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渣婚之后-> 二十二回
二十二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二十二回
        寒引素平生最尴尬的时刻由此诞生,潜意识逃避的心态令她闭上眼,反正也动不了,眼不见心不烦。(牢记我们WWw.XiaZailoU.Com)(百度搜索。
        方振东不过呆愣一瞬,便动作迅速的迈进来,伸手扯过上面的大浴巾裹在寒引素身上,一弯腰就把小女人整个抱在怀里。
        浴巾轻软却很薄,而且再大也裹不严实,方振东的大手还是不可避免碰触到怀里小女人滑腻的肌肤。
        方振东眸色逐渐深沉,低头打量了怀里的小女人一眼,她眼睛紧闭着,长长略卷翘的眼睫微微颤动,蚂蚁论坛投下一抹浅淡阴影,不知道是热气熏蒸还是别的,小脸直至耳根脖颈都是粉红一片,再往下……
        方振东忽而感觉自己身体某一点迅速充/血肿/大,这种自然的生理反应几乎克制不住,虽然很想非常想直接压倒这个小女人,把她吞吃入腹,可强大的理智告诉他,必须先检查小女人是不是受伤了。
        方振东深深吸气吐气,略压住胸中的躁动,才迈步走出洗手间,抱着寒引素直接进了她的卧室。
        寒引素真想这辈子就这样闭着眼得了,那么狼狈的情况,被方振东看在眼里,让她以后还怎么面对他。
        自己刚才摔倒的姿势,那么难看,那么囧,她真不想活了啊!为什么不让她现在马上就死掉,而且最囧的事还在持续,她闭上眼睛感觉反而更加灵敏清晰,他抱着自己,两人之间只隔了一层薄薄的浴巾和他的衬衣。
        谁能告诉她,大冬天的,这男人怎么穿的这么少,她甚至能感觉到两层轻薄布料下,他肌肉纠结的力量和热度,这男人至少有六块腹肌
        还有他紧紧抱着她,令她感觉到了他明显的生理变化,寒引素此时此刻才想起来,方振东不仅是个面瘫,不仅是个人民子弟兵,他还是一个最正常不过的男人,而自己是不是一时疏忽,引狼入室了呢。
        身下陷进一片柔软,他坚实的手臂放开她,蚂蚁.论.坛.迫人的男性荷尔蒙气味移开,同时感觉伤脚的脚踝有粗劣的触感,寒引素才鼓起平生最大的勇气睁开眼,不禁更是窘迫。
        她仰躺在床上,虽说身上还裹着浴巾,却顾头不顾尾,而且他抬起她的脚,从他的角度……
        寒引素觉得,现在的情景一点也没转好,反而更糟了也说不定:
        “不许动”
        寒引素刚动了一下,想遮遮自己□在外白嫩嫩的腿,这个男人就严肃的下命令了,其实不用他说,寒引素自己也不敢动了,因为她发现越动,露的越多。()索性脸皮再厚点,发挥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随他摆布。
        方振东一手握住她的脚踝,一手抓住她纤细的脚掌,轻轻转了两下,寒引素轻轻哼唧一声,并没大声喊疼,方振东就知道无大碍。
        知道她没事,方振东脸一沉开始秋后算账
        “我不说有事喊我,怎么不听话”
        寒引素脸通红,抬头看着这个男人,刚才那种情况,她怎么好意思叫他,说到底他们算什么?
