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你这些玩意一个人怎么搬上来的,老重的东西?”
        慕枫手里举着茶杯,靠在阳台边的门上,看着外面一片绿色,在这样的深冬,令人心情不自觉乍好起来。(看小说到小说者Www.XiaZaiLou.Com)():。
        寒引素想起那天的情景,随后说:
        “方振东弄上来的”
        “方振东?谁啊?
        慕枫眼睛顿时睁大,跟探照灯似的打量面前的小女人,虽说结婚又离婚了,不得不说,那种似水的美丽依然招眼的很。
        当初她一进美院的时候,就引起了一阵小风浪,只是那时候她太忙,而且一直独来独往,也不参加学校的活动聚餐什么的,非常不合群,又长的漂亮,女生多不喜欢跟比自己美丽的女子交友,因此一开始有些被孤立。
        慕枫和寒引素同一个宿舍,大半年了,都没怎么说过话,真正熟络起来,还是因为慕枫的马大哈。
        去食堂买饭的时候,把钱包丢在了桌子上,正好让寒引素捡到,那时候慕枫也忙着打工,老晚才回宿舍,一回来,寒引素就默默的把钱包交给了她。
        当时慕枫钱包里的钱还真不少,刚从美国回来探亲的二姨给的钱,说是让她买个笔记本,足足几千呢,对于当时还是学生的她们来说,算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大学里也并不会路不拾遗,别说丢了还能找回来,有的时候,一个宿舍还丢东西呢,本来慕枫情绪很低落,没想到有这个意外之喜。
        回家和她妈说了,她妈就说这个朋友值得交,品格是从小养成的,这是个难得的好孩子,从哪儿起,两人就好了起来。
        接触久了,慕枫发现寒引素其实一点不骄傲,人家是真有难处,而且性格好,不会计较些有的没得细碎的事情,两人超级合拍。
        渐渐就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寒引素家里的事,她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其实这种事现在来说,也不叫什么大事,俗话说,有后妈就有后爹,不过慕枫始终觉得像引素这样的女子,合该着一辈子被宠着,何至于命运如此坎坷。
        家里那样,找个丈夫还是个混蛋,当初寒引素和郑伟结婚,慕枫就觉得不可思议,说实话,那时候对引素有意思的男生多了去了,不知为什么,偏偏就嫁给了郑伟。
        寒引素可是她们美院的一朵花啊,就这么插在了一滩狗屎上,比牛粪还不如,养了那个男人整整两年,跟老妈子似的,赚钱做家务,最后郑伟还跟引素继母的女儿好上了,真他妈什么贱男都有。()
        其实在慕枫心里,引素早该离婚了,那么个男人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慕枫最瞧不上就是吃软饭的男人。
        不过这时候听说方振东,也不禁纳闷,寒引素交际面很窄,几乎认识的就那么几个人,忽然蹦出个耳生的名字,慕枫能不新鲜吗。
        寒引素看她那副八卦的模样,不禁抿嘴笑了:
        “我学生的舅舅,是个当兵的,不,确切的说是个军官,反正肩膀上杠杠和星星都挺多的”
        “杠杠星星?”
        慕枫眉毛挑的老高:
        “几条杠?几颗星?你看清楚没啊?”
        寒引素仔细回想了一下:
        “好像两道杠三颗星来着”
        “啊啊......”
        慕枫大叫起来:
        “那是上校啦!首长级别的,是老头子了,不对啊!你学生的舅舅按理说,年龄不应该太大才是”
        寒引素坐回沙发上:
        “不很大!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样子”
        “我的兵哥哥呀!哦!不,首长同志呀!帅不帅?”
        慕枫花痴的追过来打听。寒引素中肯的点头:
        “嗯!帅,而且他自己说单身”
        “啊?”
        慕枫忽然认真端详起寒引素来,穿着一件宽松的家居服,宽宽大大的设计,拦腰系着带子,显得她越发娇小纤细,配上巴掌大的小脸,白嫩的肌肤,以及娟秀的五官,看上去非常年轻,年轻的,仿佛二十岁刚出头的样子。
        还有她身上那股子江南女子的韵味,坐在那里就仿佛一幅最精致天然的仕女图,古典优雅美丽。
        慕枫觉得郑伟真生是个傻帽,虽然寒颖长的也不错,可那种妖媚的女人一时看着好,内里粗俗毫无深度,不明白他怎么想的,或许就像人家说的,男人大多时候都图一时之快,而女人再美,对于男人来讲,也有审美疲劳的时候。
        找个懂得怜惜你,真心爱你的男人,如今红尘中比登天都难,不过慕枫一直相信,只要长了眼的男人见到引素,就没有不喜欢的,而且当兵的,应该非常严谨才对,刚见面就告诉引素单身,这就是一个兆头。
        何况还还帮着她搬这么老沉的东西,人家可也不是个平常的大头兵,是上校啊!慕枫有个当兵的表哥,所以对于军衔知道一些,上校那至少是个正团级干部,没想到她家引素离婚了,反而招来这么大一朵桃花。
        于是跟审问犯人似的问道:
        “你说你们是第一次见面,他长得很帅,然后告诉你他单身,而且帮你去郑伟哪儿,搬这些重东西,回来还帮忙弄好才走的?”
