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五十年难遇的冰雪灾,在这年的春节前夕爆发了,方振东带着兵到了地方才知道,严重程度远远超出他的想象。(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中断的交通,阻隔了回家的旅客,那一张张焦急的脸,方振东并不陌生,上次抗洪救灾的时候,他也曾经历过,当时看到他们,所有被困的百姓仿佛看到了救星,那种绝望中突然盼来希望的目光,令方振东知道,自己肩上抗的担子究竟有多重。
        上面指挥部直接下达命令,必须在除夕前把阻断的高速疏通,天上不断落下雪花,大片大片的,不过瞬间,地上的积雪就增厚一层,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据气象专家预测,未来两天内还会大面积降雪,这给清雪带来了巨大困难。
        可救灾指挥部下了死命令,不考虑这些因素,无论如何要在除夕之前让交通畅通无阻,老冯握着话筒,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一个劲儿的说:
        “这根本不可能,雪还在下,气温又低,落雪融后立刻就结成了冰......”
        那边指挥部的总指挥正是他们军区的张副司令员,张副司令没二话,直接吼:
        “方振东呢,让他接电话”
        老冯颇为无奈的把电话递给方振东,悄悄说:
        “张副司令还是那个暴脾气”
        方振东接起电话:
        “首长,我是方振东”
        “少他妈给我整这套没用的玩意,方振东我告诉你,不管有多少困难,我给你二十四小时时间,二十四小时之内,必须让高速畅通,高速通不了,你这个团长就别干了,让贤。”
        咔一声电话撂了,老冯不禁苦笑:
        “张副司令真急了,估计上头直接压了下来,咱们怎么办?”
        方振东脸色都没变一下,直接说:
        “怎么办,咱们加强团历来最擅长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
        话说的铿锵有力,老冯知道方振东这并非逞能,他是有这种力量,他的坚定能真切的传达给加强团的每个兵,这种力量汇总在一起,可以移山倒海。
        方振东身先士卒,到最前面铲雪清路,底下的兵还不拼了命干,可是天气故意刁难,他们刚清出来,不一忽儿就又是一层,最大困难是气温低,很快就冻成了冰,好在雪渐渐小了。
        一天一夜的清雪作业,加强团的兵都累得不成样子,雪终于停了,当晨曦穿过厚厚的云层落在他们身上,一个个兵就如冰雪下压不垮的松柏一样,屹立在高速两侧,虽然疲累,但是脸上却露出了最灿烂的笑容。()
        今天是大年三十了,方振东到了帐篷里,直接倒在床上呼呼睡了起来,桌上的电话响了,老冯急忙接起来了,尽量小声的应着:
        “是,是,首长,方团长睡着了......”
        方振东这一觉直睡到了晚上,他是被外面鞭炮声吵醒的,警卫员打了水来,他洗漱完毕,看看表,已经是新旧交替的时刻,怪不得外面这么热闹:
        “冯政委呢?”
        警卫员小刘立正道:
        “报告团长,冯政委在炊事班,和大伙一块包饺子呢”
        “饺子?”
        方振东不禁想起了那个小女人,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也在包饺子,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方振东抄在手里看了看,抬起头看见小刘贼眉鼠眼的探头,大手握住手机开口:
        “小刘,你去看看现在有什么吃的,给我弄点来”
        小刘忙立正站好,大声说了声是,转身走了,出去不禁暗笑,就刚才,绝对不是他眼花,明明看着他们一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团长笑了,虽然短暂,可小刘敢用身上这身军装起誓,他绝对没有看错,那个短信肯定是未来嫂子发过来的,他的赶紧去向政委汇报这个好消息。
        方振东举着手机盯着看了很久,目光一瞬不瞬,短信很简单,就几个字:
        “方振东,新年快乐”
        记得他走的时候,她也是说的这几个字,抿着小嘴,眨着眼睛,冲他喊:
        “方振东,新年快乐”
        声音清脆,有些南边女子的软糯,带着她这句话,尽管一路冰寒,方振东的心里是温暖的,热热烫烫的温暖,他想都没想直接拨了过去。
        其实发不发这个短信,寒引素真是纠结了好久,从起床,她就开始纠结,客厅的电视始终停留在新闻频道,新闻现在没别的内容,都是雪灾的报道,全国很多灾区,可每个灾区的最前沿都是人民解放军。
