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素素,素素......起床了,要迟到了,起床了……”
        妈妈清晰慈祥的声音响在耳畔,寒引素上高中的时候,晚上睡的晚,早晨总是起不来,妈妈总是这样一声声的唤她,那时候觉得妈妈讨厌死了,可是后来才知道,有这么个声音叫你起床,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牢记我们WWw.XiaZailoU.Com)(更新我们速度第一)。
        寒引素睁开眼,妈妈的声音悠然退去,只剩下满室静谧,窗外月光淡淡,穿过窗纱落进屋里,有些清冷的银白。
        寒引素的眼睛忽然睁大,她侧卧对着窗子,她的窗帘是那种轻纱材质的,她不喜欢厚重,她一向喜欢透光性的东西。因此这时候能清晰看见窗外晃动的人影。
        寒引素忽然就想起,昨晚上和方振东看的新闻,她几乎立刻就坐起来,大喊一声:
        “谁?”
        那个身影明显一顿,迅速消失,寒引素下地,拉开窗帘,突然庆幸自己听方振东的话,锁了窗子,平常她都不锁,觉的外面的护栏够坚固了,可是这一看也不禁傻眼,看着坚固无比的护栏,中间已经被拉成一个变形的形状,如果一个瘦小不胖的人,勉强可以进来。
        寒引素探头向下望去,还能看见急速下落的人影,瘦瘦小小仿佛一只灵巧的猿猴。
        方振东来的时候,警察还没走,在下看见警车,方振东就紧紧皱起了眉,上看到寒引素的大门敞开着,心里就咯噔一下,“慌乱”方振东活了三十多年,头一次体会到了慌乱。
        看到寒引素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才暗暗松了口气,心瞬间提起落下,令他有些微不适应:
        “方振东,怎么是你?”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方振东侧头,那边从寒引素卧室走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同学胡强。
        两人初中高中一个学校,毕业后方振东进了军校,胡强进了警校,前几个月的同学会上,还见过一面。
        胡强混的不错,家里也有些背景,两年前就进了刑侦大队,这时候看见他,方振东刚落下的心又提了起来,落在他手里的案子,不应该是寻常小案子。
        胡强也真惊了,最近市里连续出了爬入室盗窃的案件,这是一起有组织有目的的团伙作案,入室盗窃,年底一般都是频发期,可今年尤其恶劣,前天拿起案子,不仅入室盗窃,还砍死了人。(请记住的)
        歹徒进屋,惊醒了主人,歹徒狗急跳墙,抄起手里的菜刀就砍伤了人,送医院抢救无效,这起盗窃案直线上升为恶性伤人案,归了他手下。
        今天接到报警电话,他带着人过来,胡强都替她侥幸,就这么一个柔弱的小姑娘,歹徒是没进来就跑了,想来慌乱中没发现屋里就她一个人,如果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勘察完作案现场,出来就看见方振东,方振东什么人,他们同学圈里谁不知道,三十多岁就混上正团级的,放眼全国也没几个。
        上学时就是大大有名的人物,并不张扬,但是人家那牛气的背景谁不知道,要说胡强和方振东还真有点交情,以前也一起打过架来着。
        如今这岁数了,想起那时候来,都觉得热血沸腾的,他的热血是退的一干二净了,就剩下勾心斗角和不停的往上熬,可人方振东的热血,却沉淀过滤,如今越发精纯起来。
        那天和两个同学还说起过,说白了,人方振东和他们就不是一窝的鸟,别看当年曾圈在一个笼子里过,可人家是鹰,他们都是一群鸽子,至大就能飞那么高,那么远,没大出息。
        就这么个人物突然出现在这里,你说胡强能不惊吗!目光迅速在他和寒引素身上过了一遍,刚才的笔录他看了,这女人看上去是个小姑娘,可认真说真不是了,说直白点儿,就是个失婚女人。
        小学的美术老师,江南女子,别说,除了失婚这一向,真和她外表挺吻合的,这姑娘身上自然就带着那么股子江南女子的韵味,娟秀美丽,临花照水。
        论理说和方振东这么个硬汉子,该是完全相悖的两种人,可这时候站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胡强的错觉,他就打心眼里,觉得这两人绝不是平常关系。
        方振东目光虽沉着,但是胡强还是没忽略,他刚才一闪而过的慌乱,慌乱出现在方振东身上,令人不能不匪夷所思。
        可胡强是知道方振东背景的,虽然他离婚了,可是他要是找寒引素这么个离过婚的女人,他家二老能过去眼儿?胡强还真不怎么信。
        看到胡强,方振东脸色更是黑沉下来:
        “怎么是你管这个案子,入室盗窃属于你的管辖范围吗?”
