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方振东真的很会包饺子,寒引素看着一颗颗,肚子大大的饱满饺子,从他的大手里蹦出来,总觉得不可思议。(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请记住的):。
        寒引素放下擀面棍儿,不禁微微侧头打量他,衬衣领口的扣子松开了两颗,袖子挽到手肘,露出的小臂粗壮有力,他的手很大,能清晰看见他手掌虎口的茧子,厚厚的。
        左手臂有一条长长的疤,看起来是旧伤,却依然有些狰狞,不过安在他身上奇异的和谐,平添了一种英武的气势。
        血与汗,这大概是军人必须的因素,寒引素没接触过真正的军人,印象中,他们应该是流血流汗不流泪的硬汉子,方振东非常符合。
        看的出来,他是个很严谨的人,即使如此时刻,依然站的笔管条直,每个动作都仿佛是规定好的,标准非常。
        他下巴的弧度很迷人,那种粗犷的线条起伏,让寒引素有作画的冲动,忽然对上方振东侧过来的目光,寒引素吓了一跳,下意识想躲开,却发现很难。
        他的表情始终如一,可是他的眼睛里,有些东西却深沉闪烁,令人一时猜不透,寒引素也不想去猜透,飞快的眨眨眼,寒引素错开目光,落在一边的饺子板上。
        她包的小巧精致,方振东包的肚子溜圆,两人包的饺子放在一起,有一种奇怪的暧昧,就如她和他......
        “我去煮饺子”
        几乎落荒而逃,寒引素端着饺子进了厨房,方振东的目光随着她过去,不禁微微动了动唇角。吃完饺子,收拾妥当,寒引素更是坐立不安,不时抬头看墙上的表,时针指向了8点,可方振东一点走的意思也没有。
        两人一边一个,靠着沙发两侧的扶手看电视,电视里正播一档新闻焦点节目,说的最近频发的爬入室盗窃案件,让广大百姓注意防盗,尤其年底。
        方振东看的异常认真,看完了,忽然站起来,他一站起来,寒引素也忙跟着站起来,方振东看了看屋里,直接向那边寒引素的卧室走去。
        寒引素还来不及阻止,他已经推开门走了进去,寒引素心里这个气啊!心说他怎么就这么随便呢,可是只能在心里扎小人,还是不敢反抗这个男人。
        一走进寒引素的卧室,方振东不禁微微一怔,这里几乎充满她的味道,那种淡淡清雅的气息,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一模一样。
        她的房间简单干净,白色浅条纹的床上用品,白色的柜子,再也别无长物,墙上有一幅色彩大胆的油画,冲淡了些许单调,使得屋里的基调瞬间有些错落有致起来。(www..百度搜索)
        窗帘拢在一侧,方振东过去推开窗子,伸手拽了拽外面的不锈钢护栏。寒引素心里真吓了一跳,刚才他拽不锈钢护栏的时候,她明显感觉护栏忽悠动了好几下,仿佛他一用力,护栏就会断掉。
        这个男人的臂膀非常有力,她还清楚记得,他不过轻轻一拎,就把她拎到一边去了:
        “晚上记得锁上里面的窗子”
        “呃!”
        寒引素心里不禁一热,原来他是担心她的安全,这男人是个完全的行动派,不善言辞,可是每个行动的目的都很明确,没有丁点儿花样。
        寒引素不由自主想起了郑伟,搞对象的时候体贴用心,时常弄点小惊喜,几乎填满了引素所有烦闷的时间。
        慕枫当初觉得她嫁给郑伟匪夷所思,其实她自己何尝不是,要说爱,经过了爸妈的婚姻,妈妈的隐忍,爸爸的背叛,引素对于爱已经失去了憧憬。
        郑伟别管怎样,当初曾经带给她不一样的温暖,其实引素觉得,或许自从妈妈死后,她就得了温暖缺乏症,总是下意识的去靠近温暖,因为她全身上下,从心至身都是冰冷的,那种冷有时候难以忍受,需要借助外力才不至于冻死。
        和郑伟结婚,某种意义上讲,是一种对现实的逃避,和对温暖的向往,只是她当时并不知道,温暖背后,也许是更冷更深的冰渊。
        寒引素闪神的空挡,方振东已经检查了所有的窗子,回身看见她发呆的模样,方振东不禁皱眉。
        她的表情有些郁郁的,仿佛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她背着光站在卧室门口,半边身子隐在光影里,看上去有些落寞伤感的味道,像个忧郁的小妇人。
        方振东不喜欢这样的寒引素,她应该是充满生机的,他喜欢她刚才那种想问又不敢的迟疑,看上去可爱非常。
        她自己大概都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其实已经明明白白的反映在她脸上,清晰可辨,某些方面,她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丫头。
        方振东低头看了看腕表,终于良心发现的说了句:
        “我该走了”
        这句话对于寒引素,仿佛解除所有魔法的咒语,寒引素瞬间鲜活过来,走过来的脚步都轻快非常,几步就走到玄关,把他的军装帽子拿下来。
        方振东挑挑眉盯着她看了很久:
        “你很希望我走?”
