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作者:欣欣向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小素,那些花草怎么处理?”
        郑伟扫了眼小露台上的花草,确切的说,不是花草,是些蔬菜夹着花草,辣椒,西红柿,香菜,甚至葱,蒜,等几乎是一个小型的菜圃,侧面有几盆吊篮和芦荟,绿意盎然。(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百度搜索。
        当初两人看了几个小户型的房子,选中这个,就是因为附赠的小露台,装修好搬进来之后不久,小素就开始折腾这些东西。
        打了一层层的架子,泥盆,营养土……开始种东西,几乎每天一睁眼,就会看到她在小露台忙碌的身影,拿着个小铲子锄草施肥浇水。
        一开始,郑伟觉得他的小妻子这样很迷人,当初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就被她吸引住了,那种清浅的美丽,令他很难抗拒。
        父母一直想让他找个本市的姑娘结婚,所以对寒引素自然不会满意,可是他们还是结了婚。婚后除了经济上的压力,两人感情还算不错,后来她找了外活,家里才不怎么拮据了。
        日子好了,郑伟开始发现妻子的缺点,她不善交际,许多时候,更乐意在家里宅着,种种东西,收拾收拾房间,画画,看书……
        她很少外出,遇上推不掉的应酬场合,她去了,也不会热络的寒暄,比起同事那些八面玲珑的媳妇儿,郑伟觉得丢了面子。
        两人因此大吵过一架,虽然郑伟对妻子有诸多不满的地方,可是始终没想过离婚,即便和寒颖勾搭成奸,越来越热络,他都没想过离婚。
        毕竟有个这样的妻子,男人很有面子,即便她孤僻,却很带的出去,而且她的工作体面轻松,接了外活的收入,几乎是他收入的两倍。
        房贷,车贷,生活费,这些突然一总压在他身上,他才知道艰难,郑伟现在后悔的肠子都清了,好好的日子,被他搅的一团糟。
        他想挽回,他觉得或许小素能原谅他,毕竟她一直是那么个温顺的女人,因此他找各种理由给她打电话,小素的冷漠,他始终以为是她的气还没消,假以时日,她一定会原谅自己。
        郑伟骨子里有些大男人主义,偏偏眼高手低,说白了,有些盲目的自大,他觉得以他的条件,多少女人都恨不得巴上来,小素有什么,一个外地人,这里没根没叶,娘家也无依无靠,就算长得不差,可失婚的女人,郑伟不相信,她还能找到比自己更好的男人。(www.dukan.)
        所以,郑伟笃定她会回头,只要自己拉下脸来认错,好好哄哄她,可前提是,必须先见着她,前几天别的理由都被他找遍了,今天看见小露台,郑伟忽然福灵心至。
        这些东西可是小素的宝贝,悉心照顾了那么久,一定不舍得丢掉。
        寒引素真有心说一句:
        “你看着办,不要再来烦我”
        可是想起自己下的那些辛苦功夫,还有映着阳光那片欣欣向荣的绿色,不免有些犹豫起来,郑伟敏感的抓住了她的犹豫,乘热打铁:
        “不然,我给你送过去,你现在住哪儿,我开车比较方便”
        寒引素心里哼一声,冷淡的道:
        “不用了,你今天不出去的话,过一个小时左右,我过去搬”
        放下电话才发现,方振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来,现在正看着她,或许是职业病,寒引素总觉得他的目光太过犀利,若有若无总带着审视的意味,仿佛要透视到你内心深处去。
        这种目光令寒引素不禁想起了小学时的教导主任,在他面前,总有些不知名的慌张无措。
        “谁?”
        “啊?”
        寒因素莫名看着他,不明白他问什么,方振东重复了一句:
        “刚才你打电话的人”
        “哦,我前夫”
        寒引素下意识的答了,才发现两人说话严重不对头,太交浅言深了,他问的奇怪,自己回答他,岂不更诡异。
        寒引素有几分懊恼的按了按额头,这个男人气势太足,自己和他简直不是一个级别上的。
        “前夫?”
