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远处的烟花点亮了天际,寒引素走到窗边,向远处眺望,这个城市仿佛瞬间鲜活起来,从沉寂到爆发,不过一瞬的功夫。(看小说到小说者Www.XiaZaiLou.Com)():。
        咚咚的响声隐隐传来,在高空盛放,那么绚丽,雪下的小了,细碎的雪花轻缓无声的飘下,落在窗外的红灯上,释放出刹那美丽的风情。
        寒引素不禁想起以前过年的时候,妈妈总会买大红灯笼回来,把家里装点的喜庆热闹,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说笑着,吃着团圆饭,看着春晚,和乐融融,外婆包的春卷,妈妈蒸的年糕......
        手机长长的铃声惊醒寒引素的回忆,不知何时,远方被烟火点亮的夜空,已经回归黑暗,沉沉的,偶尔星星点点的亮光也瞬间隐没。
        寒引素走回来,拿起手机看了看,不禁皱起眉,郑伟这一阵没少给她打电话,她都没接,对于这个男人的无耻,那天寒引素有了重新彻底的认识。
        到了此时,她才知道,她的婚姻的确有点草率了,根本就没看清那个男人就嫁了,以前她觉得郑伟虽然有很多缺点,可是至少有最基本的骄傲,现在的郑伟,连这点仅剩的东西都没了。
        两年的夫妻,寒引素知道郑伟本质上是个极其自私的男人,当初两人离婚的时候,估计他没想明白,被自己一激就签字了,过后被寒颖缠上,才知道难脱身。
        寒引素太清楚他身上的压力,经济压力足以压垮所有风花雪月,更可况,她一直认为郑伟不会真看上寒颖,男人某些时候是卑劣的,郑伟尤甚。
        可他凭什么还有脸来骚扰她,寒引素按了拒绝键,不过一会儿,他又打过来,如此反复几次,寒引素烦不胜烦。
        最后接了起来:
        “你有什么事?”
        “小素,那个......我听说你没回老家,要不我去接你过来,你一个人怎么过年”
        “谢谢关心,不用了”
        寒引素冷淡的开口,郑伟看了身后他妈一眼,他妈一看儿子没用的样儿,一把夺过来话筒:
        “寒引素,你别欺负伟伟老实,离婚你把存款都带走了,让伟伟怎么过日子,你也太狠了,存款你得拿回来一半”
        这个婆婆以前最喜欢胡搅蛮缠不讲理,寒引素以前忍了,是看在毕竟是婆婆的份上,现在没这个必要。()
        寒引素冷冷的开口:
        “什么存款?你儿子赚多少钱你真不知道吗,你问问你儿子,房贷车贷谁还的,离婚的时候,房子,车子,我一分都没要,我存的钱,都是我外头绘画班赚的,有他一分,我全给他”
        说完,寒引素就按断电话,郑伟他妈气的脸都绿了,放下电话就开始唠叨:
        “你说你伟伟,当初不让你找这么个外地女人,你非找,跟吃了蜜蜂屎一样娶回家来,光长的好看有啥用,这离婚了,一分钱都不给你留,不行,我得找人打听打听,她想把钱独吞,没门”
        郑伟按了按抽痛的太阳穴:
        “妈,您就别折腾了,我早就问过了,小素要是和我争,房子车子都有她一份,她的存款确实是她自己辛苦存的,这两年我的工资也就那么多,应酬又多,房贷车贷都是小素还的,现在我还管她要那点存款,太过不去了”
        “什么过不去,你傻啊!都离婚了,你还在乎这些没用的干啥,房子是你爸爸的名字,我早就防着她了,车子是你的名字,她能要的了去,她手里到底有多少钱,你有数没有啊”
        郑伟蹭站起来:
        “妈,钱,钱,钱,您眼里就没别的了是,有钱也是人家自己赚的,人家不给,您也要不来,我先回去了”
        说完,转身甩上门走了,郑伟妈气的脸都变了,对一边沉默不语的老伴发牢骚:
        “你看看,我就说了两句,他就这样,当初我说不同意他娶那女人,你非得说好,现在弄成这样鸡飞蛋打的”
        郑金生皱皱眉:
        “你少说来两句!儿媳妇儿有什么不好,学问好,工作好,人也勤快,你总是隔三差五挑刺,你比比看,谁家的儿媳妇儿比小素强,离婚这事本来就是伟伟的错,你又不是不知道,和别的女人被儿媳妇儿堵在屋里,这脸可都丢尽了,平常那些老哥们问我,我都不好意思说,你还管小素要她那点体己钱,你真张的开嘴,要我说,趁早消停的,人家都净身出户了,你还想怎么着,欺负人也没这个欺负法的”
        郑伟妈气的不行:
        “你可真大方,你儿子如今连房贷车贷都还不上了,你让他怎么办”
        郑金声站起来:
        “还不上就卖房卖车,都离婚了,凭什么向人家要钱,做人要厚道点,别瞧着人家是外地人,就欺负人家,我去睡了”
