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三十回
        老冯看着方振东那越来越黑,黑到不能再黑的脸,真有点心惊肉跳,虽说方振东始终没啥笑脸,可自从那天从南边回来之后,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心情都好的没边了,这是整个加强团都心知肚明的事。(牢记我们WWw.XiaZailoU.Com)()。
        平常日子要是犯了小错误,或者偷个小懒的兵,让团长知道了,那就是一个字死,这一个月里,都从宽发落了,弄得加强团上空一片儿乌云没有,每天都是艳阳高照春光明媚。
        方振东调关系动用专机的事儿,自然瞒不过老搭档冯政委,再加上人方振东根本一点隐瞒的意思没有,那边动了军总的院长专家,这边还能不知道。
        这一个月里,团部就没少接打着关心旗号,实则八卦无比的各位首长的电话,老冯估摸不是方家老爷子出国访问,这一回肯定炸营了。
        老冯平常还真没看出来,别看总冷着一张脸,蔫不出溜什么事都办了,不用说,指定占便宜了,不然也不至于总自己一个人出神,出神不算,如果仔细观察,会看到方团长嘴角的弧度也会微微上扬。
        这几乎称得上思春的表情,令老冯的心痒痒的难受,挖空心思打听,无奈方振东就是一个字也不说,老冯急的不行,不过心里也真为搭档高兴,怎么说也是三十好几的爷们了,这事业上在再成功,回家了也得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过日子,见天的清锅冷灶一个人,有啥意思。
        就是对方振东的小媳妇儿太好奇了,你说得是啥样的女子,能让这么个人这么上心的稀罕,跟藏个宝贝似的,恨不得踹心窝子里头。
        老冯知道,私下里加强团的兵都恨不得开联欢会了,可以想象,以后团长结婚了,有了媳妇儿,他们算是彻底过上好日子了,不说别的,至少以后不会三五不时的,团长一不高兴,逮谁和谁单练,说实话,谁也扛不住。
        这里面尤其以侦查连长王大彪为最,方振东接电话的时候,王大彪也没出去,正和冯政委这儿汇报思想工作呢。
        老冯和方振东都有心提拔这小子,一营长眼瞅着要转业了,王大彪除了有点愣头愣脑,别的还真是最恰当的人选,毕竟当兵的,就得有那么点天不怕地不怕的血性,都唯唯诺诺跟个娘们似的,谈个屁保家卫国,炕头上缩着去得了。()
        可这预防针也得提前打,要不将来真闯了祸,他和方振东得扛着。一开头,见方振东笑了两声,虽然跟恐龙的笑差不离,可也充分说明团长同志身心愉快,话筒里的声音挺大,因此老冯和王大彪都听得一清二楚,是团长的妹子和外甥。
        后来声音就小的听不着了,可是团长那脸就黑了下来,王大彪上个月刚被团长收拾了一回儿,现在还心有余悸,一看不好,找个了借口,脚底抹油溜了。
        老冯怎么也要顾忌政委的老脸,就在这儿硬挺着,看着方振东那张锅底脸,心里七上八下的,怎么看,怎么像逮着老婆出墙的
        念头转到这儿,老冯急忙在心里呸呸两声,这怎么可能,就方振东相中的人能跑了,太阳就得从西边出来。
        方振东撂下电话,拿起帽子往脑袋上一扣,说了声:
        “我今儿外出,明儿要是赶不回来,师部的会你就替我挡着”
        说完,也不管老冯应没赢,迈开大步就走了,老冯回过神站起来的时候,院里嗡一声响,越野车跟疯了一样冲出了团部大院。
        什么是嫉妒?这个陌生奇怪的字眼,在方振东三十五年的人生里,就从来没出现过,可现在这两个字就如两把火一样,从他心里一直烧灼到脑袋,乃至四肢百骸,甚至骨头里都烧着这两把火。
        小丫头行啊!跟他玩朝三暮四,是真欠收拾了,方振东本来觉的,什么话没必要说的太清楚,那天晚上,哪个夜里,她在他怀里那一刻,就什么都不用说了,她就是他的,这辈子都是,可哪想到,这小丫头一转头就跟他玩幺蛾子,也不看看他是谁。
        方振东被嫉妒啃噬的,几乎失去了理智,车嗡嗡的开着,跟不要命似的。事情凑巧,车刚开进小区,熄火,还没下车,就让他瞅见后面进来一辆车,大灯晃过,方振东正好看见副驾驶上的寒引素。
        吃了饭,寒引素没去看电影,寒引素也不是傻瓜,他们这样两男两女成双配对的去看电影,怎么想,怎么不妥当,尤其对方是唐子暮,寒引素觉得自己应该避嫌,以免产生误会。
        再说,她也实在累了,身心俱疲,从老家回来,还没进家门,就去了画廊,家里一个月没回来,还不知道什么样儿了,她走的匆忙,冰箱里的菜,阳台的衣服都没收拾。
