女人动了一下,方振东揽着她的腰向上一拖,大手移上来捧住她的小脑袋,直接下命令:
        “不许胡思乱想,听我说,虽然亚青是个不错的女人,我们已经离婚了,婚姻只维持了一年的时间,本来我一直不懂她为什么提出离婚,在你之前,我根本不在乎和谁结婚,有了你之后,我好像明白了,婚姻首先要建立在喜欢上,门当户对不是婚姻该有的基石,素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好半天,寒引素才回过神来,这男人拐了这么大的弯儿,难道是想和她表白,如此隐晦,如此不直白的表白,还真不像方振东的风格。
        寒引素探究好奇的望进方振东眼里,却新奇的发现,他漆黑的眼底,仿佛划过一丝淡淡却明显的窘迫,这个词儿在方振东身上可真是最稀奇的字眼,而且窘迫后面仿佛还有期待,他用一种含着期待的目光看着她。
        寒引素忽然想笑,想起自从两人认识,自己被他欺压的几乎抬不起头来,此时此刻,寒引素竟然有种解气的感觉。
        寒引素秀气的眉微微弯起一个弧度,眨眨眼睛看着方振东,嘴却跟蚌壳一样闭的死紧,一言不发。
        方振东发现自己也是个很俗气的男人,除了行动之外,他也很想知道小女人的心意,想听到从小女人嘴里吐出的甜言蜜语,谁知道小女人好像没听懂一样,尤其在自己已经率先暗示的情况下,方振东竟然拿不准,她是真没听懂还是装的。
        不管是不是装的,她的反应都令方振东大大的不爽不满,这种不满不爽从大脑直接就反射到行动上,方振东觉得,自己有必要让小媳妇儿更深入了解明白一下。
        寒引素并没有得意多久,很快就发现方振东眼里的火苗腾一下重新燃起来,而身下坚硬的触感,她也非常清楚,接下来他会怎么收拾她。
        寒引素觉得腰都要断了,急忙手脚并用,想脱离开方振东,可惜为时已晚,一阵天旋地转,她已经被方振东重新压在身下......
        寒引素小手用力推他捶他,语气有些气急败坏:
        “方振东,你起开,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了,方......啊呜呜......”
        后面的话被一阵呜呜声代替,方振东亲的她瞬间忘了今夕何夕,显然这次方振东并不想轻易绕过她,亲够本了,大手捏着她的下颚抬起来,霸道的宣告:
        “素素看着我,我是方振东,我是你的男人,这辈子都是......”
        寒引素仿佛要断气一样的喘息两声,目光从他刀刻斧凿的脸上下滑,落在他身上,古铜色的肌肤,因为**而纠结的肌肉,在月光下泛起一片晶亮的水泽,汗水顺着他的身体滴落下来,落在自己的发上瞬间隐没,那种浓重的属于方振东的气味,却从她鼻腔直直钻进她心里,令寒引素情不自禁动情动性。
        寒引素知道自己喜欢这个男人,即便她一直嘴硬的不想承认,那是因为她怕了,她怕她配不上他,她怕太喜欢了之后,将来一旦失去,她会承受不住打击,她的心已经太沧桑脆弱,她经受不起丝毫波折和坎坷,尤其方振东这么优秀的男人,是她能保得住的吗。
        如果不是方振东这么霸道,或许这辈子,下辈子,两人都不会有交集,而在这个男人怀里,寒引素却总会感觉到踏实。
        女人一辈子求的不就是个踏实吗,寒引素忽然想通了,就跟着自己的心走下去也好,就像慕枫说的,不能因为郑伟一条毒蛇,就把所有男人都视作井绳,至少寒引素对方振东有这个信心,虽盲目却笃定。
        寒引素目光晶亮璀璨起来,抬手圈住方振东的脖子,把自己的唇贴了上去,方振东愕然半响,狂喜冲进四肢百骸,大手紧紧扣住她的后脑,瞬间,主动权就换到他手里。
        显然小女人也是喜欢他的,从她破天荒的主动亲他开始,方振东心才算真正落了地儿,方振东当然清楚,小女人一直在状况外,不是他霸道强硬的手段,恐怕要抱到小媳妇儿,还有的等了。
        他本来不着急,反正把小女人掬在自己怀里,她早晚会喜欢自己的,其实方振东一直有种鲜明的直觉,小女人根本就喜欢他,只是嘴硬的不承认罢了。
        可现在如此清晰的感觉到小女人心里也有他,这种喜悦也足以令他雀跃不已……
        月光下的男女,激烈纠缠着,恨不得永远黏在一起,亘古难分......起伏,激荡,喘息堆积在一起,点燃了***之火,把这个清冷的冬夜都炙烤的缠绵悱恻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算肉不,算肉不,算肉不(重复一千遍)......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