        “呃......”
        寒引素小脸一红眨眨眼:
        “不,不,那个,就是觉得您应该挺忙的,怕耽误首长工作”
        方振东点点头:
        “是很忙”
        伸手接过衣服穿上,一颗颗扣上扣子,军装穿在他身上总是分外挺拔,仿佛霜雪下不屈的松柏,不过他的人更像一块硬邦邦的寒冰石。
        寒引素见方振东扣好了扣子,非常有眼色的递上帽子,方振东嘴角微不可查的上扬,接过帽子戴好,寒引素已经很欢乐的打开了大门。
        方振东扫了她一眼,如她愿的走了出去:
        “那个,您慢点开车,我就不送了”
        寒引素就差挥舞小手帕了,方振东转头看了他一眼:
        “明天我过来,找人帮你换防护栏”
        一句话,寒引素傻在当场。
        寒引素回过神来的时候,方振东已经没影了,寒引素气的甩上门,坐在沙发上生闷气,这男人怎么就这么厚脸皮,还是当兵的都这样,或是他对自己真有什么不良企图,不,这不可能,怎么看他也不至于。
        可是就是从最常识的角度,寒引素也知道,这太不正常了,他们俩这种相处模式,简直就跟人家老夫老妻差不离了,就是她和郑伟结婚两年里,都没这样过。
        还有换什么护栏,她觉得挺结实的,而且她住在十六,哪个不长眼的贼会爬上来,又不是蜘蛛人,这不是多此一举吗,再说,也不是她的房子,她换了护栏,也不可能找房东要钱,可寒引素也清楚的知道,方振东既然说出来了,肯定就会办。
        寒引素觉得人也挺奇怪的,她和方振东算上今天,才第二回见,可他什么性子,她就是知道,正是因为知道,她下意识不敢反抗,才被方振东这个男人吃的死死。
        寒引素突然明白为什么他现在还单身,根本没有女人敢和他生活在一起,太需要勇气了。
        王大彪刚进了团部,冯政委就是一愣,啪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
        “怎么回来了,不是让你盯着团长,你小子跑回来干啥,耽误了正事,老子剥了你的皮”
        王大彪立正敬礼:
        “报告政委,侦察连王大彪已经顺利完成任务”
        说着,咧开嘴嘿嘿一笑,老冯眉眼一缓:
        “怎么?看见了,真有对象了?”
        王大彪大脑袋点点:
        “真有了”
        后面的李志宝插嘴:
        “嫂子可漂亮了,那摸样儿,俺瞅着比俺们村里的翠花还齐整”
        “得了你”
        王大彪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你啥眼神啊!就你怀里揣着那张都起了毛边的照片儿,我不是没看过,和咱嫂子没可比性,知道不,别扯了”
        李志宝脸一红,立正站好:
        “报告政委,俺们连长偷着看俺的照片,算不算犯错误,电视咋说来着,对,侵犯个人**”
        刘青山噗一声笑了,王大彪回身就是一巴掌:
        “你小子行啊!学会告状了,那是我要看的吗,是你搁哪儿臭显摆,说你们村里的翠花多漂亮,我这才瞄了一眼。”
        “行了行了!我是问你们团长的事,怎么扯这边来了,王大彪”
        老冯一声喊,王大彪急忙立正站好:
        “现在好好汇报情况,别给我扯别的犊子”
        王大彪挠挠头,瞧左右没人才低声道:
        “政委,我瞧着咱团长这回是老牛吃嫩草,那小姑娘满打满算二十出头,跟咱们自留地里,春天长的那片儿小葱似的,那叫一个水灵”
        后面刘青山也跟着说:
        “俺瞅着,比文工团上次来的那个,跳新疆舞的,叫啥来着,对,莎莎,比那个莎莎都好看,而且贼拉有气质,是不是大宝”
        李至宝点头如捣蒜:
        “就是有点瘦,俺瞅着不像个能干活好生养的,风吹吹就倒了”
        老冯哭笑不得,心里觉得侦查连实在该提高训练水平了,这仨兵,还骨干呢,这都说的啥,和着一人一样儿。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