        唐子暮颇有风度,催着慕枫和好友走了,自己开车送寒引素回来,寒引素真不想太麻烦他,可是他执意要送,寒引素也不好生硬的拒绝,毕竟两人除了师兄妹,唐子暮还帮了她这么大忙。
        还有一点儿不可说的原因,就是方振东的妹妹,见了方振东的妹妹,寒引素才意识到方振东的显赫背景,在湖州那样的夜里,一时软弱,依靠了方振东,只因为方振东怀里的感觉太好,太温暖了,竟然让她忘了横亘在两人之间,最现实的东西。
        她一个失婚女人,怎么配的上方振东,方振东虽然有无比坚实的肩膀,却不是她能依靠的起的,落寞,自卑仿,佛潮水席卷过来,瞬间淹没了刚萌芽的东西,寒引素的心里又恢复成一片荒凉。
        方振东薄唇紧紧抿起,眯着眼打量从车里走下来的男人,即便嫉妒的引信已经点燃,马上就要爆炸,可依然不能否认,这个男人很出色,比起寒引素那个前夫,这个男人令方振东有一丝紧张。
        只是一丝,方振东从来就没怕过任何挑战,多强的对手都是他的手下败将,这次自然也不例外,情场如战场,异曲同工。
        只是在电话里听小外甥说这小女人和别的男人吃饭,那股嫉火就压不住,何况两人真切的出现在眼前,方振东的拳头都攥的咯吱咯吱响,要是让加强团的兵看见,指定立马躲他八丈远。
        寒引素下了车,不禁打了个哆嗦,总感觉有丝丝缕缕的寒意,落在自己身上,不由自主抱起胳膊。
        唐子暮并没有忽略她的小动作,体贴的把自己的围巾拿下来,伸手就要围在寒引素脖子上,寒引素飞快向后退了一步,眨眨眼,笑了笑:
        “师兄,我到家了,谢谢”
        唐子暮的手停了一下,状似无意的抬头看了看上面,轻轻开口:
        “不用我送你上去吗?”
        寒引素急忙摆手:
        “不,不用了,谢谢师兄帮了我这么大忙,还让师兄破费请我吃饭,真是不好意思,改天我做东请师兄”
        唐子暮心里涌上一丝遗憾,不过很快扬起一个温暖的笑容道:
        “那么说好了,不许赖”
        寒引素也笑了:
        “好,不赖”
        路灯下,她的笑如破云而出的月光,清透明亮,唐子暮微微怔了一下,寒引素挥挥手:
        “我上去了,师兄小心开车”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唐子暮才略有些怅然起来,不禁摇头苦笑,自己和世荣说的坚定,其实心里总有那么点滴莫名的惆怅。
        唐子暮怅然回身,正好看见从越野车上下来的方振东,即便路灯昏暗,夜色深沉,那种迫人的气势还是迎面扑来。
        越野车藏在阴影里,刚才真没注意,他背光走过来,肩章上的三颗星划过一溜光影,唐子暮不禁肃然起敬,这是一位上校军官,怪不得有这种凌人的气势。
        方振东并没有看他,越过唐子暮,从他身边走了上去,不知道是不是唐子暮的错觉,总觉得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浓浓的敌意。看着军官拿出钥匙打开道大门走了进去,唐子暮才不禁失笑,转身上车,出了小区。
        方振东虽然恼火,却不至于是非不分,他非常清楚,这个送寒引素回来的男人,从来不是重点,重点是上头那个小女人,重点是小女人心里,他方振东到底是什么人。
        方振东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宣誓一下主权,让小女人知道,他是方振东,她的男人。
        寒引素根本不知道,她无意中已经点着了命名方振东的一把火,别管是嫉火,怒火,还是欲火,她都是最直接有效的消防员。
        外面的大衣刚脱了,门锁就一阵响,寒引素吓了一跳,毕竟上次真招了贼,至今还有点心有余悸,慌乱了一下,抓过鞋柜上的迷你小盆栽,等到门一开,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扔了出去。
        亏了方振东是个当兵的,手一抄就抄在手里,寒引素才看清进来的是方振东,没等寒引素反映过来,方振东已经放下手里的家伙,上前一步,大手一伸扣住寒引素的后脑。
        寒引素根本没都没看清他的动作,眼前阴影一闪,就被死死扣住,一动也动不了,接着唇就被两篇温热裹住。
        寒引素脑袋嗡一下,只觉自己被严严实实笼罩在方振东男性霸道的气息里,根本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不哈哈!!不许打我!!飘走鸟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