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渣婚之后-> 三十三回
三十三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三十三回
        这男人的求婚毫不浪漫,寒引素却并不觉得是儿戏,寒引素很清楚,如果自己此时不坚决反对,下了礼拜以后,自己就是名副其实彻头彻尾的方太太了。(免费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对于刚经历了一段失败婚姻的寒引素来说,内心深处对婚姻,持怀疑甚至恐惧戒备的态度,即便非常清楚方振东不是郑伟,可寒引素还是不由自主惧怕,惧怕重蹈覆辙。
        如果可能,寒引素希望两人就这样走下去也不错,毕竟现在什么年代了,与其结婚再离婚,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结婚,也省的牵连无辜的孩子。
        想到那个曾经失去的孩子,寒引素心里一阵钻心的疼,过去了这么久,依然不能抹去她心中的愧疚和疼痛,自己的骨肉被她残忍的放弃了。
        寒引素想过无数次,如果重新来过,说不准她狠不下这个心来,这样的她如何心安理得的再走入婚姻,她怕了,真怕了。
        可是这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又是不能和方振东说的,而拒绝方振东这个男人,寒引素同样知道有多难。
        因此听到方振东命令式的求婚,寒引素惊愣之后是无奈和为难,两种情绪交织在脸上,落在方振东眼里,反而会错了意。
        方振东忽而就想到昨夜下面温雅俊朗的男人,风度翩翩含情脉脉
        方振东脸一沉,席卷而来的乌云几乎瞬间遮住了他整张脸,咬着后槽牙质问:
        “昨天送你回来的男人是谁?”
        “啊”
        寒引素根本没听明白他的意思,疑惑的抬头,不禁瑟缩了一下,不过还是没反应过来方振东的问题,小声的反问:
        “你说谁?”
        方振东握着拳头,上半身趋前,凌人的气势令寒引素倍感压力,不由自主又向后缩了缩,一边心里也气自己怎的这么没用,不过倒是回过味来:
        “哦!你说唐师兄?他是我大学的师兄,帮我卖画的”
        “卖画?”
        方振东毫不放松的审视她:
        “为什么卖画?”
        寒引素忽然想起自己还欠他的钱,急忙道:
        “那个,你帮我外婆垫付的医药费,我明天取出钱就还给你”
        方振东目光一冷,几乎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
        “你敢还我钱就试试”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寒引素骨子里本就是个固执别扭的性子,有压迫就有反抗,欺软怕硬也有一定底线,所以方振东这句话明显触动了寒引素的底线。()
        寒引素一挺脖子:
        “我就还,我外婆和你没关系,你的钱我”
        话没说完,就被方振东一把抓住肩膀提溜起来,寒引素根本没看明白,已经被方振东从桌子一边拉过去,紧紧扣在怀里
        唇齿间顷刻盈满他强硬的气味方振东觉得自己忍的太辛苦了,这小女人鼓起勇气和他楞犟的模样,太诱人,令他隐忍了一大早的冲动,瞬间冲破临界点,不能吞吃入腹,至少得先解解馋。
        可一沾上嘴就有点刹不住闸,方振东把寒引素亲的气喘吁吁,浑身发软发热,依然不满足,放开她的唇,顺着唇角沿着弧度优美颀长的颈项啃噬,控制不住蛮力,寒引素低低哼了几:
        “嗯疼”
        听到她喊疼,方振东才勉强抬头,但是并没有放开她,还是把她拘在自己怀里,让她的身体紧紧贴着自己。
        寒引素急速喘息着,小脸儿像被烧着了一样**,她能清晰感觉到贴着自己小腹上的肿胀坚硬,仿佛蓄势待发。
        寒引素感觉腰跟断了一样的酸疼,这男人
        方振东仿佛找到了惩罚这小女人的方法,心里打定主意,以后只要她惹自己生气,就把她亲到没力气开口。
        寒引素喘匀了气儿,恨上来,握起小拳头狠狠捶打了几下方振东的胸膛,可是受罪的却是她自己,方振东的胸膛坚硬如铁石,她的手反而疼的要死:
        “方振东,你放开我,你是军人,这是耍流氓,你知道吗?”
        体力上处于下风,寒引素只能从思想上唤起方振东的良知,可惜她忘了,对象是方振东,这招数根本没用,再说昨个夜里她已经被流氓从里到外吃干抹净,现在提这个岂不可笑。
        方振东大掌固定着她的手腕,以免她乱动,挑眉看着她:
        “耍流氓?和我自己的媳妇儿亲热,算什么耍流氓?”
        “谁是你媳妇儿?”
        寒引素气哼哼的白了他一眼。
        方振东两条粗黑的眉一皱,严肃的看着她:
        “我们已经上/床了,你就是我媳妇儿,谁敢说不是?”
