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军用越野车甩个漂亮精准的弧度,停在郑伟的车旁,寒颖几乎眯着眼看着这个从车上跃下来的矫健男人。(牢记我们WWw.XiaZailoU.Com)()。
        一身军装穿在他身上更显威武挺拔,英俊的五官仿佛雕像,那种逼人的气势,令一边的郑伟显得颇有几分猥琐。
        寒颖心里惊疑不定,虽然上次也是这个男人帮着寒引素搬东西,可寒颖真没当回事,她一直认为是寒引素为了面子找来撑场面的男人,可是今天,此刻,被他犀利的目光一扫,寒颖止不住心里一颤。
        这个男人非常冷漠却又如此出色,如果他是寒引素新找的男人......
        想到此,一股更强烈的嫉妒涌上心头,她就不明白,为什么寒引素的命总是这么好,被抛弃了,还能遇上这样的极品男人。
        方振东不过略扫两眼,就大致猜到了一些,皱了皱浓黑的眉头,落在郑伟和寒颖身上的目光虽不过一瞬,却凛冽冰寒。
        郑伟下意识后退两步,方振东几步走过来,蹲下身体,手碰了碰寒引素的脚,嘶一声,寒引素忍不住抽气。
        方振东抬头看了她一眼,一只手臂强硬的□她的腋下,另一只手臂落在她的腿弯,同时还不忘勾住地上两个大袋子,轻轻松松就把寒引素横抱了起来。
        寒引素惊呼一声,能动的胳膊迅速圈住他的脖子,方振东嘴角微微扬起一个不可查的弧度,转身迈开大步。
        郑伟几乎有些狼狈的向旁边退了两步,给他和寒引素让路,方振东走了几步却忽然停住开口:
        “是男人的话,就不要为难女人,有什么事可以找我,我是方振东”
        郑伟和寒颖就这么看着方振东抱着寒引素进了门,寒颖的脸色阴晴不定,郑伟却满脸灰白,怎么也是机关上混这么久了,这个男人彰显出来的气势,郑伟知道是自己绝对惹不起的那类人。
        看这情形,这个军官和寒引素也绝非平常关系。郑伟心里的挫败无法形容,他始终以为寒引素嫁给自己算有点高攀了,今天才切身体会到,离开自己,她原来可以更好,认识比自己高级太多的男人。
        而且,那个男人的姿态,仿佛她是怀里易碎的珍宝,那么呵护,那么小心翼翼......扫了一边目光直直望着前面的寒颖,不耐烦的开口:
        “闹也闹了,脸也丢了,你不走,我自己走了”
        说着,开车门坐了进去。天差地远,从没有一刻令寒颖觉得,男人能这样天差地远,郑伟对她的态度,和刚才那个军官对待寒引素的样子,寒颖忽然觉得,寒引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公主,而自己永远是躲在黑暗角落,被嫉妒啃噬的丑小鸭。()
        上帝真的很不公平,可是寒颖也很清楚,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先抓住郑伟这个男人,妈妈教会她的就是对待男人要软硬兼施,进退得当。
        寒颖快步上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郑伟一脚油门踩上,车子飞快冲了出去,寒颖还没来得及扣上安全带,身体前冲差点撞到,勉强稳住身体,眼睛冒火的望着郑伟:
        “怎么,生气了,知道寒引素和你离婚后,有比你强百倍的男人追求,伤自尊了?”
        郑伟阴霾着脸扫了她一眼,咬着牙道:
        “寒颖别没事找事”
        “我没事找事,你要不背着我来找寒引素,我吃多了撑的,大冷天跟踪你,郑伟,你趁早歇了你的心思,必须娶我,不然......”
        寒颖的话没说完,就被郑伟暴躁的打断:
        “不然你就找我单位领导闹,寒颖你就这么点儿本事,你就会威胁,小市民,没素质”
        “没素质?”
        寒颖气乐了:
        “寒引素有素质,可人家不要你了,说得好听是你和她离婚了,说不定人家外头早就有了人,巴不得和你离婚呢......”
        “呲......”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郑伟一脚急刹,寒颖头咚一下磕到前面,转身过来,就疯子一样捶打抓挠郑伟:
        “你别想把我肚子里的孩子弄掉了,好甩了我,没门,你个没良心的男人,你个混蛋……”
        郑伟一把推开她:
        “你闹够了没有,惹急了我,我他妈辞职,我不干了,你去找中央领导都随便”
        寒颖有些楞,她心里清楚,自己唯一最大的筹码就是这个,如果郑伟连这个都不怕了,打死他也不会娶她的。
        寒颖忽然悲从中来,想到方振东怀里的寒引素,自己如今怀着孩子,郑伟都没丝毫怜惜,遂委屈的呜呜呜哭起来,一边哭一边骂......
        郑伟抓抓头发,大概觉得自己的确有点过分,怎么说寒颖肚子里是他的孩子,沉淀沉淀心情,耐着性子凑过来哄她:
        “好了好了,是我不对,你说你天天用这个威胁我,我能不烦吗,还有,小素毕竟是你姐,我来找她也说得过去!你犯得着跟着来吗”
        寒颖抽抽搭搭的哼一声:
        “她可不仅是我姐姐,还是你的前......”
