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渣婚之后-> 三十四回
三十四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三十四回
        方振东这次没转移话题,也没拒绝,只是微微点了下头,老冯不禁戏谑的挑挑眉,从上到下打量他一圈,不怀好意的道:
        “我说振东,你可悠着点儿,就你这五大三粗的莽汉子,几年不知肉味蚂蚁社区,这猛一开荤,小心你那小媳妇儿受不住,不过,你的结婚报告该打了!”
        方振东沉默半响,干了杯里的酒,有点郁闷的开口:
        “再等等”
        “等什么?”
        老冯也放下酒杯:
        “你俩都发展到这一步了,再等,娃子都出来了”
        方振东拿起酒瓶斟满两人的杯子,脸色怎么看怎么有点无奈:
        “女人的心思,我也不懂,虽说有过一次婚姻,可也跟没有差不多,我估计是因为她刚离婚没多久”
        “离婚?”
        老冯眉头一皱:
        “二婚的?”
        看到方振东突然阴沉下来的黑脸,忙摆摆手:
        “得,算我没说”
        嘴里这么说,心里却知道坏了,虽说他对二婚的没啥偏见,可方家……
        想到此,老冯便也没遮着藏着,直截了当的开口:
        “不是我在这儿说丧气话,你们家老爷子哪儿”
        方振东眼睛都没眨一下:
        “老冯,是我方振东娶媳妇儿”
        老冯叹口气,语重心长的道:
        “我可给你打个预防针,是你娶蚂蚁媳妇儿不假,可归根结底,也是你论坛方家的大事,你又是独子,老爷子哪儿要是不答应,你这媳妇儿娶了也的委屈人家,知不知道,你啊!就是太一根筋儿,娶媳妇儿谈恋爱和咱们训练可不一样,不能直截了当军事化,怎么和你说呢”
        面对方振东这个榆木疙瘩,老冯还真有点为难,绞尽脑汁琢磨半天,眼前一亮:
        “对了,就像咱们的军事演习,你得讲究个战略战策,明修栈道不成,咱就暗度陈仓,这话我也不该说,可到了这份上我还得问,你确定就是她了吗,不瞒你说,我一直挺好奇的,能让你这么上心的姑娘,我就想不出是个啥样,长的漂亮不算啥稀罕事,你身边长的漂亮的姑娘还少了,而且你和这姑娘认识的日子不长!”
        方振东目光一闪,仿佛仔细想了想,嘴角不自觉扬起一个轻微的弧度:
        “认真说,我也搞不清楚,反正第一次见她就和别人不一样,也没怎么样,可就是放不下,那丫头当时的样儿就死命往我心里扎,她就是一朵娇花,我也想把她护在怀里头养着”
        老冯不禁动容,这大概是两人认识这么多年,方振东第一次和他谈这么内心的东西,还是为了一个姑娘,老冯忽然就明白了,不管那姑娘是谁,这辈子都是方振东板上钉钉的媳妇儿。(免费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不得不说,老冯真被方振东这几句掏心窝子的话感动了,这个硬气汉子,心里原来可以这么软。
        直到方振东走了,老冯还有点失神,他媳妇儿淑贞喊他两声儿都没答应,过来拽拽他:
        “怎么了?失魂落魄的,喝多了?”
        老冯回神,长长叹口气:
        “我是真想现在就瞧瞧振东的小媳妇儿”
        淑贞扑哧一声乐了:
        “怎么着?说啥了?看你俩聊的热络,我都没敢打搅”
        老冯摇摇头:
        “也没说啥,就是觉得,原来我看错了,你别瞧振东平常跟个老虎霸王似的,其实啊!是个痴情的汉子。”
        方振东今儿是喝的不少,回到自己家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就开始打量自己的窝,平日异常熟悉的地方,今天忽然感觉空旷起来。
        以他的级别,分给他的这个宿舍,条件相当不错,三室一厅的格局蚂蚁社区,家具和装修风格简单明朗,有些硬邦邦的清冷,不过,这些他以前从没感觉,现在忽然就觉得,不如小女人那里温暖。
        或许这里添上小女人会有所改变方振东开始认真琢磨规划以后的日子,这对他来说是新奇的,当初和周亚青结婚,他从没有过这样的念头,不见面就不见面了,也没什么,军人吗?就该如此。
        可是现在,他忽然觉得,在能力范围内,尽量和媳妇儿在一起才好,因为分开的日子总是那么难熬,想念这种陌生的情绪,自打小女人闯入他眼里那一刻,就仿佛连带刻进了他的心里,尤其尝过那么美妙的滋味以后,让他放下,这无异于逼着狼吃素一样不可能。
        虽然和寒引素认识的日子不长,可方振东觉得自己是了解她的,如果有条件,寒引素希望能认真画画,而且她的确很有才华,即便方振东不懂,也能感觉到从她画里传递出的强烈情感,她的画有灵魂,这是一个成功画家必备的东西。
