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那是你妹妹?”
        方振东停在红灯路口开口,虽是问句,仍然充斥着你非回答不可的强硬命令的味道,寒引素仿佛已经习惯了:
        “她是我继母的女儿”
        方振东不禁挑挑眉,寒引素侧头打量他片刻:
        “你不觉得寒颖漂亮吗?”
        方振东脸色毫无变化,等前面变了灯,踩油门过了路口,其实寒引素问出来就后悔了,说到底,她和方振东连朋友都不算,问这些太奇怪。(牢记我们WWw.XiaZailoU.Com)(请记住):)
        方振东很大男人,寒引素想帮忙都不让,就让她在旁边站着,寒引素咬着指甲站在客厅里,看着他一趟趟的上来下去的忙乎。
        本来她是想让他搬上来先堆在那里,等下午自己没事了,在一点点的拾掇,谁知道,方振东直接问她是不是放阳台上,她傻傻的一点头,他就直接过去帮着她安置了。
        一层层的架子,很快搭起来,泥盆都安置妥当,他的动作利落娴熟,仿佛经常干这样的活。
        屋里暖气给的很足,阳台是封闭的,温度也不低,方振东的军装外套已经脱了,现在就在寒引素手臂上搭着,她另一只手还抓着他拽下来的领带。
        冬日的中午阳光正好,露台朝向阳面,阳光从玻璃窗透进来,打在他身上,背着光有一种阴影修饰的效果,仿佛素描,使得他的影像更加立体真实。
        浅绿色的衬衫袖子,挽到手肘处,领口的扣子也松开了几颗,和刚才的严肃规整,有很大区别,很休闲,很居家。
        寒引素一点不花痴,可是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此时的样子很养眼,真不明白这么个男人,怎么会还单身,难道天下女子的眼睛都瞎了吗,或者都和她一样,眼里看见的都是贱男,遇上的都是败类。
        方振东放下手里的小铲子,抬头才发现这小丫头定定的盯着自己看,眼珠子直直愣愣一动不动的,不知道心里琢磨什么呢。
        他扬扬手:
        “洗手间在哪儿”
        “哦,那边”
        寒引素随手一指,方振东转身进屋。
        打开水龙头洗干净手,方振东习惯性的打量周围一圈,看得出来,这丫头很爱干净,即便搬来不久,这里也是一尘不染的,洗浴用品都一丝不苟的排列着,而且,色调很温暖,很舒服的感觉。
        她的房子并不算小,而且这个小区,比她原来住的地方还要更好一些,看起来她不像那种贪图享受的女人,而且老师的工资有这么高吗?这个小两室如果租的话,应该要不少租金。
        方振东出来,就看到站在门口的小丫头,见他出来,寒引素才有些期期艾艾的道:
        “不好意思,让你忙了这么久,如果你没事的话,就在我家吃午饭好了,现在都十二点多了”
        方振东低头看看腕表,点点头,寒引素心里其实就盼着他说一句:
        “不了,我还有事”
        哪知道他这么痛快的就留下了,短暂的一愕,急忙把他的军装放在沙发上:
        “那你先请坐,一会儿就好”
        方振东很自在的打量她的客厅,其实她的房子并不很大,尤其客厅很迷你,是那种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户型。
        客厅摆着蜡染的布艺沙发,前面是电视柜,后面的墙上有一副人物油画,方振东端详了很久,发现里面的女人和寒引素很有几分相似,但是明显年纪大很多,而且那种沧桑,是寒引素身上没有的东西。
        寒引素先泡了一杯茶端出来,放在茶几上,略有些局促的道:
        “请喝茶,我这里只有绿茶”
        方振东指了指墙上的画:
        “这是谁?”
        “我妈妈,是靠我记忆画的,我的毕业作品”
        这间屋子虽然布置的简单,却处处流露出独特的艺术气息,很有这小女人的风格,方振东缓步走到厨房外面,看里头寒引素忙碌的身影,她动作很流畅,不过一会儿工夫,几个很上得了台面的菜就出锅了,说实话方振东很意外,他原本还觉得她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人。
        两人相对坐在窗边的餐桌上,很有几分尴尬,至少寒引素觉得尴尬,她有些忐忑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对自己的厨艺,她一向自信,几乎得了她妈妈全部真传,可是郑伟却不怎么喜欢,因为她做的多是南边的菜色,后来不得不改过来,学做了北边的菜品。
        如今离婚了,她买的食材也都是自己吃,自然都是南边的菜,她还真怕方振东这个地道的北方汉子吃不惯。
        他很捧场,吃了两碗米饭一碗汤,桌上的菜被两人消灭了个精光,寒引素收了碗筷洗好,见外面方振东仿佛没有走的意思,只得又冲了一壶新茶端出来。
        “你做的杭菜很地道”
        寒引素一愣:
        “你喜欢?”
        方振东点点头:
        “以前有个军校的战友是杭州人,我去过杭州几次,他妈妈做的一手好菜”
        寒引素脸色微黯,小声道:
        “我妈妈也做的一手好菜”
        小丫头难过了,微微低着头,温暖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染在她的发上,起了一圈淡淡的光晕,把她巴掌大的小脸拢在光影里,朦胧却通透。
        寒引素忽然回神,眨眨眼:
        “那个,谢谢你帮我这么大忙”
        方振东眉头都没动一下:
        “这房子是你租的”
        寒引素微楞一下点头:
        “我是打算假期的时候,收几个学生单独来教,所以一开始就找了个环境好,地方大的房子,毕竟艺术中心的孩子程度不一样,很难因材施教,当然,这也是为了多赚点钱”
        方振东目光微闪,这小女人很直白,而且直白的可爱。他站起来,把领带系上,寒引素已经很有眼色的递上他的军装外套,方振东接过,扫了她一眼:
        “你很希望我走?”
        “不,不是......”
        寒引素小脸涨的通红,磕巴两句,不禁懊恼的看着他:
        “当兵的都像你这么不含蓄吗”
        方振东走到门边穿鞋,抬头看了她一眼:
        “没必要含蓄,我喜欢直来直往”
        方振东走了,寒引素扶着额头低叹,和这男人共处一室,真的太有压力。
        方振东出了电梯,上车才发现手机拉在了车上,嘟嘟响了两声提示音,他拿过看了看,回拨了过去。
        方妈妈这边都急死了,那边人家相亲的姑娘都到了,就是不见振东的影子,打电话也不接,方妈妈知道儿子对相亲本能抵触,从一开始就如此,可是这么大的儿子,没个媳妇儿像什么话,即便他不想娶媳妇儿,她可得要孙子。
        电话打到小峰爷爷奶奶那边,小峰说舅舅送了他就走了,这会儿怎么就不见人了,好容易电话接通了,方妈妈颇有几分不满的质问:
        “你在哪儿呢?”
        方振东这才想起来,好像还有一场相亲,需要他出席,他竟然忘的一干二净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