        看郑伟脸色又阴了,寒颖也知道见好就收,后面的话吞在肚子里,最终没说出口,心里却被嫉妒烧灼的生疼,就不明白寒引素打哪儿认识了那么个男人,以前自己看着相当不错的郑伟和那个男人比起来,都不值一提。两人渐渐安静下来,彼此心怀鬼胎,却隐藏不宣。
        进了电梯,寒引素就挣扎了一下,觉得脸上**辣的:
        “呃,那个,方振东你放我下来”
        方振东低头看了她一眼,两人头一次这样亲密的接触,她身上那股清新淡雅的气息芬芳开来,沁人心脾。
        怀里的小女人显然非常紧张,全身僵硬绷着,头虽然靠在他胸膛上,却恨不得深深埋起来,使得方振东的目光略一低,就落在她一小截露在外面的脖颈上。
        围巾已经散开,她的脖颈弧度优美,光洁腻白,发丝黏在上面些许,却更有一种别样的妩媚动人,方振东几乎立刻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以一种嚣张不可思议的速度发生着变化。
        方振东是个正常的男人,尤其正值盛年,欲/望算太平常不过的东西,平常过多的精力都投注在训练和军事技术上,也不算难过,再说还有很多方法疏解,这是健康正常的。
        即便以前和周亚青结婚,对这种事情,方振东也不算太热衷,女人和手的区别不是很大,加上聚少离多,本就不长的婚姻里,他和周亚青这方面的次数,更是十个手指都数的过来,克制,隐忍,对于一个职业军人来讲是必修课,所以禁欲其实不难。
        但方振东突然发现,在怀里这个小女人面前是个巨大的挑战,冲动来的迅猛急促,几乎要脱轨而出,她清淡的味道冲进鼻腔,都能引发他最原始的冲动,方振东发现什么拉手亲吻,他现在最想做的,是把她整个吞下去,一点儿不剩。
        方振东深深吸口气:
        “不许动”
        口气依然霸道强硬,寒引素却听出了他声音里明显的紧绷,诧异的抬头看他,却正好落尽他的眸光中,他的目光和他的人一样,黑,沉,冷,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寒引素看错了,他眼底跳跃着星星点点的火光,仿佛再有一丝火种,就会瞬间燎原,非常危险。
        寒引素迅速低下头,老实的让他抱在怀里,很清楚自己惹不起,这个男人身上有股子浓烈的味道,几乎彻底包围住她,令她浑身都开始不对劲,可是却真不敢动了。
        寒引素在心里鄙视自己,怎么到了方振东这里,就蔫了呢,他说什么是什么,难道他们俩上辈子是天敌......
        “钥匙”
        方振东低沉的声音响起,寒引素才发现,已经到了大门前,可是从外套口袋里拿钥匙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很难做到:
        “你,你先放我下来,这样我没法拿钥匙”
        方振东低头看了她半响,仿佛在衡量她这句话的真伪,最后还是小心的放她下来,寒引素左脚一落地,身子就一歪,方振东一把牢牢圈住她的身体:
        “在口袋里?”
        寒引素点点头,发现右脚没事,左脚却疼的钻心,方振东大手伸进她口袋里勾出钥匙:
        “哪个是?”
        寒引素脸红着指给他,方振东打开门,一弯腰不容拒绝的把寒引素抱进屋里,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回头把外面两个大袋子拿了进来,走过来蹲下看她的脚。
        这会儿活动开了,寒引素发现右胳膊能动,可是虎口却摔的淤青了一大块,有点肿胀的疼,脚......
        寒引素啊一声低呼出来,方振东已经利落的脱了她的靴子袜子,带着茧子的手指开始摸索揉捏,她一叫,方振东手下的动作略一停,抬头看了她一眼:
        “忍着点,我要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
        寒引素咬着唇,随着他手指的按压,眼泪都快出来了,又觉得在他面前哭太不好意思,极力忍着。
        方振东的手法很专业,其实算很轻了,只不过寒引素毕竟不是他手下的兵,因此有点禁不住,还好,按几下就放开了:
        “骨头没事,踝关节扭伤了”
        方振东抬起头,才发现小女人眼睛里已蓄满了泪花,晶莹闪烁水汪汪的,咬着下唇瞪着他,颇有几分控诉委屈的意味。
        方振东目光微闪,终于说了句算温和体贴的话:
        “很疼?”
        寒引素非常肯定的点头,方振东吐出两个字:
        “娇气”
        差点没把寒引素气死,寒引素生气的扭过头不看他,方振东把她的靴子放好,抓过她手臂看了看:
        “家里有冰袋吗”
        寒引素有点赌气的摇头:
        “没有”
        方振东嘴角轻缓扬了扬,瞥了她一眼,向厨房走去,很快脚踝上冰冷的触感,消掉了些许疼痛,寒引素低头,他用毛巾不知道裹着什么,在她脚踝上轻轻按着:
        “这里面是什么?”
        寒引素疑惑的问,她不记得家里有冰袋,方振东头都没抬,半响才开口:
        “多大的人了还吃冰淇淋,小孩子一样。”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