        胡强摆摆手:
        “入室盗窃不归我管,伤了人又团伙作案,发展成恶性案件,就归我管了,老方,你和寒小姐是?”
        别怪胡强八卦,主要和方振东同学了六年,从初中到高中,就没见他对女人有过稍微的辞色,那时候,方振东虽然整天黑着脸,可那会儿就流行这样的,女生们一个个芳心乱跳,方振东越冷,她们越来劲。
        当时他们几个在背地里还酸来着,那时候的女生远不如现在的女孩直接,写个纸条情书,已经很了不得了,一开始真有不少弄这些道道的,人方振东绝,看都不看,直接扔了,后来女生们也渐渐消停了,所以说,胡强真撑不住心里的好奇。
        寒引素愕然半响:
        “你们认识?”
        方振东扫了她一眼,吐出几个字:
        “胡强是我同学”
        寒引素点头,想起什么,忙说:
        “胡警官您千万别误会,我和方振东,我和方振东......”
        说了两句,寒引素忽然发现,没法解释她和方振东关系,怎么说都透着那么股子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矫情。
        正不知道怎么解释,方振东已经打断她,严肃的开口:
        “胡强,你说这次和昨天焦点新闻上那个入室伤人案是一伙歹徒”
        “嗯”
        胡强点点头:
        “初步勘察是这样,昨天一晚上这个小区,就有四家被盗,只有寒老师这里歹徒没得手,大约是寒老师半夜醒过来,惊动了正在作案的歹徒”
        说着,拉着方振东进去,指了指窗户外头的护栏:
        “你看这里,护栏已经被从中间拉弯,这伙人就是有名的云南帮,地域关系,他们通常瘦小,且时常上山下山,锻炼出灵巧的伸手,这么高的,寻常人根本不可能上得来,对于他们却轻而易举,加上如今做的护栏都偷工减料,看着挺结实,你看这边,歹徒只要卷上结实的毛巾,两边一扭,就弯了,足够进来一个人,所以说,防盗还是要从根本做起”
        寒引素听了,心里禁不住一阵阵后怕,当时如果不是自己醒了,或者说她醒的晚了,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胡强瞄见她小脸发白,觉得有义务安慰一下,遂笑道:
        “寒老师也不用害怕,一般来说,来过一次的贼,不会傻到来第二次的,不过你的护栏最好重新换过”
        寒引素忙不迭的点头,胡强和方振东又说了两句就走了,毕竟他队里还有其他事。出了门,胡强手下的小警察凑上来说:
        “胡队您同学够牛的,都上校正团级了”
        胡强拍拍他的肩膀:
        “好好干,虽然没有正团级等着你,我这个大队长你还是有可能的。”
        小警察眼睛里的光芒暴涨,胡强不禁摇摇头,曾几何时,他也像他们一样,充满干劲儿和斗志。
        送走了警察,寒引素咬着指甲偷偷看方振东,不用想也知道,那个胡警官肯定误会了,临走还说下次同学会,让方振东带着她一起去,这都什么跟什么。
        可方振东根本一句别的话没有,那意思就仿佛默认了。方振东皱着眉看着她:
        “手放下”
        寒引素快速放下手,才又懊恼起来,怎么就这么听他的话,孩子气上来,又把手指凑近唇边,方振东毫不迟疑,抬手扯开她的手:
        “这什么习惯,多大的人了,不许吃手”
        寒引素气乐了,扬起小脸儿看着他,脾气也上来了:
        “方振东你管的着吗,你是我什么人,你......”
        话越说越小声,从理直气壮到毫无底气,在方振东定定的目光下,寒引素好容易鼓起的勇气,一点点泄了个无影无踪。
        方振东直直看着她,毫不回避,也不退缩,他的脸色严肃,目光坚定,寒引素甚至能从他眼里,清楚的看见了自己的懦弱:
        “你希望我是你什么人?”
        方振东开口反问,铿锵有力:
        “寒引素,我是个军人”
        门铃声响起来,方振东看看腕表:
        “是换防护栏的人”
        说着,走过去开门,寒引素好半响都傻傻的站在那里,不明白自己问的话,和他是军人有什么直接必然的联系,根本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和答案。
        不过寒引素忽然想起昨天晚上的梦,不禁有些神思飘忽,她不相信鬼神,可这算不算妈妈在冥冥中守护者她,如果不是妈妈昨天晚上叫醒她,那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