        方振东觉得,自己有能力给她创造更好更舒适的生活条件,而这些也是为自己谋福利,他不希望两人因为忙碌的工作没有时间在一起,在她同意的前提下,是不是可以做适当的变动。
        而随军,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都是最恰当的选择,不过还要和小女人仔细商量商量,别瞧着小女人一副柔弱好欺负的样儿,真倔起来,小性子一耍,方振东也真扛不住,别看他总黑着一张脸,其实小女人一皱眉,一难过,都跟挖他心似的。
        方振东缓缓吐出嘴里的烟,侧头看了看窗外,深沉的夜色中能看到不远处营区的灯火,也不知道她现在做什么,是不是和他一样,也在规划着他们的未来,才分开没多久,他又开始想她了。
        方振东当然不知道,现在的寒引素根本没工夫想他,正面对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寒引素吃了晚饭,并不困,想起昨夜梦中的情景蚂蚁社区,不禁来了灵感,支起画架,开始作画,梦中的青石板路,小街口,乌篷船,还有河两岸的杨柳春花,以及桥上的妈妈,她想全部画下来。
        可惜没画多久,就被门铃声打断,寒引素看了看墙上的表,已经九点半了,这个时候能是谁?按开可视对讲,爸爸和继母的脸出现在显示屏上:
        “小素,是爸爸”
        寒引素咬咬嘴唇,还是开了门,那个人不管怎么说是她爸爸,以前非常疼爱她的爸爸,拒之门内外的事情,她真做不出来。
        赵红和寒青山是来参加寒颖和郑伟婚礼的,昨天就来了,寒颖安排他们住在离家不远的快捷酒店里,两天后是寒颖和郑伟的婚礼。
        从心里说,寒青山不想来打扰小素,可赵红非撺掇他来,他其实也想知道女儿的情况,就来了。
        赵红是个势力心胸狭窄的女人,嫁给寒青山的时候,寒引素对她就没给过好脸色,虽然这丫头不念不语的,可那双眼睛就透着那么排斥和冷漠。
        赵红认识寒引素的亲妈,美丽娴静的女人,虽然赵红一直知道自己有几分姿色,可和寒引素她妈,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上的,就如寒引素和寒颖,那种差别是骨子里的,很难改变,也之所以,她们母女才越发在意和嫉妒。
        她是打定主意来看笑话的,看看寒引素有多惨,顺便把寒颖的喜帖送来,她就是想看看,寒引素这丫头是个不是还清高骄傲的起来。
        可自打进了这个小区,赵红脸上那点得意就有点僵在脸上蚂蚁社区,这个小区显然比郑伟和寒颖哪里更体面,不看别的,就看小区内那一排排锃亮的小汽车,就比郑伟哪里高级不少,待进到寒引素的屋里,赵红那点看笑话的心思,全都变成了嫉妒和怀疑。
        也不管寒青山使劲儿拉她和眼色,跟进自己家似的,开始四处打量,寒引素脸色始终沉着,对于这个继母,她本能的排斥厌烦,也不想搭理她。
        其实寒引素一点儿都不明白,在经过妈妈那么有深度的女人之后,爸爸怎么会娶赵红这么浅薄庸俗的女人,忽而想到郑伟,不禁苦笑,大约男人和女人是不同的。
        寒青山有点尴尬:
        “那个,小素,我们就是来看看你,也没别的意思”
        赵红终于打量够了,坐在沙发上,用尖利高八度的声音刺探:
        “你这房子可够体面的,肯定贵?”
        寒引素端了两杯茶过来放在茶几上,却不坐,就站在一边看着两人:
        “我租的”
        “哟!你一个人租这么大房子,不是浪费吗,多可惜啊!”
        寒青山使劲儿拉了赵红一把,脸色有些暗红,低声喝道:
        “你少说几句没用的”
        赵红悻悻然住了嘴,闪烁的目光开始打量寒引素,她穿着一件浅紫色的家居服,身材窈窕,皮肤白皙,长长的头发黑亮顺滑的垂下来,虽然有些瘦却依然漂亮蚂蚁社区,完全没有赵红想象中的凄惨,而且,她泛着浅淡红晕的脸颊,看起来颇有光彩,一点也不落魄。
        这是个一个被丈夫抛弃的黄脸婆该有的样子吗?赵红非常失望,同时寒青山的目光,也落在女儿身上,不禁有些怔愣,多久不见女儿了,这一晃竟有几年了!
        她不回去,即使回去了,也再也不回家,不知不觉中,她越来越像前妻,那秀雅的五官,那眸中的光彩,那满身的才华
        望着这样的寒引素,寒青山恍惚见到了二十多年前的前妻寒青山眼里掠过怀念迷茫,仿佛还有别的,总之复杂的寒引素看不清,也没心思去猜。
        对爸爸的转变,寒引素心里的怨堆积了几年,可是父女面对面坐在这里,却发现非常陌生,这些年的怨和隔阂,已经把过去的父女之情一刀割开,即便还连着筋骨,却已是血肉模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