        以前寒引素真没这么鲜明的感受,对于祖国最可爱的人,她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模糊中,可此时,因为方振东,她感受到了最真实的军人,她也不知道方振东去哪里救灾了,可是每当镜头带到当兵的,她都下意识的去看。
        每个背影侧影,她都觉得和方振东很像,几乎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空闲下来,她就开始发短信,她的朋友不多,就那几个,还有外婆舅舅几个亲人,爸爸不需要她,前天打过一个电话问她是不是回家过年。
        那种迟疑试探的口吻,即便隔着话筒,她都能清晰体会出来,自从妈妈去世,她和爸爸就越加疏远了。失去了妈妈,爸爸之于她,就像个最熟悉的陌生人,他和寒颖母女才是一家人,而自己是个彻底的外人。
        所有认识的人都发了一遍,最后咬着指甲,停留在方振东的电话号码上,考虑良久,新年钟声几乎敲响的时候,才把早早编辑好的短信发送了出去。
        发送之后,寒引素不禁摇头,其实自己纠结的真有些可笑,他现在或许连手机都没戴在身上,或者说正奋斗在最前线,十有**看不到这则短信。
        可她这次估计错误,很快手机长长的铃声响起,手机上鲜明的三个字方振东,不停闪烁,寒引素迟疑半响,还是按了接听键:
        “我很好,初步估计,十天后能回B市驻防区,新年快乐,寒引素”
        放下电话,寒引素不禁摸摸自己的脸颊,竟然有些热热的感觉,他的声音依然铿锵低沉,带着与生俱来的霸道硬气,可是听在寒引素耳朵里,她才知道,自己竟有些担心牵挂他的,多奇怪的牵挂,说起来他们俩非亲非故。
        方振东放下电话,唇角微微上扬起一个清浅的弧度,冯政委进来,正好看到他的表情,不禁笑道:
        “怎么,她的电话,要我说,你也不小了,既然看上了,就抓紧打个结婚报告,娶回家来就安心了,婚礼就交给我,保管万事妥帖”
        方振东倒是没反驳,只是心里想着。该如何以最快速度攻下小女人这个高地,小女人显然是担心他了,可是嫁给他,方振东觉得还不靠谱,那小女人是个倔脾气,真逼急了,说不得就给你来个死扛,更麻烦。
        方振东太知道润物细无声的道理,反正把她圈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早晚是他的人,也不必急在一时。
        小刘端了两盆饺子热腾腾的饺子进来,放在桌子上,方振东拿起筷子就狼吞虎咽起来,老冯倒了半缸子热水放在他手边,凑过来道:
        “说真的,有照片没有啊?有就拿出来,我先瞅瞅,听说挺漂亮个丫头”
        “听说?”
        方振东放下碗犀利的发问:
        “你听谁说的?”
        老冯咳嗽两声:
        “咳咳!不是听你说的吗,是个老师,长得挺漂亮的”
        方振东挑挑眉:
        “是漂亮,而且做的一手好菜”
        老冯开始长吁短叹起来:
        “你说你这么个老光棍,怎么到最后,得了这么个漂亮贤惠的小媳妇儿,真是老天不长眼啊,想当初,咱年轻那会儿......”
        话没说完,手机就响了,老冯一瞧忙接起来:
        “老婆,好,好,我很快就回去了,十天,最多十天就到家,你和咱妈好好解释解释,不行,年后接她老人家过来,在城里好好玩玩,嗯,好,好,一定一定......”
        放下电话扭头对方振东说:
        “你别看我,以后你就知道了,这媳妇儿好娶,丈母娘难哄啊,你做好思想准备,就你这硬邦邦跟石头一样的性子,到了丈母娘面前,可不成”
        方振东瞟了他一眼:
        “她妈去世了”
        “啊?”
        老冯这个扼腕啊!心说怎么这小子的运气咋就这么好呢,老冯扫了他两眼,低声道:
        “老方你和我说实话,和人家闺女到啥程度了,拉手,亲嘴,还是......”
        侧头看见小刘竖起的耳朵,直起腰来大声道:
        “刘春生”
        “到”
        小刘笔直的立正应声。
        “向后转,齐步走二十步”
        一个口令,小刘一个动作,规范之极,直到小刘的身影消失在帐篷里,老冯才重新凑到方振东面前,那表情八卦的不行。
        方振东根本连看都没看他,站起来说:
        “我去外面看看”
        就这么走了,把老冯晾在了当场。
        方振东出了帐篷,就看见贴着帐篷偷听的小刘,方振东瞅了他一眼:
        “怎么,累了”
        小刘笔直立正站好,大声道:
        “为人民服务,永远不累”
        方振东拍拍他的肩膀,迈开大步向前走了,一边走,方振东心里也琢磨:
        “拉手,亲嘴……”
        要从哪儿开始呢?他不由自主就想起两人在超市的时候,她在自己怀里,柔软温热,那种浅淡的香气,从鼻子直直钻进心里,仿佛一圈圈逐渐缠绕的丝线,丝丝缕缕,有些痒痒的,却分外舒适。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