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方振东像数落自己女儿一样的语气,令寒引素的小脸瞬间通红,恼也不是,急也不是,更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个男人。(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更新我们速度第一)。
        嘴里说着不中听的话,方振东手下的动作却轻缓温柔,有些粗劣的大手握着寒引素的脚,不管视觉还是感官上,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暧昧。
        她的脚很好看,方振东从来都不知道,女人的脚原来这么漂亮,粉白滑腻,即便脚踝处红肿起来,依然漂亮的不像话。
        她的脚很小,方振东一手几乎就能握住,脚趾纤细,指甲圆润呈淡粉的色泽,修剪的整齐漂亮。
        方振东的手指不经意碰到她脚心,脚趾就会忍不住蠕动几下,仿佛蠕动进方振东的心里:
        “不许动”
        方振东抓住她的脚开口,语气依然硬邦邦带着命令的意味,寒引素瞪他:
        “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我怎么控制”
        “生理反应?”
        方振东目光微闪,抬起头来,光线从玻璃窗透进来落在她身上,优美的轮廓仿佛镀上了一圈薄薄的光晕,有些梦幻不真实的色彩。晶莹闪烁的眸光,挺翘的小鼻子下面红润的唇微微嘟着,仿佛羞涩,又仿佛不满。
        这小女人如此年轻,如此美丽清透,而且她身上若有若无的气息飘过来,令方振东好不容易收住的心猿意马,几乎再次脱缰。
        方振东把手里的毛巾放在身边的茶几上,大手缓缓抬起,身体俯近,寒引素急促的眨了几下眼睛,看着他靠近,心不由的扑腾扑腾跳着,可是偏偏脚被他单手握住,想动也动不了,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靠近,最后索性鸵鸟的闭上眼睛,心跳忽快忽慢杂乱无章,仿佛得了急性心脏病,马上就要呜呼哀哉了。
        这种感觉那么陌生,即使当初和郑伟热恋的时候,也没有过这么激烈无序的时刻,她和郑伟第一次接吻是在学校的宿舍下,他抱着她轻轻一吻落在额头,顺势滑落到唇……
        寒引素忽然清醒,自己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猛然睁开眼,面前是方振东放大的脸,他的五官坚毅棱角分明,仿佛刀刻斧凿一般,没什表情分外严肃,可是眼底深处却炙烈如火......
        方振东手指轻轻拨开她颊边落下的发丝,动作轻缓,有些痒痒的,寒引素愣愣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两人之间的暧昧几乎堆积到了最高点,仿佛马上就要爆发开来。
        “嘟……”
        长长的手机铃声,瞬间打断魔咒,寒引素惊醒过来,伸手摸出手机急匆匆接了起来:
        “喂......”
        “引素,海南太美了,太美了,什么马尔代夫,什么南太平洋小岛,都不在话下,蓝天白云椰树,哦!引素,我让你跟我来,你非不来,后悔死你,晚上你上Q,我传照片过去,馋死你,让你不......”
        慕枫一如既往的直白活跃,寒引素偷偷扫了眼方振东,他已经站起来走到门边,抬头和寒引素对视:
        “我出去一趟”
        不等寒引素明白什么意思,大门已经阖上,寒引素忽然发现,自己和方振东之间怎么就无法沟通呢,这个男人太霸道了,霸道的如此理所当然,而且自己和他到底算怎么回事。()
        “喂!喂!寒引素,你听我说话没啊,你太不够意思了,这时候你还走神......”
        手机里传来了慕枫不满的叫声,寒引素清清喉咙,没辙的说:
        “我在听,慕大小姐,我知道你们公司年会开的好,海南很美,你玩的很highok?”
        慕枫大约满意了,突然压低嗓子说:
        “我告诉你,唐子暮也在哦!不亏是我暗恋过的校草,你知道不,脱了衣服,那身材啧啧啧......”
        “慕小姐......”
        一声颇威严的声音响起,慕枫快速的道:
        “我不和你说了,黄世仁来了,这丫现在见天盯着我,晚上Q聊,拜......”
        寒引素放下手机不禁好笑,慕枫还是那个慕枫,豪爽直接,活泼开朗,丝毫也没改变,可自己却仿佛已满身沧桑。
        唐子暮,寒引素不禁想起那个温柔的男人,君子如玉,大约就是唐子暮的最佳代言词,想到唐子暮,突然想起自己画了一半的画。
        低头衡量了下自己的情况,单腿下地试了试,觉得没大问题,站起来有些摇晃,勉强稳住身体,单腿向窗边跳过去,眼瞅着就几步路,身子一斜,直直摔在地板上,还好,地板上铺了一块厚厚的地毯,可是受伤的手撑在地上,仍是一阵钻心的疼。
        寒引素忽然觉得委屈起来,也不站起来,索性坐在地上,抱着膝盖头埋在腿间掉眼泪,她并不想这么没用的,可是想到自己就觉得分外倒霉。
        妈妈死了,外婆的病重了,爸爸的变化,继母势力尖刻的嘴脸,继妹的无耻,前夫的纠缠,差点摔断腿的自己......