        方振东颇有几分惊讶的侧头扫了她两眼,这么年轻,如果是他,三十五了,有过婚史算正常,她这么年轻,怎么就结婚而且又离婚了。
        “婚姻不是儿戏”
        方振东几乎立刻就说出这么一句来,依然是习惯的教训口气,寒引素忽然有种错觉,自己似乎成了他的部下,或则会说他把自己当成了他手下的兵,自己理所当然就成了弱势的一方。
        寒引素瞥了他一眼,忽然觉得不理他或许更好,这男人说话完全命令式的,不管对象是谁。
        寒引素开始琢磨着一会进了市,就赶紧闪,打辆车去郑伟哪里,把那些大大小小的盆子搬到自己那里,真是个体力活,而且她一点不想让郑伟帮忙,如果可能,她这辈子都不想在和那个男人碰面。
        慕枫说的好,就当自己运气不好,被两条狗前后各咬了一口,打两针狂犬育苗,从今后看见狗,就躲出三尺之外。
        小丫头不搭理他,方振东看了她一眼,小丫头根本像没听见他的话一样,坐在那里,皱着小眉头,咬着嘴唇,眸光闪烁,不知道正在烦恼什么。方振东扯了扯嘴角,这小丫头别瞧着小小的,挺有点小脾气。
        进了市,寒引素心里正掂量,在哪儿下车好,怎么和方振东再见等,这些说起来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可不知为什么,在方振东面前就变成了压力,需要她仔细斟酌慎重决定。
        最后寒引素决定在地铁站下,自己做地铁过去,打车回来,这样还能省不少车费,刚要说话,就听见方振东硬邦邦的声音响起:
        “不是说去搬东西,地址”
        寒引素傻傻的说了地址,才发现自己又被他牵着鼻子走了,急忙飞快的补救:
        “不,不用了,方先生一定还有别的事,我……”
        寒引素话没说完,就被方振东强硬的打断:
        “方振东,我叫方振东,不是什么方先生,我也没有别的事”
        “啊……”
        寒引素忽然觉得,自己活了二十五年,头一次有语言沟通障碍,他叫什么名字,不是重点好不好,重点是他们什么关系也没有,更称不上朋友,说白了,今天才第一次见面,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妥当。
        可是不妥当归不妥当,寒引素发现,她竟然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她说什么,他堵什么,而且他都非常直白,根本不懂客气为何物。
        寒引素就琢磨,是不是当兵的都这样,军营呆的年头长了,都不懂最基本的礼貌跟客气了。
        按照寒引素指的路,方振东开进了一个小区,小区环境不错,很干净绿化也好。停在前的停车位上,方振东跟着寒引素下车。
        寒引素按了宇对讲,当初离婚的时候,她就把钥匙全还给了郑伟,不是她家了,拿着钥匙干嘛。
        按了半天,大门才开了,方振东跟着寒引素上了电梯,电梯逐渐上升,密闭的空间里只有她和他两个人,有些说不出的尴尬,至少寒引素觉得非常尴尬。
        而且电梯的金属壁清晰映出两人的影像,健壮,纤细,黝黑,白皙,柔弱,刚强,两个完全矛盾的男女,凑在一起,看上去却分外和谐,而且暧昧。
        那种暧昧,自然而然就生出来,瞬间扩散在两人之间,亏了马上到了她们要去的层。方振东率先出去,寒引素微微喘口气,才跟了出去,和这个男人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真是不小的考验。
        “这里吗?”
        方振东指了指那边的门,寒引素点点头,还没敲门,门已经从里面打开,看到寒颖,寒引素脸色不禁冷下来。寒颖身后的郑伟脸色有些难看,他怎么会想到,他费尽心思找来的机会,会被寒颖彻底破坏。
        郑伟放下电话,就开始收拾自己,洗澡刮胡子,参照寒引素的喜好,挑了件羊绒衫休闲裤套在身上,坐在沙发里想着自己一会儿该怎么说,反正家里也没外人,自己低声下气,发誓认错,也没外人知道,他身段放的低了,或许她会原谅自己。
        听见门锁的声音,他急忙站起来,看见寒颖,脸色一沉:
        “你怎么来了,还有,你怎么有我家的钥匙”
        寒颖咯咯笑了,非常自然的脱了外面厚重的羽绒服,换拖鞋走了进来:
        “姐夫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不是你给我配得吗,说我们好的时候方便,以前还要顾及寒引素,现在多好,随时想在一起,怎么折腾都成”
        说着,就靠了过来,她身上有一股廉价的香水味,大冬天的,穿的却很单薄,一件连身的毛呢裙子,紧紧裹住身体,凹凸有致,充满最原始的诱惑。
        脸上的妆很浓,远远看上去很惹眼,近看却有点粉磨登场的粗糙,或许男人都有这样的劣根性,得不到,失去的,永远都是最好的。
        此时此刻,郑伟脑子里忽然想起寒引素,她绝少化妆,除了最基本的保养,她也不喜欢香水,却喜欢在浴缸里点两滴精油,她身上总带着一股子若有若无清淡的花香,和寒颖完全是两个极端。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