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老冯,脑子里总想着一个人是为什么?”
        方振东放下手里的训练计划,问对面他的政委。(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更新我们速度第一)
        这才趁着大演习完,让他好好休假,自己在团里盯着,是想让他抽空解决解决个人问题,谁想假还没完,这小子就跑回来了。
        不过,老冯私下里看他脸色,觉得仿似有点不对劲儿了,这时候他一问这个,老冯那精神一震,心说难不成真有对象了。
        水到了一半,就急吼吼的端着茶缸子过来,一脸八卦的模样:
        “怎么着?你脑子里总想着一个人,啥人啊?男的女的?”
        方振东不禁微微侧头,大冬底下,团部外头的树都光秃秃的,只有两边几颗长青的松柏,还挺拔着,墨一般深深的绿色,枝叶上有些残雪,融化成一条条冰柱垂下来,在阳光下晶莹剔透,仿佛那小丫头的眼睛。
        忽然方振东微微眯起眼,抬手指了指:
        “那是什么?”
        老冯抻脖子看了看:
        “哦!你说那株红梅啊,这不前儿,我去师部开会,看见师部院子里正栽树,有好几颗梅花,听说是咱们师长托人要来的,抗寒,经活,就让几个兵顺便弄了一颗回来,咱这团部院子,太单调了,没点花草,看着光秃秃的难看”
        老冯本来还以为他嫌弃呢,找急忙慌的解释,哪知道人方振东端详了半天,开口说了一句:
        “有白梅花的话,再去要一颗回来”
        老冯那脸色,觉得方振东脑袋上立时长出两支犄角来,都不为过,好半天才回过神,接着刚头的话题问:
        “我说你想的是男的女的,你还没说呢?”
        方振东调回目光,吐出两个字:
        “女的”
        老冯觉得今天得好好和方振东谈谈思想工作了,毕竟团长的个人生活,也是他这个政委的管辖范围:
        “女的?姑娘多大?啥单位的?长的漂亮不......”
        一连串的问出来,跟调查户口似的,方振东嘴角略扬了扬:
        “小丫头,嗯!挺漂亮,老师”
        “啊?”
        老冯顿时感觉眼前一片光辉灿烂,这真是铁树也有开花时啊!只要你有耐心,这么个铁疙瘩也有开窍的时候:
        “怎么认识的?相亲?见过几次面了?到啥程度了?下个月过年,咱团部有家属大联欢,让她过来参观参观,让咱们手底下那些兵也见见嫂子”
        “嫂子?”
        这两个词一钻进脑子里,方振东就觉得怎么就那么中听呢,就跟从他心窝子里掏出来的一样,方振东从来不知道爱情是啥玩意,也不懂得浪漫,甚至基本的温情都少,可是那丫头,他就想严严实实的护在自己怀里头。
        这种想法有生以来第一次,其实第一次在军总后面见到她时,他就有这样莫名其妙的想法,就像一粒微小的种子落在他心上,在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悄然萌芽。
        不过,不能急于一时,就像他每次作演习计划一样,确定了目标,还需要各种战略技术的配合,何况,以他观察,那小丫头对他没什么意思,而且,刚从一段失败的婚姻中解脱出来。
        他也不着急,瓮中捉鳖一向是他的拿手好戏。老冯怎么看,怎么觉得方振东此时的脸色有些阴险狡诈的味道,很像每次演习时,他要偷袭人家司令部,抄对方大后方时的表情。
        刚要看清楚点,方振东已经站了起来,走到窗边,点了支烟,塞在嘴里,过了会儿,回过头来:
        “老冯,咱团部的招待所,还能安排进去个人不?”
        冯政委微微一愣,要说他们这加强团,说大不大,说小真不小,几千人的队伍,家属也常来,招待所自然必不可少。
        因为活轻松,一般多照顾那些偏远地方的兵,安排的都是困难的随军家属,这个后门也不是没人走过,可两人都没松过口子。
        去年师部的李参谋说,安排一个亲戚进加强团的招待所,都碰了方振东的钉子,老冯清楚,方振东绝不会无缘故无说这些。
        略一想,就猜到了:
        “你是想安置刘铁军的家属?”
        老冯自然也认识刘铁军,当初在营里也是一起呆过,那样一个硬汉子,落到今天这样,他每次想起来都觉得分外心酸,本事有,就是没啥文化,在部队连个提干的资格,都要去拿命拼,没拼来,落个残疾,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个农村媳妇儿,全指着他一个人这点津贴过活,如今这日子可想而知有多难。
        方振东道:
        “我找人打听了,他这种情况,一次性给抚恤金也就一万多,残疾等级也最高定在三级上头,你知道,那点补助,对他家的情况毫无帮助,又要回到地方政府去安置,就他家那个穷县山沟,说不准,连口饭都吃不上,我想不如就把他两口子连着孩子一起要过来,刘铁军帮着训练新兵,算外聘名额,他资历也够,就是腿不大方便,也不妨碍什么,他媳妇儿就安排在招待所,孩子上咱们师部的子弟学校,回头我和上头打个招呼”
        老冯叹口气,这次的人情可卖大了,虽说方振东到哪儿都吃得开,可面子冷,脸黑,啥时候求过人,如今为了刘铁军,可算开了先例。
        一琢磨,不对啊,不知不觉差点被他岔开话头,刚才明明说他的个人问题,怎么就跑刘铁军那边去了。
        不过脑袋又一转,老冯就放心了,这回儿,他瞅着和上次大不一样,上次就是去结婚,也没见他有啥变化,这回儿,还没怎么着,一提起人家姑娘,他那张千年大黑脸,都不自觉变得亲和了不少,那眼睛里头柔的,啧啧!
        老冯不禁划拉划拉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这铁汉柔情,真不是一般人能消受起的,不过也令他更好奇起来,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仙女儿,把他们铁疙瘩一样的方团长都打动了。
        平常文工团的女兵们来了,这家伙连正眼瞥都不瞥,人上赶着过来,小嘴一口一个首长叫着,他在一边心里都泛酸,人家方振东依旧冷着一张脸,就跟人家小姑娘欠他钱似的。
        前几年还有更离谱的,一个刚进文工团的小姑娘,过来找他,刚到门口,就听见他吼下面的兵,吓得掉头就跑,眼里还含着泪花。
        后来他们师长都说:
        “小方啊,对待敌人像严冬一样没错,对待同志,尤其文工团的小同志们,要像春天一般温暖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