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渣婚之后-> 三十一回
三十一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三十一回
        在心里惦记了这么久,终于沾上嘴的滋味太美妙了,美妙到方振东瞬间化身为狼,军人的克制理智,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眼里,心里,掌下,唇边,就剩下这个可口的小女人。(免费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百度搜索。
        认定了就是我的,其实方振东也不觉得自己有克制的必要,一开始按兵不动不过是为了给小女人一个缓冲适应他的时段,但并不包括有群狼环伺的时候,方振东还会坐视,(弱弱的说一句,首长大人,好像真正的狼是您老人家!)
        多年的军旅生涯告诉方振东,战机转瞬即逝,不抓住机会,就会后悔莫及,而方振东从来不会让自己有后悔的机会。
        舌坚定的撬开齿关强悍侵入,抓住无处躲藏的小小俘虏肆意纠缠,被方振东扣在怀里的寒引素,被他亲的三魂七魄飞出体外。
        这个男人太强势,根本容不得拒绝和反抗,寒引素稍有一点反抗的苗头,就被他一点不剩的扼杀。
        头被他固定在大掌中,根本连最轻微的转动都是问题,说实话,方振东的吻并没有什么技巧,和他的年纪不怎么合拍,刚才啃咬她嘴唇的时候,甚至有些丝丝缕缕的疼,他的吻像他的人一样,没有技巧却充满攻击性。
        除了接受,寒引素别无他法,而且寒引素很快发现,随着方振东的吻,一股生理本能的冲动缓缓升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壮大,化成一把汹汹大火,燃烧起来,使得她有些回归的理智迅速焚毁。
        她不禁低低哼唧了两声,显然方振东不会满足于简单的亲吻,他的目的很明确,今天就得把这丫头拿下,生米煮成熟饭,看她还在外面给他招蜂引蝶
        醋意翻卷着***,方振东手下毫不留情,随着他滚烫的吻落在颈侧,寒引素毛衣,被他脱下扔在地上,冷空气侵入肌肤,寒引素还没感觉到冷,已经被方振东横抱了起来,几大步就进了卧室,放在床上.
        身下布料的丝丝凉意,令寒引素的理智又回归了一些,可方振东根本不容她的理智全部回来,已经覆了上来,笼罩在他的气息中,引素又开始晕乎起来
        肌肤与肌肤毫无距离的亲密相触,两人都不由自主哼了一声,方振东是满足,身下白嫩细滑的感觉,简直如一匹最上好的绸缎,却是温热的,散发着独属于女性的幽幽清香,对他来说有着巨大难以抵抗的诱惑力,令他的男性荷尔蒙史无前例的疯狂爆发。(更新最快www..)
        这个小女人是他的,就在他怀里,这个时候,方振东唯一想的就是最深最真实的拥有她,将她变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方振东毫不迟疑,大手顺着优美的腰线缓缓下滑,粗劣的触感带给寒引素一阵阵不自禁的颤栗……
        他的大手灵巧的解开裤扣裤子落在一边……
        当方振东的大手落在最后的关口上,寒引素瞬间清醒过来,迷蒙湿漉的眼睛睁开,恢复了些许清明,两条腿仿佛有自主意识的紧紧并拢。
        寒引素的眼睛一睁开,便落进了方振东眼底,他的眸光深邃,或许是被欲/望熏染,有些平常没有的迷蒙,眼底跳跃的火苗那么清晰,从他眼里,寒引素清楚的看见了自己动情的样子。
        寒引素忽然无地自容,自己这是在干什么,怎么就在这个男人身下,进行到了这个地步,浑身光裸,一边肩膀的内衣袋子已经滑落,半边白嫩的胸/脯还在方振东的大手里揉搓着
        自己是否太轻浮了,寒引素开始推拒,她的推拒之于方振东无异于蚍蜉撼树,可是这丫头挣扎起来,也令他没法下手下口。
        方振东一只手抓住她推拒的手腕,毫不费力的举高,按在她头顶上面,寒引素难看的发现自己反抗的结果,竟然把自己完全毫无尊严的敞开在方振东面前。
        她又羞又急,身体腿脚开始激烈扭动起来:
        “方振东你起开我,我不舒服”
        寒引素找了个最蹩脚的借口,可是眼睛直直落在他的胸膛上,不禁又是一阵**通红,屋里的灯没开,从窗外落尽来的光线,虽不明亮,但足够看清楚方振东胸膛上纠结喷张的肌肉,和自己的柔软无力相反,这个男人仿佛钢筋铁骨,可是却充满力与美。
        虽然很不合时宜,但是寒引素不由自主把这个男人和前夫郑伟飞快的做了下比较,发现两个男人完全没有丝毫可比性,这个男人很养眼,很有魅力,很有男人味,可不代表自己就这么送上门让他吃干抹净。
        她的挣扎在方振东眼里根本毫不起眼,方振东根本没费什么力气,就把她的腿脚固定在自己身下,胳膊在他手里,腿脚不能动,只剩下上半身,可是寒引素发现自己越挣扎,身上的男人眼里的火光越亮,微微低头,不禁羞恼不已。
        自己全身几乎都□在外,一边挺翘的胸部,在空气中竖起顶端两颗鲜嫩的樱桃,随着她的动作,颤颤微微左右甩动,她甚至清晰感觉到方振东下/身的剧烈变化,比刚才更坚硬,仿佛一把急于出鞘的剑定在她腿间
        方振东额头的汗珠颗颗滴下,身下的小女人大概不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克制力,才没有立刻分开她的腿进入,让她变成他的,只因为她一句不舒服。
        方振东低下头,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温度正常,甚至自己的还比较灼烫一些,也发现了她眼中一闪而逝的小狡猾,方振东就明白了。
        手指扣住她的下巴,抬起来,让她和自己对视,深深呼吸几下,略微缓解一下不断上涌翻滚的欲/望,还有身下几乎快爆炸的胀/痛,憋着气咬着牙开口:
        “回部队就打结婚报告,现在,给我消停点,嗯?”