        这些不如意,一瞬间都涌上心头,几乎击垮了她……
        方振东开门进来就看到这种情景,光着脚的小女人坐在地上,头深深埋在腿间,肩膀一耸一耸的,黑幕一般的长发滑落,几乎遮住了她半个身子,显得更加柔弱无依,仿佛一个受伤没人管的小动物,令人怜惜心疼。
        至少看到这样的寒引素,一向冷硬的方团长,心里一片柔软,开门的声音惊醒了寒引素,她抬起头来,眼睛已经肿成了桃子,小脸却愈发粉红,泪水洗过的眼睛黑亮清透,如一汪澄澈的湖水,就这么直直看过来:
        “你,嗯!你怎么还没走?”
        说话还带着止不住的哽咽,抽抽搭搭的像个被人欺负了委屈到不行的小女生,方振东换鞋,脱下外套挂好,提着手里的袋子走过来:
        “我什么时候说走了,我不是告诉你我出去一下吗”
        把手里的袋子放在茶几上,一弯腰抱起她,放在沙发上:
        “脚都这样了,瞎动什么,摔了也是自找的”
        寒引素发现,这个男人说话真的非常不中听,小性子上来气道:
        “我乐意动,我喜欢摔,怎......”
        方振东皱着眉看着她,目光严厉一言不发,这样的目光下,寒引素刚鼓起的气势,瞬间就弱了下来,声音消失,低下头去不看他。
        方振东蹲下,把袋子里的东西倒出来,寒引素余光瞥了瞥,弹性绷带药膏,酒精棉球……原来他是去买这些东西了,不对,还有......
        寒引素眼睛扫到那边的东西,脸不禁通红,盒装的,好像是男人的内裤,还有那边的袜子,他买这些东西什么意思?
        方振东拿出药膏轻缓抹在她的脚踝红肿处,一圈一圈的缠上弹性绷带,她纤细的脚踝,瞬间就变的白白胖胖的,方振东拉过她的手,用夹子夹起酒精棉球,寒引素不自觉往后缩了缩,手却被他的大手牢牢攥住,一点都缩不回来。
        方振东扫了她一眼:
        “必须消毒才能上药,不然发炎了更疼”
        寒引素真想翻白眼,这么简单的道理,她还不懂吗,不过毕竟是女人,还是本能怕痛的,就是矫情一下而已,用得着他像教育不懂事孩子似的语气吗。
        “嘶......”
        寒引素倒抽了一口气,酒精沾在伤口上,疼的一哆嗦:
        “我休假这几天住在这里”
        “啊......”
        寒引素吓了一跳,这句话让她成功忘了手上的疼,以为自己听错了,又确认似的重复一遍:
        “你说什么?”
        方振东丝毫不为所动,拽住她的手:
        “不许动”
        拿过药膏轻轻涂在伤口上,嘴里接着教训她:
        “以后听别人说话认真点,这是基本礼貌,我以后几天住在这里,你需要照顾”
        寒引素好半响才消化完他的话,急忙摆手:
        “不,不,真的不用,方振东,我说真的,我朋友会来照顾我的......”
        方振东收好茶几上的东西,根本像没听到寒引素的话一样:
        “中午想吃什么?”
        “方振东!”
        寒引素急的喊了一声,声量颇高,方振东俯身看着她,强大的阴影照下来,寒引素瞬间消声,好半响才小声的说:
        “那个,我,我是怕耽误你工作,不是说挺忙的吗,刚救灾回来,很多收尾工作”
        方振东浓黑的眉挑了挑:
        “你挺关心我的?”
        寒引素脸一热:
        “呃......那个,电视里天天都播的......”
        方振东薄唇抿了抿:
        “毯子在哪儿?”
        “啊?呃!”
        寒引素下意识指了指自己的房间:
        “里面靠墙的柜子里”
        看着方振东迈着规整的步伐进了她房间,寒引素才想起,放毯子的那层的下面是她的内衣,她急的不行,支起脖子大叫了声:
        “方振东......”
        方振东已经行动快速,目标准确的打开了柜子,小丫头内务整理的不错,衣服杂物都有条有理,中间一层放着一条格子薄毯,他刚拿在手里,就听见外面气急败坏的声音,目光略低,不禁笑了。
        下面一层是一个规整敞开的盒子,格子里整整齐齐放着各种颜色的胸罩内衣,说真的,方振东颇有几分意外。
        手指过去挑起最上面一个看了看,玫红色蕾丝薄纱……
        方振东几乎控制不住脑海里浮现小女人穿上她的样子......
        外面的寒引素大约忘了,正气凛然不拘言笑的方团长,也是个最正常的男人,此时说不准已经变成了狼,正对着她这个懵懂的小白兔垂涎三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