        可这些话也没法说出口,寒引素也不甘心被他数落,小脸一板闷闷的犟嘴:
        “反正摔断了腿也是我活该”
        方振东挑挑眉,这丫头也不知道怎么长这么大的,不是亲眼看见,他还真想不到她结婚又离婚了,有时候别扭的就像个小孩子。
        偏偏这样的寒引素,对于方振东具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方振东是强者是硬汉,这不用说,从小到大就如此,知道自己做什么,怎么去做,而且身边仅有的几个女人,没有一个是寒引素的类型。
        他妈不用说,能把方家上下管理的井井有条,不是一般女人能做到的,他妹妹方楠,方振东还记得,方楠上初中的时候被一个毛头小子堵截,被他发现,没等他发挥哥哥的作用,方楠已经直接把人家打了个烂羊头。
        那时候的方楠可真是个不折不扣的野丫头,后来虽然变得像个乖巧的淑女了,可方振东还是忘不了记忆中的疯丫头。
        大约男人都有强烈的保护欲,这种保护欲,方振东隐藏压抑在心里三十五年,一朝爆发开来,可想而知多吓人。
        而寒引素正好是男人太容易动心保护的对象,娟秀温婉的江南女子,落魄悲惨的失婚女人,还有,她看似柔弱其实颇有强韧的性格,蚂.蚁论坛首.发寻常男人尚且会怜惜,何况保护欲急需释放的方振东
        小女人即使赌气,说出来的话也带着独特的吴侬软语腔调,娇气温软,钻进方振东耳里心里,有些毛毛痒痒的感觉,而且
        方振东目光下移,她大概不知道此时的她,有多诱人,他费了多大克制力去克制内心腾腾而上的欲/火。
        她的皮肤白皙清透,几乎看不到毛细孔的那种白皙,在灯光下仿佛珍珠的光泽轻缓流动,身材娇小轮廓纤细优美,方振东看过穿这么少的女人,至今只有三个,一个是他妹方楠,那还是小时候的事情,一个就是他的前妻周亚青,再有就是眼前的寒引素。
        周亚青他几乎已经想不起来,可眼前的小女人,却瞬间充溢了他整个大脑,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抹去,男性的本能驱使,方振东大手轻缓上移,在她的小腿上摩挲了几下。
        寒引素身子不由轻轻颤栗了一下,有些吃惊,却仿佛不怎么意外的看着他,眼睛渐渐睁大,就这么盯着他逐渐趋近的脸
        他军装衬衫的领带早已卸去,领口的扣子散开几颗,寒引素甚至能看见他胸前透出的阴影,更要命的是那种气味,和方振东的人一样霸道强势不容拒绝,却也令人不知觉脸红心跳浑身发烫
        他眸光深沉若水,眼底深处却仿佛夜空中忽然点亮的星光,闪闪烁烁的……
        寒引素被蛊惑了,缓缓闭上眼,感觉他的气息几乎整个笼罩住她,不可逃避,她能清晰感觉到他嘴唇的热度
        一声长长的铃声在静谧的空间响起,瞬间打破暧昧,寒引素迅速睁开眼,方振东的唇距离她大约只有几厘米
        寒引素眨眨眼,彻底清醒过来,抿抿嘴唇,小脑袋往后一躲,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那个,呃,你的手机响了”
        寒引素磕磕巴巴开口,声音有几分明显的颤抖,方振东却没管口袋里不停响着的手机,深深深深的看着她,视线带着些微审视和不满。
        引素不敢和他对视,低下头扯过一边的毯子盖在身上,方振东微微皱眉,站起来掏出裤口袋的手机看了看,接起来,声音一如既往的冷静沉稳:
        “亚青有什么事?”
        周亚青站在落地窗前,一只手执着高脚杯,一手捏着手机贴在耳朵上,二十的高度,轻易就可俯瞰芸芸众生都市繁华,可惜现在入目的已是灯火阑珊,或许是她的心已经阑珊,故此望着万家灯火也阑珊起来。
        周亚青永远记得第一次见到方振东的情景,哥哥带着她一起去河边游泳,平常他死活不带她的,那次是她死赖活赖的才跟了去
        当时大院里的几个孩子都在,当然也有方振东,方振东是男孩子的头,她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尾巴,他甚至正眼都没扫她
        男孩子们去游泳,留下她在河边看衣服,她看见河边不远处有一丛好漂亮的野花,她从来没见过那么漂亮的花,有白有紫在幽幽夏风里绽放着,女孩子天生喜欢花草,她当然也一样。
        她小心翼翼的踩着河边一块石头去摘花,没想到石头并不牢靠,她身子一歪就落尽河里。
        当时她真不大,也不会游泳,即使河边的水很浅,蚂蚁论坛她依然觉得深不见底,喝了几口水,被一双有力的手拽了上去,手的主人就是方振东.
        他皱着眉头看着她,把他的上衣找出来披在她身上,转身几步过去拽了一把野花,塞给在她手里,那个阳光中滴着水的酷酷大男生,就这样扎进了周亚青心里,几十年都没淡去……
        后来两人相亲,说起来还是她暗中设计的,相亲,结婚,她从来不知道她和他能那么顺利快速的成为夫妻,仿佛一场做了二十几年的美梦,忽然就变成了现实,可是现实毕竟不是梦。
        周亚青很快发现,方振东不爱她,一点不爱,自己之于他,也许连喜欢都提不上,就是个扣着妻子头衔的陌生人。
        即便她颤抖的把自己交给他的那一刻,他们俩依然陌生,周亚青打赌,方振东大概永远都不知道身下的妻子,就是那个二十几年前,他送过她一束花的小女生。
        后来周亚青才知道,那种长在河边随处可见的野花是水菖蒲,它的花语是:'
        “我信任你”
        作者有话要说:肉不肉亲们,肉不肉,肉不肉(重复一百遍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