        说完,根本不管寒引素傻愣的样子,大脑袋直接落下,目标早就垂涎了半天的红樱桃呃嗯啊
        寒引素傻愣不过片刻,就不禁低低呻/吟起来,身体颤栗着仿佛不是她自己,最后一刻的理智是她想收回刚才的想法,怎么会认为这个男人没技巧,男人最原始的向往好奇,就是最好的技巧,至少寒引素在他的掌下口中,根本找不到自己了……
        修长软弱无力的腿被轻轻分开,即便不是第一次,寒引素也感觉到了痛,那种身体被撑开的痛,那种水乳交融灵肉合一的痛仿佛破茧成蝶,必须经历的痛
        男人激烈的动作带着她上天入地不断轮回啊嗯
        窗外的霓虹光线落尽屋里,床上的男女,用最原始的起伏节奏,诠释着他们的爱情人生,至此彻底合二为一,再不可分。
        应该说,寒引素的体力和方振东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选手,何况这个男人禁/欲多年,一朝爆发开来,寒引素根本招架不住,寒引素真恨不得一昏了事
        这个男人做/爱的姿势,也是千篇一律毫无新意,不过要有绝对的控制权在手里就是了,方振东的大手死死扣住寒引素的腰,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撞得她灵魂仿佛都七零八落,她的腰一定淤青了,她想。
        寒引素这时候已经不再纠结两人的关系了,反正木已成舟,后悔也晚了,她现在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做死在床上,如果那样,可真是丢死脸了啊啊啊
        仿佛感到身下女人走神了,首长同志非常不满意,脸色一阴,身下的动作加大啊嗯
        瞬间,寒引素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就被撞飞开去身下的小女人,低低难耐的哼唧着,不知道是快乐还是痛苦,身体摆动如风中的杨柳枝,在自己的力道下忽而上忽而下,忽而颤栗忽而绷紧
        这是他的小媳妇儿,以后日日夜夜,都是他一个人的,这种想法一入脑,不知触动了那根弦,嗯方振东闷哼一声,身下动作加速加力
        啊寒引素觉得自己大概要死了,如果不死,怎么眼前一黑都是星星,星星落下的时候,疲累和困倦涌上来,接手了她的身体和神智,高/潮过后,她终于如愿昏了过去。
        好半响方振东才从那种毁天灭地的快乐中回过神来,那种快乐和满足无法诉之于口,但是方振东知道,从此如果没有这种满足,自己没准会饥渴而死,这个小女人
        方振东微微低头,小女人浑身柔软如棉,眼睛闭合着,卷翘的睫毛仿佛两把小扇子在眼脸下投下一圈阴影,肌肤白的几乎透明,腰肢纤细,腿脚无力,软趴趴的好像一阵风就倒,可是就是这样纤柔的身体,却带给他有生以来最满足的一次
        方振东瞬间打破了自己原来的观点,女人和手的确有太大差别,方振东小心的用毛毯裹紧寒引素,抱到浴室里
        温热的水冲刷过全身,寒引素也没醒来,她太累了,只是轻轻舒服的哼唧两声,方振东发现伺候自己小媳妇儿竟然一点不麻烦,相反是个很好的享受,顺便可以揩油,决定了,以后只要有空,都伺候小媳妇儿洗澡。
        认准了就是我的,这是方振东的作风,只是以前他认准想要的东西并不包括女人,寒引素是实实在在的例外。
        寒引素并不知道,在她第一次招惹上方振东这个男人的时候,就已经被这个霸道的男人冠名了,冠名为:方振东的小媳妇。
        作者有话要说:童鞋们满足了,够肉了,迟迟不肉,是因为一开荤就刹不住,知道不知道不!!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