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渣婚之后-> 三十二回
三十二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三十二回
        寒引素做了一个长长地梦,梦里的妈妈那么年轻美丽,她立在外婆家老房子街口的小桥边,向远处看,河面上摇橹乌篷缓缓行来,两侧的杨柳春花随着和风徐徐飘荡,和风拂过妈妈黑色的头发,向后飘起一个优美的弧度,仿佛一个迤逦轻缓的梦。(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xiAZaiLoU.CoM)(。
        妈妈看的很入神,寒引素的小手被妈妈牵着,抬起头望着妈妈:
        “妈妈看什么呢?”
        妈妈好像没听到,寒引素用力摇摇妈妈的大手又问了一次:
        “妈妈看什么呢?”
        妈妈这次听见了,低头蹲下,摸摸她的头:
        “妈妈没看什么,走,出来好久了,外婆该着急了”
        说着,重新牵起她的小手下桥,向旁边的小街走去,路过街口卖卤鸭脚的档口,放开寒引素,去买外婆喜欢的卤鸭脚。
        寒引素乖巧的站在那里,回头看了看,不禁微微一怔,好熟悉的画面
        寒引素忽然从梦中醒过来,手臂习惯抬起,嘶一声浑身上下仿佛每块骨肉都是疼的,昨夜的事飞快钻进脑子,寒引素埋在枕头里,恨不得自己从此醒不过来才好。
        虽说昨夜的方振东太霸道,强势的不容拒绝,但扪心自问,寒引素也非常清楚,如果自己不愿意的话,也成不了事。
        所以现在矫情的把错误全推在男人身上,太不厚道,想想自己也没什么损失,想到这个,脑子里不由划过方振东当时的样子,额头的汗珠大颗颗的滴落,肌肉纠结的有力手臂固定着自己的腰肢那么一下一下
        啊!寒引素红着脸甩甩头,自己想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寒引素撑着坐起来才发现,最糟糕的是她的腰。
        掀开被子,脸更红了,身上的睡衣穿的好好的,虽然浑身酸疼却感觉清爽,显然清洗穿衣服都是方振东干得。
        她掀起自己的上衣,就看到腰侧两个青紫的手印,可见这个男人究竟用了多大力气门咔一声打开,寒引素飞快的放下衣服抬头,目光和方振东一触,继而飞快低下头。
        虽不过短短一瞬,寒引素仍然看的出,这个男人今天心情状态出奇的好,和自己的狼狈简直是鲜明的对比。
        寒引素想的一点儿都没错,方振东的确心情大好,多年禁/欲的憋闷生活,一朝开闸,虽说寒引素很惨,可他的确身心俱爽,那种餍足惬意简直可以称为幸福,方振东发现,性福和幸福还真是有互通性的。()
        不是怜惜小女人的身体实在弱,他真想再来几次,不过考虑到以后的天长日久,就只能暂时隐忍,即便如此,也没少趁机亲亲摸摸的吃嫩豆腐,只是寒引素被他折腾的太累,睡得昏天黑地,才没有丁点儿感觉。
        方振东不可自拔的爱上了小女人在他怀里的感觉,整个卧在他怀里,乖乖的,红红的小脸儿在他臂弯里,香香的味道,浅浅的呼吸……
        方振东深深吸口气,遏制住上涌的生理渴望,只是望着这个小女人,自己的反映竟然就这么大。
        她大概不知道,现在的她有多诱人,晨光缕缕落在她的发上,她低着头,如瀑的黑发垂落,从方振东的角度,可以看到她不断煽动的睫毛和挺翘小鼻子下,两片丰润的唇,一排细白的牙齿紧紧咬着下唇,柔弱中透着股子妩媚和慵懒,这是他的女人,他方振东的小媳妇儿。
        方振东没走过来,直接开口:
        “起来洗漱,等我收拾完你的花草,吃早饭”
        说完,关上门,寒引素还没消化完他的话,门又打开,方振东低头看看腕表,下命令:
        “现在七点五十五分,给你十分钟时间,动作快”
        傻傻的看着门重新阖上,寒引素不禁有点气,这男人也太不体贴了!昨天晚上折腾她半宿的是谁,今天又不上班,非得这么着急让她起床干啥,真当她是他的兵了。
        嘴里虽不满的嘟囔两句,可还是撑着起来,寒引素的性子是有名的欺软怕硬,方振东这个男人太强,她惹不起,尤其经过昨晚上,她觉得这个男人肯定认为对她更有控制权了。
        寒引素站在地上才发现,腿有点轻微发抖,过了一会儿才适应,缓慢的跟个老太太一样蹒跚走出去,姿势有些可笑。
        到了厅里,不禁微微一愣,露台上,方振东正在忙碌的拾掇她种的蔬菜花草,寒引素走过去靠在露台门边向外看了看。
        她种的朝天椒上面都结了一簇簇辣椒,有红有绿,颇为喜人,韭菜,小葱,都窜出一手高的苗,还有那边映着阳光盛开的杜鹃,看得出来,她走到这段时间,被照顾的很好,而方振东这个男人,拿着她的小铲子正在松土施肥。
        金灿灿的阳光把他刚毅的轮廓软化了些许,看上去颇有些亲和,和平常的他很不一样,这样的方振东却如医院的那夜一样,令寒引素的心里忽而渗出一股温温热热的潜流,缓慢滋润着她早已干涸枯竭的心田