        说完转身进屋了,郑伟妈这个气啊,和着自己里外不是人了,不过离了婚也好,正好给儿子介绍个可自己心的。
        她这里打算的挺好,根本就不知道,儿子那边已经沾上了牛皮糖,想甩都甩不开。
        郑伟一进屋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寒颖,茶几上摆着一大堆零食,手里还举着一罐可乐,看见他进门动都没动地方,就回头说了声:
        “回来了”
        郑伟不得不想起前妻,那时候无论自己多晚回来,家里都是干干净净有条不紊的,可是寒颖,这个女人,以前他真不知道,是个这么邋遢的女人,或许以前在他面前是刻意装的,现在完全的原形毕露了。
        郑伟理都懒得理她,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换了鞋,径自向洗手间走去,寒颖趿拉着拖鞋追了过来:
        “你和你妈说了没,咱们什么时候领证,我妈打电话来催我几次了”
        郑伟拽过毛巾擦擦手,一听这话用力摔在一边,不耐烦的说:
        “你着什么急,我妈都没见过你,我这楞不唧一说能成吗”
        寒颖端详他片刻,哼了一声道:
        “郑伟,你也别跟我使这些心眼,打量我真不知道,你还惦记着寒引素呢,我告诉你,你这辈子都别想甩了我,只要你敢,我就去你们单位找你领导说说咱这事”
        郑伟性子上来,恨恨盯着她,开始口不择言:
        “你说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就是我的啊,寒颖,咱今儿把话也说明白了,你别得寸进尺,你跟我的时候,可不是一手货了”
        寒颖脸色煞白:
        “郑伟你说这话还是个人吗,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你心里最清楚不过了,你在我身上爽的时候忘了,这时候想翻脸不认账,我告诉你郑伟,我不是寒引素,下个月必须和我领证,不然咱就走着瞧,反正我不在乎丢脸”
        郑伟脑门的青筋一蹦一蹦的跳,忽然就想起一个主意来,脸色一缓:
        “好,好,都是我的错,你现在怀着孩子,别真生气啊,结婚也不是不行。可你也知道,我这房贷和车贷都到期了,上个月勉强凑乎过去,下个月还没找落呢,将来孩子生下来,尿不湿奶粉,可都是大头,你的工作又没了,咱们怎么过日子,我这不是烦吗”
        寒颖瞥了他一眼:
        “我妈说我爸手里还有点钱,回头我结婚的时候就给我当嫁妆”
        郑伟不怎么信的看着她:
        “你爸有钱?当初我和小素结婚的时候,你妈可还管我要彩礼来着,说你们家供小素上大学,花了不少钱,现在怎么突然有钱了”
        寒颖撇撇嘴:
        “那是我亲妈,对我当然不一样啊”
        郑伟搂着她做到沙发上:
        “你估计有多少钱,能一次堵上房贷吗?”
        寒颖白了他一眼:
        “这里毕竟是一线城市,房价这么高,怎么可能,就是有,也就十来万,先把车贷堵上,房贷你以后省着点,也够了,以前你和寒引素过的不是挺有滋有味的吗”
        郑伟心里话,那是因为小素能赚钱,说实话,郑伟觉得前景一片漆黑,以前他总是埋怨寒引素孤僻不善应酬,可是不可否认,他们的小日子过的真挺好的。
        同事里都羡慕他,吃穿用从来都没差过,抽的烟都比同事强好几档,有房有车,手头也不拮据,可是和寒颖这日子还没开始,郑伟就知道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了。不说寒颖好吃懒做,就是过日子上,寒颖根本就一点计划没有,还有他妈那边要怎么说。
        郑伟脑袋里跟塞进一团线一样,乱七八糟理不出头绪,忽然想起那天那个帮小素搬东西的军官,遂试探的开口问:
        “寒颖,那天那个军官你认识吗,是不是你们家什么亲戚?”
        寒颖直直看着他:
        “怎么,还惦记寒引素,看人家有了男人,心里头嫉妒了,不爽了”
        话里带着刺,郑伟蹭站起来:
        “你胡说什么,我都和你姐离婚了,你还要怎么样?”
        “我怎么样?”
        寒颖冷笑两声:
        “郑伟别以为你那点小心思我不知道,今儿我就把话撂在这儿,只要我在一天,这里就是我寒颖的地方,没她寒引素什么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