        “方振东”
        寒引素不由得提高声量:
        “我刚离婚,不想这么快再婚,你明白吗,上/床不代表就结婚,这根本是两回儿事”
        方振东阴晴不定的看着她:
        “对我来说,就是一回事,上/床了就必须结婚,没商量”
        不过看怀里小女人快要气疯的样子,方振东略沉吟几秒还是放软了口气:
        “我不是你前夫,我会对你好的,你放心”
        寒引素觉得自己简直鸡同鸭讲,她早就知道和方振东这个男人讲道理,这辈子都不可能。寒引素一咬牙固执的开口:
        “反正我现在不想结婚”
        说完就低下头不看方振东,方振东显然不允许她有丝毫逃避,捏着她的下颚抬起来:
        “你什么时候想结婚?昨天我们没有避孕,也许”
        方振东的话没说完,就被寒引素打断:
        “没有也许,方振东昨天,不可能”
        声音有些尖锐参杂着丝丝缕缕不知名的沉痛,方振东一愣,尖锐倒没什么,可她目光里的沉痛却令方振东那颗铁石心实实在在的软了。
        放松力道,仍然把寒引素抱在怀里,却是轻缓的,大手还不由自主拍了拍她的背,声音也温和下来,依然是不自觉命令的口气:
        “我给你两个月时间,两个月后,我们登记,不许再有异议”
        寒引素不由松了口气,至少两个月之内不用面对这个问题了,不是寒引素鸵鸟,而是面对方振东,她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最重要的,她很清楚即使自己拒绝了,估计也没用,所以在无计可施的前提下,能拖一时是一时的心态就冒头了。
        显然,两人的认知有很大偏差,寒引素觉得往后拖拖,说不准就黄了,可在方振东心里,她已经是自己名正言顺的小媳妇儿了,只不过时间推后了而已,所以该享受的福利,还是必须要享受滴。
        被方振东抱起来压在沙发上,身上的男人执起重剑亟不可待进入到她身体里的时候,寒引素才发现,自己的意愿在方振东这里基本可以直接忽略:
        “嗯……”
        不过这男人是不是体力有点儿太好了,寒引素被折腾的不知今夕何夕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就冒出这么一句话
        冬日的阳光正好,落在客厅沙发上,如藤和树紧紧纠缠在一起的男女身上,伴着起伏和动情的声响,仿佛奏起了一首节奏清晰却旖旎的情歌……
        寒引素再次清醒过来,已经是晚上了,墙壁上的小灯冉冉氤氲出温暖的光线,或许是运动开了,身上远没有早晨那么痛,只是有些酸软无力。
        自己是不是太颓废了,纵/欲过度,即便当初和郑伟新婚的时候,也没这么荒唐过,撑着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脸不禁一热,方振东这个男人霸道归霸道,却真的很体贴。
        拍开床头灯,看到她手机下面压着的纸条,拿起来看了看,和他人一样的字体,遒劲有力,棱角分明:
        “我回部队了,下周末回来”
        很简单,却颇符合方振东的风格,寒引素嘴角翘了翘,下床,洗漱过后,走到厨房,习惯的打开冰箱,新鲜的蔬菜水果显然都是新补充的,冰箱上面贴着一张便签,同样很简单:
        “砂锅里是鸡汤,速冻格子里有馄饨,记得吃”
        寒引素心里一阵温热,掀开煤气灶上的砂锅盖,还有些温热,估计是白天熬得,打开煤气灶,等汤滚了,拿出一份馄饨,下了进去,浓浓的香味伴着腾腾而上的热气,熏得寒引素眼角心里一阵酸。
        多久了,这种被人想着,被人惦着的感觉,仿佛自从妈妈去了,就再没有过了,寒引素一边吃馄饨,一边忍不住哭了个稀里哗啦,有些可笑,有些酸涩。
        与此同时,方振东正坐在老冯家的饭桌上,冯郑伟的妻子邱淑贞是个很贤惠爽利的女人,和方振东在家属院一栋对门住着,平常日子在部队就不说了,只要方振东在家,淑贞一定会让老冯喊方振东过来一起吃饭,整几个家常的小菜,俩人喝两杯酒聊聊天,倒也亲热自在。
        邱淑贞手脚麻利的端上几个凉菜,又把刚做好的乱炖端上来,笑着招呼:
        “你俩先喝着,酸菜馅儿的饺子一会儿就得”
        方振东踮起一块肉放在嘴里叹道:
        “嫂子做的菜就是好吃”
        邱淑贞打趣道:
        “得了,我可听老冯说了,未来弟妹可是个会做菜的行家,我那天还说,赶明儿振东这口高了,可就再也瞧不上我这土磕了的菜了”
        方振东也笑了:
        “她年纪小,会做菜也不过就那几样,我吃着不如嫂子的顺口”
        邱淑贞扑哧乐了:
        “得了!你也别竟说好听的哄我,你们先喝,我去给你们煮饺子去”
        老冯挥挥手:
        “快去,快去,这饺子就酒越吃越有,振东来,坐,坐,我是看出来了,你小子今儿有大喜事儿,来来说出来,让我也跟着高兴高兴”
        说着,探着脑袋凑过来低声道:
        “是不是拿下你那漂亮媳妇儿了,你今儿还没进团部,我就听出来了,连脚步声都透着那么滋润,啥时候让我这个加强团的政委先见见”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