        方振东放下手里的铲子,回头看见她皱皱眉,低头看了看腕表:
        “你还有五分钟时间”
        刚刚堆积起来的暖流瞬间消失,这男人,寒引素不想理他,转身向浴室走去,她没看见,他身后方振东的嘴角微微扬起,他的笑容浅淡的几乎不容易察觉,可一旦察觉,就会发现比窗外的阳光更炫目。
        牙刷塞到嘴里刷了几下,寒引素看着镜子里的人不禁生起气来,和着,自己还是得听他的,这个男人简直有变态的支配欲,现在发展到,连她洗漱几分钟都开始管了,不行,这样绝对不行,这样下去,自己岂不真成了他的兵。
        她是很敬爱祖国最可爱的人,但不代表她想成为一个兵,还是个莫名其妙,被方振东管着的兵。
        而且,他凭什么管着她,睡衣领口根本遮不住脖子上狼藉的青紫痕迹,她的皮肤较敏感,这样让她怎么出门,这男人是狼还是狗,怎么专门咬人。
        其实某种意义上,寒引素说得不错,昨夜的方振东真恨不得把她连皮带骨啃了。
        寒引素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方振东已经站在饭桌前,皱眉看着她,一见她出来,低头看看表:
        “过了五分钟,如果你是我的兵,今天就得罚负重越野五公里”
        寒引素气结,瞪着他憋着气说:
        “难不成方团长也想罚我负重越野五公里?”
        方振东显然没想到这小女人敢顶嘴了,搁以前,心里再不满都不敢反抗他,看起来,倒是长胆子了。
        方振东的目光落在她纤细的小身板上,虽说带给他迄今为止最满足的经历,可是这具身子的瘦弱没用程度,也令方振东非常不满,他可没忘记,在自己还想来一次,甚至两次的时候,这小女人却昏天黑地的睡着了。
        为了自己下半生的幸福着想,也得把这丫头训练的健康了不可,至少不能这么容易就昏了,两人结婚后,不用说,一定是聚少离多,他可不想一个月见不了几回媳妇儿,好容易见了,上了炕弄没几下就晕了。
        寒引素当然不知道,方振东现在心里想的什么,但是敏感的发现,这家伙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看似正直无比,总让她不由自主从心里头发寒发凉。
        方振东倒是没难为她,目光微闪,开口说了句:
        “过来,吃饭”
        寒引素不禁松了口气,以后在被方振东残酷的逼迫,命令跟着新兵锻炼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这口气松的太早了,方团长决定的事情,基本上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他下心思要锻炼自己小媳妇儿,谁管的着。
        经过昨夜巨大的体力消耗,寒引素小童鞋现在是饿的前心贴后背,也顾不得以后,先吃饱了再说。
        不得不说,方振东这个男人虽然喜欢独断专行,但有时候还是蛮体贴的,例如早餐,就是寒引素喜欢的稀饭包子和清淡爽口的小咸菜。
        寒引素的饭量不大,吃了两个包子一碗稀饭就差不多了,不过刚放下碗,方振东已经包好了一个煮鸡蛋,放在她面前的碟子里,黑着脸皱着眉说:
        “吃的太少,怪不得这么瘦,把鸡蛋吃了,别学那些女人减肥,减的跟骷髅精似的,难看”
        寒引素懒得理他,这男人根本不是一般人类,审美观已经严重脱离了社会主流,一点不知道现如今流行的就是骨感美,她就不信自己胖的跟猪似的,他还能看上她。
        不过还是接过鸡蛋狠狠咬了一口,颇有几分孩子气,其实连寒引素都没意识到,在方振东面前,她完全变了个人,变成了妈妈没去世之前的自己,快乐,天真,孩子气,有点矫情的小脾气。
        方振东这个男人,虽然说话不很中听,有强大支配欲,但不可否认,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是最宠着寒引素的男人,不是嘴上那种宠,是从心里骨子里的宠。
        寒引素放下碗筷,抬头发现方振东三两下就吃完了,不禁好奇的问:
        “你们当兵的,吃饭都这么快吗?其实对消化不好的”
        方振东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只要当兵,吃饭,穿衣,睡觉,都有严格的规定限制,当兵是为了保家卫国,不是图享受去的。
        寒引素发现这男人说什么都是话里有话,逮着机会就教育她一下,不是知道他是团长,真以为他是政委了。
        念头还没转完,就被方振东下一句话惊吓的啥想法都没了:
        “下礼拜我休假,去民政局登记,明天回部队我就打结婚报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