        寒引素点点头,慕枫不禁扶着额头:
        “寒引素,你是不是让郑伟那贱男折腾傻了,这不明显是对你有好感吗,是不是想追你啊?”
        “呃......”
        寒引素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一叠声道:
        “你别瞎猜,我和他就见过一面而已,而且,不瞒你说他家超牛,旁边钢琴班的老师和我说,好像是个什么大领导来着,至于帮我搬东西,我觉得没准是为了感谢我送他外甥回家!”
        “你傻啦”
        慕枫摇摇头点着她:
        “寒引素你真迟钝,男人,别管是当兵当官的,没有无缘无故对女人好的,尤其你,你自己照过镜子吗,就你这小摸样,小眼神盯着谁一看,谁能受得了”
        扑哧一声,寒引素撑不住笑了起来,打上学那会儿,慕枫就经常这样说,常常勾起寒引素的笑点。
        慕枫眼珠一转,仔细想想又挠挠头,自己是有点草木皆兵的意思了,毕竟是人民解放军吗,帮忙没准是发样风格呢,不过慕枫狐疑的扫了眼笑的灿烂的小女人,这么个美女,还真不信有男人能扛得住。
        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忙眨眨眼道:
        “引素,差点忘了和你说,你还记得唐子暮吗?”
        “唐子暮?”
        寒引素脑子里划过一个模糊的影像,微微点头:
        “你说咱们上届的学长,大名鼎鼎,谁不认识啊,拿了那么牛的国际大奖,俨然已经是最年轻的画家了”
        慕枫微楞,看了她好半天才道:
        “他现在开了个画廊,和我们公司的老板有交情,那天去我们公司,我正好遇上,他和我扫听你来着,我和他大致说了说你的情况,他说你的画他很欣赏,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把你的画放在他那里寄卖,很多外国人都会去,说不准能卖个好价钱,你不是想买房子吗?靠着你当美术老师和艺术中心那点工资,得猴年马月啊,不如考虑考虑”
        说着,从包里翻出一张名片递给她:
        “这是唐子暮的名片,你要是想好了,就自己联系他好了,我觉得你应该去试试,要是能卖出去,你也不用愁了,还有你外婆的病,要是一住院,你这点存款可不够塞牙缝的”
        寒引素略迟疑片刻,接过名片,倾身给慕枫一个大大的拥抱,好半天才道:
        “谢谢你慕枫”
        慕枫拍拍她的背嘿嘿笑道:
        “这要是让咱学校那些想追你的男生们看见,不定多羡慕我呢”
        寒引素闷闷的道:
        “也不见得”
        慕枫推开她,捧着她的脸,很认真的说:
        “引素,你很好,你是全天下最美最好的女人,郑伟那个男人瞎了眼,你一定会找到属于你自己的,真正的幸福,相信我,而且......”
        “而且什么?”
        寒引素疑惑的看着她,慕枫目光微闪,掩饰的笑了笑:
        “没什么,那个,我先回去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慕枫心里说,还是让她自己去发现,她身边除了郑伟那混蛋,还有许多好男人的,说起来唐子暮也太含蓄了点,当然,引素当时也实在没心思。
        唐子暮谁啊?美院的大帅哥,那在她们美院几乎是灵魂人物,长得帅,家世好,而且能力卓绝,当时自己还好生花痴过一阵的,偷偷写过匿名的情书,后来唐大帅还真的请她们宿舍的人吃过几次饭,次次引素都缺席。
        一开头,他们宿舍的几个女生都芳心乱窜的,都以为人家瞧上自己了,谁想到,请了几次,人家就偃旗息鼓了。
        后来慕枫从迷障中清醒过来,回头一想才明白,说不准唐大帅看上的是引素,请她们宿舍的人吃饭,不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哪想到引素成天不见影呢。
        后来引素和郑伟搞对象,结婚,唐大帅出国深造,这一晃,几年就过去了,如今回头再瞧,竟已是物是人非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